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8:程家的主母管教自家男人!

时间:2018-05-27作者:嘉霓

    “啊……”跟着她的几个女兵惊呼出声。

    赫连蓝汐可真是摔得不轻啊,一脸的污血,一嘴的脏污泥巴和着血水。

    她疼的猛然张开着大嘴。

    还阴森森的露着个大洞洞。

    她前面的上门牙被齐刷刷的磕掉四颗。

    惨不忍睹。

    说话都漏风了:“萧落群(墨蕴)你……你竟然敢在军区内公然袭击我,导致我受了轰香(重伤)”

    萧墨蕴简直想笑,可她忍住了。

    她的忍耐力是非凡超群的。

    此时此刻,她依然单脚立地,一只脚笔直的高过头顶,屹立的站着。

    压根就没碰到赫连蓝汐半下。

    跟随她的女兵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蓝汐小姐,你……萧墨蕴她,她没碰你一手指头,她是在拉韧带你,你……你是你自己摔倒磕在石头橛子上的,她没有责任。”

    “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

    “没错,我们都看见了,她的确没动你一跟手指头。”另一名女兵也为难的说到。

    “怎么可能!呜呜呜。”赫连蓝汐也不知道是疼的,也不知道是伤心的,坐在自己流的污血上面,嚎啕大哭。

    为什么?

    不是都在她的预谋之中吗?

    萧墨蕴怎么可能知道她想什么?

    萧墨蕴为什么没有对她动手?

    想不通哇呜呜呜。

    萧墨蕴淡定的将脚放了下来,冷笑一声,蹲身看着龇牙咧嘴,嘴里露着大血窟窿的赫连蓝汐。

    表情极为同情:“啧啧啧,赫连蓝汐,拜托你消遣我看我笑话的时候,你先保护好你自己,这不是应了那句话,得意忘形,乐极生悲?”

    “绿……”牙缝太大,赫连蓝汐说话说不清楚。

    “我呢,很不幸,被我家男人在这里罚跑了,因为他恨铁不成钢啊,他要管着我啊。我被我家男人管的严我是倒霉,我活该被你看笑话,可你这看我笑话所付出的代价也实在是,太高了吧?”

    萧墨蕴轻笑着摇头:“啧啧啧,无论是军法,还是宪法,还是哪一条法律,都没有说因为你看我的笑话,你自己走路不当心磕着了,法律也判我的罪?好像没有吧?哎,可怜的娃纸,真可怜。”

    “萧墨蕴,我恨死你!”

    “恨我?你不应该去恨筱琳玥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筱琳玥告诉你我在这里罚跑的吧?”萧墨蕴语毕,继续跑她的步去。

    “我恨你,萧墨蕴我恨你,是你对我施阴谋诡计,我上你当我才磕掉的牙齿。”赫连蓝汐在后面怒吼哭嚎。

    萧墨蕴只冷笑,压根都不回头看她一眼,继续跑步。

    “蓝汐小姐,你,你伤成这样,要先去医院就医。”同伴劝她。

    “我不!我要留有证据,我要把萧墨蕴告上军事法庭!”

    “没用的蓝汐小姐。”同伴都觉得这女人实在是太傻了。

    傻缺啊!

    “你,萧墨蕴她压根就没碰到你,她在训练场上跑步跑的好好的,是你跟着她,捣乱她,她做伸展运动,她拉伸筋骨,这都是正常的啊,你躲什么?”同伴好心的分析着情况。

    “我不管!你们都给我作证,就是萧墨蕴推的我,把我给推倒的。”赫连蓝汐撒泼。

    如果不把萧墨蕴给搬倒,她简直要丢死人了!

    “蓝汐小姐,先不说我们军区里到处都是监控,就算没有监控,我们上空也有航拍清晰图,你觉得我们给你作伪证,可能吗?”

    “呜啦啦啦……”赫连蓝汐仰面大哭:“我为什么这么倒霉,为什么?”

    “是谁告诉你的这个消息?您应该去找谁,她在怂恿你!”跟在她身边的她的同伴,比她聪明多了。

    “筱琳玥,我要撕了你!”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赫连蓝汐也不觉得嘴疼了,怒气冲冲直奔食堂而去。

    食堂内,筱琳玥正跟人一边用早餐一边闲话聊天呢。

    “筱上尉,您这……女一号的角色,就这么被那个叫萧墨蕴的抢走了?您也不气不恼?”

    “这有什么好恼的,我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上级命令我演什么角色,我就服从呗,反正我这个人一向不看中名利什么的,就算是个小龙套吧,它也有其角色的重要性,我觉得我能把小龙套扮演好,也是一种成就啊。”筱琳玥直接套用了以前萧墨蕴说过的一段话。

    “嘿呦,筱上尉,您可真有风骨,真能拿得起放得下,令人佩服,得,女主角咱不演了,您这在咱们军中仍然是受人崇拜的女明星,我们都喜欢你呢。那个萧墨蕴什么,是个什么鬼?哈哈!”

    虽然筱琳玥失去了女一号,可军中追捧她的人依然不在少数,这让筱琳玥的心中不免更加得意。

    今儿这一遭算是来值了。

    哼!

    谁让萧墨蕴和郁鸿放两个人,昨天死缠烂打的让导演放假,放了假好让他们私会。

    哈哈!

    正得意,身后突然一声轰鸣的惊雷:“筱琳玥!”

    继而,她的头发被人抓住了,身后抓住她头发的人死拖硬拽,将她拽翻在地,然后一脚踏在筱琳玥胸脯上。

    所有人骇然。

    那些吃饭的兵们全都裂开到圈外去了。

    这什么情况?

    这是军区内,部队中。

    部队里是严禁打架斗殴的。

    而

    赫连蓝汐哪还顾得这么多。

    四颗牙齿,简直等于直接毁了她的容貌,这个女兵她不当又如何,本来她就是不情愿被送进来的。

    这下正好!

    赫连蓝汐打定了注意要痛扁筱琳玥。

    结果,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筱琳玥被赫连蓝汐打的鼻青脸肿。

    一边打一边怒吼:“你这个该死的三八婆,你被萧墨蕴抢走了女主角,你恨死她,又不敢得罪她,你就怂恿我去找她麻烦,你卖批的安的什么心?你明着演员,暗中婊子,可你即便做婊子也没人要你,还是被人家萧墨蕴抢了先,以为我在军中不敢打你是不是?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打死你,打死你!”

    众人唏嘘

    尤其是刚才和筱琳玥谈话的几个人。

    更是冷笑叱声。

    “还以为她说的都是真的呢?”

    “哈!你也不想想,女主角被人家给夺走了,哪有不恨的道理。”

    “就她这样的人品,一点都不端正,被夺走了还不是很正常?”

    打架事件前后只存在五分钟而已。

    赫连蓝汐便被前来的指导员,军教处给绑起来架走了。

    严加处理肯定是在所难免。

    可,筱琳玥的一张脸也被赫连蓝汐给揍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肿胀成了一条细缝子。

    一小时前还喜滋滋的庆幸这个早晨是她的幸运早晨的筱琳玥,此时此刻的感觉可真是冰火两重天。

    她得肿胀着一张差不多被破相了的脸跟着到军教处被核清事实情况。

    而今天,剧组内她的戏份还挺多。

    欲哭无泪!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明白,明明是赫连蓝汐去找萧墨蕴的麻烦,怎么赫连蓝汐的牙齿都摔掉了四个,难道不是被萧墨蕴打的?

    这个萧墨蕴,不该承担责任吗?

    筱琳玥略作隐晦的供出了萧墨蕴。

    军区办公大楼程湛的办公室内,傅远已经送完了柳柳,又折返回来向少将复命,接下来,他的任务是送夫人去剧组。

    而萧墨蕴已经五十圈跑完,她气不喘体不虚的立正站稳的站在程湛的办公室内,一脸的肃然表情。

    看不出一丝悲楚。

    却沉肃的吓人。

    “报告少将,五十圈已经跑完,请问我可以光明正大的从军区的大门出去了吗?我今天还有戏要拍,现在已经八点钟了,我得立刻赶回剧组。”

    程湛一脸淡然的看着眼面前的小妮子,她的额头和鼻尖上都是渗出的细密汗珠子,他真想上去去给她擦擦汗,然后在将她搂入怀中,温柔备至的告诉她:“今天给你放假,好好回去休息吧。”

    可他,什么也没做。

    等在一旁接送萧墨蕴的傅远也不敢吭声。

    气氛凝结之时,程湛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拿起,接通:“喂,哪位?”

    “什么?”

    “我知道了!”

    啪!

    电话挂断。

    他眼眸深邃的看着萧墨蕴:“你刚才在外面罚跑的时候,看到赫连蓝汐了?”

    “是她在追着我跑。”

    “你没把她怎么样?”

    “报告少将,赫连蓝汐的门牙掉了四颗。”萧墨蕴的语气淡然寻常,像似在汇报工作似的。

    “噗……哈哈哈。笑死我了。”身后的傅远持不住劲了,差点笑喷。也顾不上这是在少将的办公室里,也顾不得少将的威严了。

    他起身,笑的合不拢唇:“我说夫人,你……怎么就,赫连蓝汐掉了四颗牙齿,我天,笑死我了。那还不成丑八怪了。”

    “傅远!”程湛猛一拍桌子。

    傅远吓得立即噤声。

    而萧墨蕴,依然一脸淡然。

    “她怎么磕掉了四颗门牙?”

    “报告少将,我在跑步,她一边跟着我,一边耍大小姐威风拿话消遣我,我一直没理她,我因为跑累了,小腿有点抽筋儿,我就停下来做了个拉伸运动,然后不知道她突然发什么疯,就自己摔倒了,正好撞在了石头橛子上,所以,磕掉四颗门牙。”

    “哈哈哈,呵呵呵,笑死我了,笑死了我了,少将就算你军法处置我,都得让我笑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身后的傅远甘当冒险,都忍不住笑的趴在桌子上。

    其实程湛也想笑。

    他却怔怔的看着一脸肃然像似事情不是发生在身上的小妮子。

    突然开口:“就在半小时前,那个掉了四颗门牙的赫连蓝汐,在食堂里痛打了筱琳玥一顿,把筱琳玥打的鼻青脸肿。”

    “我天哪,哈嘿嘿嘿……”这下,傅远笑的更是捶胸顿足!

    肚子疼!

    救命!谁来按住我的笑穴!

    然鹅

    他家的少将夫人依然一脸肃然的汇报道:“请问少将跟我说这个干嘛?我在军区内,一没有打架,二没有违规,少将让我跑五十圈,我在别人干扰我的情况下,依然五十圈跑完。至于其他身外之事,不是我应该过问的。请问少将,我可以回剧组了吗?”

    “……”程湛。

    半晌,他冷淡的说道:“可以。你的衣服脏了也汗湿了,替换衣服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去内室换一下,你就可以走了。”

    “那就是说,你今天对我的军事训练,已经告一段落?”萧墨蕴突然问道。

    “没错。”他不明就里的回答。

    “程湛我告诉你!”

    突然,萧墨蕴一把抓住程湛的衣襟:“你别想甩了我!既然已经向我求婚了,戒指也给我了,我们也领了证,你就一辈子都别想甩了我!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厌恶也好,有了相好的也好,我都是栖庐公馆乃至程宅的女主人,如果你厌恶我了,好!自此之后你大可不必回来,天天睡大街上去!如果你是有了相好的了,那就别怪我萧墨蕴心狠手辣,我要先把你那相好的打的牙齿脱落,鼻青脸肿,直打到她求饶为止,然后再把把你废了,扔给她!我萧墨蕴说到做到,我是一个绝不容许小三爬到我头上拉屎的女人!”

    “……”程湛。

    “霸气!威武!这就是少将夫人的派头!”身后的傅远无比轻松风趣的说了一句。

    “听明白了吗?”萧墨蕴又怒喝一声。

    “好。”男人只好这样回答。

    “傅远!”

    “有,少将夫人,请您派遣。”傅远毕恭毕敬的对萧墨蕴行了个军礼。

    “立即打电话给栖庐公馆门外的岗哨!”

    “打……打电话干什么?夫人?”傅远不明白了。

    “告诉他们,没有我萧墨蕴的命令,不许程湛进来!”

    “得嘞,夫人!”傅远这就要掏手机。

    看着萧墨蕴进去内室换衣服去了,他才将手机放下,然后从办公桌的旁边拎出一样东西来递给程湛。

    “什么?”程湛蹙眉问道。

    “搓衣板。”

    “你卖个搓衣板拿到军区来干什么?”

    “这是我专门为您准备的,少将,看夫人今天这架势,您不觉得您以后免不了要跪搓衣板的命运吗?所以我,提前给您准备好了,看在我这么周到的份上,您赏给我一块腕表呗?”

    “你!”程湛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的副官。

    ------题外话------

    不知道还有米有四更?晚一点,刷刷看?

    152725729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