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08:冰火两重天的老公啊。

时间:2018-05-27作者:嘉霓

    “我现在可是有夫人给我撑腰呢!您不能把我怎么样。”傅远有恃无恐的看着自己啊少将。

    “……”程湛。

    他觉得这个早上于他而言,真是冰火两重天。一边要想方设法如火如荼的把小妮子喂饱,还得喂出花样来。

    一边还要想法子让她恨自己。

    这叫什么事!

    气不打一处来的看着傅远,正准备发号施令让他围着训练场跑步一整天。

    小妮子从内室换好衣服出来了。

    一身的冷艳。

    却又带着一种军人的庄肃。

    这阵子没白训练她,此时此刻,她的言行神情已经极其具备军人的资格了。

    而且,比之以往多了一份凝练。

    如今的她,面上带着一丝的愁云,却又隐忍着,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质感。

    程湛甚至看不够她。

    有心想要惩罚傅远,一想到傅远得送她去剧组,也只好饶了他!

    “傅远,我们走。”女孩声音冷沉淡然的说道。

    “是,夫人!”傅远笑嘻嘻的跟在萧墨蕴的身后,连个招呼都不跟自家少将打一下,他便跟着萧墨蕴来到车旁。

    为她开门。

    上车。

    总觉得对不起自己少将似的,车开出去有一段了,他忍不住说道:“夫人,少将决不会是在外面有相好的那种人。”

    其实他很想说的是:“夫人,少将绝对没有相好,倒是您,一会儿被郁上校搂着,一会儿又跟郁上校秘密私会,就这您都不允许我家少将生气发脾气冷冻您,您自己个儿还气上了,您还不让少将回栖庐公馆,天底下有您这么欺负人的吗?”

    终究没说。

    少将自己个都不把那些照片摆出了和夫人互通有无,目的就是想要两个人闹掰了的效果逼真一点。

    他这个做副官的,知道轻重。

    而且,别看他在少将面前有恃无恐,可私底下还是知道护着自家少将滴。

    这不,夫人让他打电话回栖庐公馆告知岗哨们不要少将回家,他不是没打嘛。

    “你什么时候变聪明了?”萧墨蕴睨了傅远一眼,冷叱问道。

    “夫人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少将不会是在外有相好的那种人,否则,你以为你家少将现在还能是个囫囵身子吗?”萧墨蕴了冷叱道。

    “那您的意思是,少将要真的在外面有了相好的,您……”

    “宫杀!”

    “……”傅远。

    被夫人这冷艳女杀手的气魄给震的,开车都拘谨起来。

    话说,他到今天才总算看明白了。

    人都说自家少将是个冷面阎王,其不知,他跟夫人还真是天设地造的一双啊。

    一个冷面阎王!

    一个冷艳杀手!

    绝配!

    话说,这个冷艳杀手的另一面很萌很可爱,傅远都是因为自从认识了夫人,性子都变得活络起来。

    镜子里偷瞄夫人,从心而言,他希望少将和夫人的误会早点解除。

    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享受狗粮啦。

    正偷瞄着萧墨蕴。

    萧墨蕴的手机响了。

    看了手机,萧墨蕴的表情突然喉哽了一下。

    以前她不爱哭。

    那是因为她身边没有亲人。

    因为从小到大,在她的认知里,哭泣和委屈只对爱她的人起作用。

    所以,父亲不在身边,小姨不在身边的时候,她基本不哭。

    而今,不同了。

    她有了妈妈。

    看到妈妈的来电,她的委屈便如泉涌。

    但,一想到妈妈身体其实也不好的,于是乎,数次哽咽,她咽下了那份软弱,不过声音里还是带了一些涩哑:“妈妈,一大早打电话有事吗?”

    这声音,听在傅远耳朵里不免伤感。

    夫人看上去威武霸气强势,可内心底里,的确是被少将伤着了。

    “蕴蕴。”电话那一端,顾馨茹只顾着担心萧墨蕴的处境,倒是没有听出来她声音里异样:“有件事妈妈想了一个晚上,还是想跟你说一下。”

    “怎么了妈妈?”听着母亲异样的声音,萧墨蕴不免担心起来。

    “昨天郁上校请你吃饭,其实是妈妈拜托他的。”

    “啊?”萧墨蕴一头雾水。

    “是这样的……”

    顾馨茹将那天前来送竹荪鹅煲汤时柳柳对她的抵触;而后程皓珊竟然把柳柳哄好了不抵触她了;而后程皓珊又私底下打她电话不停的讨好献媚;而后她不经意的问起程皓珊和柳柳的关系,程皓珊装作矢口否认的样子让她起了疑心,以为柳柳是程皓珊乃至韩雪晴利用的一枚棋子安放在萧墨蕴的身边,故意破坏萧墨蕴和程湛的感情的。

    于是乎,为了女儿的家庭和安全着想,顾馨茹决定郁鸿放拖住萧墨蕴,而她只身一人去了栖庐公馆想要对柳柳一探究竟。

    结果却让她发现,柳柳真的是跟程皓珊关系不好,柳柳跟蕴蕴很贴心,不仅跟蕴姐姐贴心,还很爱很爱茹奶奶。

    如此以来她才发现,程皓珊是给她下了个圈套,其实是想让她先入为主的讨厌柳柳,继而再因为柳柳和女儿闹翻。

    母亲的娓娓道来,令萧墨蕴的拳头都握紧了。

    “蕴蕴,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怀疑那么小的孩子,柳柳无父无母很可怜,以后咱们都得多疼爱她。一想到她和你一样从小失去了母亲,妈妈就觉得那天去试探她真是伤害了她。”诉说完毕,顾馨茹仍然自责的对萧墨蕴忏悔。

    “没事的妈妈,幸好柳柳不知道,她对陌生人张牙舞爪都是因为她缺爱,以前程皓珊总是叫她拖油瓶的。不过只要你给她一点点的爱,她就会加倍的奉还你,什么好东西都留给你,生怕你对她的那份爱跑了似的。”萧墨蕴提及柳柳总是放不下。

    “程皓珊那个小姑娘看着年纪轻轻的,可心肠实在太歹毒了,妈妈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和她在同一个剧组演戏平时发生摩擦不太好,可是妈妈想了一夜还是决定告诉你,你得无时无刻防着她,懂吗孩子?”

    “您放心吧,您的女儿传承了您和爸爸身上的共同优点,冷静,聪明,霸气!程皓珊在我面前,手下败将而已。”

    “我女儿懂的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吃亏,妈妈很欣慰。”

    “妈妈,想不想看看程皓珊目瞪口呆的傻样子?”萧墨蕴难得一笑的对妈妈说道。

    “妈妈无所谓,你开心就好。”

    “那好,妈妈,晚上柳柳放学的时候,您去接她,然后带她来剧组。”萧墨蕴吩咐道。

    “这个好呀,妈妈很喜欢那孩子,就这么说了,今天我可有事做了,我要去买很多很多玩具,然后她放学我去接她。”顾馨茹突然兴致高昂。

    什么是生活?

    这就是,像接自己孙女一般。

    顾馨茹陡然觉得生活有了希望,像重遇了春天一样。

    收了线,车也已经到了影视城的门外。

    “傅远,跟幼儿园的老师打个电话,跟他们说晚上让我妈妈去接柳柳。”萧墨蕴下车之前吩咐傅远。

    “明白的夫人,柳柳能够得冷夫人照顾,真是太幸福了,我替……”傅远的声音里带着一种罕见的感激。

    “替什么?”

    “我替柳柳的爸爸谢谢冷夫人,您的妈妈。”

    “嗯?”萧墨蕴不太懂。

    “我和柳柳的爸爸柳科诺,我们是很好的战友关系,我们是生死兄弟。柳柳虽然长在少将身边,可我也把她当我女儿,此生守护她。”

    “……”萧墨蕴。

    心头被一种东西哽住了。

    她凝重的对傅远说道:“回去吧。”

    “是,夫人!”对她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萧墨蕴下车,朝剧组内走去。

    剧组加班加点的赶工好几天,工作人员其实人人都很疲乏,结果因为昨天萧墨蕴和傅远的同时求情令剧组人员早早就收了工回去休息了。

    所以

    今儿一早,人人都是精神盎然。

    大家伙来的都挺早并各就各位只等着导演一声令下开工。

    可

    两位重要人物却没到场。

    其中之一,女主角萧墨蕴。

    另一个,女配角筱琳玥。

    今天是筱琳玥在外场的最后一场戏份,也就是巩秋花被凌泉月打的鼻青脸肿的一场戏,这场戏完毕,关于外场,筱琳玥就可以领盒饭了走人了。

    而其余关于巩秋花不多的戏份,都要在军区内完成。

    这最后一场戏余启明格外重视。

    所以,两位重要人物都没来,余启明等的有些焦灼。

    萧墨蕴迟到余启明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他知道每天早上四五点钟萧墨蕴就要起来跟着程湛去训练,所以小妮子偶尔来迟一次,他也是默许的。

    就是这个筱琳玥,余启明就搞不懂了。

    平时戏份又不多,在剧组内大都是跟点个卯签到似的,又累不着她,昨天回去的也早,她怎么也迟到呢?

    “余导,什么情况?”郁鸿放颇为关心的问余启明。

    “不知道呢。”

    “要不,我给蕴蕴打个电话,问问她情况?”郁鸿放主动提出来说道。

    “哎,算了,多给她点时间吧,每天跟着程少将锻炼,她都比她刚来时候黑瘦了不少,反正筱琳玥也还没来,先不着急给她打电话。”余启明对萧墨蕴总是有着一份心疼。

    别看已经是少将夫人了,可小妮子在剧组里从来不靠身份欺压别人。

    更不耍大牌。

    也许正因为此,那些省外的小媒体们才能肆无忌惮的对她歪传邪说吧。

    郁鸿放和余启明两个人在谈话,程皓珊笑吟吟的来到郁鸿放的面前。

    “郁上校,您的手机有提示音,我看您一直跟导演说话,就把您的手机给拿过来了,我保证我没看啊,您看看是不是谁打给您的电话?说不定是我三婶打过来的呢?”

    她的话含义很深。

    就连余启明都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

    更别说是郁鸿放了。

    他眉头紧蹙,嫌恶的看了程皓珊一眼,接过电话。

    倒是没有人给他打电话。

    而是手机短信里接二连三的一个陌生号码给他发过来几十张照片。

    看了一眼照片。

    郁鸿放的眼睛都瞪圆了!

    “那些可恶小媒体,简直无法无天!”郁鸿放气的手机摔在一边。

    “鸿放,怎么了?”余启明捡起郁鸿放手机迅速翻看。

    手机短信里,一张张照片,每一张都是郁鸿放和萧墨蕴的亲密接触。

    其实就是四天前顾馨茹前来看望萧墨蕴,萧墨蕴哭的时候,郁鸿放在劝她。

    当时所有人都在场,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

    都知道郁鸿放和萧墨蕴很坦然的。

    但是,被拍出来的角度却是不一样的。

    每一张角度都是萧墨蕴将头颅埋在郁鸿放的咯吱窝里,像似亲密小情人在撒娇一般。

    再往下翻。

    是两个人在餐厅里碰杯的照片,也颇显暧昧。

    从两人的着装上看,应该就是昨天。

    “鸿放,昨天你和萧墨蕴你俩同时向我请假,原来是你们俩去约会了?”余启明也不免质问起郁鸿放。

    “……”郁鸿放百口莫辩。

    他无法告诉在场人,他是应一个母亲的恳求,只为了拖住萧墨蕴一会儿不让她回家。

    他怎么能够拒绝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

    就这,都能被那些无良媒体炒作为,他和她去私会?

    “鸿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余启明只是质疑了郁鸿放一瞬间而已,紧接着,他便开始相信郁鸿放不是那种人。

    从影十五年里,他一直都是零绯闻的低调军旅男演员,他给以外界的形象一直都是正面正能量的,而且这段时间他在剧组的行为也是很让余启明佩服的。

    “我要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会这么气了。”郁鸿放懊恼的说。

    “郁上校,原来……您……您也喜欢我三婶啊?”程皓珊瞄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状若无辜不明事的问道。

    郁鸿放眼眸幽深质疑的看向程皓珊。

    突然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毒。

    仿佛,她刚才递手机过来,其实是知道真相,所以故意递过来似的。

    “你都知道些什么?”郁鸿放阴沉沉的问道。

    “郁上校,您……您什么意思?我一个小配角我能知道什么,我只不过给您递一下手机,我也有错了,您手机里的照片我没点开啊,您是知道的。”一番委屈惶恐的解释。

    丝毫没发觉萧墨蕴已经来到了她身后。

    是余启明先看到的萧墨蕴。

    “蕴蕴。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哭过了?你怎么了?”余启明一眼就看出萧墨蕴和昨天不一样,今天的她相似遭到过重创一般。

    更像是,在重创下浴火重生凤凰涅槃了似的。

    这形象这气质,倒是跟她今天的一场重头戏很像。

    今天的这场戏,是凌泉月在跟父亲生离死别,父亲要逃亡,她心中纠结,恰逢此时又遇到了巩秋花,在巩秋花的明嘲暗讽之下,悲痛欲绝的凌泉月将一腔子的怒火全撒在巩秋花身上。

    将巩秋花打的差点破了相。

    也由此,凌泉月开启了她和别人不一样的特种兵之中的特种兵军旅生涯。

    “没什么的导演,对不起,我今天来晚了。”她的面上,少了一份女孩子的调皮不着调。

    多了一份冷静凝素。

    “蕴蕴……你和少将吵架了?”郁鸿放脱口而出。

    现在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他能收到这些诈骗,很显然,程少将或许早就收到了。

    这些人,阴毒的很!

    “……”萧墨蕴。

    “照片,你没看到吗?”郁鸿放问道。

    “什么照片?”萧墨蕴这才感觉到事情远比她想像的严重。

    “前几天你妈妈来,我劝你和妈妈相认,以及昨天我请你吃饭的场景,都被不怀好意之人拍了照片,而且照片的角度看上去就是我和你,很暧昧的样子。”

    “王八蛋!”

    终于!

    萧墨蕴终于明白,程湛为什么从昨天到今天早上会如此反复无常了,她还傻不拉几的说他有什么相好的了。

    原来!

    原来是自己有相好的把他给气的?

    “哎呀,三婶,要我说你啊,你真的初嫁豪门,你不知道豪门的厉害,想我三叔是什么人?叱咤云江的翘楚好不好,说他是云江第一男人都不为过,你既然嫁给了他,你就要安守本分,不能再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哪怕是假的呢?”

    程皓珊的语气看似按捺自己的欢呼雀跃,其实依然按捺不住她的那份激动:“我们都知道你和郁上校没什么,可你为什么要和他私会吃这顿饭呢?看到了吧?把我三叔惹怒了吧?不仅如此,三婶您还连累了郁上校呢。”

    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

    还顺带着拉拢了一把郁鸿放呢。

    “看到我落魄,你很得意?”萧墨蕴冷冷的问程皓珊。

    “哪里呀三婶,我是为你好,我担心你,我三叔那脾气……”

    “我已经打算休了你三叔了!”

    萧墨蕴冷厉的打断程皓珊的话:“自即日起,没我的命令,你三叔不得出入栖庐公馆,不得出入程宅,不仅你三叔,还有你和你父母你弟弟你们一家四口。想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程皓珊被萧墨蕴的冷霸给镇住了。

    “因为我是程家主母!”

    “怕是,你这个程家主母,快要淫灭了吧?”身后,是筱琳玥讥笑的声音。

    众人回头

    即看到一张近乎破相了的脸,笑的很诡异。

    ------题外话------

    二更会在下午七点之前

    152731149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