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0:老公和男一号的齐力保护

时间:2018-05-27作者:嘉霓

    “你谁呀,哪里来的疯子吗?”程皓珊惊呼。

    也难怪她大惊小怪,筱琳玥那张脸被赫连蓝汐打的左边腮帮子歪着,像嘴巴里塞乒乓球。

    右边腮帮子虽然没有左边肿的这么厉害。

    但,右边擦破皮了。

    两边的眼睛都被赫连蓝汐打的跟大熊猫似的,黑紫黑紫的。

    且,眼睛肿的看不见眼珠子。

    “你,你是筱琳玥?”是余启明率先反应过来。

    “是的导演,我今天早上在军区内被挨打了。”筱琳玥说的义正言辞。

    在军区内她已经将事情陈词完毕。

    而且赫连蓝汐也将得到她应有的惩罚。

    但

    萧墨蕴绝对逃不了干系。

    军教处的人打电话跟程少将核实时,据说程少将正在正在大发雷霆。

    军教处的人这样回复她:“没办法筱上尉,少将今天的心情令人堪忧,我们也无法核查到情况。”

    筱琳玥的心中暗喜,她心里是明白程湛为什么发火的。

    从军教处出来,本想打电话给余启明和冷士奎请假说自己受了工伤,突然想到,自己今天有一场戏正好是被萧墨蕴打的鼻青脸肿的。

    灵机一动,就直接过来了。

    快到剧组时,又接到程皓珊给她发来的短信,说是萧墨蕴正在水深火热之中。

    啊哈!

    筱琳玥心中激动啊。

    今天自己这份打,没有白挨。

    “萧墨蕴,少将在军区内大发雷霆是很多人都知道的,至于为什么发火,你比我们更清楚吧?我真不明白,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托大耍威风?”筱琳玥现在对萧墨蕴算是无恃也无恐了。

    程湛的火气别人只是在电话里听到听说,而她筱琳玥,可是亲眼看见程湛因为愤怒而将将自己的手背都给磨出血来了。

    “筱琳玥,你一向自视严守军令,你也一向认为你和我从无瓜葛,我今天有没有拖大,有没有耍威风,关你什么事?”萧墨蕴笑容满面的道。

    她实在忍不住了想笑。

    在程湛的办公室里光是听说筱琳玥被打了,终究是没有亲眼看到。

    现在总算看到了,禁不住回想一下,赫连蓝汐可真能下死手啊。

    想想也是,磕掉四颗门牙。

    能不下死手吗?

    “怎么就不关我的事,我被打成这样,完全是拜你所赐!”

    “那你就等于亲口承认了,赫连蓝汐去找我的麻烦,是你授意她的!”

    “……”筱琳玥张口结舌。

    真想自己割了自己舌头了。

    一路怒气冲冲想来跟着众人一起推倒萧墨蕴来着,怎么就忘记把自己隐藏起来了。

    现在等于自己承认了自己怂恿赫连蓝汐去训练场找萧墨蕴麻烦去的。

    而自己被打成这样,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恼羞啊!

    又无从反驳萧墨蕴。

    看着萧墨蕴笑的一脸轻蔑的样子,筱琳玥陡然转战郁鸿放。

    “郁上校,你说你本来多清高多清白的形象,这下被萧墨蕴给污染的,我们少将是个阎王爷军区内人人都知道……”

    “哈哈!”

    萧墨蕴突然打断筱琳玥的话,笑的苍劲有力:“你又暴露了你自己不是?你怎么知道我和少将的矛盾牵扯到郁上校呢?难不成我和郁上校的照片就是从你这里发出来的,所以你知道一切内幕?”

    “你!”筱琳玥百口莫辩。

    随之

    她看到了程皓珊瞪给她的一记眼刀。

    吓得她再不敢在吭声。

    气焰一消下来,顿时觉得脸像被五马分尸一般到处疼。

    真后悔今天没请假。

    疼成这样还来剧组,来了还被萧墨蕴连连攻击。

    自己比赫连蓝汐还傻缺!

    不过

    她的行为倒是提醒了郁鸿放,这件事是因他而起,他必须得替萧墨蕴解决了这件事情。

    上前一步,本想拍拍萧墨蕴的肩膀,但是为了避嫌,他只站在她面前,温和的说:“别怕,我会跟阿湛解释清楚,阿湛好歹是讲理的人,再说了我们身子不怕影子斜。就算退一万步,阿湛不原谅你,还有我,我不会让你在云江无容身之处,我一定保你无忧!”

    语毕

    他拿起手机便拨打程湛的电话。

    电话有响,却无人接通。

    再打,仍旧无人接通。

    再打,关机。

    “郁上校!你保护我三婶无忧?你当我三叔阎王爷的称号是白给的?还是你觉得我三叔现在正在气头上,谁的话都不肯听,偏偏只听你的话?”程皓珊的话阴阳怪气中带着一种兴奋。

    她几乎已经能猜到了。

    今天无论是军区,还是程宅内。

    都将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还程家主母!

    恐怕到过不了多久,就成了程家案板上待宰的母猪吧?

    不过也说不准。

    毕竟你萧墨蕴现在有冷家庇护你,要不然以我三叔的性子还能让你来剧组,还不是看着冷家的面子?

    冷家!

    冷夫人怎么样了呢?

    昨天去了栖庐公馆以后什么情况?

    怎么冷夫人连个电话也不打过来?

    难道自己的挑拨对她没起到作用?

    正想着,程皓珊的手机响了。

    是冷锋打过来的。

    她喜出望外,走远了几步立即接通:“喂,冷叔叔?您找皓珊有事儿吗?”

    “你昨天都跟我茹姨说什么了?”冷锋一副兴师问罪的语气。

    “怎么了冷叔叔?是不是茹奶奶有什么不妥?”这是程皓珊自己心里想象的。

    一种美好的想象。

    “你到底跟我茹姨说了什么!”语气更为的狠厉。

    “不是,冷叔叔,茹奶奶肯定是被萧墨蕴和柳柳气的,真的,您问清楚茹奶奶就知道了。”

    “啪!”那边电话挂断。

    耶!

    嗷啦啦啦!

    程皓珊高兴的想跳起来。

    想立刻打电话给母亲,给外公,给那个赵茜。

    想告诉他们可以下手了!

    不过,程皓珊还算是能够耐得住性子的。

    收了电话她便又回来了。

    却看到制片人冷士奎满头大汗一脸焦灼的跑过来:“郁鸿放!”

    “嗯?”郁鸿放一脸疑惑,冷士奎一向对他敬重有加,怎么今天的语气突然变了?

    “来我这里一下,接个电话!”

    “谁的?”

    “军区打来的!”

    “好!”郁鸿放丝毫不惧,去之前还不忘再安慰萧墨蕴:“蕴蕴,别怕,一切有我的,所有的罪责我来承担,你别怕。”

    郁鸿放的浑厚和铿锵有力。令很多人欣慰。

    比如余启明和温一斐,以及在场的其他工作人员,这段时间萧墨蕴的努力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而且她的确和郁上校没有什么。

    所以,大家伙都替她屈得慌。

    但,程皓珊和筱琳玥可不这么想。

    凭什么你萧墨蕴就可以前赴后继的有人保护你?

    先是程湛,现在又是鸿放!

    嫉妒!

    使的程皓珊狰狞:“萧墨蕴,郁上校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保护的了,就别提保护你了,对了,有件事我忘了问你了,我茹奶奶她怎么样啊?你……是不是,又惹她老人家生气了吧?”

    “你怎么知道?”萧墨蕴故意反问。

    “你以为茹奶奶在认了你这个女儿之前,就没有亲戚朋友了吗?”程皓珊的语气猛然一凛:“萧墨蕴,茹奶奶身体那么不好,前几天都来给你送鹅汤,你倒好,你就不能让她省点心!”

    “这么快就不叫我三婶了?”萧墨蕴淡然笑之。

    “你……”程皓珊。

    “好了,我总算是明白了,今天就是我萧墨蕴倒霉的日子,我大概又要面临四面楚歌的局面了,不过我这个人你们都是知道的,我一向泰山压顶都碍不着我吃饭睡觉!”

    语毕,她潇洒一笑:“拍戏!今天我既然来了就什么都不想,只以拍戏为主,其余的事情,拍完戏再说。”

    “蕴蕴。”余启明心疼她。

    “没事导演,我惯了,自从来到云江我都知道我多舛。”

    “哎……蕴蕴,你先平静一下,我去那边看看郁上校怎么样了。”余启明安慰了萧墨蕴一下,便去了冷士奎的临时办公室。

    却看到冷士奎也被阻挡在外了。

    “什么情况?”余启明问道。

    “程少将说了他和郁鸿放的电话让所所有人都离得远一点。”冷士奎直抹汗。

    室内

    郁鸿放一脸凝重:“阿湛,你说什么?”

    “鸿放兄,蕴蕴就多靠你关照了,她的父亲我还在彻查,为了能让藏在暗处的势力尽快露出马脚,我也只能先委屈她一下了,云江的这层势力不清除掉,蕴蕴永无宁日。”

    “阿湛,你不是在误会我们?”郁鸿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我不瞎,不聋,不傻!”程湛没好气的说道。

    “阿湛!”郁鸿放由衷的夸赞程湛:“你真不愧是帝国最年轻的少将,我佩服你。”

    “蕴蕴还需你多加照顾。”

    “你放心!我在剧组内没人敢动蕴蕴一根毫毛!”

    “但,还得记住……”

    “先对蕴蕴保密。你放心吧,做演员的,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做的了无痕迹的。”

    “密切注视程皓珊的一举一动。”

    “明白!”

    收了线,郁鸿放的心绪无法平静。

    这个程皓珊!

    心真够阴毒的,原来刚才她拿了手机递给自己,让自己看那些照片,还真是有所预谋!

    从冷士奎的办公室里出来。

    郁鸿放眉头蹙成了一个鼓疙瘩。

    一脸郁结。

    “郁上校,你没事吧?我三叔发很大的火是不是?”程皓珊故作关怀的问道。

    “……”郁鸿放故作不语。

    闷闷郁郁的来到萧墨蕴的面前:“蕴蕴,相信我,我不会让任何人误会你,伤害你的。”

    萧墨蕴了然一笑。

    很潇洒:“我什么样的生死没见过?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上校,我们开始拍戏吧。”

    “行吗?”余启明问道。

    “没问题!”萧墨蕴肯定是没问题。

    可

    筱琳玥有问题。

    她的脸简直跟歪瓜裂枣似的,至少得休息一个星期才能恢复原状。

    虽然今天的戏份恰好是凌泉月把她打的鼻青脸肿,可也不是一开始就鼻青脸肿啊?

    “前期几个镜头抠图吧?”筱琳玥提议道。

    “亏你想得出来!”余启明立即反感道。

    “……”筱琳玥。

    “蕴蕴,你今天情绪也不太好,你和筱琳玥你们先休息一个上午,都平静一下,别的戏先上,看看下午筱琳玥的脸能不能恢复一点点。”余启明只能做这样的安排。

    结果

    已经下午三四点钟了,筱琳玥的脸仍然是个歪瓜裂枣。

    实在没办法,又不能把一天浪费掉,余启明只能决定先拍最后一个镜头,就是巩秋花已经被凌泉月打的鼻青脸肿的镜头。

    而其他镜头,等筱琳玥的脸好了再补上去。

    剧组内,如火如荼的拍着。

    剧组外。

    下午四点,顾馨茹提前来到了军区家属幼儿园外面,翘首以盼的等着柳柳放学。

    她本也不到五十岁,平时又清心寡欲,大都以吃素为主,以至于她的气质和肤色都是那种浑然天成好。

    再加上她本人又是个冷淡冷静又端庄的美女,以至于,她刚一到幼儿园门口,就被幼儿园的园长接待。

    “夫人您是……”园长的语气带着一种尊重。

    “我姓顾,顾馨茹,我是冷御军的妻子。”顾馨茹寻淡的自我介绍着。

    “冷御军的妻子,冷御军是……啊,您是冷夫人,冷上将的夫人?”园长立即神情紧张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夫人您请进,您到贵宾室来,那个少将的副官都跟我打过电话了,我知道您是来接柳柳的对吧……”

    园长紧张的……

    顾馨茹想笑:“不用了,我是来接柳柳的,我想在这门外占第一个位子,好让柳柳一出来就能看到我,我想让她高兴高兴。”

    “夫人您……”园长真没想到,冷夫人竟然这么平易近人。

    不对,是这么亲民。

    亲民亲到跟其他孩子的爷爷奶奶没什么区别。

    “可以吗?我看着我今天也是第一个来接孩子,我可以站在第一位吗?”顾馨茹询问园长。

    “当然没问题!”园长激动的声音高亢,然后问她:“我怎么告诉柳柳,跟她说您是她的什么人?”

    “茹奶奶。”

    “好!”园长心里一阵暖。

    这个柳柳,别看无父无母,疼她的人却多的一把手都数不过来了,她比这军区里那些有爸妈的孩子更幸福。

    放学的铃声响起,园长第一个叫住柳柳的名字:“柳柳。”

    “园长阿姨,您找我有事吗?”

    “你猜今天谁来接你了?”园长卖了个关子。

    “嗯……”一向自视智商很高的妞儿,转动着小眼珠子思索着。

    一定不是傅远叔叔。也不会是程湛哥哥,有可能也不是蕴姐姐,因为这些人经常来接她,园长从来没让她猜测过。

    又想了一下,为什么这一个星期以来自己都觉得日子过的很慢很慢,慢的像蜗牛爬的似的?

    是因为她很很想很想茹奶奶再来家里和她玩。

    陡然间柳柳眼前一亮。

    然后抓起小书包就向外冲。

    “柳柳,你还没猜……”

    “我知道,一定是茹奶奶来接我啦,啦啦啦啦。”

    下午五点,剧组内最后一场戏拍的非常成功,十分逼真。

    原因是萧墨蕴今天的心情沉重沉肃,正好符合了女主凌泉月当时的心境,而筱琳玥也刚好就是个鼻青脸肿的样子。

    连妆都不用化了。

    镜头拍好,导演高亢又喜悦的声音:“好!停!”

    所有人解放了。

    因为这是在外场的最后一场戏。

    虽然等筱琳玥的脸好了还得在补几场戏,那却都是后话。

    这最后一场戏拍完,接下来就是挪到军区里了,导演说什么也得放假两天吧?

    结果真是如他们所愿,余启明果然说了:“和赫连上校联系好了,要过几天我们演员才能入住军方,所以这几天你们可以好好休息休息,调整一下。”

    “嗷嗷嗷,终于可以休息了。”

    “嗷呜……我要去血拼。”

    “蕴蕴,你怎么办?”温一斐总是那个默默无闻关心萧墨蕴的人,无论萧墨蕴得意还是失意。

    “温一斐,等我电话。”萧墨蕴莫名其妙说了一句。

    “嗯我一定等你电话,你无家可归的时候我收留你。”

    萧墨蕴感动的点头。

    “蕴蕴,实在走投无路,也可以来找我。我老婆,你阿姨那个人,很好。我们家没有女儿。”余启明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喉哽。

    “余导……”

    萧墨蕴这下真的要感动哭了。

    心情也变得舒畅了些。

    身后却传来了程皓珊不阴不阳的声音:“三婶,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余导或者温一斐的建议,我也觉得你最好不要回栖庐公馆了,更不能回程宅,我三叔那个人的脾气,他是出了名的阎王爷,他要是打起来人来,无论男女都是毫不留情的,之所以到现在都还对你手下留情是因为……”

    “因为什么?”萧墨蕴耐着性子问她。

    “因为冷家,因为我茹奶奶在护着你,如果我三叔要知道我茹奶奶和冷家不护着你了,你说我三叔会怎么样?”

    “我妈的事情,是你从总作梗的吧?”

    “怎么,你真和茹奶奶闹翻了?嘻嘻嘻。”程皓珊的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容。

    “蕴姐姐,蕴姐姐,你拍戏拍好了没有,我和茹奶奶来接你了,我今天好高兴好高兴啊,茹奶奶竟然亲自去幼儿园接我去了……”身后,是柳柳高兴极了的声音。

    “什么?”程皓珊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题外话------

    晚一点,有三更。

    152733201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