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1:夜色中,男人回了家。

时间:2018-05-27作者:嘉霓

    她转过身去,看到一向冷若冰霜的顾馨茹此时却是一脸笑吟吟的表情,她手里牵着同样笑的如含苞待放花骨似的柳柳。

    一老一少。

    两个人一点也不像是闹不和的。

    什么情况?

    程皓珊呆如木鸡。

    萧墨蕴朝她挑眉笑笑:“程皓珊,怎么你刚才还一口一个茹奶奶的喊着,这下见到你茹奶奶了,你倒哑巴了?”

    一旁的余启明都忍住不想笑了。

    很想戏遣的对程皓珊说一句:“姑娘,你难道还没看出来么?自从萧墨蕴进了咱们这个剧组,无论是贺碧儿,还是赫连蓝汐,还是筱琳玥,亦或者你,无论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陷害消磨萧墨蕴,她都依然屹立不倒有如神助。你还飞蛾扑火一般的往上冲,是不是傻啊,姑娘?”

    但,余启明只耸耸肩。

    什么也没说。

    反而是对萧墨蕴说了一句:“蕴蕴,你妈妈能来看你我放心多了。”

    “谢谢余导。”

    顾馨茹牵着柳柳已经来到了萧墨蕴的面前。

    “蕴蕴,你交代妈妈的事情妈妈都做的很好,妈妈是不是一个称职的奶奶啊。”那语气,哪里有一丝丝和自家女儿闹矛盾的迹象?

    分明是爱女儿。

    爱小女孩。

    语毕

    不等萧墨蕴说什么,顾馨茹又看着仍然目瞪口呆中程皓珊,她的笑容不浅不深,恰到好处,很令人舒服。

    却,带着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淡然而有韵味的开口了:“皓珊,茹奶奶真得夸夸你了孩子,你真是是个实诚的丫头,能如实的告诉茹奶奶,你和柳柳关系不好。”

    “茹……呵呵,茹奶奶……”程皓珊笑的比哭还难看。

    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倒是柳柳,今儿她最高兴。

    “蕴姐姐,你听我说呀,今天幼儿园里,茹奶奶排在第一个接我的,小朋友们都羡慕我的不得了。”

    她一手牵着顾馨茹,分毫都舍不得松开,一张小脸上的笑容跟花儿似的。

    “她们都对着我夸我茹奶奶‘你奶奶怎么这么漂亮,你奶奶今天第一个来接你的,柳柳你好幸福’。”

    “是吗。”萧墨蕴被她渲染的,笑容一下子就绽开了。

    她感激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那么懂小孩子的心里?谢谢你啊,让柳柳感受到了这样的幸福感觉。”

    “我自己也很幸福。”顾馨茹容光焕发的说道。

    “你们别说话,让我说,让我说。”柳柳抢着说道。

    “嗯,你说。”萧墨蕴宠爱她。

    她便拉着顾馨茹来到余启明面前:“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茹奶奶,最爱我的茹奶奶。我奶奶漂亮吗?”

    “很漂亮!”

    然后温一斐。

    “温叔叔,我有茹奶奶了,这是我茹奶奶。”

    “呀,柳柳,你那么幸福,你都有茹奶奶了。”

    “你看我茹奶奶多漂亮,你有茹奶奶吗?”

    “我没有……”

    “嘻嘻嘻,我有茹奶奶。”

    “所以柳柳是最幸福的小美女。”剧组的每一个人员,无不被这个小女孩给渲染的驱除了一天的疲劳。

    她像个美丽的蝴蝶,飞到这里,飞到那里。

    到处告诉别人,她有疼爱她的茹奶奶了。

    让人感动又辛酸。

    所有人都想抱她一抱亲她一口。

    当然了,也有例外。

    程皓珊和筱琳玥。

    这一刻,程皓珊瞠目结舌,像个笑话一般的存在在剧组的人群当中。

    而筱琳玥则是五味杂陈。

    甚至于有一丝丝的害怕。

    她忽略了萧墨蕴还有个坚实的后盾,冷夫人。

    眼眸不由自主的瞟向程皓珊,她是要求救的,结果,却看到程皓珊飞来的一记眼刀。

    整个剧组

    气的肺包都快爆炸的当数程皓珊。

    她不似赫连蓝汐那般钻头不顾腚,做事情不考虑前因后果,什么事情她都是思虑周密的,怎么就偏离了她设想的轨道呢?

    尤其是柳柳。

    她一向都不容易接受外界的人,为什么明明她是讨厌冷夫人的,再加上自己的怂恿,她应该更讨厌才对。

    怎么就对冷夫人这么亲了?

    程皓珊百思不得其解。

    有的只是愤怒炸顶。

    却又,在这个时候不能发作。

    只能眼睁睁看着顾馨茹,萧墨蕴,柳柳中青小三代美轮美奂,差点亮瞎剧组人眼珠子的美女,高高兴兴的离开剧组。

    并且

    看着剧组内其她人离开,她都依然没有从愤怒与想不通中解脱。

    影视城临时搭的摄影棚内。

    只剩下了程皓珊和一脸忐忑的筱琳玥。

    刚才被程皓珊瞪了一眼,现下筱琳玥不敢走了。

    “程小姐,我们……回去吧。”筱琳玥小心翼翼的对程皓珊陪着不是。

    “为什么!”程皓珊呢喃。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她掏出来,点开一看,是冷锋打来的。

    很想把手机摔了不接。

    但,鬼使神差,她接通了:“喂?”

    “被涮的滋味好受吗?”冷锋冷笑着问道。

    “冷叔你什么意思?”

    “意思很明确,不要妄图伤害萧墨蕴一根毫毛,否则我冷锋第一个饶不了你!你三叔会打女人,我也会!我打女人的时候,比你三叔还狠辣!”

    “就为了那个萧墨蕴,你们都要打我?我三叔打我,你也要打我?”程皓珊简直咬牙切齿了。

    从没有这一刻她如此挫败过。

    “没错!所以,程皓珊,你给我放老实点,不要妄图伤害蕴蕴!”

    “去死吧!”程皓珊一把手机给摔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那个在逃犯的女儿,她有什么好?程湛喜欢她,郁鸿放喜欢她,冷锋也喜欢她,所有人尖子都奔她去了,难道都眼瞎了吗?”她仰天哭嚎。

    像个疯子。

    在临近傍晚,又是空档的影视城的。

    真的有点鬼哭狼嚎的意思。

    筱琳玥都不愿意在这儿陪她了。

    阴森森的怪可怕。

    “程小姐,我们走吧,想要搬倒萧墨蕴,我们还要从长计议。”筱琳玥继续小心翼翼的劝她。

    “你这个废物,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程皓珊把火气发在筱琳玥的身上:“这么快就把你自己给暴露了,你真是傻的和赫连蓝汐有一拼!还跑过去告诉赫连蓝汐,你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程小姐……”筱琳玥也是个有身份的,怎么能任着程皓珊这样谩骂,她语气立即变得生硬起来:“我告诉你程小姐,今天早上我亲自去了程少将的办公室一趟,他的手都因为愤怒而受伤了,还是我给他包扎的呢!”

    “什么?你接近的了我三叔?”

    “当然!”筱琳玥倨傲的说道。

    “你等等!我打个电话,你去外面等我!”程皓珊一声令下,倨傲的筱琳玥还是乖乖的出去了。

    “喂,外公,呜呜呜。”程皓珊哭了。

    “哭什么,我韩启山的外孙女,不许哭。”韩启山在电话那一段,狠厉的说道。

    “我被萧墨蕴摆了一道,她和冷夫人没有闹翻。他们合起火来骗我,包括那个冷锋,他都扬言恐吓我,说我敢动萧墨蕴一个手指头他都会打我。”

    “你说什么?”韩启山文程皓珊。

    “冷锋警告我,只要我敢对萧墨蕴不客气,他就打我!”

    “哈哈哈哈!”韩启山突然笑的很狂妄。

    “外公笑什么?”程皓珊不明就里的问道。

    “真是天助我也,让他们三个人斗,斗的你死我活!”

    “谁三个?”程皓珊更加不理解了。

    “程湛,冷锋,郁鸿放!”

    “……”半晌,程皓珊听懂了。

    她笑了:“外公您这个方法真好。可是程湛……”

    “乖外孙你放心,他们三个人的斗争,毫无疑问到最后肯定是阿湛胜利,外公当然是要把阿湛留给我最宝贝的外孙女,你外公我的宏图大业,以后还指着阿湛给我南征北战呢。”

    “嘻嘻,外公,到时候阿湛肯定会为你立下丰功伟业的。”程皓珊笑嘻嘻说道。

    停顿了一下。

    她又恶狠狠的表情:“外公,不管怎样我要萧墨蕴死,要柳柳死!尤其是那个柳柳,今天气死我了!”

    “……”韩启山。

    “外公,是不是赵茜不同意?”程皓珊气急败坏的问,然后又恶狠狠的说:“赵茜一个女杀手命都是你给她的,她到底想要怎样,为什么不愿意杀孩子?你再给她加钱,有钱能使磨推鬼!”

    “好。外公答应你!”韩启山本来就不想留着萧墨蕴和柳柳这两个祸害。

    如果萧墨蕴死了一定会震惊萧远清,别看萧远清追杀自己亲闺女,可亲闺女一旦死于别人之手,他会袖手旁观?

    还有那两个柳柳。早该死。

    可,韩启山已经跟赵茜沟通两次了。

    赵茜都不同意杀孩子。

    她说即便是杀手,也有底线。

    如果赵茜肯百分百听他韩启山的,他何苦要煞费周章的布局,先利用外省媒体毁坏萧墨蕴名声,而后再执照他和程湛的矛盾。

    不过,外孙女也说的对。

    有钱能使磨推鬼。

    他一定要再和赵茜谈一谈。

    “皓珊,跟那个小演员说一下,她是可以出入军区报签的,让她多盯着阿湛的一举一动向你汇报,告诉她,事成之后,外公专门为她投资一部电视剧或者电影。”

    “嗯,明白。”

    收了线,程皓珊出了剧组,即看到顶着一张破相脸的筱琳玥还等在影视城的门外。

    “我外公说了,要给你投资一部电视剧。”程皓珊的语气变得好多了。

    “真……真的?”

    “嗯。”

    “程小姐您说吧,让我做什么?”

    “当然是让你做你爱做的了。”

    “我爱做的?是……”

    “多接近我三叔,你说你爱不爱做呢?”程皓珊的面上是阴晴不定的狠辣表情。

    “……”筱琳玥。

    心中喜悦的狂跳。

    两个人达成了同盟后便分道扬镳。

    另一端

    顾馨茹和萧墨蕴柳柳两个人走出影视城便分开了。

    “蕴蕴,我今天就不去栖庐公馆了,我寻思着这两天准备准备食材,然后给你们做一顿好吃的。”

    “好的妈妈,妈妈再见。”萧墨蕴也不太想让妈妈去栖庐公馆,正和阿湛闹矛盾,妈妈在,怕她看出端倪。

    “茹奶奶再见。”柳柳也依依不舍的和顾馨茹告别。

    两人坐上了傅远等在一边的车内,回了栖庐公馆。

    “你少将是因为看到我的照片,所以发那么大火?”萧墨蕴直奔主题的问傅远。

    “啊……”傅远先是愣了一下。

    然后回答道:“您……您知道啦?”

    “废话!”

    “所以我说夫人,我家少将其实也挺憋屈的,那么多照片发在少将的手机上,是个男人也得气的吐血三升,更何况我们少将这样铁血军人呢。”傅远开始为自家少将深远。

    “他相信了?”萧墨蕴试探的问道。

    怎么可能,要真相信,今天早上还会对你那般温存?傅远凭着自己想象,今早少将一定温柔备至的服务过夫人。

    不过,他不是傻子。

    他耸肩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感情的事情我不参与。”

    “那你现在听命于谁?”

    “当然是夫人您了!”

    “说得好!”

    “呵呵呵。”傅远傻笑然后将车停稳:“夫人,柳柳,栖庐公馆到了,该下车了。”

    萧墨蕴牵了柳柳下车,然后在车窗内挑眉看看傅远:“你等一下。”

    “夫人还有什么吩咐?”傅远问道。

    萧墨蕴却转身看向栖庐公馆两边的岗哨:“傅副官有打过电话给你们吗?”

    “报告夫人,什么电话?”

    “就是告诉你们自即日起,不让程湛回家的命令!”

    “啊……”岗哨差点从哨台上栽下来。

    “夫……夫人,您,您说什么?”

    “傅远有没有给你们打电话传达我的命令,我命令从今天开始,不让程湛回家!”萧墨蕴又一字一顿的说道。

    “没……没,没打过,夫人。”岗哨完全被萧墨蕴的威武霸气给镇住了。

    “好,那我们现在命令你们!”

    “啊?”

    “听不听令!”

    “听!听!必须听!”这边的岗哨立即对那边的岗哨感到:“自即日起,不要让少将回来,你们听到了啊,换班的时候交代清楚,千万不要让少将回家。”岗哨的语气竟然是喜滋滋的。

    “遵命,夫人!”异口同声。

    “嘻嘻,蕴姐姐,我也听到了,以后不让程湛哥哥回来栖庐公馆。”柳柳笑嘻嘻的抬头看着萧墨蕴。

    “为……什么呀?”萧墨蕴听不懂了,小尤物竟然这么狠心的对待自己男盆友?

    “因为程湛哥哥不回来,蕴姐姐的气才能消消了,蕴姐姐消了气,才能早点让程湛哥哥回来啊……”

    呃!

    绕了一大圈,原来是迂回方法。

    最终的目的,还是让她的宝贝程湛哥哥早点回来?

    好吧,不愧为双商高妞儿。

    萧墨蕴不动声色。

    突然,转身看着傅远。

    “傅远!”

    “夫人,到!”

    “竟敢不传我的命令!”

    “我……”傅远一本正经:“夫人,傅远认罚还不行吗?”

    “怎么罚?”

    “我的人头你觉得要了没用,那就我的腕表……”

    “把你腕表都扔垃圾里去!看着别人捡你一个也不能留!”

    哼!

    让你明着向着我,私底下却是死忠你们少将。

    我有的是办法比割你的肉还让你肉痛。

    “不要吧,蕴姐姐……呜呜呜。”柳柳突然一声尖锐的哭了。

    “啊?”什么情况?

    萧墨蕴弄不懂了。

    她蹲下身去看着柳柳:“柳宝乖,蕴姐姐一直都爱你的呀,蕴姐姐发誓,绝对不会把柳宝扔到垃圾堆里去的。”

    “蕴,蕴姐姐,你不要这样责怪傅远叔叔吧?”柳柳哭的稀里哗啦。

    弄得一旁的傅远也眼圈红了。

    “为什么呀?”

    “傅远叔叔存了那么多的腕表,其实不是为了他自己,他都是为了我,他想给我积攒一份家产,他怕我以后吃苦,傅远叔叔是很疼很疼柳柳的人,和蕴姐姐一样……”

    “柳柳,原来你都知道?”这下,傅远是认真的,眼圈真的有泪。

    柳柳说的没错。

    他所有积攒的家产,都是留给柳柳的。

    就是可怜他小小年纪无父无母。

    “姐姐知道了,姐姐明白了,姐姐都懂了。”萧墨蕴的眼泪也刷刷向下掉:“姐姐不惩罚你傅远叔叔了好不好?”

    “不好!”

    “啊?”这样也不行啊。

    “你可以命令傅远叔叔去向程湛哥哥多要几块腕表,这样既惩罚了傅远叔叔,也惩罚了程湛哥哥……”

    “噗……”傅远破涕为笑。

    “……”萧墨蕴也闷声笑了。

    这小妮子。

    鬼精灵的简直没sei了!

    好吧!

    “傅远!”

    “到!夫人。”

    “马上去讹诈你家少将价值一千万的腕表!否则,你被撤职了!”

    “是,夫人,傅远领命!”喜滋滋的拉开车门就要上车。

    突然又折返回来了:“报告夫人,傅远有一事忘了禀报了。”

    “什么事?”

    “早上,我为了替您惩罚少将,我专门买了一个搓衣板。”

    “嗯,搓衣板是干什么用的?”萧墨蕴还真不懂。

    “跪搓衣板啊,你这就不懂了吧,一般老婆惩罚老公,最狠辣的惩罚方法就是让老公跪搓衣板,保证他下次对您俯首帖耳。”

    “……”萧墨蕴。

    半晌:“你对你家少将,比我狠多了!”

    “夫人再见!”

    傅远走了

    插科打趣儿的一小段落,并没有赶走萧墨蕴心中的落寞,这还是第一次,她真正的和程湛闹矛盾。

    原以为程湛是无来由的发火。

    原来竟然是为了那些照片。

    男人在想些什么?

    应该不是真的怪罪她。

    否则,早晨,他就不会给予她那份花样百出又温柔备至的早餐。

    哎!

    喟叹一声,不去想了。

    牵着柳柳的手,她有些孤寂的回了宅子内。

    刚进入玄关就听到客厅里有人说话。

    她没换鞋,转了头看一下。

    即看到,程沛程洢,廖碧云以及赫连捷都在客厅内。

    心中的惊喜了冲散了她的愁云。

    “呀,程沛哥哥,程洢姐姐,碧云姐姐,你们都来啦,哇啦啦啦,今天是什么日子,所有人都来看柳柳,柳柳实在是太高兴了。”小人精最会抢功了。

    程沛程洢廖碧云包括赫连捷,都很想对小人儿说,你自作多情啦。

    我们是来看你蕴姐姐哒。

    可

    哪舍得这样打击她。

    “是呀,我们都是来看柳柳哒。”程沛赶紧的零食袋里掏出买来的零食,哄着柳柳。

    这边,赫连捷已经笑着向萧墨蕴道歉了:“蕴蕴,我替赫连蓝汐向你说声对不住了。她从小被我父亲和我后妈给惯坏了。”

    “不管你的事,其实我也觉得蛮过意不去的,她磕掉了四颗门牙……”萧墨蕴耸肩。

    “她活该!”赫连捷是很铁不成钢。

    然后换了话题:“咱不说她了,你什么情况?那些照片到底什么情况?”

    “蕴蕴,我们都担心你,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怕影响你拍戏。”廖碧云温婉知性的语气问她:“你在云江朋友少,亲戚也少,你有什么事情你都告诉我,我会帮助你。你快告诉我,那些照片怎么回事?”

    “你们怎么知道照片的事情?爸和秋姨知道吗?”萧墨蕴疑惑的问道。

    “我们想不知道也难,韩雪晴打电话到程宅来了,幸好爸妈不在家,他们这两天出去三日游去了。”程沛提起韩雪晴就是一脸鄙笑。

    “那就好,千万别惹爸爸生气。没什么事情,你们都不用担心的。”萧墨蕴自答应做了程家主母。

    她多数都要为程辅庭和廖秋语考虑。

    “程沛程洢你们俩给我听着!”萧墨蕴一声命令,极有威严。

    “嫂子您说!”

    “嫂子请讲!”

    “以后,给我严加把守,绝对不能让程湛回了程宅,如果他敢回来,拿棍子给我打出去!”

    “是嫂子!”

    “遵命,嫂子!”

    哼!

    萧墨蕴心里终于小小的出了一口恶气!

    叫你能!

    叫你有事情也不跟我互通有无,偏要自己扛着!

    我非要给你点颜色看看不行!

    “这几天我休息,我们约好了一起聚一聚,玩一玩,逛街啊,什么的。”萧墨蕴换了笑嘻嘻的一张脸。

    痛快说道。

    “好呀好呀,我同意。”程洢举起了双手,然后略带羞涩的问道:“嫂子,你可不可以多邀请几个朋友?”

    “我邀了温一斐。”

    “……”程洢。

    “噗……”廖碧云。

    这个夜晚,栖庐公馆有说有笑玩了很晚,一众人都走了,萧墨蕴也打着哈欠睡意来袭。

    由于一个小时之前,程洢和程沛两个人负责把柳柳哄睡了。

    以至于,今晚她一个人独占她和程湛的卧室了。

    是夜,凌晨时分。

    男人悄然的打开了卧室的门,轻手轻脚的来到熟睡的萧墨蕴面前。

    轻叱一笑:“小女人,命令我的哨兵不让我进栖庐公馆,你可真敢说!”

    ------题外话------

    三更奉上啦。

    152734717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