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4:少将家里嗨翻天!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天旋地转,女孩愣了。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刚刚还霸道犹如一头猎豹的他,此时此刻,温柔的像一片专门来抚慰的羽毛,只是这劲道比羽毛又刚劲厚重多了。

    他辗转这,捧着她的头颅,不收紧,怕弄疼了她,但,也不放松,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给了她安全感和舒适度。

    一开始她反抗。

    慢慢的,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分钟?

    或者一刻钟?

    她和他都忽略掉的一种时间,她被他柔化了。

    乖了,任由他引领着。

    他不霸道,只给予她温柔和甜暖。

    等她完全适应了,他才慢慢的放开。

    她满脸红潮,不看他。

    只抱着肩头,背过去身子,不看他。

    “我冒犯了你。”在她身后,他哑声说道,语气很诚恳。

    他早就想吻她了,可她是那么的洁净,那么的不卑不亢那么温婉善解。

    他太喜欢了她了,以至于,一直都觉得,要是吻了她,就是亵渎,就是冒犯她。

    可今天,看到受伤的她,他太心疼,心疼到骨子里,就有一种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好好安抚的冲动。

    之前赫连捷对家族企业对家产根本都不在意,可有可无,自从他在意了碧云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生活在这个家庭里,要么你泯灭,要么你主宰一切。

    为了他的碧云,为了能让让她一生都安全幸福,他要主宰一切,保她幸福安康。

    所以,他变得雄性崛起。

    他一举镇压了容婉芝,继而,俘获了他心仪已久的,爱若至宝的小女人。

    “也没有,接吻而已。”她虽然脸红,可亦是坦然面对。

    她已经二十五岁了,有着成熟女人的婉约味道,也有成熟女人的头脑和大气。

    接吻。

    纵然她强势来袭,可她要是一味反感继而拼死挣扎的话,终究是进行不下去或者是不尽完美的。

    而他和她。

    她不能否认,他们刚才是多么完美的一次契合?

    既然完美契合,就不能说他强迫。

    “我爱你,碧云。”他趁势表白:“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阿捷。”廖碧云笑了,笑的婉约大气:“阿捷我不是小女孩,接个吻,你情我愿,我有没有被你强迫,怎么就谈到对我负责到底了。我不是那样的女人,我有能力为我自己负责。”

    她是那样的自主自立。

    要知道赫连捷虽然不似程湛那般举市关注,可,在云江市,他也是翘楚之一了,在文工团文职干部之中,向他这个年纪有着少校军衔的,真的不多。

    而且,赫连家族在正和云江市的商界也是显赫的不得了。

    追着他赫连捷,想要嫁给他,更甚至想要被他睡上一夜的女人,云江市比比皆是。

    可碧云,却是这么风轻云淡的不让他负责。

    她不矫情,不忸怩,不是欲擒故纵。

    她就是一种坦然和自持。

    他更喜欢这样的她。

    “给我一个追求你的机会,好吗碧云。”

    “……”廖碧云。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刚才真的有被他的吻软化,二十五年里,她有十年时间里,心里都在装着阿湛,只有蕴蕴出现了之后,她才果断的将阿湛从自己心中剔除。

    以至于,她的孤单,落寞,柔软,只有她自己在暗夜里品尝。

    她也需要安全的怀抱,保护她,安慰她,让她做一个纯然又撒娇的小女孩。

    而刚才,赫连捷给了她这样的感觉。

    真的好像躲在他的怀中,被他抚弄着,被他逗着,甚至被他关心备至的呵斥呢。

    她也是享受的。

    可,赫连捷背后的那个家族令她望而却步。

    她是个有尊严的女孩子。

    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意识,有自己热爱的工作。

    以至于,很多事情,比如自己的婚姻,她可持有的傲骨和可选择的余地,很多。

    “给我点时间好吗,阿捷。”她恳求他。

    “好。”他不逼她。

    但

    他心里笑了。

    既然今天能软化她,接下来的时日里,他一定会用自己的行动,将小女人再进一步的软化,知道终究有一日,她成为了赫连家的主母。

    “阿捷,蕴蕴呢?去跟蕴蕴道个歉吧。”廖碧云转移了话题。

    “嗯?”

    “蕴蕴太可怜,她来运江碍着谁了?你后母容婉芝她,一口一个小贱人,一口一个三流小演员的在大庭广众下这样辱骂她,蕴蕴她……”廖碧云说的鼻子一酸。

    “心疼她是不是?”

    “嗯。”

    “你就是心眼好,不过,我也心疼蕴蕴。走,我们一起去安慰她。”

    语毕,赫连捷牵了廖碧云拉开办公室门来到走廊内。

    却没看到萧墨蕴。

    “蕴蕴呢?”

    掏出手机,廖碧云给萧墨蕴打了电话。

    那边接的挺快,语气轻松又揶揄:“碧云,你们情浓表白结束了?”

    “蕴蕴。”廖碧云小脸一红。

    停顿了一下才又问道:“你怎么没在办公室门外啊?”

    “嗯……”萧墨蕴笑嘻嘻的说道:“谁让你们办公室不隔音呢?我虽然问话水平不高吧,可,非礼勿听这样的道理我还是懂哒,所以呢,我只好一个人又跑到下面商场里来逛一逛喽。”

    “蕴蕴……”廖碧云急的都想跺脚了:“再说,我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好吧好吧。我要失去你这个姐姐,我会伤心哒,所以不说了好吧,碧云姐,你和赫连捷快点过来吧,你不知道,或许刚才赫连捷在商场经理的办公室里发威起了作用,我再下来逛商场的时候,商场的营业员都对我可尊重了,快点下来啦。”

    “好,等我们啊,你在哪个方位?”

    “六楼,男装部。”

    商场的三楼,一家男式纯手工高档西装店内,萧墨蕴已经看好了一身藏青色的男西装。

    藏青色给人的感觉本就是内敛霸气。

    如果穿在程湛的身上,一定会更加彰显她的气场。

    萧墨蕴已经想好了,要刷程湛给她的现金消费卡给他买下这款西装,然后等到男人向她道歉的时候。

    打赏给他!

    哼!

    就这么定了。

    “把这身藏青色的给我包了。”

    “好的小姐。”营业员满脸笑容:“小姐您稍等。”

    服务员在包装,萧墨蕴在等。

    “蕴蕴。”赫连捷来了。

    “嗯,赫连……姐夫。”萧墨蕴笑嘻嘻的。

    “哎,这个称呼有创意,我喜欢,非常喜欢!”赫连捷高兴的就差手舞足蹈到了。

    “蕴蕴!”廖碧云嗔她。

    然后又嗔赫连捷:“你忘了你来干嘛来了。”

    “哦,蕴蕴,我替我后母容婉芝向你道勤。她刚才在商场里侮辱你碧云都告诉我了,蕴蕴你放心吧,容婉芝和赫连蓝汐是他们。只要你愿意,我永远是你的姐夫,永远是你的朋友,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和你碧云姐都随时保护在你的左右。在云江你不孤单。”赫连捷的语气,像个兄长那般。

    萧墨蕴很感动:“就不怕,我这个在逃犯的女儿,牵连了你?”

    “不怕!你父亲是你父亲,你来了云江从未做过一件坏事,你在剧组内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的,我赫连捷再怎么不济,我也有眼睛,我分得清是非曲直的。我只忠于我的良心,只做对得起我良心的事情,只愿意跟我的碧云一条心。”赫连捷一脸的神采奕奕,神情激昂的看着萧墨蕴。

    谁都没有注意到。

    身后一个提了很多购物袋的女人慌慌张张的朝他们撞了过来。

    噗通一下,撞到了萧墨蕴的后背。

    一个惯性,萧墨蕴直接扑到了赫连捷的怀中。

    “蕴蕴。”赫连捷一声惊呼,然后双臂合力将萧墨蕴保住,抱紧:“没事没事,你没摔倒。”

    “对不起对不起,我走的太急了,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慌张的女人慌张的向赫连捷和萧墨蕴连连道歉。

    然后又慌里慌张的跑了。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空档里。

    一个隐蔽的地方,有人选好了角度。

    嚓嚓嚓!

    拍照无数张。

    然后,拍照人隐匿人群之中。

    “赫连捷,谢谢你。”萧墨蕴站稳,从赫连捷的怀中起来,诚心的感谢他。

    然后又看了看廖碧云:“碧云姐,你可要把姐夫抓牢哦。”

    “蕴蕴,他是在追我,可我还没答应呢。”廖碧云浅笑道。

    萧墨蕴却已经既定了的语气又对赫连捷说道:“赫连捷,在这之前我还担心你们赫连家有容婉芝和赫连蓝汐那样的人,我碧云姐要嫁过去可怎么办?现在我不担心了。赫连捷,我碧云姐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爱她一辈子。只要你好好爱她,你就永远是我的姐夫,我的朋友。”

    “放心吧!我以我的人头向你保证!我会对你姐好一辈子。”

    “嗯。那我就放心了。”萧墨蕴知道在这之前,廖碧云是最为纯粹的一个喜欢程湛的女孩,就连程湛都对她留有一份尊重和亲情。

    她也觉得,碧云如果有个好的归宿,至少程湛也会放心不少。

    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

    萧墨蕴拿出手机打开看了一下,温馨的笑了,然后对赫连捷说道:“如果你的婉姨知道我妈妈依然那么疼我的话,你说她现在会不会后悔的谩骂我后悔的舌头都能咬掉呢?”

    “茹姨打来的电话?”

    “是茹姨?”

    廖碧云和赫连捷同时问道。

    “嘘……”

    萧墨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之后,随即接通:“妈妈。”

    “蕴蕴,食材妈妈都已经购买的差不多了,妈妈明天去你那里,给你和柳柳,还有你们的甄妈做点好吃的,你同意吗?”顾馨茹征询女儿的意见。

    “妈妈。”萧墨蕴异常感动。

    她都没想到,妈妈这样一个冷艳贵丽的美女,不是人间烟火的样子,竟然热衷于做饭。

    真的很有妈妈的味道。

    “当然同意,我巴不得呢。”她快速的回答道:“只是妈妈,这两天阿湛太忙了,他无法回来吃您做的饭,您介意吗?”

    “哎呀……就是挺遗憾的。”

    “不过妈妈,我想邀请我的朋友一起来,可以吗?”萧墨蕴顿了顿又说道。

    “当然没问题!你邀请的朋友越多越好。我就喜欢做给你们一群孩子们吃饭,你们吃的开心,妈妈心里就是高兴的。”

    突然,萧墨蕴明白,为什么冷锋那么视妈妈为他自己的亲生母亲,别看妈妈冷艳美妇,可她身上带着一种母爱的光环。

    “好的妈妈,知道啦,我挂啦。”

    收了线,萧墨蕴笑笑的看着赫连捷和廖碧云。

    正想说什么,却被赫连捷抢了先。

    “蕴蕴,真替你高兴,茹姨很疼你,我和碧云也放心了。”

    “当妈的,哪有不疼女儿的。”萧墨蕴笑的好幸福。

    “哈哈哈!”赫连捷却笑的得意了:“就是不知道,要是容婉芝知道蕴蕴你仍然有妈妈这层保护伞保护着,会是什么反应?”

    “别让她知道我妈妈和我关系很好,我倒要看看她还怎么嘚瑟,要是以后老实了我就放过她,要是还不老实……”萧墨蕴吩咐赫连捷和廖碧云道。

    “这个要的!我就想看看容婉芝刚刚嚣张过,又被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赫连捷心里突然期待起来。

    “不说容婉芝了,明天正好是星期天,我邀请你们两个人去栖庐公馆吃我妈妈做的好吃的怎么样?你们肯不肯赏脸?”萧墨蕴十分正式的口吻邀请赫连捷和廖碧云。

    “当然!”

    “很荣幸呢!”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不许你们偷偷的躲开我们大家伙,两个人偷偷的去别处热恋。”

    “蕴蕴!”廖碧云突然红了脸颊。

    “嘿嘿嘿。”赫连捷倒觉得,萧墨蕴的这个主意不错。

    这一天,虽然廖碧云挨了一巴掌,可也算稳妥的收获了一份爱情。

    中午由赫连捷买单,全程为两位女士服务,请她们吃了西餐,下午又为他们办了一张美容卡让她们两个美美容,放松放松。

    一整天过得也挺惬意。

    傍晚,和廖碧云分手之后回到家里。

    却看到,客厅里又是有说有笑的声音。

    “爷爷,你这样不对,你没我钓的多。今晚不许你吃鱼。”是柳柳的声音。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你也太能坑爷爷了把,你用的钓鱼竿可比爷爷的好多了,爷爷的都没电了,你让爷爷怎么钓啊,当然没有你钓的多,不公平,太不公平了,爷爷不玩了。”是程辅庭的声音。

    老头儿的语气里带着嗔怪。跟个老小孩似的。

    “哈哈哈,爷爷,你生气啦,你生气的样子很好玩,胡子都撅起来了,爷爷你低下头,你让我摸摸你的胡子扎不扎手?”

    “嗯,那你得答应我,一会儿你的好鱼竿得给爷爷,也让爷爷多钓几条鱼。”

    “辅庭!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廖秋月好笑的问程辅庭。

    “我现在可不是就是孩子吗。你看,柳柳跟我玩的多开心。柳柳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呀。”程辅庭一边回答廖秋语,一边问道。

    “爷爷!我不嫌弃你,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啦!”柳柳很慷慨的和爷爷拍了拍手。

    “爸爸,秋姨?”萧墨蕴意外有惊喜:“你们怎么来了?你们不是去外地旅游度蜜月去了吗?”

    萧墨蕴笑嘻嘻的又看着柳柳,朝她挤挤眼:“小人精,还不嫌弃爷爷,能的吧你!你看你爷爷,那么大年纪了,学着你的姿势趴在地上,一只胳膊撑着身子,另只胳膊钓鱼,爷爷那样很累你知不知道……”

    萧墨蕴都有点心疼老爷子了。

    整个人的姿势都跟孩子的姿势很接近,趴在那里像个大青蛙,虽然感觉上去失去了作为上将的体面。

    可,却是跟孩子互动的很好。

    “哎,蕴蕴,不要说柳柳,爸爸很荣幸能和柳柳做朋友,她可是很满意我这个姿势的,就是我这样的姿势钓鱼,没她钓的多,我正在虚心的向她讨教方法呢。我们现在是最好的朋友。”

    “爸……”萧墨蕴好笑:“她那是,她天天趴在地上钓鱼,这些电控的小玩具,她早已经摸清了它们每次张口的时间是多久,当然一钓一个准,你和她比……”

    然后作势上去扶他:“您起来吧,这样趴着小孩子是没什么,可您这个姿势很累。”

    将程辅庭扶起来做在沙发上,萧墨蕴也坐在了旁边,又继续问道:“你们今天怎么想起来这里了?”

    原本坐在沙发那一端的廖秋语也坐了过来,和丈夫两个人一左一后,坐在了萧墨蕴的两边,廖秋语温声的问道:“跟阿湛闹矛盾了?”

    “谁告诉你们的?”萧墨蕴突然正色问道。

    “你大嫂。”提起韩雪晴,程辅庭一脸的郁闷阴沉。

    “打电话给我们说什么‘你们自认为的好儿媳妇,好当家主母,今天和这个男人勾搭,明天又和那么男人勾搭,在剧组里拍个戏没几天,竟然公然的和男一号私密优惠。’”

    “她放屁!韩雪晴她怎么能这样!”萧墨蕴气的猛然站起来了。

    “孩子,别生气,生气对身体和皮肤都不好。”廖秋语起身,温声的劝着萧墨蕴。

    “我们当然不相信这些,小郁那个人,我和你秋姨都了解他,是个很正派的年轻人,这点我和你秋姨都很相信你和小郁,只是,蕴蕴,我们比较担心你和阿湛。”

    “我们没事!”萧墨蕴骨气的说道。

    “嗯?”廖秋语不明白了。

    “爸,秋姨,你们已经授权给我让我管理这个家了是不是?”萧墨蕴笑嘻嘻的问道。

    “那当然,从爸爸和秋姨授权给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是这个家的当家人,就连我和你秋姨,都得服你的管辖。”

    其实程辅庭已经从中品尝到了好处。

    自上一次萧墨蕴在程宅毫不相让的替程沛和程洢以及秋语争取了了应当应分的权利之后,老大一家子的气焰就跟一夜之间消失了似的。

    而他程辅庭的心境,一夜之间也好了很多很多。

    这才更进一步的发现,年纪大了,很多事情该放手的时候就得放手,把该操的心交给小辈去操心。

    往往小辈们比长辈们做的更好。

    因为小辈们的顾虑很少,往往更能大刀阔斧的砍除弊端。

    就如现在的蕴蕴。

    她虽然年轻,年纪小,可她遇事冷静果断。

    程辅庭愿意把一个家都交给她,相信萧远清的女儿绝对是优秀的。

    “蕴蕴,在这个家里我和你秋姨,还有阿湛要是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一定要狠狠的批评我们,但,不能放弃我们哦。我们两个老头老太太以后可就指着你呢。”老爷子的语气里,竟然有一点点的耍赖式的可爱。

    “啊?”萧墨蕴的一颗心都暖的快要被融化了一般。

    突然有一种比幻觉真实百倍的感觉。

    那就是,自己好像是二老的亲女儿似的,就像程洢那般。

    让她在他们面前无拘无束。

    很能放得开。

    想象着,心里笑着。

    又得理不饶人的说道:“爸爸妈妈,我可是个铁面无私的人哦,你们两个,休想在我面前犯错!”

    “哎呦呦呦!你这个丫头,你太翻脸不认人了你!”程辅庭戳着她的太阳穴。

    “你叫我什么?”廖秋语却激动的问萧墨蕴。

    “妈妈呀,您不爱听我这样称呼您?”萧墨蕴一脸笑容的看着廖秋语:“反正我现在是程家的当家主母,我说了才算的,就算你不乐意也不行,我就是要这样叫。”

    “你……”

    廖秋语激动的眼里有了泪花,嘴上却不饶人的说道:“你这个小坏丫头……”

    “秋奶奶,我蕴姐姐不是坏丫头,她是好丫头。”

    “嗯,好丫头,好丫头。”

    “我可跟你们下达了命令。”萧墨蕴又循序渐进的使了个坏:“我是这个家的当家主母,你们一切都要听我的,要是程湛回来,敢进入宅子一步的话……”

    “没有蕴蕴的允许,我们绝对拿棍子将他打出去!”程辅庭的声音铿锵有力。

    “我是夫唱妇随啊。”廖秋语也默许了萧墨蕴的做法。

    “嘿嘿嘿嘿。”大获全胜。

    萧墨蕴不由自主的将头颅靠向程辅庭一下又靠向廖秋语一下。

    心里惬意极了。

    老两口的心里也极为惬意。

    知道孩子心里有数着呢。

    “爸妈,明天我妈妈,我顾馨茹妈妈要来栖庐公馆给我们亲自下厨做好吃的,您二位要要不要一起来热闹?”

    “当然得来!”

    “必须得来。”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的。

    “好,就这么说定了。”

    “噢噢噢噢,明天家里肯定热闹的像过年了。”谁都没想到,最开心的竟然是被他们忽略掉的,不钓鱼了,却依然趴在地上的柳柳小丫头。

    待程辅庭廖秋语走了,而柳柳又睡着了的时候。

    萧墨蕴跟温一斐以及程沛,程洢都互通了电话,告诉他们,明天来家里吃妈妈亲自下厨做的饭。

    明天像过年。

    想起柳柳的这句话,萧墨蕴挺开心。

    可是,要是那个男人能在家多好?

    不过回头一想。

    哼!

    不回来也罢,要是回来了,一个冰山男在家,其他人都吓得直哆嗦了,哪里还有心思的欢乐?

    一想到明天家里来这么多客人,肯定会把他心爱的栖庐公馆给弄的鸡飞狗跳。

    嘻嘻!

    萧墨蕴快活的睡着了。

    翌日

    太阳暖融融的,简直不像冬日里的阳光。

    萧墨蕴牵着柳柳的手在栖庐公馆的门口等待顾馨茹的到来。

    大约上午九点多顾馨茹就来了。

    车停,她下车。

    萧墨蕴和柳柳喜出望外的跑上去。

    却看到,车里还下来另一个老者。

    “冷……”萧墨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冷御军。

    她对他有一种天生的抵触。

    总是觉得,见到冷御军,自己就一种屈辱感似的。

    “蕴蕴。”

    顾馨茹极为坦诚的语气对萧墨蕴说:“很多事情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你冷叔叔对妈妈很好,非常好,我知道你心里有个坎儿,可是蕴蕴,你是大女孩了,这世上的很多事本来就是十之八九的不如意。妈妈不能一辈子都把冷叔叔隐藏起来不合你见面。但,也没想让他今天就来的。可是,你冷叔叔他恳求我,说想来和孩子们一起热闹,他和商量,让我带他来,如果你不同意他进来,他立刻就走。”

    萧墨蕴愣了。

    看到顾馨茹的身后,老者一脸的期许,原本很是庄肃威严的一张脸上,带了太多的期待和诚恳。

    萧墨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只能说,妈妈太有人格魅力。

    她用她个人的意志力和大爱,征服了这个也曾经叱咤云江的男人。

    妈妈和他,和父亲,毕竟是上一代人的恩怨。

    既然妈妈现在觉得自己过得幸福。

    为何不能隐忍掉自己的那一点小屈辱,而让妈妈过得幸福一点呢?

    人要学会隐忍。

    这是萧墨蕴突然长大的第一部。

    她的脸上又泛起了这几天里频频出现的一丝愁容。

    然后素然的对冷御军笑笑:“冷叔叔。”

    “孩子……”

    “一起来吧,今天我爸和秋姨也在,正好你们四个人可以说说话。”

    “哎,好孩子。”冷御军动了动嘴唇。

    关于萧远清,他本来想说一句对不住。

    却临时刹住了闸。

    有时候,对不住只是对自己的一份解脱和释然。

    对于那个自己曾经伤害了的人,或许是一次重又揭伤疤的痛。

    冷御军什么也没说便跟着顾馨茹一起进了栖庐公馆。

    半小时后,程辅庭和廖秋语也到了。

    他们的分工竟然是不约而同的。

    程辅庭和冷御军在程湛的书房里下棋。

    柳柳小东西负责给他们俩做裁判,如果谁输了,就给谁鼻子上贴纸条。

    而廖秋语和顾馨茹两个人负责厨房里的事情。

    “你甄妈呢?”顾馨茹问萧墨蕴。

    “甄妈啊。”萧墨蕴想了一下就幸福的笑了:“甄妈说今天妈妈亲自来下厨给我们做好吃的,所以她也要表示表示,一大早的五点钟甄妈就回了向下老家,所以要带回来冬笋,腊肉,腊鸡,海鱼之类的。我估摸着这会子也快回来啦。”

    “哟,两位夫人,你们都到啦。”正说谁,谁就真的到了,甄妈两手拎的都是土物件。

    “蕴蕴,快接住,这是你甄伯养的几十只菜鸡,都是吃田里的虫子以及野菜长大的鸡吓得蛋,营养很丰富。”

    “哎,甄妈。”萧墨蕴高兴的跟什么似的颠颠儿接过甄妈的东西。一件件往厨房里拿。

    厨房内

    三个妈妈级的人物在忙活。

    厨房外

    萧墨蕴,廖碧云,程沛程洢,还有赫连捷,温一斐,都齐刷刷的歪着头看向厨房里的三位美妇。

    “就甄妈还像个做饭的。您瞧瞧咱妈和你妈。从后身看,都是和表姐一个级别的都市白骨精哎,真的很难想象,她们俩竟然会做饭?”程沛率先品评起廖秋语妈妈和顾馨茹妈妈起来。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赫连捷坐在廖碧云的旁边,一边夸着两位妈妈,另一边还不忘顺带着准女朋友:“就比如你们的表姐吧,你看着她一副都市白骨精的模样,可她也做的一手好菜。”

    “你娶了我表姐,可是你的福气了我跟你说赫连捷,你得请客,你不请客我坚决不同意我姐做你女朋友!俗话说得好,要想娶到好媳妇,先得把小舅子巴结好才行!我姐这样一个和我妈同等级别漂亮的女人价给你,真便宜你了!”程沛对赫连捷说起话来,毫不客气。

    却是句句都说的赫连捷笑嘻嘻的,心里跟灌了蜜糖似的。

    “程沛!”廖碧云嗔她。

    “咱不跟小舅子一般见识哈。他还小。”赫连捷劝着廖碧云。

    “哎,我说程沛,你姐夫不敢得罪你这个小舅子,我可不管,你现在是我管着的人,你老实说,是你妈漂亮,还是我妈漂亮!”萧墨蕴绷着一张脸说道。

    “嘿,嫂子!不带这样的吧,我妈不也是你妈吗,就在昨天,我妈妈回到家里高兴的半夜睡不着觉,一遍遍的打电话告诉我,程沛,你知不知道,蕴蕴今天竟然叫我妈妈了,她叫我妈妈。我估计不光是我,小洢也被烦的不轻吧。小洢,小洢,昨天妈妈有没有给你打电话?”程沛一边说着,一边问旁边的妹妹。

    程洢充耳不闻。

    “剪刀石头布!”

    “剪刀石头布!”

    “你输了,温一斐你又输了。快把鼻子伸过来,让我刮一下。”廖碧云惊喜的尖叫,她在和温一斐猜拳猜了有一会儿了。

    这个温小子。

    简直笨死了。

    都猜了十几个回合了,温小子竟然一次也没猜对。

    每次都是她刮他鼻子。

    真怕把他鼻子给刮的又大又红,跟个大蒜瓣似的。

    程洢只轻轻的,柔柔的刮一下。

    刮的温一斐的心里一膈应。

    好柔软的小手。

    “程洢!哥叫你呢!”

    “啊!哥,什么事?”程洢这才反应过来。

    “昨天妈妈有没有打电话给你,说嫂子叫她妈妈了?”

    “打了呢吵了我半夜,过一会就跟我说一遍,过一会就跟我说一遍。我说嫂子,妈妈也太偏爱你了,我都喊了她十八年的妈妈了,也没见她这么开心。”程洢嘟嘴提意见。

    “嘻嘻嘻。”萧墨蕴幸福的笑了

    歪头看着厨房内:“我觉得我两个妈,都是一等一的漂亮大美女。”

    “两位夫人,你们俩身材都保持的这么好,是不是经常跳舞啊?”甄妈向两位美女取经。

    “跳舞?”

    “跳舞?”

    两位美女同时摇头。

    “哎……”甄妈自艾:“你们一个没跳过舞的,竟然比我这个天天跳舞的身材好不知道多少倍。”

    “甄妈,您跳什么舞?教教我吧?”廖秋语突然感兴趣的说道。

    “也教教我?”顾馨茹也问道。

    “广场舞,你们想学吗?”

    “广场舞啊,好呀!很想学。”

    “那我们以后约好了,三个人一起跳广场舞。”

    “ok!”

    “好”

    击掌为盟啊。

    客厅的几个人都听的目瞪口呆。

    “嗨,两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世大美女,就这么被甄妈给忽悠的跳广场舞去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两位绝世大美女以前是不食人间烟火,可,今天,你们看到,我们这厨房内外,妈妈级,孩子级别,爷爷级别,孙女级别的同聚一堂,多有人间烟火气息。她们尝到了这人间烟火气息的快乐,当然要开始实人间烟火了。别说他们,我都觉得这样的神火很美妙。”赫连捷在几个人当中算是年龄大一些的。

    当然懂得生活的个中滋味。

    他挑着眉,极富兴趣的拿起手机在室内拍着照:“我得发到朋友圈,急死那些没成家,没尝过家庭温暖温馨的单身狗们,让他们瞧瞧,我今天过得多幸福。”

    赫连捷一嘚瑟发出的照片很得意。

    却没考虑过虽然他的好哥们能看到,却还有一个人也能看到。

    他直属部门的属下,筱琳玥。

    此时此刻

    筱琳玥正在程湛的办公室内给程湛看一组照片。

    “少将,您看呀,我真的没骗您,其实我也不相信,可,我有一个朋友,平时关系不怎么好的朋友,她正好遇上了萧墨蕴,因为萧墨蕴现在是女一号的原因,很多人也都认识她了,所以她在商场里购物有人跟拍她也很正常,可,谁成想,她竟然公然的趴在赫连捷的怀中……”筱琳玥一边说着,一边看程湛的反应。

    能够得以见到程湛一面并向他汇报这一情况,筱琳玥可是跟傅远磨破了嘴皮子的。

    此时此刻,看到傅远一脸阴鸷。

    却不动声色。

    她知道,她的话是奏效的。

    心中冷笑,她继续说道:“萧墨蕴她肯定是觉得您不要她了,她就立即寻找下家,投怀送抱赫连捷,如此以来,至少她的女一号是妥妥能保住的了。”

    程湛一直不语。

    其实他是在思考。

    这人的野心可真是大的没边没沿了。

    竟然连赫连家也盯上了。

    先是郁鸿放,继而冷锋,再是赫连捷。

    那岂不是要彻底将云江的一池水搅混,然后浑水摸鱼,然后一网打尽?

    唇角狠厉的冷笑。

    “少将,您……您别太生气了呀,为了萧墨蕴那种人,真的不值当,她现在是仗着有冷夫人保护她,更何况那个冷锋对她还有意思,所以对您有恃无恐呢。”筱琳玥看着程湛一直都任由他说下去并没反对她。

    得来的机会多么不容易呀!

    所以,她要一鼓作气。

    继续翻阅着其他照片,却让她翻阅出新内容来了。

    她的微信朋友圈突然有了赫连捷这个前年不更新朋友圈的人更新了,无意中,筱琳玥翻阅了一下。

    竟然是赫连捷和萧墨蕴一起在一间客厅里照的相片。

    “少将,您看,赫连捷他本人都在微信上公开了她和萧墨蕴的关系。”筱琳玥简直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

    她心里是高兴的,可表面上得装的替少将不平和悲痛。

    程湛也震惊的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竟然发现,这是在自己的栖庐公馆内。

    “你出去!”

    “什么?”筱琳玥不懂。

    “滚!”

    “是,少将。”她知道她成功的激怒了程湛。然后悄默声的出去了。

    程湛迅速的拨通一组号码:“赫连捷,马上到军区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题外话------

    来不及改错别字了,么么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