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5:妈妈级美女们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程湛的电话是打给赫连捷的。

    电话那一端,栖庐公馆内欢笑叫闹着,就连室外站岗的岗哨都无比艳羡。

    “哥们,自从咱们新夫人住进公馆以来,咱这威凛冰冷的栖庐公馆也变得人气儿越来越旺盛了哈。”

    “还不都是新夫人的功劳,我看我们夫人就顺眼的很,她可比云江的那些达官贵族家里的名门娇闺们让人舒服多了。时而甜萌欢呼,时而英姿飒爽,时而威武霸气!”

    “而且,她的演技也是一流的。”

    “要不说她是百变小天后嘛!”

    “我们少将真有眼光,能选到这么好的媳妇儿。”

    “你这话说的,少将是谁!全云江市也就一个程少将好不啦!”

    “别说话了,我们还是一边站岗一边用耳朵享受一下公馆内的欢乐也是好滴。”

    公馆内,赫连捷正在兴致大发,专业艺术生出身的他,无论是对演戏,唱歌,弹琴,又或者是摄影,都有着非同常人的兴致。

    别看手机不是专业摄像机。

    可赫连捷仍然这屋拍那屋,那屋拍这屋的。一气儿来到厨房内三个做饭的妈妈级美女面前。

    自从容婉芝进入赫连家,他赫连捷便没有享受过家庭的温暖,二十多年了快三十年了,他都已经习惯了那每天充满讥诮的家。

    而今,却在这一向森冷威严的栖庐公馆内,再看到这三位做饭的妈妈的时候,让他感受到了。

    那种纯属于家庭的带着浓郁母爱的温暖。

    让赫连捷陶醉其中。

    “茹姨,秋姨,甄妈,你们,你们三个人摆个pose,我来给你们拍一张照片。”

    “这样啊,阿捷你等一下,我来把围裙解掉。”甄妈忙不迭的就要把围裙解开。

    “不用,不用。”赫连捷赶紧阻止她。

    “您这围裙要是一解掉,就失去了那种感觉。”

    “我也觉得,要带着围裙,才有生活的气息嘛。”冷艳如梅的顾馨茹点头赞同道。

    “哎,说不定我们三个妈妈级带着围裙的妇女能拍出来不一样的时尚呢。”知性优雅的廖秋也发挥着自己的想象。

    赫连捷咔擦咔嚓咔嚓。

    闪动着快门。

    镜头下,三个气质各异的妈妈,一个冷艳清绝自带震慑气场,一个知性得体中带着小家碧玉的婉约,另一个则是完完全全慈祥可爱妈妈级人物。在同一镜头下,丝毫没有违和感。

    三个人各有优点和特色,不分上下。

    不过,赫连捷却是存了私心的,他笑容可掬的看着廖秋语:“秋语姑姑,碧云身上那种白骨精特有的知性婉约气质,完全就是传承了您。”

    “怎么突然叫我姑姑了?你不是一直都叫我秋姨的吗?”廖秋语突然不解的问道。

    “嘿嘿嘿,秋语姑姑,还希望您抽空的时候,能在廖爸爸,廖妈妈面前多多美言阿捷几句。”赫连捷挠着头说出了自己的恳求。

    “美言你几句……是什么意思呢?”廖秋语似乎懂了。

    “碧云她……”

    “碧云?”

    廖秋语本就是个是善解人意的女人,面对阿捷这样的恳求,她自然而然的便想到了侄女廖碧云身上了。

    “哎,姑姑,你叫我?”廖碧云听到了赫连捷和廖秋语两个人同时在叫她,以为是有事要帮忙,她便来到了厨房内。

    看到赫连捷手机内的照片,她也忍不住含笑夸奖。

    “真美,你们三个都是大美女呢。阿捷你的拍摄水平也是不错的。”

    “嘿嘿嘿,姑姑,看到了吧,碧云对我印象很好呢。”赫连捷沾沾自喜,然后继续恳求廖秋语:“姑姑,您得多多在廖爸爸廖妈妈面前替我美言啊,要不然,像碧云这么好的女孩,每天去廖家提亲的的还不得踩破了门槛?碧云她太抢手了,我怕我抢晚了就来不及了,所以我得走您这个后门。”

    “噗……”一向清心寡欲的顾馨茹都被赫连捷逗笑了。

    “你这孩子,呵呵呵。”甄妈更是笑的合不拢唇。

    “阿捷!你说什么呢!”廖碧云好气又好笑,怎么昨儿个还说他霸气犹如一头猎豹呢,今儿个耍赖起来,就跟个孩子似的。

    怪不得人都是男人的骨子里都是一个小男孩呢。

    还真是!

    “阿捷,我支持你,我抽空了就去跟她爸妈去说。”没想到,廖秋语竟然全全支持赫连捷。

    她虽然不喜欢赫连家的容婉芝和赫连蓝汐,可,赫连捷从小都喜欢跟着阿湛玩儿,他对赫连捷的品行性格非常了解。

    知道他是个有责任心又心态平稳无争的好青年。

    碧云要是嫁给他,真的是一段不错的姻缘,廖秋语当然希望自己的亲侄女有个好归宿。

    “姑姑。”

    “嘿嘿嘿,碧云,你就别犟了,你看秋语姑姑都支持我。”赫连捷高兴的立马乐极生悲了,他的手机响了。

    关掉摄像功能,点开通话一看,他很奇怪:“是湛哥打来的,他要是要求我回来吃饭,让不让他进来呀?”

    愁眉苦脸的挠头。赫连捷还是接通了电话:“喂,少将。”

    “马上到军区内我的办公室来一趟!”电话那一端,程湛的声音冰冷的能当一把寒剑了。

    “呃,少将,什么情况?”正处在幸福云端的赫连捷由衷一下子坠入谷底的感觉。

    “军令!”

    “是!”赫连捷马上正素起来。

    知道程湛如果没有太重的事情,绝对不会在大周末里打电话给他这个文职军官。

    心里隐隐约约会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刚刚还怪罪他的廖碧云突然心急起来:“阿捷,好巧啊,你这第一次来阿湛这里作客,这还没一个小时呢,阿湛就打电话叫你过去,是不是他有透视眼?”

    顿了顿,廖碧云又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阿湛最近心情不好,我怕他……”

    “我怎么觉得你是在担心我的语气?”赫连捷的面上突然展现了一个幸福的微笑。

    “不可以嘛!”廖碧云有些害羞。

    “哈哈!”赫连捷轻笑:“放心吧,没事的,军令而已,你们玩的开心,我去去就回啊。”

    他看了一眼外面客厅内说笑的几个人:“别告诉他们阿湛打我电话了,让他们都玩的开心点,好不好?”

    “嗯。我知道。”

    赫连捷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便匆匆开车赶往军区内,一路上,他在思考到程湛到底是什么事儿?

    难道就是一种巧合,正好他在他的公馆里嗨翻天,他正好这个时候有军令给他下达?

    栖庐公馆军区的路不常,开车五分钟而已。

    刚一进入军区大门,赫连捷便看到了前面迎面走来的筱琳玥。

    她怎么会在这里?

    赫连捷心中一惊,随即对筱琳玥按了下喇叭。

    车停,筱琳玥来到车窗外。

    “赫连上校,您有什么事命令我这个属下吗?”由于距离被赫连蓝汐痛打不过三天而已,筱琳玥的脸上仍然青紫不一的,一张脸跟花瓜似的。

    她也知道赫连捷一向和赫连蓝汐不睦。

    可那股子对赫连蓝汐的恨,她仍然发泄在赫连捷身上了,而且是肆无忌惮的。

    她几乎毫无疑问的便可以猜出,赫连捷这个时候来军区,一定是程湛打电话让他过来的,这下有好戏看了!

    说不定,赫连捷这一下子就被拉下马。

    说不定,她筱琳玥可能会继任他的位子呢?

    “筱中尉,我怎么听你这话里的意思,带着一股子枪药味呢?”赫连捷这阵子对筱琳玥的做法多有不满。

    本来打算外场的戏份拍完回到军区之后再好好的给她上上政治课,却没想到,前几日她被自己妹妹打的鼻青脸肿。

    以至于,他只能将教育她的问题暂缓延后。

    “我的脸被你妹妹打成这样,你以为我跟您说话语气还会好到哪里去呢?长官大人?”筱琳玥继续不阴不阳的语气。

    “那我不妨告诉你,你,我,赫连蓝汐,我们都是有自主能力的成年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人。赫连蓝汐现在在军教所正在等待处罚结果,而你为什么被赫连蓝汐打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军区那么多人,赫连蓝汐再是个傻瓜愣头青她怎么不打别人,只打你一个人呢?”赫连捷这番话说的心平气和。

    压根就不会跟个女人似的,跟她斗酸斗气。却更加拒人千里。

    更别说同情筱琳玥然后对她说一些好话哄一哄了。

    “你,赫连捷,死到临头了你狂拽什么劲!”筱琳玥一气之下,突口而出了。

    “你怎知道我死掉临头了?莫非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军区?”赫连捷心中那抹隐隐不详的兆头,更浓了。

    “你自己都做了什么你不知道吗?”筱琳玥索性撕开了脸皮。

    “我做了什么?”

    “你可真大胆啊,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公瞩与众……”语毕,筱琳玥阴险的笑着走了。

    公瞩与共?

    赫连捷百思不得其解。

    他公瞩什么了?她和廖碧云的事儿八字才有了一撇,而且,他也没有公瞩啊。

    索性不想了。

    他得立即去少将的办公室去复命。

    将车停稳,赫连捷几乎是一路小跑着来到程湛的办公室内。

    门是大开着的。

    他尚未进门,便感受到了一股来冷气,袭击着他全身,清了清嗓子,赫连捷叫道:“报告少将!”

    “进!”

    “是!”

    “傅远,把门关上!”

    “是,少将!”

    门啪关上。

    赫连捷不由自主一哆嗦:“敢,敢问少将,您,您找我有什么事儿?”

    “在我家待的舒服吗?”

    “啊?您……您知道我在您家里?”赫连捷连连倒退了几步,他倒不怕少将知道他在他家里,他怕的是,少将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他在他家?

    而且,很明显,他在为此发火。

    “你都发朋友圈了,我还不能知道知道?”

    “朋友圈!”赫连捷一拍脑门,突然想到了刚才筱琳玥说的那番话。

    这一刻,他后悔的想要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发朋友圈的时候,怎么愣是没有想到,筱琳玥也在他的好友之内呢?

    可

    “少将,就因为我出入了您的家中,您就对我军法处置?”

    这也太阎王了吧!

    “赫连上校。”傅远将他的手机里的一串照片翻开给赫连捷看了一下。

    不看不要紧,这一看,赫连捷的眼珠子要瞪圆了。

    他不停的一张张的向下翻。

    每张照片都是他将萧墨蕴搂的紧紧的照片,那姿势,十分暧昧。

    “这……”赫连捷有一种长满嘴都说不清楚的赶脚。

    在内心坦荡的他在这个时候也不免有些慌乱。

    不过,一闪而逝后,他变得镇定坦然。

    “少将!蕴蕴她,她是爱你的,就拍我们照片的这个地点,她其实是在选一款上等的西装,那码数,一看就是按照您的身高和体型购买的。”

    “你想说什么?”程湛打断他。

    “蕴蕴她是个坚强又上进的女孩,她在云江生活的真心不容易,这么不容易的情况下,她没有自暴自弃。可是,那些想陷害她的人,真的是此起彼伏,一拨又一拨,我要跟您说,她是被人撞了一下,突然撞入我怀中的,您信吗?您要不信我也不辩解什么了,少将您将降我职,给我任何处分我都能承受得了,只是,您是蕴蕴最爱的男人,希望您别伤害她。”

    “你喜欢她?”程湛冷淡的问道。

    “是!”

    “嗯?”

    “但我更爱碧云。我只是欣赏蕴蕴身上的那股子韧劲儿,那股子一直在逆境中,却一直都能潇洒处置的心境,可越是那样的她,是个有良心的人,都想保护她不是吗?我和碧云我们俩都愿意保护她左右,不管他在云江树敌多少!”

    一番慷慨。

    倒是把个傅远给感动的,真想给他拉把椅子坐那儿。

    啪!

    程湛猛然一拍桌子。

    震的赫连捷和傅远都猛然已经。

    继而,程湛又一拳打在乐赫连捷的胸口,这一圈只是做做样子,不恨,他顺势扶住了他的肩头:“臭小子!把我的家都给弄成了猪窝了,你负责去给我打扫卫生去!”

    “……”赫连捷。

    目瞪口呆的看着傅远。

    傅远挑眉笑。

    “您……合着,您不是因为照片生我的气,而是因为我把您的家给弄成了猪窝您生气?”

    “不然你以为呢?”程湛没好气的问道。

    “把您的家弄成猪窝的可不止我一个人,首先您媳妇儿是头等功,还有碧云,程沛程洢,还有俩老爷子,厨房里还有仨美女,我充其量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可你是那个家里,两名壮年男人之中的其中之一,而你又比程沛大,我不找你负责,我找谁!”

    “是!少将您放心,我一定负责把您的家给整理好。”赫连捷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然后看着傅远手机里的照片问程湛:“这些照片……”

    “他的野心,真够大的。”程湛缓缓冰冷的说道,然后又问赫连捷:“阿捷,你刚才看到筱琳玥了吗?”

    “出门的时候看到了,她最近很奇怪。”赫连捷颇为不解的答道。

    “她被收买了呗。”傅远叹笑。

    “身为她的顶头上司,更是为了你要保护的人,你要密切关注她!”

    “明白了,少将!”赫连捷郑重的向程湛行了个军礼,然后继续问道:“少将,您说的那个他,是谁?”

    “筱琳玥要去复命的人。”

    此时此刻,筱琳玥已经出了军区,正躲在意见咖啡屋里跟程皓珊打电话:“皓珊,我跟你说,我把那些照片给程少将看了,程少将气的头顶都冒烟了。”

    “很好!”电话那一端口,程皓珊和母亲,弟弟,以及外公四个人在一起。

    “是筱琳玥打来的?”韩启山问道。

    “是。”

    “电话给我。”韩启山伸手接过程皓珊的电话:“筱琳玥是吧。”

    “呃,您……韩老先生是吧。”

    “我跟程家,跟冷家的的关系,在云江几乎算是铁三角,如果我不想让萧墨蕴成为阿湛的妻子,就算他们结婚了,他们依然过不长,你能听懂我的意思吗?”韩启山的语气里偷着着一种阴森森的冰狠语气。

    “您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我好好的为您服务,凭您在云江的地位和程冷两家的关心,您一定会保我周全,对吗?”筱琳玥不是傻瓜。

    她要问清楚这一点。

    “不仅如此!”

    韩启山抛给了筱琳玥一个大馅饼:“我会斥资一个亿,专门为你量身打造一部精品之中的精品电视剧。”

    “韩老先生,您,您太抬举我了,我……程皓珊小姐都跟我说了。谢谢您啊。”

    “好好做事吧。”

    “是!”像是服用军令一般。

    收了线,韩启山一脸的意气风发。

    韩雪晴程皓珊以及程皓轩却一脸的嫉妒之火。

    “瞧瞧,一群贱人们在阿湛的公馆里面肆意妄为,而阿湛却不让我和他大哥进入公馆内,简直气死我了。”韩雪晴一张脸都气的扭曲了。

    “好了!”韩启山一声呵斥:“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我们已经成功的让萧墨蕴和冷锋,赫连捷,郁鸿放都有着撇不开的关系,下一步,距离整个云江变成一江浑水已经是指日可待了,倒时候,你还怕萧墨蕴不会被五马分尸不成?”

    “哼!”

    程皓珊的脸上绽放着狼毒花一般恶劣的笑容:“萧墨蕴!到那时候,我要亲自判你五马分尸,分别是程湛,冷锋,郁鸿放,赫连捷。当然了,那个最关键的,拔掉你头颅的人,当然是我,程皓珊!”

    ------题外话------

    晚一点,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