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6:少将受伤了(无大碍哈)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正在栖庐公馆内嗨皮的有声有色的萧墨蕴肯定是听不到程皓珊对她的狠毒诅咒的了。

    客厅里的四个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快朵颐了。

    因为

    已经笑闹了一个上午的他们早就饿了,在问到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阵阵香味儿。

    自然是个个都衣服垂涎三尺的样子,就连一向矜持温婉的廖碧云,也忍不住直吸溜口水啦。

    “姑姑和茹姨以及甄妈桑个人联手,真的就是一顿饭店里也吃不到满汉全席呢。”廖碧云轻嗅着香味,享受的说道。

    “三位妈。”萧墨蕴笑了一下,里面可不就是三位妈。

    亲妈,婆妈,甄妈。

    “我说三位妈,什么时候开饭?”萧墨蕴扯着嗓子问道。

    “可以开饭了,去书房叫你爸爸和冷叔吧。”廖秋语探过头来回答道。

    “哎,好嘞。”萧墨蕴蹬蹬蹬的去书房叫人去了。

    进去一看,笑的想蹲下。

    两位老头儿鼻子上都被柳柳给贴的厚厚的一沓纸条儿,一吹气,那纸条四散飘舞。

    很生动。

    “爸,冷叔,吃饭了。”萧墨蕴笑过之后唤道。

    “冷老头,下次还找你杀他个上百回合!”

    “下次不跟你来了!你有孙女给你助阵,我没有。”

    “你可不是比我孙子孙女还多,都在国外呢,就近的只有冷锋,你呀,早点让冷锋娶了,就有啦!哈哈。”程辅庭一边得意着,一边牵了柳柳的手:“柳柳乖宝,走,今天和爷爷坐在一起吃饭,爷爷给你夹好吃的。”

    “嗯。”

    祖孙俩牵着手出来了。

    “咦?”程辅庭看了客厅一眼:“阿捷呢?”

    赫连家的孩子,他就喜欢阿捷一个人,一直都在私底下跟秋语说过几次,要不要吧碧云介绍给阿捷。

    奔向趁着今天这个机会撮合撮合俩人,可阿捷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哦,姑父,阿捷他……”廖碧云不想让家里的氛围变得不热闹,所以就不打算告诉姑父,阿捷是被程湛一道命令给叫走的。

    “没吃饭就走了?我给他打电话!”程辅庭胡子一噘,掏出手机就给赫连捷打电话。

    那一端,赫连捷接通后对程湛说道:“三哥,是您老爷子打来的,我怎么说?”

    程湛直接接过电话:“爸,阿捷马上就回去,不会晚了他在我那里吃饭。”

    “怎么这一会儿工夫,阿捷跑到你那里做什么去了?我还有事找他呢。”

    “马上回去了。”程湛简短的说着,然后将手机递给了赫连捷。

    赫连捷这才温缓的对程辅庭说道:“程伯伯,我这就走,大概十分钟,就可以到家了。”

    “好嘞,等你啊。对了阿捷,有个事想问你。”程辅庭顺便说了一句。

    “什么事程伯伯,您尽管吩咐我。”

    “你觉得碧云那姑娘怎么样?”

    “程伯伯!”赫连捷高兴的都想跳起来:“程伯伯您让我回来有事跟我说,就是问我碧云怎么样?”

    “对,男子汉,干脆点!”

    “程伯伯我跟您想的一样,而且我已经摆脱秋语姑姑,让她帮忙给我说媒了,你说我觉得碧云怎么样?”

    “放心吧!我同意!”

    “谢谢姑父!”

    “臭小子,快回来吃饭。”

    “好嘞。十分钟!”

    收了线,赫连捷喜滋滋的准备回去。

    “站住!”程湛又是一声令喝。

    “啊?不是说好了不误会吗?”赫连捷以为程湛为了那些诈骗又反悔了呢。

    “你跟碧云,我刚才一时间没听懂,你在追求碧云?”

    “报告少将,我追求碧云这是我的私事,难道也要经过您的同意?”赫连捷就不服气了!

    “你追求碧云,我也正有此意!只不过碧云她在我……”

    “我知道,她在您的心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您放心吧,我不仅仅要把小舅子给巴结好,您这个大舅子,我更得巴结好,我绝对不糊辜负您的希望,我这一辈子,就是为了照顾好碧云为己任!您大可放心的把碧云交给我。”赫连捷将程湛想要说的话,全部都说了。

    “……”程湛。

    半晌:“臭小子,滚吧!记得……”

    “一定把你的家给规制齐整!”赫连捷风一般的跑了。

    身后的傅远望眼欲穿。

    “少将……”正想说什么。

    程湛的手机却响了。

    打开一看,竟然是父亲打来的。

    父亲不是刚刚和自己通过话吗?

    这会儿又有什么事儿?

    程湛疑惑的接通:“爸爸?”

    “阿湛!”程辅庭凝重的声音。

    “怎么了爸爸?”

    “你老实告诉爸爸,你和蕴蕴那丫头,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要瞒着爸爸!”

    “没事!”程湛简短的回答,主要是不想让老爷子担心。

    “我可告诉你阿湛,如果你要是惹了蕴蕴伤心或者生气,我立马撤了你所有军衔,然后把你赶出程家家门,什么程宅,栖庐公馆,全都蕴蕴一个人的,你边儿也不想沾!”

    语毕,不容程湛解释什么。

    老爷子那端就挂了电话。

    “……我是不是您亲儿子?”程湛对着电话,委屈的说道。

    “少将要不您给我准个假,我亲自去栖庐公馆跑一趟,帮您看看老爷子生气生成什么样?然后探探口风?”傅远羡慕的问道。

    “探口风是假,想去热闹热闹是真的吧?”男人一眼便看穿了自己部下的心里的那点小算盘珠子。

    并,毫不留情的揭穿他。

    凭什么!

    自己家那么热闹自己都不能回去!

    当然不能便宜了这个一天到晚想占便宜的副官!

    “……”傅远望只能望眼欲穿的幻想着自己加入了栖庐公馆内那热闹非凡的场景。

    毫无疑问

    栖庐公馆的家宴圈子虽然很小,男人主任也不在,可依旧很是热闹。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每个人都舍不得离开。

    却又不不一一告别。

    程沛程洢皱了,赫连捷和廖碧云一起去找地方喝咖啡谈情说爱去了。

    顾馨茹和冷御军也告别了。

    甄妈也哄着柳柳去午睡了一会儿。

    客厅里只剩下忙活着送客的萧墨蕴,以及程辅庭和廖秋语。

    “爸妈,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热闹了这个大半天的,回去休息休息醒醒神。”萧墨蕴笑道。

    “蕴蕴,你诚实告诉爸爸,阿湛有没有欺负你?”程辅庭又郑重的问萧墨蕴。

    “爸,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个?”萧墨蕴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阿湛已经两三天没回来了吧?”

    “嗯,他军务忙。”

    “别为他遮遮掩掩的了,丫头,你好好的告诉爸爸,他都怎么让你受委屈了,你告诉爸爸,爸爸替你教训他去。”程辅庭那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萧墨蕴是他女儿,而程湛是他女婿一般的感觉。

    “让我受委屈,他敢!”萧墨蕴是不想让老爷子太担自己心:“我现在是程家主母,他要是敢让我受委屈,我有的是惩罚他的好方法,首先,第一种惩罚就是让他跪搓衣板,直跪倒他对我服软为止。”

    “好!我们丫头要是能如此懂的保护自己,我和你妈妈也就放心了。”程辅庭高兴的声音都高亢了起来。

    然后对身边的廖秋语说道:“秋语啊,我们也走吧,蕴蕴忙着招待客人,忙着忙那的,忙了一天了,也让她好好休息休息。”

    “好的,蕴蕴,你照顾好自己和柳柳我们了啊。”廖秋语嘱咐着萧墨蕴。

    “嗯,爸妈再见。”

    走出栖庐公馆尚未上车,廖秋语就开始替程湛打抱不平起来。

    “辅庭,你说你这个老头,你心疼蕴蕴是心疼蕴蕴的,我也疼爱蕴蕴,可你再怎么疼爱蕴蕴,你也不能对你自己儿子这么苛责吧,阿湛不是你亲生的啊,你怎么对自己儿子这么狠!你不心疼阿湛,我心疼!”

    “行了行了,知道你心疼阿湛,我也心疼,我这不是这么一说,很多事情她自己自然而然的就原谅了阿湛,如果我一味的护着阿湛,反而会适得其反。,蕴蕴那丫也是个懂事的。”

    “也是。”廖秋语欣慰的笑了。

    “哎……”程辅庭却叹息起来。

    “怎么了老头?”

    “可怜蕴蕴哪。”

    “又怎么了?”廖秋语不明白的问道。

    “你是不知道,最近着几个月,阿湛经过各个方面的严密布控查询,让我越来越接近真相,我也陡然发现,当年我和老冷我们两个人,错的多离谱。”

    老爷子一脸的伤感痛惜。

    廖秋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远清他就是性子暴戾不随波逐流罢了,可他的聪颖和骁勇都比我和冷御军要强得多,而且他那个人太傲骨,就算明知道他是被误会了,只需要低个头结清楚就行了。可以他的性格他不会。他是属于那种,哪怕全世界误会我,我依然我信我虽,我绝不低头解释的那种人,你懂吧。”

    “所以,他其实很是贝冤枉对不对?”廖秋语善解人意的问道。

    “不仅如此,还被迫妻离子散。小茹以前多么爱他,却被迫和冷御军生活在一起,让蕴蕴一出生就没有了母亲。我也想过,萧远清之所以最近几年来脾气越来越暴虐,有一半的原因都是因为小茹没有陪他。那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孤傲如萧远清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一出生就失去了母亲的蕴蕴呢。”

    “辅庭,我懂你,我知道蕴蕴太可怜了。”

    “所以,退一万步来说。出于对萧远清的内疚我们也一定要竭尽全力的疼爱蕴蕴。”

    “嗯,我们以后就把蕴蕴当做我们的亲生女儿来对待,绝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好!”

    这个周末对于萧墨蕴来说,虽然和程湛闹了些别扭,可她却收获很多。

    首先她颇为担心的碧云姐,有了一份好归宿,虽然廖碧云还没有答应赫连捷。

    但,萧墨蕴看好他们。

    其次,程洢和温一斐两个人很有一种默契的温馨感。

    虽然程辅庭和廖秋语没怎么注意。

    但,萧墨蕴一直都有留意他们。

    一向腼腆话少的程洢,本来是个温婉腼腆的女孩,可一面对温一斐的时候,她就变得调皮又好动,无拘无束,十分放松。

    萧墨蕴能从程洢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内,看得出她有多么幸福和开心。

    她的心中多了一条安慰。

    还有就是,公公婆婆竟然那么爱自己,在明知道自己和阿湛闹矛盾的情况下,他们竟然不问青红皂白就教训阿湛。

    而无休止,无底线的保护她。

    好暖啊,萧墨蕴偷着乐。

    抄起手机,萧墨蕴点开视频便给小姨发了出去。

    小姨接通的也很快:“怎么蕴蕴,今天想起给我视频了?”

    “小姨,你当初把我送到云将来真是送对了。”萧墨蕴看着小姨,温温的说道。

    “怎么,跟阿湛关系很好?”小姨想当然的便问道。

    “那倒不是,主要,妈妈对我很好。”萧墨蕴洋溢着一脸的笑容。

    “当然了,你妈妈肯定会对你非常好。”

    “还有,我公公婆婆,对我也很好,像亲生儿一样。”

    “那样,小姨就放心了。”视频那一段,顾馨茹激动的眼圈红了。

    这一步,她真的走对了,她当时破釜沉舟,想尽一切办法联系到那位曾经被萧远清救了的后代,季乘浪。

    很显然,是找对了。

    “小姨,我们现在拍戏时间紧张,等我这部戏拍完了,我会和阿湛一起将您的户口什么的,全都迁到云江来,以后您就可以在云江定居了。”萧墨蕴承诺给顾馨茹。

    “好好好,小姨盼着这一天。”

    “很快,我的戏已经拍摄了一半了,这两天在休息,等剧组那边联系好了驻扎军方之后,我们再拍摄一段军旅镜头,就差不多了。到那时候,我一定接您回来。”

    “什么时候驻扎军方?”

    “还不知道,还在等消息,大概快了吧?我这都休息两天了,剧组不可能长时间放假,那样很耗资金。”萧墨蕴的确不知道具体时间,所以没办法回答小姨。

    不过

    这样在家静下心来休养的日子只维持了一天。

    第二天的傍晚时分。

    已经是萧墨蕴和程湛分开的第五天了。

    正挖干脑壳思念男人的时候,萧墨蕴接到了傅远的电话,一接通,她就一脸火气:“傅远,你还晓得给我打电话!”

    “夫人,我就在栖庐公馆门外,我是来接您的,您赶快出来,少将受伤了,现在在军区甲等医院保密病房内。”

    “什么?”萧墨蕴惊的手机差点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