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7:要亲自为他穿衣服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少将五天都没见您了,想您想的在大街上看错了人了,所以受伤了。”傅远如此解释。

    “伤势重不重?”萧墨蕴急切的问道。

    “您过来看一下就知道了。”傅远的语气不甚焦急。

    “我马上出来!”

    受伤了!

    国际顶端特种兵营里训练出来的尖端特种兵,竟然会因为看错人而受伤了?

    萧墨蕴来不及细想,抓起包包就向外跑。

    都跑出去有几米远了,她又折返回来。

    要冷静!

    要冷静!

    如果他受伤很轻的话,那么她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如果他受伤很重,或者更重的话,她的担心也更是多余的。

    所以强迫自己,要冷静!

    自从和他认识了,都是他送东西给她,手机,钻戒,房子,包括他自己。

    她还从来没送过任何一样东西给他。

    一口气跑到卧室内拉开衣橱,她将前天刚给他买的那身藏青色的西装抓在手上,以百米的冲刺速度向外跑。

    栖庐公馆外。

    坐在车里的傅远隔着车窗一边看一边给自家少将通话。

    “报告上将,看夫人百米冲刺的架势,就能想象出她有多在乎您。只是,她手上拿的那是什么东西?那么大,还能拎起来跑?”

    “什么东西?”电话那一端程湛问道。

    “看不出来。”就这说话的功夫,萧墨蕴已经跑到了栖庐公馆的门口。

    傅远也随之看清了她拿的东西,然后汇报给自家少将:“看清楚了,是一个专门套西装的衣服套,当然了,衣服套里很可能是衣服。”

    “她拎着西装跑什么?”电话那一端的男人百思不得其解。

    “夫人上来之后,我问问她。”傅远一边答的同时,一边已经为萧墨蕴弹开了车门。

    傅远这边手机还没挂断。

    这边萧墨蕴便急急的开口了:“快点告诉我,程湛他伤的重不重?”

    “夫人,您拿一套衣服干嘛的?”傅远不答反问道。

    “如果他伤的很重,又或者是我不愿意听到的事实,我就是再伤心也没有用,我还没送给他过什么东西呢,我想亲自为他穿上这套西装让他体面点……”

    电话那一段,原本是站在病房里,雄赳赳气昂昂来回踱步的男人,听到听筒里的这番话之后,瞬间跌坐在病床上。

    “……”傅远也瞠目结舌的看着萧墨蕴。

    “还不快点开车走啊!”萧墨蕴急都急死了。

    “是,夫人!”立即发动引擎,车子一溜烟儿跑了。

    “夫人,没您想的那么严重。”路上,傅远开口对一直静默无语的萧墨蕴说道。

    与此同时,十分佩服她临危不乱的自制力。

    “啊?”萧墨蕴一双眼眸都期待的看着傅远。

    这一会子了,她不敢开口问傅远,怕知道最不好的结果会让自己一下子崩溃,她不要听到不好的消息。

    她拒绝。

    却在这个一刹那,听到傅远这样说,她的心便放下了。

    与此同时,一脸期待。

    “就是巧了,我开车载着少将去监督一向任务的时候,经过一个闹市区看到一个女孩子在大街上被一个男的打的抱着头到处乱躲,那女孩无论从发型,还是身形身高都跟夫人您很相似。”

    “然后呢?”萧墨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透视镜里的傅远。

    “然后,少将都没等我将车停下,便拉开车门下去了,推开那个打她的男人,将那女孩扶起来一看不是夫人您,他这才放心下来,原本是想救了女孩的,却没想到被那个打人的男人砍了一刀。”

    “啊!”萧墨蕴猛然惊呼。

    “其实没什么大碍。”傅远索性全部说了得了:“被少将伸出胳膊给挡住了,所以,少将只是胳膊上受了轻伤而已。”

    “呃……”终于放下心来。

    “也就是说,他胳膊暂时不能穿衣服了是吧?”萧墨蕴的一颗心不在揪着而缓和下来之后,语调也变得柔和了。

    都怪自己。

    干嘛要跟他赌这几天的气?

    什么还非得把他制服,等着他来向自己赔不是,那真是生活太一帆风顺了作的。

    很多时候,只有失去了的时候,才懂得去珍惜,那就真的晚了。

    幸好

    现在他只是胳膊受了轻伤,她只是被吓了一下而已,她决定了,一会到了病房里,她一定要温柔备至的对待他。

    “夫人您问我少将能不能穿衣服是什么意思?”傅远不明白萧墨蕴想要说什么。

    “我是说,我是他媳妇儿,我要小心翼翼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傅远。

    这么快,就吃到狗粮了?

    一路开车都顺溜了不少。

    医院大门外面的一条副街上,全部都是卖鲜花和水果的,傅远看了都觉得养眼:“夫人,要不要傅远下车帮您买一捧鲜花,带上去送给少将?”

    “……”萧墨蕴,都老夫老妻的了,有必要这样矫情?

    傅远却一个纵身下去了,然后回头对萧墨蕴说道:“不用您花钱,算傅远孝敬我家少将的。”

    他倒也是个细心的,来来回回的挑。

    萧墨蕴便坐在车里看,那些形形色色卖花和卖水果的店面。

    “老李,今天一天你大概净赚了一千块都有了吧,还是你勤快,早上起的那么早去郊区花圃里批发鲜花,比我们都多跑几十公里的路程,你说你那么拼命干什么?”一个水果铺子对另一个卖给傅远鲜花的人说道。

    “嘿嘿嘿,就算日进千元,可我老家是农村的,我在云江又没有房产,我身高不到一米六,我都三十五了我到现在都还没去上媳妇呢,我想多攒钱,给自己娶一房媳妇,好好过日子啊。”

    “前几天我媳妇给你介绍的你为什么不要?人家姑娘又懂的操持家务,又朴实。”

    “太胖!”

    “那半个月前,我丈母娘给你介绍的那个,你也没看上。”

    “你还说呢,你丈母娘给我介绍的那个,眼睛小的跟没睡醒似的,我不要!”

    “我说老李,你都三十五了,个头比一般女的都矮,你皮肤黑的跟锅底似的,你到底要找什么样的!”

    “可是老张,我虽然自身条件差,可我勤奋能干!我月入三万,就不兴我挑肥拣瘦的?”

    “……”老张。

    半晌

    老张冲了一句:“爱咋滴咋滴,以后不给你介绍了!我就看你能不能找个电影明星供家里!”

    “哼,瞧着吧,等我攒够了钱,照样娶貌美如花的大闺女!”

    买花的傅远和车内的萧墨蕴听了差点笑喷。

    真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勤奋能干是好事儿。

    可也不能因为日进千元,就嘚瑟成这幅样子?

    长得丑不是你的错,长得丑你再作妖,活该你三十五了还娶不到媳妇啊。

    “就这长相,他竟然能比我家少将都傲娇!真是服了,不过他卖的花倒是新鲜芳香的。看来的确是他起早贪黑到郊区的大花圃里采摘的。”

    两人说笑着,傅远便开车驶入医院内,找了停车位将车停稳,然后又带着萧墨蕴一路登电梯,过转角。

    来到军区内最为隐蔽的高干病区内。

    四下一片寂静。

    萧墨蕴和傅远两人为了不影响病人休息,将自己的步子也放的又轻又缓。

    跟随着傅远又来到一个转角之时,却听到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两人对看了一眼,停下脚步。

    然后纷纷将头探过去。

    竟然是筱琳玥。

    萧墨蕴讯问的眼神看着傅远:她怎么来了?

    傅远也疑惑的摇头。

    两个人噤声,然后仔细听筱琳玥在说些什么。

    筱琳玥一个人正在自言自语。

    “少将,您的胳膊受伤了,应该流了不少血吧?这是我亲自给您熬的乌鸡汤,乌鸡汤很补血的,而且还壮阳。”

    筱琳玥一个人呢喃自语。

    一边说一边唧唧唧唧的笑了。

    而后又自顾自说了一遍。

    显然,她是激动加幻想过了头,独自一个人在外面练习呢,想着多练习几遍,进去了好不紧张。

    拐角这边,听的萧墨蕴和傅远两个人浑身掉鸡皮疙瘩。

    真是不偷听不知道,乍一偷听才发现竟然体面如筱琳玥这样的军中中尉,著名演员,私底下也能干出这样花痴的事情来。

    要笑死了真是。

    扯了傅远就后退,直到退到电梯内,下了一层,确保筱琳玥听不到了之后,萧墨蕴才对傅远说:“太恶心了!”

    “夫人您放心,我这就把她赶走!”傅远伸手就要按上升电梯。

    “不用!”萧墨蕴制止他。

    “啊?”

    “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到医院的大门口来。”

    “为什么呀?”

    “马上打,找个好点的理由。”

    “遵命,夫人!”

    傅远立即掏出手机,给筱琳玥拨了过去:“喂,你好。是筱中尉吗?”

    傅远的语气很客气。

    “啊,傅……傅副官,您,您打我电话有什么吩咐?”筱琳玥的声音又嗲,又小,又颤颤。

    她激动的。

    “您现在马上到军区的大门口来一趟吗?”傅远顺口便说道。

    “现在吗?”筱琳玥看看走廊的最里端,端着饭盒的她再往前走几个病房就到了程湛的病房了。

    她有点不情愿。

    “对,现在,是少将让您马上过来,大概是……”傅远再编理由。

    “噢噢噢,我知道了,我马上去,现在就来,最多五分钟,我就到大门口了。”

    啪!

    筱琳玥挂断电话。

    “我都还没想好让她来干嘛,她就挂了?”傅远心想这筱琳玥真好骗。

    “夫人,接下来我们去病房还是去医院门口?”傅远又问萧墨蕴。

    “跟我去医院门口看好戏去。”筱琳玥扯着傅远一路跑步来到了医院大门外。

    “这里能有什么好戏看?”傅远弄不明白了。

    萧墨蕴一口气来到先前傅远买花的那家店铺的外面,笑容可掬的看着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卖花老板道:“我想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你同意吗?”

    “你谁呀?我又不认识你!”卖花老板倒是有防备心的。

    “刚才我朋友在你这里买了一束花,听到了你们谈话,我觉得你其实生活的挺殷实的,又能挣钱,日进千金,所以就想把我朋友介绍给你,她……长得挺漂亮的,跟明星似的。”

    “哎,嘻嘻嘻,小姐,那我再免费送您一大捧花儿吧。”

    “好的。”萧墨蕴毫不客气的接下了。

    “那,我们是什么时候能见上一面?顺便跟您说一下啊,我现已经存款两百多万了,就算付个首期买房费,我还能再买个不错的车,我保证你那朋友是嫁了个有车有房的好老公……”

    “她……来了。”萧墨蕴看到了正在朝大门外张望的筱琳玥。

    筱琳玥四下里看看,没有看到傅远。

    正准备掏出手机给傅远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里,她却眼尖的看到了马路对面一脸笑嘻嘻正在接捧花的萧墨蕴。

    顿时,她的面上堆起了恶毒的笑容,款款的向萧墨蕴走来。

    “哟,萧墨蕴……”

    “就她!”突然间,花铺老板一把从萧墨蕴的手中夺过花,然后指着筱琳玥开口就是疯狂贬损:“就这样的丑八怪女人,还长得很漂亮的?还影视明星的似的?”

    “您好,您知道我是我明星?我很丑吗?您所谓的丑八怪应该不是说的我吧?!”筱琳玥心里强忍着自己的恼怒,虽然认出她来的是个又矮又丑又黑的半残男人的。

    可筱琳玥的虚荣心仍然是膨胀了一下,她深处洁白的手,礼貌的跟小商贩握手:“您好,我是筱琳玥。”

    “什么筱琳玥,矮琳玥的!我才不会要你呢!你是不是早就盯上我了?早就知道我店铺的生意好,所以托人前来向我提亲?”

    “什么……”筱琳玥一头雾水。

    只觉得小矮子带着口臭的唾沫星子都愤怒的乱箭齐发一般攻击着她的脸。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声给你打招呼,你唾液喷了我一脸你知不知道,你还口臭!真是见了鬼了!”

    “你还见鬼了,你自己就是个鬼!还自称自己是明星,你撒跑尿照照你自己了吗?你看看你,左右眼圈黑的跟大熊猫似的两个大黑圈儿,一张脸上还黄一块紫一块的,你还大明星?你神经病还差不多了吧,要不神经精病,怎么能把自己一张脸搞成这样?”

    “你才神经病呢!”筱琳玥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可在公共场合下,她就是气死,她也得保持公众好形象。

    “好,你不神经病是吧,那你就是冲着我的钱来的,你也不想想,你长得丑成这样,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我老李虽然个头矮了点,人黑了点,可我能挣钱,我想找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会找你个丑八怪吗?”花铺摊贩老李振振有词的冲着筱琳玥。

    “滚滚滚,别在我面前碍眼的把我的花儿都给沾的没了颜色!”

    平生头一次,大美女筱琳玥被一个卖花的摊贩,还是个又矮又黑又丑的老男人给嫌弃到撵她滚。

    她真的有想杀人的冲动。

    她的脸是因为五天前被赫连蓝汐打的,到现在还残留了一些淤血底片,可能眼圈也因为淤血而有黑眼圈,可,再怎么找也不至于会被一个穷矮矬给嫌弃吧!

    要死了!

    突然一转身,萧墨蕴呢?

    刚刚还在的萧墨蕴怎么突然就没影了?

    掏出手机,她想给傅远打给电话,一是告诉傅远,萧墨蕴来了,让他防备着点。

    二是也想恳求一下傅远,让他调点兵将过来把这医院门口可恶的摊贩给荡平!

    否则,她出不了这口恶气!

    拨通傅远的手机,她的语调立即变得温柔矫嗲:“傅副官呀,我来到了医院大门口,可您在哪儿呢?”

    “呃,抱歉筱中尉,我本来想在医院门口选一束花送给少将,可我是大老粗一个不知道选什么花儿,就想打电话让您过来帮我参谋一下,结果我在这人等了您三分钟的时候,少将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立马去病房,所以我就急匆匆的进了病区,筱中尉你已经到了是吧?对不住啊。”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挂了。”筱琳玥一听傅远紧了病区,也不顾不得小摊贩对她的一番贬损了,她一溜小跑也进入了医院内。

    心里还在恶狠狠的想着:“要是我攀附上程少将,哪怕只做他暗地里的玩偶呢,我也必定会把你的小花铺给踏平!走着瞧!”

    另一端,傅远拎着萧墨蕴为程湛买的那身西装,而萧墨蕴双手捧花已经就快来到程湛的病房外了。

    “夫人,您怎么知道小商贩会嫌弃筱琳玥一通?哈哈哈,真是笑死了,堂堂大明星筱琳玥,这下被个又黑又丑的小商贩给嫌弃的,肯定恨的一嘴银牙都咬掉了吧!

    “噗……”

    萧墨蕴忍住笑解释道:“你听刚才那小商贩说话那狂妄的样子,自己生活在最底层了,长得又丑,还挑剔的高不成低不就的,典型的就是心理自我膨胀形的,乍一看到刚刚被赫连蓝汐打的差点破相的筱琳玥,当然是嫌弃到底了。”

    “筱琳玥活该!”

    “说正事儿,你可得把你们家少将给我看紧点!”

    “放心吧,夫人!”

    “必要时……”

    “必要时怎么了?”

    “必要时,我就算是宫了他也不能让筱琳玥那样的货色给沾染喽……”

    傅远吓得打了一个冷战:“夫人,少将的病房到了。”

    “嗯,敲门吧。”

    傅远刚要抬手,病房的门就已经哗啦被拉开了。

    ------题外话------

    下午七点左右,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