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8:老公把手教她做贤内助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

    “你……”萧墨蕴率先惊的说不出话来。

    确切的说,是又惊又喜。

    男人只是一只胳膊绑了绷带,整个人还是很有精气神的。

    不是有精气神,应该是精神十分旺盛。

    不!

    怒火十分旺盛。

    “少将!”傅远在身后喊道。

    “把衣服放下,你出去。”男人的声音像从地狱里散发出来的一般,让傅远听了禁不住打了寒颤。

    “是,少将!”匆匆将衣服挂在门内,他一溜烟儿溜了。

    本打算啃点狗粮的。

    可,不敢啊。

    傅远一走,男人砰的一下,将门狠狠的甩上。

    其不知,傅远又折返回来了。

    极为细心的为少将的病房房门上挂了一个:请勿打扰。

    病房内

    “你……”手捧着一捧鲜花的女孩,原本打算见了他什么都不说,就吊住他脖子紧紧的拥着他的。

    却不曾想,他竟然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心里好着恼!

    “讨厌!花儿给你!我走!以后再不允许你进入栖庐公馆半步,如果你进来,我砍你右手臂一刀!”

    语毕

    转身就走。

    细嫩的手臂却被男人单只手给钳住了。

    “想走?”男人阴鸷的低呼到:“既然来了,再走,没门!”

    “啊!”真没想到,他受伤了,一只胳膊不方便,用另外一只手臂钳住她的胳膊,竟然力气还这么大。

    她几乎动弹不得!

    “我是想来看你,想和你和好,可你为什么阴着一张脸!”

    “为什么?”男人狠狠冷笑:“你以为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妻子诅咒活不过来了,还能笑嘻嘻的一张太阳脸?”

    “我诅咒你?”萧墨蕴愣了。

    继而突然想起,一小时之前她刚听说程湛在医院里的时候,那种心情极为复杂和纠结,因为男人如果真的是受轻伤,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和她打个电话报平安?

    傅远还让她亲自看一下。

    那意思就是不想打击她。

    而她,已经没有勇气再问,只有一味的坚强下去。

    “在车上我和傅远的谈话你听到了?你在跟傅远打手机?你能跟傅远通电话,你都不能跟我报个平安?”小女人这一刻终于忍不住了,眼眶里扑簌簌的向下掉泪珠儿。

    “个霸王花!把自己老公说成要不行了,要来给老公穿临终的衣服,我被你说成这样,我都没找你算账呢,你还在这儿倒打一耙?”男人一看她哭了。

    语气竟变好了。

    一听他变得缓和的语气,她哭的更凶了。

    其中,心中有一部分是因为这几天里太思念他。

    尤其是看到赫连捷和碧云在热恋,程洢的一颗小心心也即将要依附了温一斐后,她更觉的自己像个被抛弃的狗了。

    “放开我,我要把给你买的衣服退了!”

    “你敢退试试看。”

    “我就退你,你管得了我!”

    “管不管得了你,我的舌头说了算!”语毕,男人一个苍鹰俯冲,立即将小女人按在了门上,温热的唇带着一种积蓄已久的渴望。

    覆盖了她的小唇。

    “呜呜呜!”她挣扎,气恼的向外推他。

    可他纹丝不动。

    久而久之。

    她的推拒和气恼,被他融化在他的唇内。

    她整个人都变得绵软了。

    只有靠着他才能支撑着不倒下去。

    而他,只能一只手臂勾住他腰肢儿,另一只手臂摆放在一边。

    因为被他逗弄的,她无所适从,总想抓点东西来缓解自己的那股子搅拧。

    总觉得抓着一点身边,心尖子就不痒痒了似的。

    丝毫没有考虑,她润白的手边扣上了他受伤的手臂,然后不自知的猛然收紧

    “嗷!”男人的喉间一声沧哑的叫,差一点点就叫出来,只因为不想惊扰了小妮子,而硬生生的被他咽了下去。

    汩汩的鲜血从他的手臂上渗出。

    他忍着,她却丝毫不知。

    如此,反而愈发的激起了他血气蓬勃。

    一个狠厉的雄狮猛扑。

    男人一把便将小妮子逮住,直接扔上了床。

    小女人起先对他的恨和着恼早已在他的吻中化为乌有,被取而代之的是对他深深的想念和期盼。

    她一个翻身,便坐挺起来双臂一环,勾住了他精壮的腰。

    “要帮老公脱?”他沙哑邪坏的笑问道。

    “……”她羞涩的不语。

    帮他脱?

    她还从来没有过,以前都是他为她服务。

    “皮带扣在前面,你小手摸到后面干嘛?”语毕,他只手扣住她的手臂,轻轻一带,便将她一只手臂带到了前端。

    “在这里。”他轻轻的说。

    “我不会……”

    “不会就得学,帮我也是帮你。你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哼!”一拳捶打在他的小腹处。

    “嗷……”男人一个弓腰,又一把扯住了她的小手:“你再气你老公,你也不能往这里捶打。你要再往下一寸,你可不要真的守活寡了,小女人!”

    “我不是气你,我是气我自己太笨了,真的不会帮你宽衣解带。”

    “气你自己太笨,然后你打你老公?”

    “嗯,因为我向来爱惜我自己,不舍得打我自己,我当然要打你了。”

    “……”男人。

    小妮子鬼着呢。

    一不小心就被她拐沟里了。

    或者被她卖了。

    在这一刻,男人决定要狠狠的征服她!

    忍住来自手臂的疼痛。

    其实也没那么痛,砍刀还差一点点就入骨。无非三公分深,几公分长的刀口罢了。

    男人索性放开了性子。

    宽润的双掌锁住小妮子的一双小手,一步步的教着她。

    “我不……”半途,她退宿了,却挣脱不了他的双掌。

    “你没有反对的权利,在这个屋子里,只有我和你,而我是强者,你是弱者,自古以来,都是强者执政,弱者服从的道理!”

    语毕,继续驾驭着她的双手进行着。

    一个多小时。

    她由推拒到哼唧,再到犹美妙音乐般的嘶嚎。

    幸而他的病房是高规格病房,因为怕外界打扰病人休息而隔音效果非常好的。

    否则

    “小女人,这才多久功夫?我教了你程式功守搏击书统共也就俩个月,你却这般的炉火纯青了?”

    “哼!”满足了的小妮子一脸皮肤润泽精神头儿很好,她一双手指头在男人的胸前划过来划过去写着几个字。

    闷骚男!

    心眼里却使着坏。

    她时而轻一下,时而重一下。

    便能够发现,她手指头用的重的时候,他也会嗓音里低哑一下。

    嘻嘻嘻。

    真好玩。

    “别闹!”

    “就闹!”

    “今天要你太狠,你承受不了了!”

    “……”突然真的就不敢闹了。

    他实在是太凶猛,以前不知道,这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一时刻,她也才明白,原来之前他都是照顾着她呢。

    “起来帮老公穿衣服。”男人的胳膊已经被她蹂躏的,屡屡向外渗血水。

    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嗯,再玩一会儿。”

    “如果你不介意你老公这么好看的三角肌被这里的护士给瞻仰了去的话,我一定不介意哦。”

    “啊!”萧墨蕴吓得登时直立起身子:“你是说……”

    “护士马上要来给我换药了,然后还要挂水。”

    “你不锁门了吗?他们敲门在开也不迟啊。”

    “护士有钥匙!”

    “噗……”一咕噜从床上跳跃下来,这一会而也不觉得腿间空唠唠的酸痛了,而是快速的为自己穿好衣服,又快速的为男人穿上裤子,在没有给他穿上衣的情况下。

    她还是明智的先把凌乱的床给清理个干净。

    一边为男人穿着上衣,一边突然笑了,怎么跟做贼似的。

    还蛮刺激呢。

    “笑什么?”看到被自己征服的已经变得温婉多了的小女人,男人低垂着头颅,下巴抵在她头顶上,问她。

    “就是觉得,我们偷情的感觉好美妙,老公,等下次,我们再约会一个地方偷情好不好?你偷我,还是我偷你?”她说着这些,便猛然蹲下身去。

    准备为他扣最低端的扣子之前,她小手指头调皮的戳了戳他的肚脐眼。

    “你个勾人的小妖精!”

    “哗啦。”门突然开了。

    有人走进来。

    萧墨蕴和程湛同时一怔。

    即刻看到门内,护士断了医药盘也愣愣的站在原地。

    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筱琳玥。

    筱琳玥其实已经在程湛的病房外站了一个多小时了,由于室内隔音,她自然是听不到室内的激战和嚎叫。

    在医院门口外被卖花矮挫男给羞辱了之后,她便提着饭盒匆匆再折返回来,却看到,程湛的病房房门上挂着:请勿打扰。

    再给傅远打电话,傅远便回答她:“筱中尉,我正好有个临时的任务要去监督,您,您自己个进去找少将就行了。”

    “可是,少将的门上挂着请勿打扰呢。我……”筱琳玥不明状况。

    “呃,少将睡了大概,您也知道,少将虽然受的不是什么大伤。可他也是需要休息的不是。”

    “那我……”

    “筱中尉,您先回去吧。”

    “我……我可以在这儿等吗?”

    “随您!”

    啪,傅远将电话挂断,筱琳玥就在这门外来回踱步等啊等。

    黄天不负有心人啊!

    终于,等来了护士来给程湛换药。

    哈哈哈,程湛要是看到她在门外等着,一直等了这么久?

    会不会感动呢?

    一定会!

    一推门!

    门内的一幕,让她和护士两个人都羞的脸红。

    修挺伟岸的男人挺立着,上半身虽然是穿了衣衫的,可,前面未扣扣子,大片大片性感的胸肌裸露在外面。

    而他身前的女人,正半蹲半跪的跪在程湛的双腿之间,十分殷勤的……

    干嘛?

    不仔细看不知道,仔细看了更脸红。

    原来她双手正……

    好个不要脸的女人!

    “我……对不起少将,我,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护士惊慌失措啊。

    “没有啊!”萧墨蕴起身,大方的说道:“少将的手活动不方便,我把他腰带给束好,他这个人讲究,就算是病着,在病房里他也不允许自己仪表不端,所以非要把衣服下摆赛进裤子内,还得给他周理平整。”

    一边说,一边继续为程湛扣扣子。然后一步步的为他打理周正。

    “呃……”护士笑了。

    顿时感觉到了一种温馨。

    很明显的,这位漂亮女孩至少应该是少将的女朋友。

    那身后的这位。

    护士回头看了筱琳玥一眼:“筱明星您这是……”

    “呃……我,那个。”提着饭盒的筱琳玥支支吾吾,一脸狼狈,难堪极了。

    本就近乎破相的脸,更显的丑陋不堪。

    此刻,她脑海里只想一件事。

    她在外面来回踱步等少将睡醒的这一个小时,少将和萧墨蕴就在里面。

    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和好了?

    “少将,这是我专门给您炖的乌鸡汤,您受伤了,虽然无大碍,可也是失了血的,乌鸡汤补血,而且还壮阳呢。”萧墨蕴学着筱琳玥一个小时前在外面的那翻自言自语。

    “……”筱琳玥更加尴尬窘境局促不安了。

    她张口结舌的问萧墨蕴:“你,你竟然,你偷听我?”

    “不然你以为呢?嗯?”

    “我以为什么?”筱琳玥支支吾吾的道。

    “你以为你长得好看,是大明星,所以外面卖花的小摊贩就该喜欢你,结果却令你大失所望,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摊贩,情愿打一辈子光棍,都不愿意娶你,因为嫌你丑。”

    “你……”筱琳玥简直一种奇耻大辱的感觉。

    “原来也是你!”

    “哈,才知道!”萧墨蕴轻蔑的一声冷笑,便不再看筱琳玥一眼。

    筱琳玥气的要抓狂!

    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出去!”程谌一声低沉的令下,对筱琳玥说道。

    有护士在场,他不能阴冷到底。

    “是!少将。”

    等在室外,筱琳玥羞恨难以排。

    掏出手机便给程皓珊打了电话:“程大小姐,我发现一个新情况。”

    “什么情况?”电话那一端程皓珊问道。

    “程少将和萧墨蕴,好像和好了。”

    “什么!”程皓珊几乎都要把手机摔了。

    “不过也不像……”筱琳玥其实是藏了私心的,这一刻,她恨萧墨蕴的,分分钟都想借助别人的力量将萧墨蕴碾压致死!

    所以她卖了个关子继续对程皓珊说道:“我推门进去的时候,看到萧墨蕴她正跪在少将的两腿之间,那姿势,下贱的很!”

    “哈!”那一端,程皓珊笑的轻狂:“她原本就是这样的,睡了冷士奎睡余启明,睡了余启明睡赫连捷,睡了赫连捷还要拿下郁鸿放,她的下贱妖媚手段,当然是一流的,我三叔当初看上她,不也就是好她这口儿吗!”

    语毕

    程皓珊冷笑对筱琳玥说:“你可不要对我三叔动这样的心思,不然,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我……我哪敢。”筱琳玥讪讪的笑道:“皓珊小姐,要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给我盯着点他们,我和我爸爸妈妈我们马上就到了医院了去看望我三叔了。”

    “呃,好,我在病房外面盯着点。”筱琳玥又乖乖的站在了程湛的病房外。

    这次病房的门是开着的,筱琳玥隐隐约约能听到里面的对话声。

    “少将,您这……你伤口还没开始吻合,您,您怎么这么爱惜自己的,您伤口上这么怎么弄得?好像是被人掐了,被人抓了,又被人揉搓了似的,少将您难道觉得还不够疼,所以自己要这样对待您自己?”小护士是个没结过婚的女孩,很纯然的样子。

    很显然,她并不知道少将胳膊伤口上的那些被虐待过的痕迹是萧墨所谓。

    她能想到的也就是难道是少将自己虐待自己?

    要不然,谁敢虐待她?

    却没有看到,坐在程湛旁边的萧墨蕴已经羞的想要找个地洞钻了去了。

    真是羞死人了简直!

    自情浓时竟然一只手在他伤口上抓来抓去狠劲揉搓,自己都一无所知。

    太丢脸了!

    不敢吭声。

    “呃,我这是猫抓的。”程湛掩饰过去。

    “猫?”护士很认真的问道:“这医院里戒备很严,怎么会有猫?”

    “当然!猫的机敏度很高,多高的屋顶,屋脊都能爬上去,所以防不胜防的。”

    “呃,也是,对不起少将,我们以后注意啊。尽量的不让猫进来影响您,我一直以为猫是很温顺的,真么想到,那么小点儿一个猫儿,竟然这么狠?”小护士一边道歉,一边认真的为少将敷着伤口。

    还一边自言自语的分析。

    “是个发情的母猫。”程湛不忘了解释一句。

    “哦。难怪呢。”小护士理解的笑了笑。

    身后,某妞儿的脸红的,乍一贴在男人的背上,瞬间能把男人的衬衫给烫化似的。

    室外,偷听的筱琳玥也嫉妒的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愤恨间,一抬眸,看到了长廊的那头走过来一群人。

    没等她来得及躲闪开来,那群人已经走进了。

    全部都是她认识的。

    程辅庭廖秋语程沛程洢。

    程昱韩雪晴程皓珊程皓轩。

    冷御军顾馨茹冷锋。

    “筱琳玥!”程沛最先看到筱琳玥,然后一声断喝:“你怎么会在我哥的病房外!”

    “……”筱琳玥。

    “我告诉你筱琳玥,你要胆敢觊觎我嫂子的老公,我程洢第一个撕了你!”一向温婉的程洢这一刻威武霸气的跟她嫂子萧墨蕴有一拼。

    “小洢,先别计较她了,进去看看你哥怎么样。”是冷锋的声音。

    “嗯,他们都来了?”病房内,萧墨蕴吃惊的说道。

    ------题外话------

    晚一点刷刷看,有没有三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