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9:和老公之间不动声色的默契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她主要不想看到冷锋。

    还有程皓珊那一家四口。

    “你得有程家当家主母的范儿才行。”男人挑起黑鸷的眸子看着自家小媳妇儿,在给她用激将法。

    因为担心她不待见冷锋。

    “你的激将法对我没用!”小妮儿给他了一个更高的挑战眉形。

    然后迎接着外面的来人。

    “三哥,你怎么回事?都前天的事情的了,要不是傅远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程沛最先进来。

    “三哥,你伤口怎么样?听傅远说伤口十几公分呢。疼不疼啊三哥。”紧接着便是程洢关心的语气。

    “不过三哥,我觉得就算是你的胳膊再疼,有我嫂子在这里悉心照顾你,估计你的疼也变成了一种幸福了吧?嘻嘻。”程洢的性格明显在变化。

    “丫头是我程辅庭这辈子的老来宝啊。”看着自家小女儿现在变得越来越这般活泼随性,前来看望儿子的程辅庭都忘了重点所在。

    而是摸着程洢的头,爱怜的感叹。

    一旁的廖秋语也欣慰这爷儿俩。

    不过她嗔着程辅庭:“辅庭!你是来看阿湛的,怎么夯不浪当的夸起女儿来了?”

    “我女儿说的对啊!”程辅庭白了廖秋语一眼:“有蕴蕴在这里照顾阿湛,他的胳膊受伤了反而坏事变好事了。对吧蕴蕴。”

    “爸!”萧墨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这笑容看在程辅庭身后的冷锋眼里,有羞涩,有俏皮。

    还有更多的。

    冷锋在萧墨蕴的眼里看到了专属于军人的那股坚毅。

    这是他第四次见萧墨蕴。

    前两次都是在侮辱她。

    第三次他们也没说多少话。

    而这次,越近距离看她,冷锋越觉得自己欠她太多。

    更甚至无法面对她。

    “阿湛,我从西北苦寒之地带来了几株上百年的山参,对你补血补气很有用。”尴尬之余,他讷讷的对程湛笑了一下。

    眼眸不敢看萧墨蕴。

    接下来说的一番话却是对萧墨蕴的:“我还给蕴蕴带了了那里的特产,黑阿胶,这阿胶我亲自守在那里看着他们用上等驴皮熬制了四十八小时才出锅的,黏的很,女孩子要是每天喝一汤勺,都胜过任何美容养颜护肤品。”

    “谢谢!不用了。”萧墨蕴抬起眸子。

    一脸肃容的看着冷锋。

    要不是碍于妈妈的面子,她一脚踹他命根子!

    “蕴蕴!”冷锋急切的叫了一声:“这阿胶在市面上买不到,花多少钱都买不到,这十多年来,我只着人做过两次,第一次是茹……是你妈妈有一年得了重病,我亲自监督为她熬制过,阿胶对女孩子真的很管用,听说阿湛每天在训练场上训练你,以后你每天风吹日晒的,晚上回来。用水调和了这阿胶敷脸,对皮肤修复作用很好。”

    冷锋的这番话,其实所有人都能听到。

    身边的程洢都忍不住小脸激动的期待着。

    嫂子你可千万别拒绝啊。

    你要是太讨厌冷锋的话,你先收着,收了之后你哪怕扔垃圾桶里呢,这样我也好去捡啊。

    就连程洢都这般的不厚道。

    更别提室外的程皓珊和筱琳玥了。

    两人的眼珠子都瞪圆了。

    程皓珊外公韩氏企业虽然做的大,可外公也很难为她亲自去桥东一代盛产驴皮的地方监督四十八小时熬制这只有古方上才有的天价阿胶。

    可萧墨蕴,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能得到?

    程皓珊对萧墨蕴的恨又加深了一层。

    更是恨程洢。

    因为萧墨蕴被程辅庭立命为程家主母的原因,致使程沛程洢在程家的地位一跃而起,而她和爸爸妈妈和弟弟的地位相反一落千丈。

    就比如今天,虽然都是来看望三叔的。

    可爷爷,廖秋语,程沛程洢站在病房最前面,身后是冷御军顾馨茹,再后面是冷锋。

    她的爸爸妈妈,只能象征性的站在门边上。

    而她,干脆只能站在门外和筱琳玥站在一起。

    其实是她自己懒得进去。

    正心里嫉妒的出了火。

    却听到里面萧墨蕴开了口:“冷锋,我最近正绯闻缠身,一会儿和郁上校的照片被人拍了去,一会儿又是和赫连捷搂抱在一起的照片被人传在微信朋友圈。你难道不觉得我是个作风不检点的女人而在此对我大打出手以替天行道?”

    这句话的讽刺十分狠厉!

    萧墨蕴没打算给在场人任何人留有情面。

    她恨冷锋!

    不是一时半会就能从心底里消除干净的。

    要不是因为冷锋是真心实意孝敬着自己的母亲,那她此时此刻就不是说一番难听的话这么简单。

    而是拿把刀上去就砍!

    “蕴蕴,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滚出去!”

    “好!”冷锋答的很干脆。

    继而,他又很是关心的语气说道:“无论你怎么对我发火,你能把你心里的那股窝囊气发出来,我也算是弥补了一点什么,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我先出去。”

    “……”萧墨蕴。

    “阿湛,程叔,秋姨,茹姨,爸,我出去了。”冷锋很是自觉的向外走。

    看到了站在门边有些幸灾乐祸的程昱韩雪晴以及程皓轩。

    再向外走,看到了程皓珊。

    “冷叔。”程皓珊故意朝冷锋耸耸肩,表示同情他:“我三婶她最近的确是绯闻缠身,那些小媒体都相传她同时和几个男人纠缠不清,冷叔你就不要上前横插一杠子了。”

    “程皓珊!”冷锋忘记了他根本就没关门。

    然后猛然一声呵斥程皓珊:“蕴蕴的绯闻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冷叔你胡说什么呢?我,我哪有那本事?别人不知道我三叔多厉害,我自己还不知道吗?我就是想背后搞鬼我敢吗?”程皓珊顿时心惊。

    同样心惊的还有韩雪晴和程皓轩。

    没想到冷锋竟然能一下子便猜到他们头上来。

    “哼!”冷锋冷笑:“谅你也不敢!不过程皓珊我警告你,以后的岁月里,你不要试图去伤害蕴蕴,你敢在伤她一根汗毛,我冷锋第一个饶不了你!”

    “冷叔你太欺负人了吧!”程皓珊尖声反驳。

    “是呀冷锋!你今天是来找事儿的吗?”站在最外面的韩雪晴也跑出来,质问冷锋。

    程皓珊却故意将嗓门拔了更高,似乎故意要让病房内的人听见:“我三婶的确是长得漂亮,人很可爱,可是冷叔你再怎么喜欢我三婶,你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好不好!你当我三叔病了就什么事情都管不了了吗?”

    如此的尖声尖叫。病房内谁人听不到?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韩雪晴看着一干人,心里得意的抽笑。

    就是要把你们这些人全都搅混了!

    最好程冷两家死斗。

    “程皓珊你胡说什么!你再胡说我掐死你!”冷锋突然压力了嗓音毕逼近程皓珊。

    不过,他那脸上的表情却骗不过程皓珊。

    那是一种自己心事被人戳穿了的表情。

    好像,还带着一种阴谋的感觉?

    程皓珊突然发现,冷锋不单单是喜欢萧墨蕴那么简单,冷锋好像在谋划什么?

    这个发现让程皓珊很惊喜。

    她的嗓音也瞬间嗓音也压低了,低的只有她和冷锋能听见:“冷叔,我一向尊敬您,肯帮您,您是知道的。”

    “然后呢?”

    “我们今天是来看我三叔的病情的,不要在这里说其他好不好?”程皓珊依旧压低了嗓音。

    “好!”冷锋说了一个字。

    突然嗓音变高:“回答我!以后不要对蕴蕴下手!快点!”

    “爸爸,爷爷,冷爷爷,我……我没得罪冷叔,可冷叔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程皓珊哭着大声嚎叫病房内的人。

    “都给我滚出去!”病房内,程辅庭发火了:“我儿还在受伤中,你们两个在这里吵什么?滚!程昱你也滚,韩雪晴,带着你的儿女马上离开这里,给阿湛留一个清静之地!”

    “爸?”程昱一脸惊愕。

    这阵子他们一家四口都没有出现在程宅,就因为她程昱的地位在程家今非昔比,就算拿自己死去的母亲作为筹码,程辅庭依然不为所动。

    程昱这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程辅庭忍受他这个大儿子已经忍受够了,终于得以机会将程家主母的位子交给萧墨蕴。

    而萧墨蕴又一句正了程家家风。

    程辅庭也总算是将他这个大儿子当烫手山芋一般的扔掉了。

    当然不愿意再捡回来。

    怪谁?

    有时候深更半夜,程昱独自一个人后悔。

    不该对父亲这般的折磨和绑架。

    不该对父亲的亲生孩子程沛和程洢这般的轻慢和敌对。

    这是将父亲的心伤透了。

    本以为父亲嘴上说还是把他当程家的大儿子看待,心里却已经把他剔除了的,却没想到,今天上午父亲主动打电话给他。

    说阿湛受伤了,要全家人聚集在一起看望阿湛。

    他心中多少是有点喜悦的。

    却不曾想,到了这里才知道自己的地位一落千丈,程家现在是廖秋语程沛程洢程湛和萧墨蕴的,人家一家其乐融融。

    而自己和孩子,只能站在门外尴尬着。

    如此也就算了。

    现下,父亲竟然开口撵他们滚蛋?

    “让你们滚就马上滚!”程辅庭主要是讨厌程皓珊!

    老爷子虽然马上就七十岁了。

    可眼不花耳不聋。

    程皓珊在挑拨冷锋和阿湛的关系,他不是听不出来。

    因为不想让这个刚刚有了点温暖的家庭在四零八散的。

    所以,必须当机立断撵他们滚!

    省的在这里徒生事端。

    “爸,再见。”程昱的语气变得怨恨冷冰,然后看着韩雪晴道:“雪晴。皓珊皓轩,我们走!”

    一家人怀揣一肚子的恨快速走了。

    随后,冷锋也对着病房里的人说道:“阿湛,你好好养病,爸,茹姨,程叔,秋姨对不起,冷锋给您添堵了。冷锋马上离开!”

    语毕

    他又看着萧墨蕴:“蕴蕴,我此生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想告诉你,我会穷我一生,守护你!”

    “……”萧墨蕴。

    “……”程湛。

    冷锋也快速的离开病房。

    “哎……”

    病房外,唯独留下等着程皓珊给她下达命令的筱琳玥,尴尬极了。

    人家这里都是亲人来探病的。

    她一个刚刚被程沛和程洢驱赶的人留在这里算什么事儿?

    手里还捧着个饭盒。

    难堪极了。

    筱琳玥不知道她是怎么走出程湛的病房的,只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

    那就是,无论是郁鸿放对萧墨蕴的拥抱,更或者是赫连捷对萧墨蕴的搂抱,又或者是冷锋公然对萧墨蕴保护和厮守。

    其实,都不足以动摇萧墨蕴在程湛心里的位置。

    她懊恼的恨不能用手砸墙。

    捧着捂了一个上午,几乎都捂搜了的乌鸡汤,筱琳玥失魂落魄的向外走。

    医院的大门外。

    筱琳玥骤然看到两个小时之前那个侮辱她的小摊贩,一时间,她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捧着的一饭盒乌鸡汤,硬生生的砸向了小摊贩。

    卖花小摊主一脸错愕。

    继而看到了是两个小时之前被她羞辱的那个破相丑八怪女人时候,立即火冒三丈:“你疯了!你个神经病!”

    “你才神经病,你们全家都神经病!不是日进斗金,不是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有吗?我让你日进斗金!我让你赚钱!”筱琳玥疯了一般将小摊贩摊子上的鲜花,用饭盒砸。

    然后摔在地上用脚踩。

    小摊贩一时都慌了神。

    还是隔壁水果摊提醒他:“这女人真疯了,你赶快报警啊!”

    “老张,你给我看住她,别让她跑了我马上报警,老张你拉住她。”卖花摊主立即回过神来,立即拨打报警电话。

    而老张也从摊位里面越过来。一把抓住筱琳玥不放手。

    筱琳玥这才惊恐起来。

    砸了花而已,如果是个寻常的人话,最多被叫到警察局内一阵批评,更或者是拘留半个月,然后罚点款算了。

    可筱琳玥是军人,又是公众人物。

    这么一辈警察局叫走,岂不是要毁了她的一切?

    正绝望中。

    一部黑色的轿车骤然停在了她和拉着她的水果摊贩两个人面前,车门打开,从车里跳出两个男人来,其中一个伸手将摊贩狠狠推向一边,而另一个直接将筱琳玥挟持到车内去了。

    时间太快。

    筱琳玥都没弄清情况。

    黑车便一溜烟儿开跑了。

    “你……你们要干嘛?打劫我?我跟你讲,我是个军人,这里距离军区总部也不远,你们不要在这里犯事儿,会很难逃脱。”稍微回过神来的筱琳玥还残存了一丝冷静。

    “哼!”旁边,一声低沉阴冷的女声冷笑。

    筱琳玥猛然转身。

    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的烈焰红唇。

    只

    那红唇紧闭着,不仅仅没能给人烈火的感觉,反而是一种明艳的冰冷。

    就犹如死人嘴上涂大红色的口红似的。

    “啊……”

    筱琳玥惊的尖叫:“你……你是谁?是人是鬼?”

    “筱琳玥,文工团的一名演员,中尉军衔,你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孩,在军中混到这样的军衔和地位,很不错啊!”赵茜的嗓音像从地狱里刚出来的鬼一般。

    “你知道我?”筱琳玥甚至忘记了惊悚。

    “你选择死,还是选择活?”赵茜不看她,只看前方。

    莫名的问道。

    “什么?”筱琳玥吓得猛然坐直了身子。

    然后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认识我,知道我是个明星是不是?你绑架吗?我,我同意拿钱赎我自己,我个人账户上一千万,全……全都给你,我现在就把卡给你,密码什么的都给你……”

    “啪!”坐在前排的,刚才把她架上车的男人突然转过身来,伸手就是一巴掌。

    结结实实打在她脸上。

    打的程皓珊哭都不敢哭。

    “问你是想死,还是想活,那么废话!”

    “活,我活,只要让我活着,让我干什么都成。”此时此刻,筱琳玥心里想的是哪怕这群人把她轮了呢。

    只要让她活命都成。

    “那好,从今天以后,你老老实实的蛰伏在萧墨蕴的身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汇报给我!”身边的赵茜仍然不看她。

    “您,认识程皓珊小姐吗?”筱琳玥很聪明。

    “认识。”赵茜很干脆。

    “您是程皓珊大小姐派来的人吧?”筱琳玥一阵惊喜,随即语气也变得轻松了不少:“我,我已经和程皓珊小姐联盟了,我已经开始监视程湛和萧墨蕴的一切了,我还为他们制造了很多矛盾呢……”

    “啪!”

    又是一巴掌,甩在另一边的脸上。

    “怎……怎么又打我?”筱琳玥这下不懂。

    “你废话太多!”前面的男人粗暴的说道:“茜姐让你汇报给她,不要牵扯到什么程小姐,孔小姐的!”

    “啊……”筱琳玥这下不明白了。

    “我让你监视萧墨蕴和程湛,但,只字不能告诉程皓珊!”赵茜的淡淡的语气。

    “……”筱琳玥。

    本想再问一句为什么,可她已经挨了两巴掌,不想在挨第三巴掌。

    “答应了吗?”身边的女人始终都是一副阴冷的语调,并,一直都不看她。

    “嗯,答应您。”

    “下了车之后,会反悔吗?”

    “您的来头比程皓珊要神秘,也更狠绝,既然能这么问我,肯定是我的一切都摸清了吧?我能反悔的了吗?”筱琳玥惨然一笑。

    “嗯,有潜质,我喜欢。”赵茜的唇角总算动了动,算是笑了。

    “那我以后还跟程皓珊合作吗?”

    “之前怎么样,之后还怎么样。”

    “我,我本来打算要告诉程皓珊一个新情况,就是冷锋他,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扬言要做萧墨蕴的守护者,我……我还要告诉程小姐吗?”

    突然又看到前面男人抬起的巴掌。

    筱琳玥立即用手护住了自己的头颅“我,我告诉,我马上告诉她!我以后,以后不多话了。”

    车门猛然拉开。

    轰!

    她被前面的男人硬生生给推下来。

    筱琳玥惊悚未定,却一咕噜爬起来,扒着车门问道:“我……我监视的情况,怎……怎么跟您联系?”

    “会打电话给你的。”

    “哦,知道了。”

    正要放开车窗,筱琳玥的腮帮子却被赵茜给扭住了。

    赵茜的手劲儿真狠。

    比前面男人打他一巴掌更让她疼的眼泪迸发。

    “女人!以后在剧组内,别傻了吧唧的一天到晚跟萧墨蕴过不去然后暴露了你自己!你暴露你自己无大碍,你要是敢坏了我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后不会了……”

    女人陡然将她松开。

    车,疾驰而去。

    短短五分钟时间。

    筱琳玥像做了一场噩梦。

    车远离了,她颓然的坐在了地上。

    一种前所未有的懊悔袭击着她的全身。

    回想一下,当初自己真不该接这部剧。

    原本以为会是自己继续上升的跳板,可,不仅仅自己女一号没做成,还毁了自己在军中的名誉。

    还得罪了赫连蓝汐。

    而如今

    自己竟然沾染了这极为神秘的组织。

    怪谁?

    筱琳玥痛心疾首。

    如果一开始自己不带有色眼光这样那样瞧不起萧墨蕴,如果一开始自己能和余启明和郁鸿放以及温一斐那般对待萧墨蕴公平一点的话。

    自己也不会到了这一步被人抓住把柄,被人利用的地步。

    欲哭无泪。

    可,她也抓到了事情的核心。

    萧墨蕴!

    一切都因为萧墨蕴!

    一个在逃犯的女儿,一个本不该来到云江,却搅混了一池浑水的女人。

    只有尽快的解决了萧墨蕴,才能有安宁的日子,才能一切都步入正常的轨道。

    这是筱琳玥认为最正确的分析。

    分析完毕,她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打给了程皓珊。

    “皓珊小姐。”筱琳玥的语气依然在惊魂未定中,说话都结巴了。

    “你怎么了?”程皓珊听出了筱琳玥的异样。

    “皓珊小姐,你走了之后,冷锋差点没跟病房里的人吵起来,他……”

    “冷锋怎么了?”这是程皓珊比较关注的。

    “冷锋要做萧墨蕴的守护者。”

    “嗯哈哈哈!”程皓珊笑的很是狂肆:“知道了,筱琳玥,你继续监视啊,也只有你,能名正言顺的在部队上来回走动。筱琳玥你放心吧,我外公答应你的事情,一定能给你兑现的。”

    “谢谢。我挂了。”

    “好!”程皓珊意气风发。

    收了线,她一刻也没停留的便拨打了冷锋的手机号。

    “喂,冷叔,我们能约个时间见一面吗?”

    ------题外话------

    11点半之前,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