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19:今天,是柳柳的日子。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冷风瑟瑟的冬天,筱琳玥却穿的跟街边拉客女似的,露着前面大片的胸。

    以及冻得发红直起鸡皮疙瘩的大长脖子。

    瑟缩抖擞的站在卖花小摊贩的面前。

    堆着一站笑脸。

    “神经病!你怎么又来了!放心吧,我不告了你了,昨天你刚走就有人替你赔了我两万块钱了。”卖花摊贩虽然讨厌筱琳玥,可也不得不遵守昨天的承诺。

    他是个生意人,还是懂的以和为贵的。

    “我……”筱琳玥嗫嚅了一下,觍着脸笑问小摊贩:“你看我今天漂亮吗?应该比昨天好看多了吧?”

    她今天化了淡妆,把昨天的俩熊猫眼圈用粉底液给遮了遮。

    嘴唇上也涂了口红。

    “你要是真和昨天大变样的话,我还能认出你来?”小摊贩抽嘴冷笑反驳她。

    “……”筱琳玥。

    “不过,还是有点变化。”

    “啊?真的。”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犹如在迎合自己的相公。

    “你怎么一夜之间变得这么胖?昨天虽然丑,可你脸型还是蛮瘦弱的,这过了一晚上,你的脸就跟气吹的似的,胖了一圈。”

    “……”筱琳玥真的很想解释,我那不是胖的,我是被人打的。

    “对……对不起啊,我以后会变好看的。”

    “你好看难看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摊贩虽然长得矮黑丑,可他日进千元。

    他有绝对傲娇的资本。

    “我可不可以做你女朋友?”

    “呸!”小摊贩淬了她一口:“原来兜了一圈,从昨天到今天,你还是看上我了,看我的钱了?”

    “我给你钱。”筱琳玥急忙表白道。

    “给我钱?”摊贩更加不明白了。

    “我给你钱,你陪我?怎么样?”

    “噗……”小摊贩一口血差点没喷粗来。

    不过该有的矜持他还是把持住了。

    “对不起,我是靠我自己的头脑和勤奋赚钱的,我觉得我日净赚一千多绝对算中上等了,所以不需要出卖色相!”

    “……”筱琳玥。

    真想刷刷刷掴这个矮挫男几大巴掌!

    还出卖色相!

    “你先看看这个。”筱琳玥将一张十万元的支票摆在了了小摊贩的面前。

    小摊贩的眼珠子顿时不会转圈了。

    筱琳玥苦涩的笑了。

    这世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情。

    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不确切。

    确切的说,有钱能使磨推鬼。

    “你究竟看上我哪儿了?”小摊贩接过支票,仍旧嫌弃的语气看着筱琳玥。

    “看上你有大男人的专治和霸道。”

    “你有受虐倾向?”

    “嗯。”筱琳玥对小摊贩抛了个骚嘻嘻的媚眼。

    这个夜晚,她留宿了小摊贩的出租屋中。

    活了二十多岁。

    从小学到大学再到部队,再到著名演员,她的人生一直都不仅仅是一帆风顺,更多的人中翘楚。

    以及左邻右舍眼中的骄傲之花。

    自小到大,都是别人羡慕她嫉妒她的份儿。自小到大,都是她实力碾压别人的份儿。

    就在三个月前,她还实实在在的碾压了一番刚拿了影后大奖的贺碧儿。

    当时她心里还乐不可支的笑:“粉丝多有毛用?国内知名度高有屁用?在我这个军旅演员面前,你还不就是个爬床货,给我提鞋我都嫌你脏!”

    却没想到,短短三个月。

    她就如同贺碧儿一样,沦为了别人的爬床货。

    还是这么丑陋不堪的一个男人。

    一夜之间,她身上被饥渴的小摊贩糟蹋的没有一块好地儿。

    甚至连走路都跟罗圈腿似的了。

    她不敢哭。

    路是她自己选的。

    自从她不怀好意的在剧组扁踩萧墨蕴那一刻起,她就注定了她的悲剧人生。

    期间她有机会回头。

    可,都被她一一错过了。

    现在后悔也没用。

    她只能硬着头皮,恶心至极的一条道走到黑。

    十万块钱,一夜的代价,外加上小商贩一边享用她一边羞辱她的的屈辱承受。

    她换来了与小摊贩的风雨同舟。

    也就是和小摊贩一起憋坐在他的鲜花摊位里面的角落里。

    如果不太抬头的话,很不显眼。

    “你为什么要窝在我的摊位里面呢?”小摊贩不解的问道。

    “方便我舔……”

    “……噗!”小摊贩又差点喷血。

    恨不能生意就不做了,立马就想退裤子!

    真没见过这样贱骚的女人。

    小摊贩突然觉得自己吃了大亏!

    自己一世的节操,就被这样一个贱的不能再贱的女人给糟蹋了。

    就这么着。

    在剧组放假休息的这几天里,筱琳玥如愿以偿的坐在了小摊贩的摊位里面,位置隐蔽,属于她在暗处,被她观察的人在明处的那种。

    从早到晚,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医院的大门口。

    这世上,谁活着又是能容易独善其身的?

    一直都自诩干净,自诩清洁的一代军旅明星筱琳玥,就这样沦为了一个日入千元的地摊贩的玩物。

    还是自动找上门的。

    若干天后,谁又能知道,她依然平静的外表内里,其实已经肮脏的犹如被蛆拱了一般。

    这就是残酷的人生。

    她不这样做行吗?

    一开始跟程皓珊合作她还没觉得什么,而是那个黑墨镜女人,让筱琳玥感觉到了一种死神的可怕。

    目光萎靡的胡思乱想间。筱琳玥终于等来了她要等的猎物。

    她在医院的门口看到了赫连捷。

    赫连捷正在医院的门口打着电话。

    他原本是打算和廖碧云一起来看程湛的,来之前也和萧墨蕴电话约好了时间的,之所以前几天没来,是觉得都是程湛的家人来探病,而他和廖碧云和程家人站在一起不合适。

    这不又停了两三天才来的。

    临来之前,萧墨蕴突然拜托他们俩能不能一起去幼儿园接一下柳柳。

    廖碧云因为不想让军区幼儿园的人看到曾经的幼儿园老师赫连蓝汐的哥哥和她在一起,所以就一个人去接柳柳了。

    然后赫连捷先来了医院。

    “你手臂现在能活动了吗?”病房内,萧墨蕴无微不至的问程湛。

    这一个星期里,她吃住都在医院里,平时的换衣还是后来程洢给她带过来的,说是为了方便照顾自家男人。

    其实哪用得着她照顾呢。

    换药打吊水都由护士来打理。

    主要是她舍不得离开男人。

    总想和男人腻着,过着二人世界的小生活。

    男人平时忙于军务,而她平时又忙在剧组内,以至于结婚俩仨月了,也就在这医院里,俩人甜的跟度蜜月似的。

    正黏糊着,萧墨蕴的手机响了。

    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立即接通:“你到了呀?你稍等,我马上出去接你。”

    那一端,赫连捷笑着说道:“我自己进来就行了,还用你接?”

    “你不知道,七拐八弯的,很难找,我去接你吧。”

    收了线,男人问她:“谁打来的?”

    “嗯……”萧墨蕴跟他开着玩笑:“我的第二个绯闻男友。”

    “赫连捷?”

    “吃醋吗?”她挑眉,逗他呢。

    “……”男人。

    他的胳膊只是皮肉伤,其实第一天做了伤口清理打了破伤风然后挂了吊水之后,第二天完全可以出院。

    只

    他要钓鱼。

    鱼儿还没上钩。

    以至于,医院里开出了他其方便有待检查的原因,致使他继续留在了医院里。

    “你这个不讲理的小女人!你给你男人戴绿帽子,被你男人抓着照片在手中,你不许你男人生气吃醋,你还一生气几天都不许你男人回家!这世上有你这么霸道彪悍的老婆吗?”男人戳着小媳妇的鼻尖子,嗔道。

    “嘻嘻嘻嘻,我去接你的绿帽子去喽。”萧墨蕴轻轻一躲,躲到了门边,然后才调皮的回头朝男人做了个鬼脸,跑了。

    三分钟后,她来到了医院的门口,看到了赫连捷。

    “碧云已经街上柳柳了,不过她大概还得等几分钟能到。”赫连捷一脸温和的看着萧墨蕴:“蕴蕴,你和少将和好了吧?”

    “当然!”萧墨蕴现在看赫连捷越来越顺眼,他虽然没有程湛的那份气势和气魄,却是在云江也是数一数二的优质男一枚了。

    人品又是真心不错。

    萧墨蕴玩笑的拍了拍赫连捷的肩膀:“姐夫,你说你这便宜是不是占大发了?”

    “什么呀?”赫连捷一头雾水。

    “本来你管程湛叫哥的,那你就得管我叫嫂子呀,结果现在呢,我叫你姐夫!”

    “还真是……”赫连捷抹着头皮占了多大便宜似的笑嘻嘻。

    “我们先进去吧。”萧墨蕴觉得外面风口里站着,蛮冷的。

    “不等你姐柳柳了?”

    “柳柳来过一次,她知道路。”

    “好,我们先进去。”

    两个人并肩走进去的时候,小摊贩的摊位里面隐蔽了的筱琳玥也正在忙活着一张一张的拍照片。

    这个萧墨蕴真够作风乱的。

    医院里伺候着程少将,一转眼竟然还能和赫连捷勾肩搭背。

    也难怪!

    毕竟赫连捷是能给到她演戏的资源嘛!

    筱琳玥突然觉得这么多年以来,自己这么绷着,憋着,不去勾引任何人真是亏了!

    既然踏入了这一行?

    你就不可能在又囫囵个儿。

    都能被眼前这样一个又黑又丑又矮的矮挫男给糟蹋了,为什么不去以资源换资源呢?

    筱琳玥这样想着的同时,已经将拍到的照片发送了两份。

    一份给程皓珊。

    另一份给那个墨镜女。

    那个墨镜女到底是什么人?来头这么大,看样子像个杀手?

    筱琳玥不敢想太多。

    今天总算完成了一点任务,发完照片她便回去了,她要给自己清洗一下。

    这个该死的小摊贩,太脏了!

    筱琳玥刚走,廖碧云也牵着柳柳来了医院里。

    偌大的病房内,五个人有说有笑,极为的开心。

    比前几天室内围的满满的都是人还显得热闹和温馨。

    如今的廖碧云再看程湛,已经坦然了许多。

    他们之间更像是亲兄妹。

    相互珍惜。

    惺惺相惜。

    “阿湛,怎么这么不当心,一个伸手这么好的人,竟然能让别人砍了你胳膊。”廖碧云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傻丫头!你现在该关心你老公!”程湛轻叱她。

    “谁老公呀!”廖碧云的小脸一下子就红了。

    “这个称呼我非常喜欢。”赫连捷激动的,在病房里转圈圈,停不下来,他就拉着柳柳的手:“柳柳,你高兴不高兴?你跟赫连叔叔说你高兴不高兴?”

    “哼!不高兴!”

    “为什么呀?”

    四个大人齐刷刷看向小妮儿,廖碧云也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羞涩。

    “你们四个大人光顾得说话,没人听我说话。”

    “嗷嗷嗷,柳宝,你想说什么,蕴姐姐听着呢。”萧墨蕴赶紧的蹲下身子,哄着柳柳。

    “碧云姐姐也愿意听你说话。”

    “嘿嘿。”柳柳顿时笑了:“现在我幼儿园里的同学和老师都很羡慕我。”

    她卖了个小关子。一脸得意的表情。

    “羡慕你什么呀?说来听听?”

    “他们说,我的叔叔和阿姨们都是帅哥美女,就连秋奶奶和茹奶奶也是大美女。”

    这几天程湛在医院里,傅远要替他处理很多军务,萧墨蕴又在医院里日夜照顾程湛,以至于,接送柳柳的活儿有时候是程沛,有时候是程洢,有时候是廖秋语。

    顾馨茹要是想柳柳了,也去接她。

    以至于,这一个星期里,柳柳幼儿园的小朋友羡慕柳柳羡慕的,都要哭鼻子了。

    “今天碧云姐姐去接我的时候,我隔壁的何子豪还问我,愿不愿意把碧云姐姐让给他,他说你都有这么的美女阿姨和奶奶了,就把这一个美女阿姨让给我做女朋友好吗?”

    “噗……”廖碧云笑了。

    这小人儿真会讨人开心。

    “还有这事儿呀,那你有没有把碧云姐姐让给他呢?”一旁的赫连捷紧张极了。

    “我才不呢!”柳柳坏笑了一下:“因为我知道碧云姐姐是赫连叔叔的,所以才不让给他呢!”

    “嘻嘻嘻,谢谢柳宝。”赫连捷抱住柳柳亲了一下。

    “哼……”没想到柳柳遗憾了一声。

    “怎么了乖宝?”

    “就是有一件事很遗憾。”她小大人一般的语气:“我现在亲人越来越多了,现在又多了碧云姐姐和赫连捷叔叔你们这一对儿,可,为什么你们就不能尽快尽快的给我生小弟弟小妹妹呢?”

    “……”赫连捷廖碧云萧墨蕴程湛。

    “听你们四个在这儿有说又笑的那么开心,我一个人多孤单啊,谁陪我玩啊!”

    “说的有道理,赫连捷叔叔向你保证,马上和碧云姐姐一起,帮你生小弟弟小妹妹,好不好?”

    “赫连捷!再说我不理你了!”廖碧云简直要跺脚了。

    “嗯!好。”柳柳却同意的很快,然后,小眼珠子一翻,看了看萧墨蕴,又看了看程湛:“那,程湛哥哥和蕴姐姐呢?”

    “……”萧墨蕴。

    “程湛出院了以后。”程湛很老实的回答着柳柳的问题。

    “什么时候出院呢?”柳柳不依不饶的追问,一定要程湛哥哥给到确切的时间才行。

    “……”程湛。

    他眼眸顶着萧墨蕴,毫不避讳的问道:“是谁做主把她接到这儿来的?你……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这个房间里,这小人精当道!”

    四个大人,被一个小女娃娃给咄咄逼人的,一定要承诺了啥时候造小人这样的大事儿小人精才肯罢休呢!

    说出去,笑话死人。

    “不是我……”赫连捷连忙否认。

    “也……也不是我。”廖碧云也否认。

    萧墨蕴正想说是她呢,因为她想柳柳了,柳柳也想他们俩了了,还想问程湛:“难道你不想柳柳?”

    却被柳柳抢了先:“我!是我做主把我接到这儿来的!”

    哦!

    这个回答很震慑。

    小人精自己要来,谁拦得住!

    “不可以吗?”小妞儿掷地有声的问道。

    谁敢说个不字?

    绕是纵横千军万马的云江第一男人程少将,也不敢放一个屁!

    俨然发现!

    今天!

    小人儿当道啊!

    ------题外话------

    可不是小人儿当道嘛!六一儿童节快乐,宝贝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