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1:清晨和老公的约会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彻底被柳柳的强权给征服了之后,程湛便毕恭毕敬的对自家小女朋友柳柳行了个标准军礼:“报告柳柳长官,您当然是最有权利来这里的。”

    “哼,这还差不多!”柳柳抬起高傲的下巴。

    眼眸睨了在场的四个大人一眼。

    个个都是一脸庄肃等着听她发号施令的表情。

    哈!

    这真太好玩了!

    要继续这样命令下去:“程湛!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到底哪天出院啊,你要是一年不出院,我小弟弟小妹妹岂不是又要晚出来一年了?”

    小妮子的账算的机灵着呢。

    “明天,明天一早属下就办出院手续,怎么样?”

    “好!很好!”小妞儿高兴的拍着手,脸上的喜悦表情越来越掩藏不住了:“哎,程湛你差不多都有半个月没来家里住了,蕴姐姐也要一个星期了,柳柳和甄妈两个人在公馆里住的可无聊了,这下好了,柳柳马上就又可以让蕴姐姐和程湛哥哥一起给我讲睡前故事了。”

    看着小妞儿一脸幸福的表情。

    程湛和萧墨蕴互看了一眼。

    心里都在想,恐怕是要让小人精儿失望了。

    但,两人都不想打扰柳柳这一时的幸福和甜蜜想象。

    翌日

    程湛出院,前来为他办出院手续的是萧墨蕴和赫连捷以及傅远。

    程湛直接回了军区自己的办公室,萧墨蕴极为默契的默许了。

    柳柳小嫩妞儿虽然没有看到程湛哥哥回家来住,可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并没有哭啊闹啊,在她的内心深处,只要蕴姐姐和程湛哥哥不闹别扭,就是好的。

    就算是蕴姐姐和程湛哥哥闹别扭了,她只一颗心向着蕴姐姐,这个幸福的家庭仍旧不会散掉。

    “蕴姐姐,我知道程湛哥哥每天都是要忙于军务的,就像以前我爸爸那样,都半年不回家来看我一下,我知道他们做军人的都很忙。蕴蕴姐,你不要怪程湛哥哥好不好?”柳柳反而安慰萧墨蕴。

    “嗯,蕴蕴姐都听柳柳的,柳柳说什么就是什么。”萧墨蕴看着眼前面这个懂事的,极为渴望温晴和亲情的小人儿。

    心里有一股子内疚。

    她有多么渴望这个家里程湛在,蕴姐姐在,她也在,这样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幸福的,有爸爸妈妈的三口之家。

    可

    为了保持退一步的平衡,为了不让自己唯一留在家里的蕴姐姐伤心和失望,小小的她隐藏了自己的失望,来安慰蕴姐姐。

    因为她最懂亲人的重要性。

    好不容易得来的不想失去第二次。

    萧墨蕴歉疚的搂着柳柳的小身子。

    在心里忏悔道:“姐姐好自私,姐姐抢了你的男朋友,你还对姐姐那么好,姐姐都不敢告诉你虽然你程湛哥哥每天晚上不会来,可姐姐早上还是可以和他一起在军营内私会的,而你,却很难见到你的男朋友,对不起,对不起,姐姐对不起你。”

    如此忏悔,引来了小妮子的心灵感应。

    她小嘴凑到萧墨蕴的耳边,悄悄的嘱咐她:“蕴姐姐,你以后要转到军营内去拍了,这样和程湛哥哥见面的机会会很多,就算程湛哥哥忙,你可以去找他啊,这样的话,就不耽误给我生小弟弟小妹妹了。”

    “……”萧墨蕴。

    半晌

    她笑着哭了:“生!咱必须得生!姐姐要给柳柳生一个幼儿园小班的弟弟妹妹,统统都归柳柳管辖。柳柳不准她们哭,他们就不能哭,柳柳说几点睡觉,他们都得听柳柳大姐大的,如若不听话,柳柳可以严加管教!实在不听话,就拿戒尺揍!”

    “嘻嘻嘻,我才舍不得揍我弟弟妹妹呢。”柳柳笑的一脸幸福,甜的腻死个人:“我要护着我弟弟妹妹,不许任何人欺负他们!”

    “嗯!好!”

    有了柳柳这样的承诺,萧墨蕴觉得要抓紧一切时间和自家男人造小人。

    反正接下来剧组也是要转到部队上去拍内景去了,她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剧组开工那天,是程湛出院的第二天。

    其实按照余启明和冷士奎的意思,本该三天前就开工的,可考虑到萧墨蕴要照顾程湛。

    以至于,又延后了三天。

    余启明以为冷士奎会心疼钱,却发现,冷士奎现在变得越来越淡定,而且越来越严肃,整个人也越来越有精气神了。

    因为休息的这几天,他一直都在余启明的剪辑室内看镜头,毫无悬念却依然惊人的发现,这部戏用萧墨蕴做女主角,实在是太合适不过了。

    萧墨蕴演真是本色出演,演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冷士奎现在用大脚趾头都能想到,将来不远的某一天,他将会赚的钵满盆满。

    既然如此,他还会在乎这一天两天的吗?

    唯一令他担心的便是,萧墨蕴身上的那些绯闻,以及她跟程湛的关系到底怎样了?

    冷士奎问余启明。

    余启明直摇头,表示,他只愿意拍戏,就算是退一半步,整个云江都敌对萧墨蕴,他就把萧墨蕴领回家当闺女养着。

    他和老伴都说好了的。

    冷士奎无言以对,只能把这种担心放在心里。

    就在他担心萧墨蕴和程湛关系的这天早上,也就是剧组在部队上开工的第一天,萧墨蕴在没有程湛督促的情况下,四点半起床。

    然后整齐的叠被子,刷牙,洗脸。

    一切整装完毕,她便迎着黑漆生冷的夜色,跑步去了军区办公大楼。

    整个大楼都尚在静息中,寂静悄悄,骤然萧墨蕴放慢放缓脚步,可空寂的办公大楼内,依然传来踏踏踏声。

    睡在自己办公室里单人折叠行军床上的男人猛然一个挺立弹跳,一下子便从床上跳下来,然后来到办公室的门边。

    避在门后面,一动不动。

    踏踏声越来越近,然后来到程湛的门边,不动了,继而,是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

    男人冷笑:个刁钻的小妮子!还真的是配了我的钥匙!就是不明白,外面谁敢给你配一把军用钥匙?其实也不难想,一定又是傅远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门开!

    小妮子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正想抹黑开灯,程湛已经一个俯冲又一个勾拉,小妮子细柔不盈一握的小腰儿已经被他掐在手中。

    “啊……”仅仅被她卡在喉咙里尚未叫出来,程湛另一只手已经堵住了她的唇。

    她尚未适应室内的漆黑。

    而他,却极为训练有素的在漆黑的夜里也能看到一切。

    如此以来,摆弄她更加得心应手了。

    为了方便弄她,他掐着她的腰肢儿猛然一个一百八十度弯,她便硬生生的被贴到了墙壁上。

    手臂捂住她嘴的同时,他手肘也按在了她的背上,如此以来,掐住她腰肢儿的那只手臂便可以腾出来了。

    他没闲着。

    而是伸手一个抄底,大掌完美覆盖住她之后又一个反托,她整个人的重心心便在他的一直手掌心内了。

    他的手很宽广,很粗粝,很有劲儿。

    她的心脏像被一条坏坏的猫儿用它的猫爪子揪了,扯了,提了,拧了似的。

    还不用尽全力,还拧一半儿留一半。

    这让她想哭。

    可他大手掌在堵着她的嘴。

    她拼命的挣扎,可她没有了力气。

    这个时候,他在她的耳边开了口:“我放开你,但你不能叫,你要一叫,这个早晨你可就连骨头渣都吃不到了!”

    “……”萧墨蕴乖乖的点点头。

    接下来,整个过程,他技术翻飞。

    而她,只能将一次次的快乐咽在喉咙里。

    那是一种煎熬。

    她恨死男人了。

    可她,爱死男人了。

    时间很短。

    因为他不能恋战,再过一会军人们就该出操了。

    缓缓将她扶正,抱好,又为她整理一番之后,他才问她:“饱了么?”

    “没有……”她娇羞,却嘟嘴抗议。

    “早晨你只能七分饱,因为接下来要跑步,要训练,各种强度,听话。”他哄着她。

    “嗯。”她乖乖的答着。

    静静的等着他快速的将两个人都整理好后,她便跟着她迎着夜雾出发去了后山靶场。

    没有人知道,他教她的都是一些多么高强度的训练,自由搏击,短打,散打,设计,体能,以及各种。

    两个多小时候之后。

    早上八点。

    他和她都热出了一身汗。

    粗粝的大手抚摸着她的娇嫩如花的小脸儿,他心疼的说道:“为了掩人耳目,我们就在这里分开了,你自己回去,就不能在我的办公室里换衣服了,你要在部队上专门拨给你们的剧组内,换下你这身汗湿的衣服。”

    “我明白。”萧墨蕴理解的回答,她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一刻也不舍得和他分开。

    “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男人突然问她。

    “像落汤鸡是吗?”她含笑着算是回答他也算是问他。即便不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是落汤鸡。

    “错!”他拧了下她的鼻尖子。

    “嗯?”

    “你像一个军人,一个标准的军人,你的眼眸里少了一分天不怕地不怕,而多了一分隐忍和自我抑制,这就是军人的特质。”

    “哼!我不愿意我变成这样!我爸养了我二十年,他一个大军枭都没有舍得把我变成这样,而你倒好!讨厌你,我走了!”小妮儿一口气抱怨完,转身跑了。

    来到剧组内,剧组的人员还未全部到齐。

    不过

    程皓珊和筱琳玥两个人倒同时都来的很早。

    筱琳玥很是礼貌又老实的跟萧墨蕴打招呼:“蕴蕴,你来了,你怎么身上这么湿漉漉的?”

    如此的真诚,倒是让萧墨蕴无所适从了,难道,筱琳玥变好了?

    先不多想了,她要回以礼貌:“筱琳玥,你的脸现在好了么?”

    “嗯,差不多了,虽然那些青紫的地方还有一些泛黄的底色,但是可以用粉底液盖住,应该没问题。”回答的又是诚恳又谦卑。

    萧墨蕴都愣了。

    同样楞在当下的还有程皓珊,她狠厉的瞪了筱琳玥一眼。

    筱琳玥不为所动。

    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在祈祷:“程皓珊!我也没办法,我一边为你服务,我另一边还得为那个神秘的墨镜女服务,谁让她一看就是能轻而易举夺人性命的女杀手呢!不过我这也是间接的为你爸,既然那个神秘的女杀手要取萧墨蕴性命,你何乐而不为呢!”

    筱琳玥胆颤心惊间,程皓珊却一副懒得了她的表情,而是笑眯眯的一张脸看着萧墨蕴:“怎么,三婶今天没跟我三叔一起锻炼,以往不都是我三叔把手教你,单给你一个人开小灶吗?今天怎么例外了呢?而且还是你尽心尽责,无微不至照顾我三叔一个星期的份上?”

    “你想说什么?”萧墨蕴稳沉的问道。

    “没有啊,我就是担心您跟我三叔的关系……”

    “关心我们小两口儿的私事,你不觉得你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侄女,管的太宽了,这样的你反而让我觉得,你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巴不得我们不好!”

    “……”程皓珊。

    还想说什么,萧墨蕴已经一个侧身,从她身边过去,进去换衣服去了。

    五分钟后衣服换好。

    本以为再出来时,又要面对讨厌人的程皓珊,却是,程皓珊没有在外面,看看剧组内人员都还未到齐,萧墨蕴也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她便直接去了食堂。

    走在食堂的路上她遇上了容婉芝和赫连捷。

    今天正好是赫连蓝汐在军教所开审的日子,至于她会受到怎样的处罚,都在今天决定了。

    猛然一看到萧墨蕴,容婉芝便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由于上次赫连捷对她的制裁,她现在已经有点怕这个继子了。当着赫连捷的面儿,她没敢对萧墨蕴怎么样。

    只能眼睁睁看着萧墨蕴含笑嫣然的和赫连捷打招呼,赫连捷也极为不外道的和萧墨蕴说笑着。

    仿佛她这个后妈是空气。

    仿佛萧墨蕴才是他赫连捷的亲人,而尚在军教所的赫连蓝汐和他赫连捷半分关系都没有似的。

    两人说笑完毕,她又眼睁睁的看着萧墨蕴去了食堂。

    十来分钟后,容婉芝一个人出现在了食堂内。

    “萧墨蕴!”她眼尖的来到萧墨蕴的座位前,强压着自己的怒火,咬牙喊着萧墨蕴的名字。

    “嗯,我就在这儿等你呢。”萧墨蕴十分淡定的笑道:“我知道刚才你碍于赫连捷在场不敢对我发火,所以一定会再回来找我的。容婉芝。”

    “我可没我闺女那么傻。”容婉芝也淡定的笑了一下,继而坐在了萧墨蕴的对面,含笑说道:“萧墨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程湛的关系出了裂痕,你为了想保住你现在女一号的地位,你就勾引我儿子,我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我儿子不是亲儿子,可他却是我老公的亲儿子,是我女儿的亲哥哥!我们三个人,决不会让你这个破烂货勾引阿捷!”

    “呼哧!”

    一碗海苔鸡蛋汤刷的一下,兜头倒在了容婉芝的脸上。

    哇啦!

    这碗汤不算烫,这是萧墨蕴掐好的热度,要是烫的话,她就不会倒了,她才不会干那种伤害了容婉芝同时也让自己给陷进去的傻逼。

    她就是想用这碗汤,给容婉芝洗洗脸。

    “容婉芝,你这个一嘴口臭,一清早不洗脸的邋遢女人!近距离的跟我说话,你熏死我了你知道吗?害得我还得用我这碗汤给你洗脸!瞧瞧你脸上隔夜的妆,混合着着汤汁儿挂在你脸上,那叫一个……”

    “萧墨蕴,你个破烂货,勾引我儿子的下三滥三流小演员,我要控告你!”容婉芝猛然间爆发了。

    这一声高吼,彻底惊住了食堂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吃饭的兵。

    “谁在喊萧墨蕴,萧墨蕴呢?她在哪里?”食堂的门口,顾馨茹四下张望的问道。

    “冷夫人!您怎么来了?您来的正好!”容婉芝喜出望外的去迎接顾馨茹。

    也顾不得自己脸上还挂琉璃一般的都是汤汁呢。

    ------题外话------

    晚一点,大概会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