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2:母女联合爽虐容婉芝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赫连夫人,你这是怎么了?”顾馨茹没看到萧墨蕴,倒是先看到容婉芝了。

    没办法,谁让容婉芝顶着一个花脸堂子这么显眼呢?

    顾馨茹其实一向冷漠惯了的,只是这阵子她认了女儿之后,经常和女儿接触,还有柳柳,程沛程洢这些年轻人在一起让她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冷艳贵妇也变得有了烟火气息。

    她变得会主动和容婉芝这等货色潘谈了。

    这让容婉芝以为,冷夫人是在有意拉拢她呢。

    于是乎,更加肆虐了。

    “您快点帮我收拾了这个三六骚贱蹄子小演员吧!省的她祸害了军中的祸水,就是她把我女儿四颗牙都给打掉了,她早该进军事大牢了,她跟她那个爹一样,都是该判刑的罪犯!”

    “蕴蕴。”冷夫人看了看容婉芝。

    又顺着容婉芝指的方向看了一眼,突然就看到萧墨蕴了:“蕴蕴,你让妈妈好找,你们剧组的那个叫什么筱琳玥的告诉我,说你在食堂吃饭……”

    “什么?”容婉芝脸上的汤汁已经流到脖子里了,她不顾的搓一下,而是瞠目结舌又自言自语的问道。

    “妈妈,您怎么来这里找我了?”萧墨蕴也不看容婉芝,而是惊喜的问着顾馨茹。

    顾馨茹温然一笑。

    她没有告诉女儿,是女婿程湛拜托她过来的看望女儿,目的就是想要给外人一种错觉:因为程湛和萧墨蕴闹了矛盾,本来想一举休了萧墨蕴的,可碍于萧墨蕴的背后有冷家人在撑腰。

    以至于,暂且忍了下来。

    可即便如此,程湛对萧墨蕴可谓是空前冷落。

    以至于,冷夫人为了怕女儿被别人痛打落水狗,不放心女儿,所以无时无刻想来看上一看。

    如此以来

    程家和冷家的关系,也会因为萧墨蕴夹在中间而渐渐的摩擦出了火药味儿。

    这是某些人想要得到的结果。

    所以,程湛便要上演一出这样的戏码。

    当然了,这些萧墨蕴不知道。

    顾馨茹也不会告诉女儿。

    她只说:“妈妈很久没有到军区来了,正好今天没事,也是因为你第一天来军区内取景拍摄,所以妈妈想过来看看。”

    顾馨茹身材修长高挑,身形保持的友好,她天性属于冷静洞若观火的性子,又因为常年不问世事的被冷御军宠爱着。

    以至于,即便是她现在已经将近五十岁了,可那气质,那气场,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盖压一切。

    别看容婉芝也是一身的珠光宝气,可她站在顾馨茹这个一点都不装饰自己的女人面前,却显得低贱的不得了。

    根本上不得台面的那种。

    更何况,她还骂了人家女儿。

    食堂里为数不多的一些看客们,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实则都想看看容婉芝接下来该如何收场。

    得罪冷夫人。

    容婉芝简直是想把她丈夫的军衔都给败光。

    “冷……冷夫人。您……”容婉芝已经不会说话了,这会子,她只觉得她直打尿颤。

    “赫连夫人,你脸上这是怎么了?你刚才是骂谁呢?”顾馨茹当然知道容婉芝是跟萧墨蕴过不去。

    可这个时候,她为了保护女儿首当其冲的是要抵御那背后的一双黑手要紧,反而是容婉芝这样的小虾米。

    她懒得和她计较。

    再说了,容婉芝的丈夫又是自己丈夫的下属,她一个上司的夫人,对待下属,肯定要有自己的度量。

    但。

    顾馨茹却也不能轻易饶了容婉芝。

    不动声色间,她在给容婉芝施加压力,这比容婉芝直接问质问容婉芝:“你为什么骂我女儿?”更有意思。

    果然

    容婉芝结结巴巴:“我……我是在骂我女儿,骂赫连蓝汐呢,赫连蓝汐她,她不学好,她经常的勾引男人,勾三搭四,为了自己能在演艺圈博得一席之地,她不断的跟这个睡跟那个睡,都快成了公交车了她……”

    一番话磕磕绊绊说完。

    容婉芝的心已经相似被刀子剜了一般。

    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女儿的娘。

    而她这个当娘的,去在这大庭观众之下,告诉别人,她女儿是下三滥,是破鞋,是公交车。

    也真是没谁了。

    这一刻,容婉芝想是的心都有了。

    可她懦弱。

    无比的懦弱。

    磕磕绊绊的说完,她知道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一向深入简出,不温不火,言语很少不问世事的冷夫人。

    其实是个很厉害的角色。

    她这样的问话,不仅仅没有破坏冷家和赫连家的关系,却又能让她容婉芝心里煎熬百倍。

    比直接批评她更煎熬。

    而且,还没算完呢。

    “容婉芝,你就这样骂你女儿的?”

    “是……似的,萧小姐,赫连蓝汐她,她就是个破烂货。”

    “她是你亲闺女吗?”萧墨蕴笑。

    “是。”

    “你可真是天底下最狠毒,最恨啦,最不是人的禽兽,竟然能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败坏你女儿,你可真是禽兽不如啊。”萧墨蕴唏嘘的骂道。

    而且,不忘了在加一句:“这样说来,上次,在商场里,你骂我是三流小演员,我说你女儿还不如我那次,我说你是为借助我来告诉全天下的人你女儿是个下贱货,你还不承认,原来你真的就是这么蛇蝎心肠的娘啊?”

    “蕴蕴你说什么?赫连夫人骂你?她怎么会骂你呢?你得罪她了?”顾馨茹当然不会忘记和女儿一唱一和。

    “没有……萧小姐,求……求您饶了我吧,我……我真的该死,我都是被赫连蓝汐那个公交车,那个被千人草,万人枕的小婊子给气糊涂了我,我才,我下不为例行吗?”容婉芝觉得,如果自己在在这里多说一分钟话,她非尿裤子不可。

    “啧啧啧。再是你亲生的得,也不能可劲儿由着你这么糟践吧?赫连蓝汐有你这样的娘,真是她的不幸,得,既然你是骂你女儿,我们也管不着,妈妈,我们走吧。”萧墨蕴轻蔑的浅笑了一下。

    心里其实也有一种悲悯。

    这就是人性的软弱。

    为了在抵抗不过的强权面前求饶,脸嫡亲嫡亲的亲生女儿都出卖。

    萧墨蕴还真的可怜了赫连蓝汐一把。

    顾馨茹也冷冷的看了容婉芝一眼,给容婉芝留下了太多的恐惧。

    其实顾馨茹什么也不想对容婉芝做,因为她顾不上,她懂的忽略小的而对付大的。

    像容婉芝这等货色,在顾馨茹这里根本就不塞牙缝。

    两位就是大美女一般的母女走出了食堂。

    食堂内仅留下一脸汤汁的容婉芝。

    她欲哭无泪。

    心里只忽忒忽忒的跳:“你已经彻底的牺牲了你女儿,可惜,看冷夫人的那意思,好像还没原谅你啊,这可怎么半?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好呢?”

    “赫连夫人?您可真心,您今天的行为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就没见过全天下有您这样当母亲的!就算是女儿真的是那种人,您这个做母亲难道不该帮忙盖一盖吗?您倒好!”

    “真是一朵奇葩!”

    “谁做你女儿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宁愿去死,绝不做你女儿。”

    “要是不幸做了你虐,就去死,死了也绝不放过你,一定要把你全身咬烂,让蛆拱!气死我了!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

    “请……请问,你们食堂的洗手间在哪里?我……我真的憋不住了我。我想小便。呜呜呜。”容婉芝对于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谩骂充耳不闻。

    而是用一种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恬不知耻的看着周围的人,问道。

    “嗷……”围观者甲乙丙丁。

    同时厥倒!

    要不是因为这是在军营中,这的母亲诅咒女儿咒的这般恶劣的情形,还真能风靡了全网络呢。

    此时此刻,萧墨蕴和妈妈顾馨茹也来到了剧组。

    顾馨茹一脸恳切的看着剧组内三个重创。

    冷士奎,余启明,郁鸿放。

    “冷总,余导演,郁上校。麻烦你们看在我们家老冷的面子上,多多包容我女儿……”

    “冷夫人您放心吧,我也姓冷,我一定会照顾蕴蕴的。”冷士奎肝脑涂地的表情。

    “夫人,女儿有您这样的妈妈,真是她的福气,蕴蕴是个坚强的孩子,也是个努力的孩子,她一定会很好的走过来的,我们都会帮她,您夫人您放心吧。”余启明说的一番话,句句出自肺腑。

    “夫人!鸿放向您保证,一定会保护好蕴蕴。”郁鸿放更是如兄如父一般的向顾馨茹保证着。

    “嗯,谢谢你们,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我先走了。”

    “夫人不送。”

    “夫人慢走。”

    “夫人您走好。”

    送走了顾馨茹,郁鸿放便回到化妆间准备去了。

    而冷士奎和余启明纷纷互看了一眼,彼此都有一种心知肚明的感觉。

    那就是,萧墨蕴和程湛之间,真的出了问题。

    “老余,这话可真的被你说准了,你们我们会不会因为萧墨蕴的原因,连带着也得罪了程少将?”冷士奎不无担心的说道。

    “不会吧!程少将那人不是这样小气的人,作为一个少将,他一定明白顾全大局这样的道理的,要不然还不早就呵斥赫连捷换角了?”

    “说的也是。”冷士奎放心一点了。

    如此这一版的讨论着,旁听者程皓珊却是听的一清二楚的。

    “好了!该开工了,咱们剧组借助军方的地盘,更得要争分夺秒啊。所以,一刻都不能耽误,得开工。”余启明和冷士奎这样说着的同时,已经开口喊道:“蕴蕴,你来一下,我和你布置一下。”

    “来了导演。”萧墨蕴小跑着来着余启明的面前。

    “丫头。”余启明心疼的看着她:“你最近变化可真大,三个月以前你刚来剧组的时候,那叫一个天不怕地不怕,性子潇洒的很,你看你这段日子,眉心都带着个一股子愁容了,我也知道你最近很忙,这样吧,咱就根据你现在这个现状,拍接近尾声的一部戏,因为那时候的女主临泉月也因为各种各样的打击而变得成熟和稳重,眉心也有一丝丝愁容,今天你就本色出演,演后面的几场戏中一场,这样更好把握一点。你看可以吗?”

    “导演你您做主吧。”萧墨蕴没有意见。

    “好,那我就打电话,让他们多派一些部队上的女兵当做群演。”

    余启明一个电话打过去,五分钟后,一排齐步跑的女兵便步调一致的跑了过来。

    女兵就是女兵,的确要比剧组内的演员们要周整多了,很飒气。

    余启明很满意。

    可唯一有一点点美中不足的是,他这个阅人无数的导演,竟然从这些女兵们的眼神里,看粗了一丝丝的傲娇的优越感来。

    仿佛在说:“虽然我们是配角,可我们的气质可是要比不是军人出身的女主更有军人的气质和气魄哦。女主是什么?充其量一个靠着爬床上位,靠着认了一个不知道是亲妈还是干嘛的硬挺后台的女人为妈,所以当上了女一号!”

    看不起!

    绝对看不起!

    有什么了不起!

    我们这些步正身挺的优质女兵们,绝壁碾压你这位女一号!

    到时候可别找我们重拍。

    没工夫!

    结果

    这个上午拍的戏,却让这些女兵们大跌眼镜。

    上午是一场特种兵不对尖子中的尖子进行各种体能集训的一戏份。

    作为教官的郁鸿放本身就有着这些经历,所以他在扮演角色当众,依然是本色出演,她就是在训练这些女兵。

    高声呵斥着。对这些女兵们碾压着。

    演绎的十分自然到位。

    原本以为萧墨蕴会受不了这样泥水里扑倒,站起来,站起来扑倒,以及钻火圈,怕在泥水地里卧钢丝这样的复杂又艰苦的拍摄。

    却没没想到。

    谁都没想到,就连那些作为群演的真正女兵们都没想到。

    萧墨蕴竟然做的如此认真。

    每一个动作,都跟真的在训练场上的女兵,毫无二致。

    没有一丝丝表演的痕迹。

    她的吃苦能力,她的每一个动作,分明就是一个极为合格又标准的女兵。

    比这些自视清高的真正女兵,更显得专业和熟练。

    在这一时刻,萧墨蕴才真正理解了,为什么自家男人天天那般辛苦的起这么早,独自一人给她开小灶对她各种训练。

    原来!

    水到渠成,就说的她萧墨蕴。

    她虽然没有在编,可她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军人!

    军营中第一天,拍摄的这第一场戏。

    真可谓令导演大获全胜!

    而且

    在这些女兵们面前扬眉吐气!

    你们不是说我的演员没有军人气概吗?

    这还要怎么碾压你们这些专业的军人呢?

    你们大概还不知道吧,人家女主的爸爸,是地地道道的上将!

    是大军枭!

    你们跟蕴蕴比,简直差远啦!

    余启明也一场激动的夸奖下墨韵:“蕴蕴,你真是好样的!我没看错你!你真是太让我高兴了。”

    “谢谢导演,这绝大部分都是您的功劳。”

    身后温一斐叫住了她:“蕴蕴。”

    “温一斐。”萧墨蕴看到温一斐,就一种温暖的感觉,越来越觉得她相自己的亲人。

    “蕴蕴,你一上午忙的我都没来得及告诉你。剧组这几天休息,我也在家闲着没事,上上网网逛逛街什么的,这才发现,网络上,以及报摊上的一些小媒体,都在黑你,他们黑你黑的可没有底线了……”

    “我知道。”萧墨蕴淡然一笑。

    “啊?”温一斐简直佩服萧墨蕴的淡然:“你不怕他们无休止的这样黑你?”

    “怕什么?我一个生死线上走过好几回的认了,我有什么好怕?这种黑子们,只知道在背后黑我,又长不到我身上,又不当我吃,不当我喝的,我怕这些黑子干什么!”萧墨蕴说的很诚恳,目的就是为了让温一斐也放心。

    她说的温一斐一愣一愣的。

    继而才又问温一斐到:“倒是你,跟小洢关系怎样?”

    “啊?萧墨蕴”温一斐都不好意思了:“你怎么知道,我和小洢我们在发展?”

    “很!你个温小子!我可是程洢的嫂子!”萧墨蕴痛快的打了温一斐一拳。

    “嘻嘻嘻。”温一斐摸着脑袋笑。

    萧墨蕴又亲密的打了温一斐一拳。

    两个人这样说这话,其他人也都靠拢萧墨蕴和余启明,都是纷纷像余启明和萧墨蕴以及郁鸿放道贺的。

    “部队中第一场戏,旗开得胜啊,余导。”

    “咱们这部戏,百分百的会大火特火!”

    “这还用说,你也不看看导演是谁,也不看看是谁演的。”

    作为主创的余启明,只笑不说话。

    萧墨蕴也慢慢的退出圈内,她想进化妆间卸了妆早点回去,今天拍戏拍的的确是累极了。

    身后,却被程皓珊叫住了:“三婶,今天您真可谓风光无限哪,你女的身子妥妥碾压那些女兵们。”

    “程皓珊你想说什么?”

    “哦,我是怕三婶乐极生悲。”

    ------题外话------

    来不及改错别字了,明天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