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3:和老公在山顶的约会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乐极生悲?”萧墨蕴浅淡一笑,反问程皓珊。

    “是的呢三婶,老古语不都这样说嘛,乐极生悲。”程皓珊的语气貌似一种对萧墨蕴的同情。

    不过

    她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可是十分的能激起别人的怒火。

    但

    萧墨蕴可不是那么好被激怒的人。

    她反而有些悲悯的语气问程皓珊:“你三婶我有这么乐呵吗?”

    不等程皓珊回答,她又叹气:“你没听余导说我,最近我愁的愁眉都出来了吗?皓珊你不觉得三婶最近很倒霉吗?”

    “我觉三婶很顺,怎么你很倒霉吗?”

    “嗨,你大概不知道呢。”萧墨蕴故意一副倒苦水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三婶,我真的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犯了哪里的小人,致使那些网络黑子们到处黑我。还弄了一些捕风捉影的照片气你三叔,导致你三叔最近跟我闹的,我们都快离婚了,他住院七天,我没日没夜的伺候他,都没换回来他对我的原谅。你说,我还乐呵的起来吗?”

    “那还真的是乐呵不起来了呢,这样说来,三婶你最近挺烦的啊?”程皓珊被萧墨蕴一步步的绕的,就顺着她的话样说了一句。

    “所以!我说乐极生悲的人不是我而应该是你,皓珊你说你,自己个对自己个这么狠?竟然说自己乐极生悲!”

    “你……”程皓珊这才发现,她被她三婶给绕进去了。

    “三婶好心提心你皓珊,别对自己这么狠!”萧墨蕴拍拍程皓珊姐肩膀:“不用谢谢了。三婶还要去和别人约会呢,拜拜!”

    看着萧墨蕴潇洒离去,程皓珊气的连连跺脚。

    一转身

    瞅个没人的地儿掏出电话便打了出去:“冷叔,前几天我跟你约好的时间在今天,你还记得吧?”

    “那好的,我们今天晚上奇美私房菜馆见。”挂了电话,程皓珊的眼眸里放射着毒辣辣的光看向萧墨蕴刚才消失的地方。

    走出剧组后,萧墨蕴并没有直接去军区大楼找程湛,也没有在军区的大门口等傅远接她回家,而是独自一个人七绕八绕,看看四下没人,她跑步去了后山的靶场。

    这里是每天程湛教她训练的地方。

    每天都是比那些正规的兵们还早就出来训练,然后早早的训练完,早早收场。

    独自一人站在着空旷的山顶靶场时,萧墨蕴突然觉得,好像她和男人的甜蜜恋爱期都在这里呢。

    这里是一种美好的回味。

    置身其中,她陶醉不已。

    这样陶醉着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也已经过去了。

    眼看着天渐渐擦黑,天气又冷,男人怎么还不来?

    萧墨蕴心里恍惚,男人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事?

    私下打量着空旷的靶场,萧墨蕴犹豫等还是不等。

    倒不是她害怕这里的空旷,这是军区,不怀好意的坏人是不敢出现在这里,就算有个把两三个坏人,出现在萧墨蕴这里,凭她现在的身手说料理了,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她是担心男人别再有事儿一直来不了,而太晚回家,柳柳又孤单。

    心里好捉急。

    一捉急,也就乱了方寸。

    一道黑影欺近她身后,她竟浑然不觉。

    直到那身影已经在她身后一步之遥了。

    她反映了过来,却也晚了。

    她一个猛然转身,身后的身影也粗暴的将她抱在怀中,然后一个翻转,将她的两条手臂交叉之后扯在她的身后,双手钳住她。

    “放开我!你是谁!”萧墨蕴在惊恐之间,压根就失去了理直和判断力,她只用最为狠绝的手段反抗,她攒足了劲头向后飞起一脚,想将钳住她的人踢开。

    却,她的脚也让身后的人用手肘夹在了腋下。

    “放开我!这里是军区,你不要乱来,否则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你这磨人的小辣椒,性子如此的刚烈,我怎么舍得让你死呢?嗯?”身后的男声沙哑而苍劲。

    “老公?”小女人惊喜叫道。

    继而突然软了,也委屈极了。

    “怎么是你,你吓死我了,你不知道我的心脏都快吓出来了,怎么是你!”

    “在这里跟你约会的难道除了我还有别人?你这话到好笑了,怎么是我?你希望是谁?”男人清哑的嗤笑她。

    其实是在曲解她的意思。

    他明明知道,她说的意思是问他为什么要背后偷袭他。

    可他就是要歪曲他。

    这叫跟她学的。

    这叫妇唱夫随。

    说着,温热的唇已经盖到了她冰凉的发丝上,依然是压着声,声音低缓多了:“在这里等和老公偷情,冷不冷?怕不怕?”

    恍然间

    小女人来了兴致,虽然是背靠着他的,可她却挣脱了一只手,反手一勾,勾住了他的颈子。

    他被她挣脱了一只手,腾出来的那只胳膊为了保持她体态的平衡,他只好朝下一抄,大掌抄住了她双腿间。

    如此以来,两人的姿势都极为的勾火。

    彼此也都有了一种有别于以往的情动。

    在这空旷的大地上,两人相互掣肘着,一个勒住对方的颈子,一个抄住对方的腿间。

    真真儿是相爱相杀个你死我活。

    她手上力道狠了。

    他手上的力道也狠了。

    而她却受不住了,空旷的大地上,她抑制着的低吼更加的别有一种味道。

    猛然,她在他毫无预知的情况下将他放开了。

    如此以来,他手上重力加重。

    待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时,她的上身便一个反转,与他面对面了,为了让她保持重心稳定,他拖住她的手掌也不得不翻转过来一下。

    只这一反转,她便顺势一只脚勾住了他的精装的窄腰。

    不老实的蹭着。

    终于,换他受不住了。

    “别闹!”他沙哑的开口了。

    “就闹!”她没好气的娇娇的嗔他:“是谁要给我这样别具一格的刺激感觉,把我勾引上钩了,现在又让我不闹!平心而论,你受得住吗?真坏!”

    “受不住我也不能在这里要了你!这空旷山野中要了你,对你多不尊重!万一要有个人来了,我倒没所谓,你可怎么办?”

    “哼!”

    她的反驳更为及时了:“别说这坐山头了,就是这整个军区,你要是下个命令,不准许靠近我们百步以内,谁还敢再来围观我和你的激战?不对,是程氏功守搏击术?”

    “噗……”男人被小妮子的语气给逗乐了。

    他笑着。

    她厮磨他。

    将他的衣服撕扯的都跟被人蹂躏了似的。

    临了,他还是说了一句:“不行。”

    “你……”真是气死她了!

    不行你跟这儿勾引我干嘛!

    “我跟你说,这可是柳柳给我下的死任务!死任务你知道吗?如果这个任务我完不成,回家我就得被柳柳惩罚!你说说,咱们那个家,嗯,你当家还是我当家?”

    “的确是柳柳当家。可咱们练不练习程氏自由搏击术再怎么着也跟柳柳扯不上关系吧?”男人好气又好笑。

    “怎么就没关系!柳柳还一门心思在家等着给我给她生弟弟妹妹呢,我都答应她了,我要给她生一个幼儿园的弟弟妹妹,你看我,我都不在意我是个母猪了,你还矫情上了。”小女子说的大义凌然极了。

    “……”男人。

    生一个幼儿园的弟弟妹妹。

    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光是这样想一想,他都是一种陶醉,幻想着他和她坐在午后的阳光下,看着一群孩子们打打闹闹,着实是一种无上的欢乐。

    可

    他轻轻的搂着她,拥吻她的发丝,语气里带了太多的不舍:“乖,听话,老公比柳柳,比任何人都希望你给老公生一个连队的小程湛,小蕴蕴。不过现在不行。”

    “为什么?”躲在他的怀中,她不解的问道。

    “以你老公的这体格,让你中标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你要现在中标了,你拍的戏怎么办?既然这部戏你接下了,你就得对它负责吧?”

    “嗯……”说的还蛮有道理。

    她无法反驳。

    “还有,你忘记了我们现在在做什么?你难道不希望你的爸爸,在他的老年之际,有个好的归巢?”

    “嗯,当然!”萧墨蕴搂住自己的老公:“那,照你这么说,我们这一段时间,你都有偷偷避孕?”

    “当然!要不然你还不早就中标了!”

    “可,你一个男人怎么做到的?”她都好奇了。

    “很难!比你们女人更难,可让我指望你这个小女人,我舍不得,所以只要老公自己来克制了。”男人苦笑道。

    她哪里知道,每每她是到达了欢愉之巅,而他却都要继续隐忍着,不能一吐为快。

    个磨人的小妮子。

    每每还都是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对不起哦,老公。”她开始心疼起他来。

    “所以,现在乖乖的回家,去帮老公照顾柳柳,照顾咱们的栖庐公馆。”男人轻哄着她。

    “嗯!”从他怀里出来,她整理了自己衣襟:“老公,拜拜。”

    “再见。”目送她消失在夜雾中。

    男人掏出手机给冷锋打了个电话:“冷锋,你现在在哪里了?”

    “阿湛,我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程皓珊跟我约好的在奇美私房菜馆。”电话那一端,冷锋回答道:“阿湛,你要不要布置一下?”

    “我会派人过去,不过先不要打草惊蛇,今天主要是听听她说什么。”

    “阿湛你放心,为了蕴蕴,我势必会多套出一点她的话来。就是到时候会说一些对你和蕴蕴不敬的话语。”

    “客气呢你!”程湛笑了一下。

    “阿湛,我先挂断,我问一下程皓珊多久能到,然后回复你,以便你好掐准时间布置。”

    “好!”

    收了线,冷锋便一刻也没停留的打电话给程皓珊。

    他和程皓珊的这次约会,早在程湛还在医院里住院的时候,他们就约定好的,只不过那时候程湛正好返回了西北地区他的总公司一趟处理了点事情。

    这一来一往也就耽误了三四天。

    以至于,在这个期间,他被程皓珊催促了两三次,要急着跟他见面。

    电话接通:“皓珊,你到哪儿了?”

    “冷叔,您出发了吗?”电话那一端,程皓珊有些仓促的语气问道。

    本想说他在路上了,突然想着要给程湛争取一点时间。

    于是乎,他回答道:“我刚从家里出发,可能要一个小时能到,所以皓珊,冷叔可能需要你等冷叔一会儿了,你不介意吧?”

    “没有没有,冷叔,我是小辈,我等您是应该的,再说了我也还没有出发呢,那这样,我们就一个小时后见。”

    “好。”冷锋挂了电话。

    这一端,程皓珊的外祖父韩启山的秘密会客室内,韩启山,韩雪晴,程皓珊,以及赵茜四个人,正八目相对的在开会议。

    “既然韩总全权交由我来办妥这个萧墨蕴,那么我还是建议皓珊小姐不要太过插手这件事情。”等程皓珊挂了电话,赵茜便开口说道。

    “赵茜!”程皓珊毫不客气的叫赵茜的名字。

    虽然她是一个杀手,可她的命也是外祖父花重金买下来的,等于她就是外祖父身边的一个死士!

    只要赵茜活着,她就是为外祖父,为整个韩家卖命的命运。

    在韩家,赵茜就是个没人权的人!

    还坐在这里有着发言权!

    真是让程皓珊气的乳疼!

    “皓珊小姐,您请说。”

    “外公图谋的是大事业,我们先前的计划不是很好吗?让整个云江掀起波浪,搅混一江水,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呀,程湛和萧墨蕴差点闹翻了,今天早上,顾馨茹和容婉芝也差点要冷战!而我,马上要去见冷锋了,你知道冷锋这个人吗?”

    赵茜轻笑看着程皓珊。

    “冷锋他对萧墨蕴其实是有很大意见的,他的妈妈也是萧墨蕴的妈妈,当年是冷锋的父亲从萧墨蕴父亲身边把顾馨茹抢走的,他们之间本身就是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的,所以,冷锋是很容易争取过来的,我们只要把冷锋争取过来,冷御军就好办了。冷御军一生之中子女众多,可全都定居在国外了,留在身边的只有冷锋一个人,冷御军最听冷锋的!”

    程皓珊分析的头头是道。

    就连韩启山都点头程湛。

    “皓珊说的对,冷御军最听冷锋的话,如果我们把冷锋说动了,那么冷家,程家和赫连家势必会为了萧墨蕴而闹的翻天覆地!”

    “到时候……赵茜,你再一举将萧墨蕴给灭了,岂不是更容易?”程皓珊嗤笑的看了赵茜一下。

    女杀手就是女杀手!

    只有蛮力,没有脑子!

    “好!尊从皓珊小姐的指令。”赵茜淡淡一笑:“到时候,我一定会提着萧墨蕴的人头来见韩总。”

    “别忘了,还有一个人!”程皓珊立即说道。

    “嗯?”

    “柳柳!”

    “……”赵茜。

    “好了外公,妈,我先走了,时间长了我怕冷锋再等急了。”语毕,程皓珊踩着高跟鞋走了。

    半小时后

    她来到了和冷锋越好的奇美私房菜的一间事先预定好的包间内。

    冷锋已经等在了那里,见了程皓珊,他也不寒暄,而是开门见山的就问:“皓珊,能告诉我你帮我的理由和你所需要的筹码吗?不然,我很难相信你!”

    “冷叔,你……什么意思?我帮你,我帮你什么了?”程皓珊不动声色。

    她从冷锋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急迫。

    “你难道不是因为看出了我的真实想法,不是为了要帮我?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和我秘会?”

    “……”程皓珊。

    “我们都是明白人,明白人就不要说那些拐弯抹角的话了。”

    冷锋轻叹一声:“我是恨萧墨蕴!她的存在让我和我父亲很尴尬,她直接导致我茹姨无法整颗心扑在我们冷家,你是知道的,我的亲人们都在国外,国内我只有茹姨和父亲两个亲人,我不可能让茹姨抛弃我和父亲,绝不可能!”

    冷锋的语气里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占有语气。

    程皓珊笑了:“所以,你就故意在我三叔面前表示你很关心萧墨蕴,甚至于喜欢她,这样既能博你茹姨的好感,又能让我三叔恨萧墨蕴?冷叔,你这一箭双雕啊?”

    “废话少说!你约过我来,是要怎么和我联手,你又想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我要萧墨蕴死!”

    ------题外话------

    晚一点会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