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5:虐的程皓珊好酸爽哇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萧墨蕴无所谓的笑了:“嗯,我也觉得你三叔好像不是来找我的哈。”

    一句话把程皓珊给噎的差点捯过气去。

    “三婶,听你这话的意思,你现在就是指着我茹奶奶,你的亲生母亲给你撑腰了?是吧?”

    “你说呢?”萧墨蕴算是承认了。

    笑着问程皓珊:“你想要一个这样如此坚盾的娘家人给你做后盾你有吗?呃,对了,你有三叔四叔小姑姑。不过你一向不待见你四叔和你小姑姑的哈,至于你三叔,好像你三叔虽然不理我,他也没理你哈。”

    “你……”程皓珊的脸都气成了猪肝色。

    她其实从来都没有注意过这样一个定律。

    无论萧墨蕴处在多么难走的逆境之中,她想要羞辱萧墨蕴,却从来都是自取其辱。

    因为萧墨蕴不吃她一套。

    萧墨蕴天不怕地不怕。

    由于气着,程皓珊的一张脸便是冷笑着看着程湛和赫连捷说话。

    “少将我已经知道您为什么找我了?”赫连捷看到程少将,立即说道:“您放心,我那个后母,从小到大都不待见我,我跟她没话说,她既然能这么公然的得罪蕴蕴,您爱怎么处置她您就怎么处置她,不必考虑我的感受。”

    说白了,赫连捷巴不得容婉芝现在就跟她那个女儿一样,进了军教所得了。

    “阿捷。”一向话少的程湛,难得的语重心长:“容婉芝虽然是你后母,可她是你父亲的妻子,她在你父亲心里的位置举足轻重,要不然,你父亲也不会深更半夜了,还主动打电话给我,目的就是先让我做个中间人去跟冷夫人求个情。”

    “……”赫连捷。

    真心对容婉芝无语。

    早知道要把父亲的老脸都豁出去求和,为什么要在军区内如此嚣张呢?

    试想一下,秋姨和茹姨,她们两人的丈夫都比父亲的军衔更高,可茹姨和秋姨从不在军营内耍威风。

    “少将,您秉公处置吧!我爸那边,我去说他!”赫连捷都不打算饶了容婉芝。

    “不!”程湛喟叹:“我把这个人情交个你,你,你回去好好说说容婉芝,压她一头,以后碧云嫁进你们家,至少容婉芝不敢轻易欺负碧云。”

    “我懂了,少将。”赫连捷看看萧墨蕴,然后又看看程湛:“少将,您屈尊亲自来剧组一趟,就为了跟我说我的事儿?”

    赫连捷不信,打死都不信。

    “不然,你以为呢?”赫连捷看都不看萧墨蕴一眼。

    其实,眼尾的余光早已将小妮子扫了一遍。

    并且,他知道萧墨蕴现在正在抬着高傲的下巴噘着嘴:“哼!”呢。

    赫连捷在极度的受宠若惊中,眼睁睁看着程湛一句话没有跟萧墨蕴说,便走了。

    他内疚的来到萧墨蕴面前:“蕴蕴啊,我真不知道,少将竟然是专门来找我的?”

    “赫连上校,要没事,我拍戏了!”萧墨蕴的下巴依然高傲的抬着,不理赫连捷。

    赫连捷笑着离开了。

    “三婶,赫连捷上校好像很稀罕你诶,他总是主动搭讪你嘛。”

    “什么意思呢?”萧墨蕴等着程皓珊的下文。

    “肯定是你被他尝过了你身上的甜头,所以他闻着腥味儿,老是纠缠着你不舍得离开呗。”

    “哈!”萧墨蕴潇洒一笑,继而玩味的看着程皓珊:“你肯定?”

    “绝对肯定!”

    “那你一定以身试过,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斩钉截铁的又是肯定又是咬定的。”萧墨蕴笑嘻嘻的上下打量着程皓珊,一种极为同情的语气说道:“我说皓珊,你这应该是试过不少次,很多次,无数次了,都把你身上的腥味试成了腥臭味了吧?以至于,你如此肯定,而赫连捷都不肯沾你的边儿了却来找我?”

    “你血口喷人!”

    “我可没主动找你和你探讨你身上的腥味儿是臭的还是腥臭的。”萧墨蕴笑着走开了。

    程皓珊在身后气的咬牙跺脚。

    却也无能为力。

    这一天,注定是程皓珊要被虐成了一头猪。

    这是一场特种兵部队内必不可少的各种体能集训的戏份。

    作为教官的郁鸿放骤然变身为阎王爷一般,对她们这些二十郎当的女孩们高声呵斥着。

    碾压着。

    那些前来临时前来参演的女兵们本以为萧墨蕴会受不了这样泥水里扑倒,站起来,站起来扑倒,以及钻火圈,趴在泥水地里卧钢丝这样的复杂又艰苦的拍摄。

    却没没想到萧墨蕴竟然如此能吃苦,竟然有这么惊人的毅力。

    女兵们再一次对萧墨蕴刮目相看。

    唯有程皓珊知道原因,她之所以在拍摄这些场景镜头时候,跟真的一样在泥水里爬,跟真的一样这么能吃苦,是因为三叔程湛在这一两个月里,已经每天都在给她进行这种体能训练。

    此时再拍这种戏,她当然是手到擒来的,十分得心应手。

    心里对萧墨蕴的那种嫉妒,让趴在泥水里的程皓珊无法集中精力。

    而她身旁萧墨蕴却将她的嫉妒看的一清二楚。

    这本来就是一场女兵在泥水里作战都累作一团东倒西歪趴在泥水的镜头。

    萧墨蕴不厚道的心里笑了一下,突然一个无意识的猛扑,就跟累晕了一样的感觉,扑到了程皓珊的身上。

    “啊……”一声尖叫。

    程皓珊没来的将尖叫声拉的太长,便被萧墨蕴压的一头栽倒在泥水里。

    这场戏就跟是打实战是一样的,这里的泥水就是训练场上真实的天雨泥泞。

    不是用巧克力铺就的。

    好家伙,程皓珊这一大口喝下去。

    那味道,爽的她终生难忘。

    萧墨蕴一个猛扑摔下来之后,自然的从她身上滑落也掉在泥水里,继而,她踉跄着爬起来,刚刚起身,又一个重心不稳,再次栽倒程皓珊的身上。

    刚刚抬起头,想吐了一嘴泥水再呼吸一口空气的程皓珊还没来得及做这些,又被萧墨蕴给压得,头脸全部浸在泥水里。

    咕咚!

    咕咚!

    狂喝猛罐。

    如此这般,三四次。

    看的一旁的余导演真过瘾。

    这戏拍的,实在太逼真了。

    “冷总,您看看这质量多逼真!比纪录片还要逼真,这片子等到制作好之后,绝对的能在电视台那里拿到大价钱,现在您不说我用萧墨蕴用错了吧。”余启明激动的喊来冷士奎,看着毛片。

    冷士奎都惊叹。

    真心没想到,一个从来都没演过戏的二十出头的小女娃,竟然能把一个军人演的这般的像。

    这哪里是演,这分明就是她自己。

    冷士奎都格外心疼萧墨蕴了:“老余,蕴蕴她,你看她一次次从泥水里爬起来,又一次次跌落泥水里的样子,她不像是演出来的,她一定是真的累了,你看我们剧组,一天到晚就她戏份最多……”

    “是呀……”余启明也心疼的说道。

    谁都没有注意的到,被萧墨蕴压在身下的程皓珊,差点就快被呛死了。

    还喝了一肚子的泥水。

    饱胀的她都觉得自己身怀六甲了似的。

    好不容易一场戏导演叫停了。

    大家全都围着萧墨蕴嘘寒问暖。

    “蕴蕴,你是不是实在太累了,要真的累,就休息休息。”

    “蕴蕴,我看你刚才在泥水里都站立不稳了。”

    “蕴蕴,你没事吧?”

    “啊……”身后,一道高声的叫喊。

    程皓珊都成了一个泥人了,一嘴黑乎乎的直朝外喷恶臭的胀气:“你们怎么就不关注关注我?我,我差点都快死了……”

    可不是

    她刚说完,就开始哇啦啦的向外呕。

    把个剧组的人员都熏的,恨不能远离她二里地似的。

    这个下午

    很多无辜的女兵被程皓珊利用程家的威名强行留下来帮她程皓珊洗漱身上以及嘴里。

    反而萧墨蕴,将自己口腔保护的很好,嘴里鼻孔里一点点脏污件也没有吸收。

    看程皓珊忙活,萧墨蕴躲在角落里偷着乐呵,剧组快该收工的时候,廖碧云给她打来了电话。

    “蕴蕴,你收工了吗?”廖碧云问道。

    “咦?碧云姐,你怎么想起这个时候打电话给我了?这两天你干嘛去了,都没有你的消息,你是不是工作很忙啊?”萧墨蕴一股脑儿问道。

    “还不是赫连捷今天上午打电话给我,说你在剧组受冷落了,怕你伤心,让我下了班了多陪陪你,你要是快收工了的话,我开车来接你。”廖碧云说出了来意。

    “好!我也想和你一起去吃顿饭好好聊聊了,军区大门外一公里的地方,你到了之后打电话给我,我可能要晚一点,到时候我跑步过去。”

    “嗯。”收了线,廖碧云便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下班,取车。

    一路开车来到了军区附近的一条岔路口。

    这才掏出手机给萧墨蕴打了过去。

    “茜姐,这个女人会不会跟萧墨蕴有关系?”不远处,一部黑色的车里的司机问后座的女人。

    “目前还不知道,先观察一下看看。”赵茜冷冷的说道。

    “好!”

    十分钟后,萧墨蕴跑步出来了。

    “碧云姐。”来到车旁,她笑嘻嘻的道。

    “蕴蕴,上车。”

    不远处的那部黑车里,男司机对赵茜说道:“姐,还真是和萧墨蕴有关系。我仔细观察了一下萧墨蕴身边的人,像程皓珊说的那个什么程沛和程洢,我们不好对她们下手,毕竟他们都是跟军队有所牵连的,倒是这个女的……”

    “我们非要柿子单捡软的捏吗?”赵茜幽冷的问道。

    “姐,小孩子您不让动我能理解您是因为你在远方也有孩子,可成年女人您还不让动,我们拿什么跟韩启山那个老狐狸交差?”

    “好吧。”赵茜又是幽冷一笑。

    看着廖碧云的车载着萧墨蕴开走后。

    黑色轿车也消失了。

    “碧云姐,赫连捷有没有跟你说啊。”上了车,萧墨蕴就问道。

    “说什么?”廖碧云不明白。

    “昨天我浇了你婆婆个满脸开花。”

    “我婆婆?”廖碧云一时没听懂。

    “容婉芝。”萧墨蕴挑眉笑道。

    “啊?”

    “昨天她在大庭广众下之下骂我,正好被我妈妈听到了,她以为她得罪了我妈妈,所以大半夜的让你公公给我阿湛打电话。现在赫连捷正回家卖给你公公这个人情呢,碧云姐,这样以来,你以后嫁到赫连家就不用太受制于容婉芝了。”

    “蕴蕴,你们,你和阿湛都对我太好了。”廖碧云心里感动。

    还有赫连捷。

    那么一个不爱争斗的人,为了她将来能在赫连家生活的好一点,他竟然也和自己继母周旋起来。

    一家不错的餐馆停稳,两人又要了点吃的喝的,廖碧云便掏出手机打给了赫连捷。

    此时此刻

    赫连捷正端坐在赫连家奢华的客厅内,他的旁边坐的是一脸愁容的父亲赫连庆丰,另一端是低矮的就差跟他跪下了的容婉芝。

    “阿湛真的是这么说的?这事情由你来处理?”赫连庆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在程辅庭的身边做副官做了一辈子,等于是看着阿湛长大的。

    而现在,自己的这张老脸竟然不如儿子的管用?

    “我早就说过,你们不要对萧墨蕴太过分,不要对她太过分,为什么你们就是不听呢?不仅不听,还说我吃里扒外。这下好了吧?蓝汐被收在军教所,而……”赫连捷看着容婉芝。

    懒得再喊她婉姨。

    “阿捷,你替婉姨在冷夫人那里求求情好不好?既然阿湛说这件事让你来处理,那你一定能在冷夫人那里说上话,就算不为了我,你为了你爸爸的处境,你去冷夫人哪里帮我们说说好话,好不好?”赫连捷这是第二次看到容婉芝软的跟个被人抽了筋骨的尸蟞似的。

    正想好好的说道她两句。

    却没想到,容婉芝以为他不想帮她,便突然从沙发上蹲下来,哀求的说道:“阿捷,最近萧墨蕴不是一直都在巴结你吗?听说她为了演女主角,也是因为阿湛现在不要她了,所以她一心想要攀上你这个高枝儿,想要迫不及待爬上你的床,你不妨就收了她,然后也好在冷夫人那里……”

    “你放什么皮呢容婉芝!蕴蕴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呢!你再血口喷人,你的事我不管了!”赫连捷简直气的鼻孔窜血!

    一气之下,他不再把顾馨茹根本就没把这事放心上的态度告诉容婉芝。

    “阿捷……”容婉芝突然跪爬着的摸着赫连捷的脚说道:“阿捷,我告诉你一个你一直都不知道的秘密。以此来交换好不好?”

    “什么?”赫连捷还真想听听容婉芝到底能有什么稀罕秘密。

    “你的亲生母亲,她没死。他还活着,阿捷,你要是帮我在冷夫人那里说说好话,让她不要记恨我,我,我带你去找你亲生的妈妈……”

    容婉芝就是再傻,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现下女儿赫连蓝汐在军教所里管着,如果她要是再被冷夫人打入十八层地狱。

    就是赫连庆丰的军衔不掉,那么她们母女也别想再踏入赫连家的大门。

    所以,她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抓住赫连捷这根救命稻草。

    必要时候,对他抛出了这极大的诱饵。

    “容婉芝!你太过分了!”

    却没想到,一旁一直都拉着一张脸的赫连庆丰猛然站起身,呵斥容婉道。

    “爸,你老实告诉我,我妈妈真的还活着吗?”

    “阿捷!”

    “婉姨你说!”

    “活着,真的活着呢,只是没告诉你而你,阿捷你要是救我一命,我让你们母子团聚!”

    “我……我母亲竟然还活着,你们却隐瞒了我这么久?”赫连捷看着自己父亲赫连庆丰。

    简直不敢相信。

    恰在此时,廖碧云打电话来了:“阿捷,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碧云,我……我想见见你。”从没有这一刻,赫连捷的心好想和廖碧云靠在一起。

    ------题外话------

    赫连捷的母亲,会牵扯出来很多事情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