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6:背后有双黑手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阿捷,你怎么了?”电话那一端,廖碧云听出了赫连捷的声音不太正常。

    好像,带着一种哭腔?

    廖碧云和萧墨蕴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几秒种后,廖碧云做出了决断:“阿捷,你在哪里,我过来接你,正好我和蕴蕴在一起呢。”

    问明地址,收了线,廖碧云和萧墨蕴两人一起去了赫连捷所说的地址。

    赫连家客厅内,赫连捷刚一收了电话线,赫连庆丰就站起身来:“阿捷……”

    儿子的神情让赫连庆丰很吃惊。

    “爸,我原本以为,我虽然失去了母亲,可这个家里至少我还有父亲是我的亲人,可我一个活了快三十岁的人,万万没有想到我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隐瞒了我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愿意告诉我,我母亲她到底去了哪里?你们把她弄哪儿而去了?”赫连捷一依稀记得母亲,还是在他六岁的时候。

    那时候,只觉得母亲死了。

    有棺材,又凭吊。

    小小的他其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自此之后,母亲便消失在他的生活之中。

    后来没过多久,容婉芝这个女人就进了家门。

    “阿捷,我和你爸爸,当年也是为了让你母亲有个活命,不想让你的母亲死,我们才出此下策的呀。”容婉芝抹了抹眼泪,然后带着一种邀功的语气说道:“当年其实你妈妈是应该死的,我和你爸爸动了恻隐之心,才留了你妈妈一条性命。”

    容婉芝是要邀功,可说出来的话却也漏洞百出。

    看到父亲的一张脸又黑长,都快成驴脸了,可他却一句话也不说。

    赫连捷不是傻子,他知道想要问出真相,父亲这里应该是没希望了,惨淡一笑,他问容婉芝:“我妈现在在哪里?”

    “距离云江一千公里以外的一个深山沟里,那个山沟叫曹家坳。”容婉芝迫不及待的说道。

    只想着告诉了赫连捷这些,好等着赫连捷感激她,然后帮她在冷夫人哪里说些好话。

    “曹家坳?”赫连捷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

    “那是你二姨姥姥的老家。”

    “二姨姥姥?”这些信息量,将赫连捷本就很乱的脑子塞得满满的。

    “阿捷,如果你想见你母亲的话,我和你爸爸我们明天就派人带你过去,不过这事儿你得保密……”

    “不必了!我可以自己去找。”赫连捷没等容婉芝把话说完,便跌跌撞撞的出了赫连家的客厅。

    砰!

    门被关上。

    赫连庆丰立即起身来到容婉芝的面前。

    “庆丰,我想这下阿捷肯定愿意帮我们了吧?”

    “啪啪啪!”

    “啪啪啪!”

    没想到,赫连庆丰一句话不说,左右开弓狠狠的甩给了容婉芝六大巴掌。

    “你个下三滥的爬床货!老子当时怎么就着了你道儿!一错再错!我这一辈子的军人生涯,我看是真的要毁在你的手中了!你怎么就管不住你这张嘴?为什么告诉阿捷她的母亲还活着?啊?为什么!”

    “呜呜呜。”被打了一巴掌的容婉芝惊悚极了。

    和赫连庆丰结婚这二十多年来,赫连庆丰还是第一次打她。

    还这么狠。

    “庆丰……呜呜呜。”嘴角都出血了。

    “如果被那个人知道了阿捷的母亲还活着,别说是我的军衔了!我和你的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容婉芝我告诉你,我和你的命如果保不住的话也就算了,如果阿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赫连庆丰撕烂你!”一抬脚,又踢了容婉芝一下。

    然后独自进入了书房之内。

    这个夜晚,注定了赫连庆丰无法入眠。

    他惊恐的事情实在太多。

    二十二年前,原本他还是程辅庭身边的一个副官。虽然有程辅庭的提拔,可再怎么着他赫连庆丰也无法像程辅庭和冷御军那般跻身于军政大家。

    只因为

    暗地里,他在半被动的情况下做了一件惊涛骇浪的事情。

    二十二年前的那个夜晚,他的一次醉酒,没有把持好,便睡了现在的容婉芝。

    那时候的容婉芝很清纯很漂亮。

    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

    自然不是比容婉芝大了十多岁的赫连捷的母亲能与之相比的。

    一来二去,偷偷摸摸睡了几次之后,容婉芝便开始要挟他。

    他没有太害怕。

    毕竟有程辅庭给他做靠山,本以为只是犯了军纪,最多到时候在程辅庭这里认罚就行了。

    却不曾想,容婉芝竟然赖上了他,拍下了她和他的一切,并要求他一定要娶了她。

    他表明了自己是军婚,不能离婚。

    却没想到,容婉芝更狠:“可以不离婚,你只要丧偶就行了。”

    与此同时,容婉芝抬出了她的大靠山。

    那位在背后操控一切的黑大哥。

    直到那时候,赫连庆丰才发现,自己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可为时已晚。

    自己大哥全部身家,自己的妻子以及当时才几岁的赫连捷,全部都掌控在那人的手中。

    如果不答应,整个赫连家都有可能会完蛋。

    相反。

    当时那个黑大哥开出的条件很优渥。

    如果跟容婉芝结了婚,那人承诺可以帮他军衔连级跳,甚至有可能会跻身于云江的三大军政世家之一。

    这个诱惑,对于赫连庆丰这个当了一辈子的兵的人,实在太大了。

    云江三大军政世家。

    那得是多大的殊荣?

    可问题来了,云江本就已经有了三大军政,如果他要被升上来,那也是四大,怎么是三大了呢?

    结果,那个神秘黑大哥阴森森一笑:“当然是要消灭掉一个,然后你填充上来。”

    那一刻

    赫连庆丰发觉,跟容婉芝结婚,以及许给她官升三级只是个幌子罢了。

    那黑老大真正的目的是,如果把自己老婆弄死,然后娶了容婉芝,那么他赫连庆丰的把柄就实实在在的落在了那人的手中,然后,一步步的不得不为他办事情。

    当然了,最终,事情是为那黑大哥办成了。

    而他赫连庆丰也真的官升三级了。

    那就是彻底挤掉了萧远清。

    然后他赫连庆丰上位。

    那位黑大哥也很守信用,自此再没找过他的麻烦。

    以至于,他和容婉芝这几年过的也很安稳,结婚生女儿,仿佛云江的一切还都是那么的平静似的。

    却……

    这种平静,被容婉芝这个贪小利的又素质底下的女人给破坏了。

    要不是考虑到她的背后有那个男人给她支撑着,赫连庆丰简直想打死这个没脑子的女人。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赫连庆丰跟儿子打个电话,哪怕是用骗,是用任何手段,阻止赫连捷寻找自己的母亲。

    可,赫连捷根本不接他电话。

    此时此刻,赫连捷抖擞在瑟缩的风中。

    不远处,有车开过来,然后停在了赫连捷的身边:“阿捷,上车。”

    车是萧墨蕴开的,廖碧云坐在后排,将赫连捷接到车上之后,她便十分关心的眼神问道:“阿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蕴蕴浇了容婉芝一头汤汁的事情,容婉芝怪在你的头上了?”

    印象中,赫连捷应该不是这么脆弱的人。

    “碧云,你有婆婆。”赫连捷凄惨的一笑,说了这样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什么呀,阿捷。”

    “我母亲,她,竟然没死。我活了将近三十岁,我到现在才知道,我母亲竟然还活着,碧云,你说这是不是个天大的讽刺笑话?怪不得你不想嫁进豪门来,原来这豪门里的龌龊事儿实在太多!太多了!”赫连捷是个男的。

    他在压抑自己的哭腔。

    可廖碧云分明能从中听出他的难过。

    她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她伸出瘦弱的手臂,将赫连捷揽在怀中。

    “呜呜呜。”赫连捷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前排开车的萧墨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失去母亲的滋味她知道。

    重新知道自己有母亲的滋味,更是令他五味杂陈。

    她都理解。

    这个夜晚,她将廖碧云和赫连捷带回了栖庐公馆,车刚一驶入公馆内,岗哨就跟程湛去了电话:“报告少将,夫人和碧云小姐以及赫连公子一起回来的。”

    “知道了。”那一端,程湛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碧云和阿捷都和萧墨蕴关系非常好,偶尔来家里疯玩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令程湛没想到的是,这个夜晚,这两位客人会住在他的栖庐公馆呢。

    客厅里,柳柳还没睡觉。

    看着东倒西歪的赫连捷叔叔,柳柳还以为叔叔喝醉了呢。

    她小短腿跑的比甄妈还快,又是去洗手间弄热毛巾,又是倒热开水的。

    忙活的额头和鼻尖子上都冒了汗。

    “赫连叔叔,你是不是喝醉了?喝醉了的话,你喝热开水,解酒哒。”她是从电视上看到的。

    所以现学现卖了。

    “赫连叔叔,你哭啦,你有什么伤心事,你告诉柳柳,柳柳给你讲故事。”这段时间,她在蕴姐姐和程湛哥哥这里听到的故事可不少呢。

    完全可以拿来讲给伤心人的听。

    赫连捷看着柳柳。

    惨然笑了。

    这个时候他才真正感觉到,栖庐公馆是多么的温暖和富有人情味,也在这时候,他突然明白程少将为什么一直都不喜欢父亲。

    原来。

    赫连家竟然藏了这么多龌龊事儿。

    一点都不比程家少。

    这个时候,赫连捷也才明白,程湛为什么要执意去娶萧墨蕴这样一个看似仇人的女儿。

    因为她真性情。

    原本柳柳是个多么不爱说话,还跟个小刺猬似的总爱冲人的小姑哦,可,自从萧墨蕴入驻了这里。

    小姑娘完全变了个人。

    变得像个爱心小太阳。

    把赫连捷的心都给融化了。

    “碧云,跟我一起去深山老林里去接我妈妈好不好?如果她要是认我这个儿子,认你这个儿媳妇儿的话,我们三个一起生活,我们从赫连家族搬出来,以后再也不回那个肮脏的家了,好不好?”赫连捷突然这样问廖碧云。

    “好。”廖碧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赫连捷将廖碧云搂在怀中。

    光明正大的给萧墨蕴,柳柳,以及甄妈撒了一小波狗粮。

    “嗨嗨嗨,你们两个,这里可还有少儿不宜啊!”萧墨蕴提醒了赫连捷,他才舍得松开廖碧云。

    “嘿嘿嘿,我喜欢看赫连叔叔和碧云姐姐搂在一起,这就说明我就快有喜糖吃啦。”小妮子可是个双商都很高的聪明妞儿。

    小大人一样的,什么都知道呢。

    羞的廖碧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嗯,碧云姐姐,今天晚上你和赫连叔叔给我讲故事好不好?”小妮儿平时最喜欢的就是程湛哥哥和蕴姐姐两个人一左一右的给她讲故事。

    可,这半个月以来,程湛哥哥都没再家里了,她想念那种被两个人围在中间的感觉。

    “当然没问题。”赫连捷的心情好了许多。

    这个夜晚,赫连捷和廖碧云两人哄睡了柳柳之后,才有下楼和萧墨蕴三人商量之后,一致决定,就这三两天里,赫连捷腾出时间,廖碧云请了假之后。

    就去深山找母亲。

    这一夜,赫连捷睡在客厅里,廖碧云和萧墨蕴在一起凑合了一弯,早晨五点钟萧墨蕴便起来去和程湛汇合去了。

    “什么?阿捷的母亲没有死?”程湛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头也是猛然一惊。

    “是容婉芝亲口告诉赫连捷的。你是没看到赫连捷昨天那个伤心的样子,其实这种事情我见怪不怪了,我二哥,就是加国的那个二哥,他和我二嫂结婚都十几年了,两个人还不都是貌合神离?结果十年了才发现,我二嫂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五哥的,为此,我二哥一枪把二嫂孩子的父亲直接命根子打掉。然后我五嫂被逐出家门。从小到大,我见到这样的事情多的去了。也不觉得奇怪了。”萧墨蕴惨然着的这样说着。

    却没发现,程湛的眉头皱的很紧。

    “阿湛,你怎么了?”萧墨蕴问道。

    “或许,阿捷的母亲这里会是另一个大的缺口。”

    “什么意思?我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阿湛?”萧墨蕴不理解的问道。

    “你难道没发觉?你公公的媳妇,冷御军的媳妇,还有赫连庆丰的媳妇,都是续弦?”程湛的语气带了些幽默的味道。

    “发现了,我也觉得奇怪呢。”

    “如果这是人为的,那就不奇怪了。”程湛的声突然变得很凝重。

    “人为的?”

    “对,背后有双黑手!”

    ------题外话------

    推荐基友文:《甜妻蜜婚:偷心男神撩不停》pk中,求多关注。

    作者:我爱木木

    “想要?”

    私人泳池内,顾一城裸着上身,身材曲线诱人。

    “不想。”慕暖暖正经摇头,脑海里却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场泳池羞耻py。

    “既然连剧本都想好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照着演一遍吧。”男人面无表情,目光却暗藏狡黠。

    “我靠,这男的有毒!”

    水花四溅,男人扑上,吃干抹净。

    ……

    这是一个很神奇,很暖又很萌的“爱情”故事,1v1,双洁,无虐宠文~ps男主会读心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