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7:知道太多秘密的女人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韩启山?”萧墨蕴不是傻瓜,即便是程湛没有指明说出韩启山的名字,她也能猜得到,程湛所谓的背后黑手是韩启山。

    程湛沉默不语。

    萧墨蕴也陷入沉默之中,脑海里想到的是韩启山那双阴森森的鹰眼。

    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回到剧组再看到程皓珊时,她突然发现,程皓珊的那双时常不怀好意的眼,和韩启山的那双鹰眼像极了。

    莫非

    程皓珊就是韩雪晴的亲生女儿?

    如果真是这样,那韩雪晴岂不是等于给大哥程昱戴了顶绿帽子?

    这样思虑着,禁不住多看了程皓珊两眼。

    这几天的程皓珊过得很轻松,每天看着三叔连家都不会,来了剧组一趟连看都不看三叔一眼,程皓珊的子心里就别提有多高兴。

    “三婶,你老看我看嘛?”程皓珊得意的笑着问道,而且还带了一股子不依不饶咄咄逼人的味道:“是不是我三叔冷落你了,你就把这事儿怪在我头上呢?”

    “皓珊。”萧墨蕴丝毫不把程皓珊对她的讽刺挖苦当回事,而是直入主题的问道:“你被你爸妈收养了多少年了?”

    “你管这个!”

    “我就是随口一问。”

    “这不该你问的!”程皓珊似乎很回避这个问题。

    “不该?还是你不承认你是程家人?”萧墨蕴循循善诱的问道。

    “萧墨蕴你别以为你现在被爷爷任命你为我们程家的当家主母了,你就觉得我不是程家人了!我爸可是程家地地道道的长子!”

    “说得好!”萧墨蕴笑了:“既然知道我是程家的当家主母,你也觉得你是程家的孙女,那你什么时候被我大哥大嫂收养,就很该我问一句。”

    “……”程皓珊。

    听了约摸一分钟,她才悻悻然的答道:“我一岁的时候吧。”

    “哦……”若有所思的一会儿,继续说道:“皓珊,你说你这虽然是我大哥大嫂一起抚养的,姓也是跟着我大哥姓的,可你怎么就只跟我的大嫂长得像,而一点都不像我大哥呢?按理说,你么在一起生活的久了,孩子就算不是自己父母亲生,每天生活在一起,隐私气管,生活习性之类的,也会将一个人的面部表情给同化的很像一家人,可为什么呢?你只像我大嫂而不像我大哥?”

    “萧墨蕴!”程皓珊顿时恼了。

    “你肚子里憋着什么坏呢?想说我是我妈妈的私生女儿吗?这怎么可能!你太阴毒了。”

    “哈哈!”萧墨蕴笑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哦。”

    “……”程皓珊。

    结果,这个一整天里程皓珊都极为的心不在焉,正好今天她的戏份还听过,和萧墨蕴的对手戏,和女兵们的对手戏。

    可,因为她的心不在焉,她每条都差不多要重复十几二十次。

    一整天里,整个剧组都被程皓珊拖的人仰马翻。

    余启明连连叹气。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程大小姐,你和蕴蕴,你们同事都是程家人,为什么蕴蕴在拍戏的时候能如此认真,而你,却这般的心不在焉?你是觉得这军营是你家,你的亲人都在这里,所以你想怎么样拖延就怎么拖延还是怎么的?”

    “导演,我没有。”程皓珊不敢在余启明面前过意傲娇托大。

    毕竟她本身来这个剧组的初衷的便是想着能够让三叔信任她,注意她,做出点成绩来给三叔看。

    继而让三叔娶了她。

    虽然现在偏离她射向的轨道很远。

    可她,也不能一点成绩都不出。如此以来,她以后在程家的地位岂不是更难差?

    “导演,希望您多指教我,多提拔我,我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加倍努力,对了导演,我外公他也有意投资影视剧这一块,到时候我介绍我外公给你认识啊。”

    “……”余启明。

    自己演技不好,竟然把外公都抬出来了。

    可真有她的。

    如此以来,还真把余启明给压了一头,程皓珊又兀自得意起来。

    没想到,更让她的得意的还在后面。

    剧组快该收工的时候,冷锋来了。

    似乎和程皓珊一种心照不宣的不打招呼,两人只是彼此看了对方一眼。

    冷锋的受伤碰了一束香水百合,然后身后的随从还拎着一个食品袋。

    “蕴蕴,送给你的。”冷锋也不管萧墨蕴搭理不搭理他,颈子来到萧墨蕴的面前。温声笑道。

    “对不起!不接受。”萧墨蕴冷着一张脸。

    “哎呀,三婶。”程皓珊的语气立即叽叽哇哇像个麻雀一般,抑制不住心里的雀跃:“三婶,你倒是桃花运开的很旺,那边我三叔不理你了,这边马上我冷叔就接上茬啦。”

    “……”萧墨蕴。

    “蕴蕴,香水百合不是玫瑰。”冷锋替萧墨蕴解了困,他喟叹一声继续笑道:“我茹姨,哦,就是你妈妈,她毕竟身体虚弱,不能天天往返于剧组,所以,就嘱咐我过来看看你。”

    语毕,冷锋又转身看着身后的随从:“小蒋,把袋子里茹姨炖的羊肉煲拿来。”

    随从递给他。

    他又将食品袋交给萧墨蕴:“别担心,无论发生什么请,你妈妈,以及冷家都会是你的娘家人。”

    这话明明是说给程皓珊听的。

    可程皓珊却在一旁高兴的丝毫不加掩盖。

    萧墨蕴笑。

    纵然她讨厌冷锋。

    可,冷锋在做着帮助阿湛,帮助自己的事情,这一刻时刻,她也只能把自己私人的恩怨和讨厌暂且放一边。

    花,接受了。

    羊肉煲,留下了。

    而且,程皓珊想要的口舌,也留下了。

    很完美!

    果然

    冷锋一走,程皓珊发难了:“三婶!虽然你现在被我爷爷任命为程家的当家主母,可你这个主母当的也太不合格吧?我三叔纵然不理你,可你们毕竟还没离婚,你这样公然的接受我冷叔的示好,算怎么回事!”

    “哼!比起你长得很像你妈,更尤其是,很像你外公这件事,我这算不得什么!”

    “……你!萧墨蕴你这是无中深有,血口喷人!纵然程家再是你当家做主,你也应该有个尺度!你当我爷爷和我秋奶奶是瞎子吗!”

    “哈哈哈,终于承认秋姨是你秋奶奶了?”萧墨蕴讥诮的反问:“好啊!既然话说得到这儿份上了,你爷爷和你秋奶奶都是不瞎子!那我萧墨蕴也不是好惹人的!你也看到了,我妈妈,冷家,都是我的娘家人,我坚实的后盾!别说我是程家的当家主母,就算我在程家什么都不是,以我母亲对我的疼爱,我想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吧!”

    “说得好!”程皓珊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

    然后哼着曲儿出了剧组。

    “蕴蕴,程皓珊这是想干什么?”余启明不明就里的问道。

    “余导,这事儿你就别问了。”郁鸿放在余启明的身后插了一句。

    “蕴蕴,程皓珊好像是抓到你什么把柄似的?她这个死女人,她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啊?”就连温一斐都看出了程皓珊嘚瑟张狂的原因来。

    “没事。”萧墨蕴无所畏惧的笑了一下,眼眸的余光撇见了角落里,最近这一个星期都很老实本分的筱琳玥,然后嗓门略略抬高了说道:“别担心我,我萧墨蕴现在也不是任人欺凌的无父无母的孤儿了。我现在有妈,我妈妈可以为我撑起半边天……”

    语毕

    她也和程皓珊一样,哼着歌走了。

    剧组人愣。

    大部分都觉得,萧墨蕴还真是有了母亲撑腰,就不一样了。

    走出剧组很久后,萧墨蕴才给余启明打了个电话:“余导,我得跟向您请个假。”

    “蕴蕴,我知道你不是那样涨势之人,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余启明在心底里早已把萧墨蕴当做了她自己的女儿一般。

    “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在这拍戏的紧要关头,我还跟您请假,可那件事对我来说也很重要。”萧墨蕴极为抱歉的语气。

    “别担心,这两天不拍你的戏份就是了,两天够吗?”余启明问道。

    “大概吧,目前还不知道。”

    萧墨蕴的确不确定,两天的时间够不够,毕竟从云江到曹家坳单程就是两千里路。

    即便坐飞机,那么到了山区呢?

    离开剧组和余启明请了假,然后有和傅远交代了照顾柳柳的事宜之后,萧墨蕴便和廖碧云以及赫连捷一起,出发去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曹家坳。

    要论心里的那份焦急程度,萧墨蕴甚至大于了赫连捷。

    赫连捷只是思母心切。

    而她。

    不知道见到那位被封藏起来的老人之后,会听到什么不一样的秘密?

    会对她的不利有多少?

    会不会影响她和阿湛的婚姻关系?

    她都不得而知。

    一路上,她和赫连捷,以及廖碧云,三人都极少数说话。

    三个小时的飞机,然后下了飞机又坐了一个小时的短途客运之后,他们才来到曹家坳那个山坳所在的县城呢。

    据说,还要再做两个小时的三轮车,才能真正到大目的地。

    两天的时间,还真的不怎么够。

    坐上三轮车之后,或许是距离要到大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赫连捷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似的,他突然开口问萧墨蕴:“蕴蕴,我母亲,如果我的父母亲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代他们向你道歉。如果……”

    “别说了,赫连捷。”萧墨蕴打断赫连捷。

    赫连捷不是傻子。

    他和廖碧云一起去深山老林寻母,萧墨蕴完全不用跟着过来。

    她之所以跟过来,那肯定有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秘密。

    但萧墨蕴又是个是非分明的人:“不关你的事,他们上一代人的恩怨,我们下一代,没有责任和义务为他们承担什么。”

    萧墨蕴这样对赫连捷说。

    “阿捷,蕴蕴……”廖碧云叫了两个人的名字一下,一个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另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当得知赫连捷搭乘飞机去寻找自己母亲的时候,赫连家客厅内,赫连庆丰也坐不住了,二十年的安稳生活。

    让他真心再也不想去触碰那个男人。

    可,儿子一旦把自己的母亲的接过来,就等于一切都暴露了。

    “庆丰,要不你打个电话给韩先生吧,我想他总是有办法的。”容婉芝竟然是十分怂恿赫连庆丰的语气。

    “你个贱货!就知道让我打打打!他的做事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要让他知道阿捷的母亲还活着,那就等于是泄露了他的秘密,你觉得他还会让阿捷和阿捷的母亲活着吗?不仅如此,整个云江恐怕都要掀起轩然大波了吧!”

    “只要我们一家三口没事不久行了?”这个时候,容婉芝已经顾不了许多了,竟然能说出这样完全舍弃赫连捷的话语。

    “我打死你贱货!”赫连庆丰一阵拳打脚踢,将容婉芝打人的抱头哀嚎。

    “阿捷也是我的儿子!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不顾他母亲的死活也就算了,你难道不顾阿捷的死活吗?你个心肠歹毒的恶妇!”

    “庆丰,庆丰,你听我说,你心疼阿捷我知道,可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了不是吗?我也是为了你好,语气我们一家四口,甚至牵扯到我们整个赫连家跟着倒霉,不如将事情扼杀在摇篮之中,牺牲阿捷一个人至少你还能保全你的女儿赫连蓝汐,要不然捏,难道让蓝汐和阿捷一个都保不住?”

    容婉芝说的话虽然自私极了。

    却,戳中了赫连庆丰的软肋。语气整个赫连家族都栽死,牺牲赫连捷一个的确是最小的损失。

    在心中犹豫挣扎了很久,赫连庆丰拨了一组电话。

    与此同时,载乘三轮车的萧墨蕴,赫连捷以及廖碧云三人也历经两个小时坑坑洼洼大的山路之后,俩到一处山坳之中。

    半下午的阳光射进山坳里,显得整座山都寂静悄悄,甚至能听到小溪的流水声。

    三人都没有心情欣赏这冬日里身上的肃静景色,而是沿着一条只能走开一个人的慢坡山道向上走。

    不远处的山间平地出,他们能看到那里有一户农家。

    赫连庆丰隐忍着自己的激动。

    恨不能一步当做两步的向上爬。

    快到地方的时候,三人同时看到一位年月五十多岁一头白黑相间齐耳银发的老人挑着一担子水在朝家的方向走着。

    赫连捷在森后叫住她:“大婶,请问您认识沈素兰吗?”

    “你是?”中老年妇女怔了一下,狐疑的问道。

    ------题外话------

    错别字来不及改了,明天再改。么么哒。

    推荐友文:《王者归来:大神好傲娇》

    作者:糖布宝

    5号——8号2p,活动多多,欢迎来踩。

    邪恶版简介:

    主持人问:“叶萌同学,请问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你的爱情观更偏向于哪一种?”

    叶萌回复:“日久生情。”

    待日后,叶萌被程子皓压在床上起不来的时候,她忍不住吐槽:“程子皓,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程子皓慵懒地搂着她,淡淡地回复:“这不是你喜欢的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喜欢了?”

    “之前你在广播上说你喜欢日/久生情,不满足你的欲望生不了情的话,怎么办?”

    程子皓,你垢了!你这么玷污成语是会被谴责的!

    这是一个腰细胸大腿长的傻姑娘勾搭上傲娇毒舌的王者荣耀大神的jq故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