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28:真相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我姓赫连,我叫赫连捷。”

    “你是阿捷?你……真的是我的阿捷?”

    中老年妇女挑着的水桶从肩上掉落下来,水桶歪在一边,里面的清水汩汩无声的流淌在青石板地面上,经过赫连捷脚下的时候,与赫连捷眼眶里流出来的泪,汇为一体。

    赫连捷努力的哽着喉咙。

    有话要说。

    却一开口,便是粗哑的哭声。

    呜呜呜呜的。

    幽静的山谷放大着他的悲凉。

    萧墨蕴哭了。

    廖碧云哭了。

    中老年妇女更是悲切的泣不成声:“我的儿,妈妈以为这辈子再见不到你了呢……”

    “阿姨,您就是沈素兰是吗?”廖碧云从妇女的眉眼里已经能够断定她就沈素兰。

    是赫连捷的母亲。

    更何况,妇人嘴里还唤赫连捷为儿子。

    突然,老妇人一个扭转,立即变了语气:“不!我不是你们要找的沈素兰,你们回去吧!”

    “妈妈……”赫连捷哭的怔住了。

    廖碧云也愣住了。

    萧墨蕴却喟叹一息。

    “阿姨,我叫萧墨蕴,我是萧远清的最小的女儿。”萧墨蕴上前一步,扶住了妇人的肩头。

    “啊!”妇人看了萧墨蕴一眼,惊悚无比:“你……你说你是谁的女儿?”

    “萧远清。”萧墨蕴坦然道。

    “我不仅是萧远清的女儿,我还是程辅庭的儿媳妇,我不仅是程辅庭的儿媳妇,我还是阿捷和您儿媳妇此生最好的朋友。我今天之所以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寻找您,我就是要告诉您,我能够给您足够的安全感,让您和您的儿子相认。”

    “妈妈,蕴蕴说的都是真的。”赫连捷止住了哭声。

    “阿姨,蕴蕴之所以亲自过来,就是来解除您的后顾之忧的。”廖碧云也在身后补充安慰道。

    与此同时,她则更是深深的体会到,生活在这样复杂的世家家庭内,可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

    真的没有她和爸爸妈妈的三口之家显得温馨有爱,虽然他们小门小户,可生活够吃够穿够花就行了。

    像赫连捷和蕴蕴这样,两个人都是生在非富则贵之家庭,可,一个逃亡在外,一个和亲生母分离。

    内心极为同情蕴蕴和阿捷。

    廖碧云便斩钉截铁的对沈素兰说道:阿姨,我和阿捷我们既然前来找您,就是要把您接回去,即便是有什么危险,我们三个人一同面对。”

    “阿捷,这……是你媳妇?”沈素兰初一认儿子,尚未从喜悦和激动中出来,便又更深一拨的喜悦和激动。

    现在的社会,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儿媳妇儿。

    “快,孩子,快进来。阿捷,快你带你媳妇和你朋友进屋来。”沈素兰一边说着,便一手拉着廖碧云,另一只手拉着萧墨蕴,朝她的小屋走去。

    屋内

    还有一个中老几年汉子。

    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山里人。

    看到三人进屋的时候,汉子只腼腆一笑。

    “阿捷,叫何叔叔。”沈素兰大方的说道。

    “何叔叔,您好。”赫连捷不用问,也知道着应该是妈妈的丈夫。

    “你姨姥姥在我刚来这里没几年的时候就去世了,去世之前,她帮我在这山里找了一个可靠的人嫁了,你何叔叔对我很好,我们还有一个孩子,如今在县城里读高中呢。”沈素兰简洁的介绍了自己的情况。

    然后和自家丈夫一起张罗着晚饭。

    晚饭不甚丰富,一个自家腌的野山鸡,一个盘烧冬笋,一盘烟熏香肠,还有一盘醋溜白菜。

    四个菜,很质朴。

    却让前来的三人吃出了无比的醇香。

    饭后,沈素兰的丈夫去里屋给他们三人搭床铺,沈素兰便在堂屋里给三个人讲述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阿捷,碧云,我不是害怕自己丢了性命,我是担心我的阿捷,我现在有了阿捷,还有了正在上高中的何苗儿,我舍不得我的两个孩子啊。”沈素兰声泪俱下。

    赫连捷陷入沉默:“妈,我……”他有一种深深的内疚,自己母亲现在其实过得挺好,一家三口,很清净,孩子在上高中,多美美好的三口之家。

    而他的到来,算是打扰了母亲的清净。

    “是妈对不起你,孩子,你既然来了,云江那边肯定就脱不了干系,我早点告诉你们实情,也好让你们有个防御措施。”

    “嗯,阿姨说得对。”萧墨蕴点点头,鼓励阿姨说下去。

    倒不是因为跟她有关她就迫切的想知道,反正阿湛那边也已经搜罗的差不多了,她在沈素兰这边知道不知道倒没太大影响。

    但,既然沈素兰是当事人之一。

    那势必要牵扯到赫连捷和廖碧云。

    如此以来,她就必须得知道事情的轻重了。

    幽深的大山里,灰黄的灯泡下,沈素兰讲述了二十五年前的事情。

    那时候,她和赫连庆丰还是比较恩爱的夫妻,俩人有一个孩子,赫连庆丰在部队上虽然没什么军衔,但,他们的赫连家的家世在云江还算比较显赫。

    以至于,沈素兰也是过着养尊处优二少奶奶的生活,平时温温婉婉,不操什么心,也没什么心机。

    偶尔也会听到和她一起逛街打麻将的阔太太们说什么要提防小三,要严守自己婚姻之类的,沈素兰都一概是笑而不答。

    因为她没有这方面的后顾之忧。

    自己老公是军婚啊,军婚是不能离婚的啊。

    如此甜蜜的想着,沈素兰在看到容婉芝的时候,简直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似的。

    容婉芝就是那么嚣张,那么理直气壮。

    而且,还十分盛气凌人的告诉她:“沈素兰,我容婉芝是比较心软的,是有良心的,按照我的靠山的意思,你是必须得死的,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你死!二,你消失。”

    那时候,沈素兰气的都想咬死这个抢了她老公的女人。

    深更半夜的,她疯了一般的跟随容婉芝,却发现,她在跟一个人私会。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墨蕴插了一嘴:“是跟韩启山吗?阿姨?”

    “对!”沈素兰抬眸看着眼面前这个聪明到的能洞察一切的女孩子,她的年龄比阿捷小了很多,甚至比碧云还小。

    可她那一双坚定的眼神,让沈素兰看到了一种安全感。

    “就是那个男人!他是个走私犯!”

    “走私犯?”萧墨蕴倒是不知道呢。

    “对!”沈素兰提及韩启山,就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韩启山的家族早在三十年前根本不发达,韩启山的父亲就是靠走私打下来的江山,知道韩启山那一带,他做的黑生意比他的父亲更野,起初盯上他的是你的父亲萧远清。”沈素兰看着萧墨蕴,幽远的说道。

    萧墨蕴不语,只能沈素兰继续说下去。

    沈素兰陷入回忆的轨道内。

    那天晚上,沈素兰貌似跟踪容婉芝之时,却发现容婉芝倒在韩启山的怀中,正在撒着娇:“爷儿,你什么时候能把他们几大家族都给灭了,到时候我好真正成为帝国的第一夫人啊。”

    “这事,急不来,图谋大事的人,哪能整争个一朝一夕?”韩启山的语气又冰冷,又阴毒,对容婉芝丝毫没有感情:“我现在给你找的男人就很好,他如果按照我说的去做,配合我除掉萧远清的话,他马上就能跻身于帝国三大家族之一了。”

    “你……你不打算娶我?”容婉芝面上一惊,哭腔问道。

    “你想太多了!”韩启山一把把容婉芝从怀里拽出来,甩开。

    “你……你心里只喜欢你那个养女是不是?你从小拉扯她就是为了要娶她的是不是?”容婉芝哭着问道。

    “不是!”韩启山冷冷的回答:“我同样也不会娶她,因为你们女人都是我事业上的累赘!”

    “真的?”容婉芝突然不哭了。

    “所以,你跟了赫连庆丰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那个女人怎么办?”容婉芝趁势问道。

    “死!”韩启山一个字:“只有那个女人死了,赫连庆丰才能真正的和你结婚,只有他和你结婚了,她才能真正的在你的掌控之中,也就是我的掌控之中……”

    沈素兰听到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浑身战栗着,发出了声响,被韩启山发现了。韩启山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沈素兰掣肘在手中,幸好赫连庆丰来的及时。

    不过,韩启山给赫连庆丰下的威胁命令更令沈素兰绝望。

    “我给你药立即弄死她,对外就说她突发心脏病而死,半年后,你把婉芝娶回家。如果你不照做,赫连庆丰,别说你和你儿子,就算你们真个赫连家我都有办法把你们击垮,以为我没这个能力吗?那,光脚不怕穿鞋的你有听到过吗?我韩启山天生就是亡命之徒,我比萧远清更枭霸,你要不要试一试呢?”

    赫连庆丰妥协了。

    按照韩启山的威吓,将沈素兰毒死,然后对外界宣称心脏病突发而亡。

    如此以来,一步步的,赫连庆丰无形之中就被韩启山牵着鼻子走,离间着萧远清和帝国,和云江另外两大家族之间的关系。

    也最终,赫连庆丰真的如同韩启山说的那般,打败了萧远清,他上位成为副将。

    但

    唯独两件事令韩启山没想到。

    一,萧远清没死,他有着超常绝地反扑的能力,携带自己的私兵远逃加国。

    二,沈素兰被赫连庆丰偷偷掉了包,趁着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将她秘密的送到着深山老林里,对她说道:“从此之后,我们缘分尽了,你好好的在这大山里生活,也算我欠你的对你一份弥补,为了你的儿子能够健康成长到大,以后你就再也不要见儿子了。”

    沈素兰纵是心中再恨,也无法和赫连庆丰抵抗,就算再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可她也无能为力,从一开始的喊天怨地,到喉咙都嘶哑了一两年。

    再后来的慢慢接受,一直到后来的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孩子。

    沈素兰才真正的接受了这里的生活。

    “我觉得现在也很好,与世无争,丈夫也很疼爱我,女儿乖巧,唯一令我牵挂的是,我的孩子还在云江,可我又不敢去看你,阿捷。你原谅妈妈好吗?”沈素兰叙述完毕,也已经是泣不成声。

    “妈妈,这不关你的事情,是父亲,贪图美色,是父亲违背了军纪。”此时此刻,赫连捷对他那个亲生父亲,已经没有了任何一点情感。

    有的只是恨!

    切齿咬牙的恨!

    还有那个韩启山!

    “韩启山是谁?妈,你告诉我!”

    “程皓珊的外公,我大嫂的娘家爹!”萧墨蕴目光深远的看着室外漆黑的夜,然后冷笑道。

    几乎没做停留,萧墨蕴便致电程湛:“阿湛,秘密派人过来保护沈素兰阿姨以及她的丈夫和孩子。”

    电话那一端,程湛几乎没有考虑便答应了。

    悄无声息间。

    次日一早,这座山坳里边埋伏了十名高手。

    从深山坳里返回之前,赫连捷依依不舍的对母亲和二爸说道:“妈,二爸,这次我们来的匆忙,云江那边也是比较危险,所以暂时就不接你们和妹妹回云江了,等到云江那边我们把那条狡猾的老狐狸给抓住,再接你们三个回云江也不迟的。这里您放心,蕴蕴已经调来保镖在暗处保护你们了。”

    “阿捷你放心,二爸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软蛋,想要在这深山老林里让我和你妈妈束手就擒,那也不是很容易的事儿,你尽管回去,等你事情办完,来二爸这里,二爸把你当亲生的看。”沈素兰的下人老公何敬民拍着胸脯说道。

    很显然,他是个十分有担当的山里汉子。

    这让赫连捷极为放心。

    四人悄然再回云江的时候,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三人这一天多干啥去了,赫连捷也没对任何人声张。

    廖碧云该去上班还是去上班。

    而萧墨蕴,在家里休息一下午之后,与次日一早,四点半准时起床,一如既往的跑步去了军区,她没有去例行公事的进行跑步热身,更没有直接朝军区的后山靶场上进行各种体能训练。

    而是,直奔军区办公大楼而去。

    再见到程湛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猛然一下子扑到程湛的怀中,喃喃的说道:“阿湛,无论接下来我们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都不要分开,死也要死在一起,好吗?”

    “好端端的,怎么提死干嘛?”男人柔声的问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