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30:密谋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电话那一端,傅远拿着自家少将的手机冷笑对程湛说道:“少将,鱼儿上钩了。”

    “程皓珊打来的电话?”程湛没看手机,只问道。

    “是的。”傅远含笑。

    “看来,小妮子的演技越来越炉火纯青了。”程湛叹然一笑,然后从傅远手中将电话接过来。

    很冰寒的语气接通:“喂,什么事!”

    “三叔……”电话接通之前程皓珊很嚣张,一听到程湛的无情冷硬的嗓音,她又立即变得心惊胆战,手足无措,说话都上下牙打架了。

    “什么事!”极为的厌弃。

    “三叔我……”程皓珊结巴又慌张的说道:“三叔,我,我知道我不应该给你打电话,我不应该打扰你,可是三叔您的名声在剧组如此受损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呀,你知道我三婶今天在剧组都说什么吗?她明目张胆的说她去和赫连捷约会,还告诉我郁鸿放上校也是她的盘中的菜,三叔,虽然您现在是冷冻了我三婶,可我三婶一点都不不觉得怕,她反而嚣张丝毫没减,正达冠名的勾引男人。”

    “放肆!”程皓珊一声高亢的怒吼:“程皓珊你觉得我踢你那一脚,踢的还不够是吗?”

    “三叔,三叔。”电话那一端,程皓珊快速的喊道,生怕程湛这边挂断了电话:“三叔,皓珊被您踢打过,我爸妈和弟弟现在在程家又没有任何地位了,三叔您觉得我还有那个胆量闲来没事冲撞三叔您吗?”

    果然

    这一番肺腑之言揪住了程湛。

    “你在剧组到底都看到了什么?”程湛又急躁又压抑无比的嗓音问道。

    程皓珊的脸上露了胜利的微笑:“三叔,萧墨蕴现在是女一号,又有她母亲给她撑腰,大概也是觉得他和您的婚姻是军婚,您无法轻易离婚吧,所以她现在在剧组真的很糜乱,丝毫不顾及场合的。她说郁鸿放上校是她的菜的时候,剧组的人都听到了,三叔您让我眼整整看着我三婶给我三叔戴绿帽子,我怎么忍得下去!您要不信,您大可把萧墨蕴叫进程宅的当着爷爷当着秋奶奶的面对她一翻审问!”

    “程皓珊!你这个小杂种!你再在我面前挑拨我和你三婶的关系,我会让你尝尝什么是战地极刑!”

    语毕,‘啪!’挂断电话。

    “三叔……”程皓珊却一脸胜利的笑容。

    她丝毫没有被程湛的这番话吓到,她反而能从程湛的语气里听出,其实程湛是因为实在是懊恼萧墨蕴的行为,所以才会失控对她发火。

    哈哈!

    高兴了没有五分钟,她的手机又响了。

    看了来电显示,激动的都想裸奔了。

    点开手机,捏着嗓子,柔和的叫道:“三叔,我知道您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珊珊都明白……”

    “虽然我和三婶的关系现在在冷战期,可也不是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小杂种能后从中搅和的,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背着你三婶在我这里告她黑状,我把你舌头割了!”

    “三叔……”

    那边,电话已经切断。

    程皓珊简直气急败坏,到现在都不相信她,都还在维护那个小贱人!我要不当场捉奸你恐怕永远都不会相信我。

    越是想尽快的将事情办成,程皓珊的心中越是焦躁又兴奋,从剧组出来之后,索性直奔栖庐公馆。

    就算守株待兔,她也要守到萧墨蕴带着赫连捷回栖庐公馆的证据发给程湛看!

    就不信程湛还能护着萧墨蕴。

    果真黄天不负有心人,她在栖庐公馆的门外守了不到一个小时,便看到公馆外停了两部车。

    一部是廖碧云的,她认识。

    另一部她也认识,是程沛的。

    廖碧云的车里下来了萧墨蕴和程洢,而程沛的车里下来了赫连捷和温一斐。

    竟然还有温一斐!

    像这样在剧组里一文不值的小打工仔,都能出入三叔的栖庐公馆!

    程皓珊的脑子都快被气炸了。

    “小洢,你看,给你这个。”温一斐拿着一串五颜六色,却极显精致纹路,又很软和很有弹性的手链递给程洢。

    “呀,这么好看,这是什么?”程洢小兔子一般窜到温一斐的旁边,毫不客气的接过手链,惊喜的说道:“这什么材质的?又柔软又好看。温小子,你在哪儿买的呀?”

    “不是买的,是我下班之后自己编的,专门……为你而编的。”

    “我喜欢……”程洢的心肝肺都被融化了。

    “温小子!”程沛一声高呵。

    “嗯?程……程沛哥?”温一斐立即不知所措起来。

    “哥!”程洢嗔怪程沛。

    “小子!”赫连捷也在程沛的身后叫了温一斐一下。

    “啊,赫连上校,您……您有什么吩咐?”在剧组,赫连捷也算是长官了。

    站在一边看四人笑话的萧墨蕴和温一斐只笑,不说话。

    他们六个人只顾着嬉笑吵闹,谁也没发现程皓珊就在一颗绿植的背后,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说温小子,你这要想讨到好媳妇,必须得先把大舅子巴结好,你懂吗?”赫连捷在向温一斐传授着自己亲身经历的经验。

    “啊?”温一斐这才想到,程沛可不就是大舅子嘛。

    “少校,您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因为我……”赫连捷刚想说因为他之前追求碧云的时候,就一大舅子,一小舅子在他面前横着的。

    不过话到嘴边又不说了。

    总不能跟人说,我当初也是被人这样给刁难过来的吧。

    那样岂不是又要得罪程沛了?

    得罪程沛是小事,主要是怕这小舅子别再碧云面前说他坏话。

    “经验之谈!”最后,他只简短的说了这四个字儿。

    “哦,明白了!”温一斐却是个极为聪明的小子。

    立即从随身携带的休闲包里掏出一款相机:“程沛哥,最新款的单反,送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摄影?”程沛又惊喜又不解的问道。

    毫不客气的接住了相机。

    “在我打算追程洢的时候,我顺便也把程沛哥的喜好也给搜罗了一遍儿。”温一斐笑嘻嘻的挠头。

    程洢在一旁都被温一斐的举动逗乐了。

    “小子,真有你的一套,小洢,你以后可不准欺负温小子啊!”程沛前一半是说给温一斐听的,后一半是说给自己妹子听的。

    “……”程洢。

    真没见过你这么当哥的!

    一架单反就把能把你给收买!

    “咱不理他……”温一斐哄着。

    “哼!”程洢白了程沛一眼,然后继续问温一斐:“你快点告诉我,这是什么材质,这么柔软好看,线条很细致,丝路又明显,很有立体感,最主要还有弹性,这什么材质啊?”

    “其实是很差的东西,我只是觉得这幅手串有一种梦幻的感觉,所以就想自己做了送给你,你只可以偶尔带着玩儿,不可以长久的带着哦,因为的确不是什么好材质。”

    “到底是什么材质?”

    “长形彩球。”

    “哇,随处可见的彩球竟然也能编制出这么美轮美奂的手串来,看上去真的很不错哎。”程洢简直是喜出望外。

    “最主要,是独一无二。”萧墨蕴来到程洢的身边,鼓励她:“心意很珍贵哦。”

    “嫂子我都明白。”程洢恬婉的对萧墨蕴说道。

    “走吧,我们进去。”

    “嗯。”

    一行六人进入栖庐公馆,植被后面的程皓珊愤怒加嫉妒的眼珠子都要从眼眶里出来了。

    “一群贱货!这么森严威凛的栖庐公馆,全被你们这些三儿养的贱货们给占据了!我一定要剁碎你们!嗷啊!”程皓珊怒吼着从植被后面站到栖庐公馆的门口,试图闯入。

    “程小姐。”岗哨横枪拦住她:“这里不准许你进来。”

    “为什么?程沛程洢,一个小三爬床货生的孩子,还有那个温一斐,就是一个市井里最贱的小民,他们都能出入我的栖庐公馆,而我一个程家长子的女儿,我不能进?”

    “对,小姐!没有我们夫人的命令,别说是你,就是程少将也不能进!”

    “反了你!”程皓珊被气糊涂了。

    抬臂就要去打岗哨。

    却是被岗哨伸出枪托将她的手臂给挡了回来,那一巴掌的力气,再加上岗哨还手的力气,妥妥全打在在即脸上。

    自虐啊!

    疯狂啊!

    气血喷涌啊!

    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打给萧墨蕴:“萧墨蕴!你住的是军区配置给我三叔的宅子,这里尊耀的很,程沛程洢你带进来也就算了,你竟然还把廖碧云以及赫连捷温一斐这样的男人也带进来,你是想把我三叔的住宅当淫乐窝吗?”

    “你跟踪我?”

    萧墨蕴反问了一句,继而一想,不对,程皓珊对这个栖庐公馆并不陌生,她或许不是跟踪,而是在这里守株待兔的,心里禁不住喜悦。

    真实太容易上钩了。

    “以为有我三叔对你的那一点点的宠爱,以及他对冷家的忌惮,你就可以嚣张到把各种贱货都往家里带?你们可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贱货?”萧墨蕴反问道:“那你何尝不是杂种?请问程皓珊你是你妈和谁的杂种呢?”

    “……”程皓珊。

    心中惊悚到了极点。

    不过,紧要关头,依然强词夺理:“萧墨蕴你血口喷人!”

    “就喷你了,怎么滴!有本事你也有一个像我妈这样后台超级硬的亲妈!”

    “哼!”程皓珊果断挂断电话。

    一刻也不能等了。

    开车离开栖庐公馆的同时,程皓珊将电话打给了母亲和外公。

    她要报告的好消息太多了。

    比如三叔已经躁怒不安了。

    比如萧墨蕴在剧组内越来越嚣张了。

    比如,她刚刚在栖庐公馆门外看到的情况。

    她要和母亲和外公商量一个顷刻间就能把萧墨蕴击杀的好方法,最好能让她血溅程宅当场。

    母亲韩雪晴正在家里做一个贤妻良母,她剥着一个橙子,将橙子上的筋都一点点的撕掉,然后剥了瓣儿送到程昱的唇内。

    程昱很受用。

    韩雪晴又和颜悦色的看正在用手机打游戏的程皓轩:“皓轩,你这两天上火,快把那个柚子给吃了。”

    “嗯,知道了妈,你烦不烦。”程皓轩嘟囔着。

    这个时候,韩雪晴的电话响了。

    “妈,带我一起去外公那里。”程皓珊的语气很急躁。

    “怎么了乖女儿?”韩雪晴对自己的女儿一向比儿子还亲。

    “我有好消息要告诉外公!”语气可一点都不像有好消息的样子。

    “是不是又被萧墨蕴给陷害了?”姜还是老的辣。

    “嗯,我要你跟外公你们两商量一个完全之策,最好能立马把萧墨蕴击杀!”终于说出了自己狠毒的想法。

    “要击杀她也得是你三叔击杀!这样效果才能更好!”韩雪晴一边说着,一边将剥了一半的橙子递给程昱让他自己吃。

    然后起身拿了外套挎了包就走了。

    “爸,妈和姐最近都和外公商量什么呢?有什么天大的秘密吗?怎么每次都不带上您和我?”程皓轩的语气有所不满。

    程昱其实也觉得有些奇怪。

    可毕竟那是自己的老丈人,再说了,女儿又不是自己亲生的,媳妇愿意带着她去做顺水人情,程昱也懒得管了。

    如果皓珊能为他们这个四口之家的小家庭带来丰沃的利润和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程昱通常对程皓珊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不都是那个姓萧的死女人!不仅把爸爸在程家长子的地位给撸了下来,还把程沛程洢那样的货色给弄进家里来恶心人!你姐和你妈跟你外公商量商量也好!否则那个外逃犯的女儿还真以为程家是她的天下呢!她可是杀害你奶奶的仇人!”潜移默化中,程昱甚至已经把萧墨蕴当成了杀害她母亲的仇人了。

    对萧墨蕴的恨,比任何人都强烈。

    “还有程沛和程洢!”程皓轩则是更多的恨他的小叔和小姑姑。

    本来俩人虽然是他的长辈,可处处都要被他踩在脚下的,多好玩。

    可现在呢?

    程沛在他面前简直吊炸天!

    “爸,我姐和我妈联合了我外公要是真能吧程家现在的局面翻了盘,到时候,你一定要把程沛和程洢那两个贱货留给我,我要找人废了程沛,当着他的面儿干死他那个女朋友,然后再找几十个男人轮了程洢,才能解我心头只恨!”程皓轩的一副嘴脸都变成的狰狞不堪。

    程昱叹笑一下。

    以前儿子要是这样,他肯定会说他几句,可,他们现在一家四口同仇敌忾,程昱对廖秋语和程沛程洢的恨意,一点都不比儿子小。

    “随便你。”他只随口说了一句,便起身上楼了。

    彼时

    程皓珊和韩雪晴已经坐在了韩启山的办公室内。

    “成功的挑起了程湛的怒火了?”韩启山问外孙女。

    “萧墨蕴铁定的是发现我了。”程皓珊答非所问的看着韩雪晴和韩启山两人。

    “发现你什么了?乖女儿?”韩雪晴明知故问。

    “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爸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一出生,我爸就把我和妈妈甩了?为什么?那人是我妈妈的爱人吗?我妈妈不爱程昱我知道,可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搞大了我妈妈的肚子却又甩了我妈!到头来我在别人眼里是小杂种!今天萧墨蕴明目张胆的问我,我是我妈跟谁生的小杂种!”程皓珊简直气急败坏。

    一想到萧墨蕴这么说她,她就有立即要把萧墨蕴给碎尸万段的冲动。

    直到现在她依然幻想,只要外公这一计策能成功将萧墨蕴灭除的话,她还是有很大的可能嫁给程湛的。

    程皓珊的终极目标就是要嫁给程湛。

    可,如果萧墨蕴要是把她的身份给戳穿,那么,纵然有外公这样暗黑势力保护,程湛依然会将她和母亲韩雪晴给大卸八块。

    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更别说嫁给程湛了。

    恼怒不堪等着外公和母亲解释一点什么的程皓珊,听到外公阴森森的说了一句话:“萧墨蕴知道的太多了,必须尽快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