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31:以为自己完美胜利了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听了外公这样坚决狠毒的话,程皓珊暂时忘记了自己到底是谁的私生女的事情。

    她激动的跟喝了二两白酒似的:“外公,你真好!”

    “但!”韩启山突然来了个转折。

    “嗯?外公?”

    “你不能这么急躁,你越是急躁,越容易被萧墨蕴攻击,你要沉住气,然后好好的配合外公。知道吗?”韩启山的一双鹰眼里,看不出一丝对外孙女的疼爱。

    有的只是利用。

    “知道了了外公,我明白,我尽量克制我自己,我今晚就联系冷锋。”程皓珊急急的向外公承诺着。

    在程家要想翻盘,也只有外公能做到了。

    “你们母女回去吧。”

    “爸。”韩雪晴想说什么。

    却被韩启山瞪了一眼,然后,她欲言又止了。

    这个夜晚,程皓珊不知道她一直视作敌人的萧墨蕴和赫连捷都做了什么。

    同样

    萧墨蕴也不知道程皓珊在这个夜晚做了什么。

    只是

    第二天,程皓珊很是有别于以往,她极早的便来到了剧组,与此同时,和她同样来剧组很早的还有其他的女配角们。

    以及

    在军队上调来的临时助演。

    “皓珊,你放心吧,我们心中都有数着呢。”一个女兵挑眉逞笑跟程皓珊打着暗语。

    “有我们这些人联合在一起,虐不死她!”

    “嘚瑟什么!程少将都不要她了,她竟然还能这么嚣张跋扈。”

    “她在剧组仗着程少将和自己母亲的势力,可没少欺负人,那个赫连蓝汐,就是赫连少校的妹妹,不就是被她打掉的四颗牙齿,到现在还在军教所里接受惩罚呢。”

    “即便这样,她也没忘记勾引赫连少校。诶,可怜了赫连少校,被她给迷的,早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吧?”

    “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以前他们说筱琳玥不要脸,我看这个萧墨蕴比筱琳玥要没底线一百倍,就仗着自己有个后台硬的母亲,到处乱勾引男人?丝毫不顾我们程少将的感受?今天就要让她知道知道她不守妇道,骄奢荒淫的后果!”

    一群女兵,一边儿倒似的帮着程皓珊说话。

    她们虽然也觉得萧墨蕴的确演戏方面很认真,很吃苦,甚至比她们这些专业的女兵们都能吃苦。

    可,最近她们也看到了,程皓珊占了上风。

    而且,程湛的确是跟萧墨蕴之间有了裂痕

    之所以对萧墨蕴保持着一种冷冻的态度,完全是因为萧墨蕴有冷家撑腰。

    如若不然,冷夫人也不会跑到剧组来拜托其他人,一定要好好对待萧墨蕴。

    这说明什么?

    说明冷夫人也知道,萧墨蕴和程湛之间的裂痕怕是要无法修复了吧?

    也真是作。

    竟然仗着冷家的势力,丝毫不忌讳程湛,公开的和赫连捷勾搭,公开的和郁鸿放勾搭。

    一个剧组被她萧墨蕴给搅和的都快成了淫乐窝了。

    女兵们个个愤愤不平。

    岂不知,她们都是因为这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萧墨蕴的各种出色的表现都压过了她们一头,早就令她们羞恼成怒,然后再加上现在看来,程皓珊好像很得势。

    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猖狂。

    程皓珊是谁?

    程家长子程昱的女儿,程湛可是她三叔!

    那些女兵们不傻。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谁都不想让自己落得个冤大头,跟着强势的一方总会混的有肉吃的。

    一群女兵叽叽喳喳。

    程皓珊却看着最近一段时间都老实巴交到奇怪的地步的筱琳玥:“为什么你最近不对劲?”

    筱琳玥却笑笑:“皓珊小姐,您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在做啊,而且一直都有向您汇报呀,您还想让我做什么?”

    “……”程皓珊。

    筱琳玥却知道程皓珊想什么,她只是笑笑:“皓珊小姐,我毕竟是个中尉,在军中有着我的职务和我的公众形象,我不能像那些女兵们,明目张胆的和您联合在一起,但,我的心一直都是和您紧密相连的呀。”

    “算你识趣。”程皓珊轻蔑的笑了一下。

    筱琳玥吁了一口气。

    心里还在想着那个墨镜女人。

    这段时间,墨镜女人每天都跟她通话一次,不仅让她监视萧墨蕴的一举一动,更让她连程皓珊也监视着。

    她将剧组内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那墨镜女人的时候,墨镜女人只冷笑一下:“傻逼。”

    “那个……大姐大,您说谁傻逼呢?”筱琳玥不明白,墨镜女人说的到底是萧墨蕴还是程皓珊?

    “当然是程家大小姐!”墨镜女毫不掩藏的说。

    “呃……”筱琳玥仿若明白了。

    墨镜女很冷静,冷静到根本不是她筱琳玥更或者是程皓珊这样的女人能够对付的了的,筱琳玥从墨镜女的言语中都能听出来她的腾腾杀气。

    以至于,情愿得罪程皓珊。

    却丝毫不敢悖逆墨镜女。

    否则,自己军衔丢了都不算大事,自己家败人亡都不一定能收场。

    深深的懊悔,自己参与萧墨蕴和程皓珊以及赫连蓝汐的这场斗争中,更是深深后悔,自己本不该嫉妒消磨萧墨蕴。

    可,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

    被墨镜女盯上,注定了筱琳玥要步步心惊胆战,否则就是万丈深渊。

    一个上午

    已经几乎没什么戏份了的筱琳玥,就这么静静的待在一边,看着一群女兵们折磨萧墨蕴。

    时不时的给墨镜女发送一个图片或者一条消息。

    今天的戏份真是巧了。

    是一场实战性的野战,敌我双方的那种。

    女主凌泉月因性子太急躁,想要急于求成以至于在训练期间犯了规,导致野战结束之后,遭受了教官的严厉惩罚。

    与之一起被惩罚的,还有和她一个队伍的其她人。

    本身大家野战操练了一整天,已经累得骨头都散了架,此时再因为凌泉月的原因而连带着遭受惩罚。

    那些同伴们,个个出声抱怨凌泉月。

    而凌泉月自己也憋了一肚子的气。

    以至于,在大家都火气达到鼎沸之时,一个同伴又朝凌泉月的心口上扎刀子。

    “凌泉月!我知道你父亲现在犯事儿你心情不好,可你也不能在野战期间犯规发泄你的情绪啊,你的情绪是发泄出来,你心里好过了,可你连累的我们大家在累了一天了,还要跟着你承受大半夜的惩罚!”

    “受罚就受罚,关我爸什么事儿?你们不就是觉得我爸被规制了就想墙倒众人推嘛,来啊,我凌泉月怕过谁!恶心我,讨厌我,就过来我和打一架,否则,闭上你们的臭嘴!”凌泉月其实平时不是这样的性格,更不是这样骄纵跋扈的人。

    只是,特定的环境下,父亲的入狱,心中的积愤,种种原因,导致她一触即发。

    就是再这样的情况下。

    那些跟着她受罚,又被她激怒的同伴们也都一时间失去了理直,对她群起攻之。

    这是一场高潮大戏。

    前期的野战,受罚,争吵,沸点。

    演员们演的都十分到位。

    直到

    那些女兵们群起攻击凌泉月的时候。

    她们将凌泉月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导演余启明才发现。

    那些以程皓珊为首的女兵们哪里是在演戏,哪里是在打凌泉月。

    分明是往死里打萧墨蕴。

    这本来就是一场凌泉月挨打的戏,纵然是萧墨蕴身上是有功夫的,她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使出来。

    以至于,短短十分钟,萧墨蕴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抽血,头发乱了,衣服都被那些女兵们给撕的凌乱不堪。

    导演拼命的喊停。

    女兵们却都尖声叫喊着,权当没听见。

    反正有程皓珊给她们撑腰呢。

    可劲儿公报私仇吧。

    场面极为混乱。

    身为指挥官的郁鸿放在惊诧了一两分钟之后,正想亲自上前去阻止。

    却被一道更快的身影抢了先。

    一个疾步如飞的男人快速的跑到那群毒打萧墨蕴的女兵身边,左手拽住一个女人用力一搡,女人摔在一边,右手一推,另一个女人一个踉跄摔得四仰八叉。

    冷锋的手法够快,够狠,够准!

    虽然他从部队上卸下来也将近十年了,可当年也是和程湛一样,是一个十分合格的特种兵。

    平时他也都有锻炼。

    伸手自然了得。

    当他抓住恨不能把萧墨蕴的头发都撤掉,恨不能生吞活剥的萧墨蕴的,下手之狠毒犹如蛇蝎的程皓珊时,更是一把将程皓珊提溜起来,左右开弓,刷刷两巴掌,将程皓珊掴的左右转圈。

    唇内血珠子四散飞舞。

    这突如其来的打斗场面,当然不能被拍摄在镜头里面。

    余启明早就叫喊了停。

    剧组内其他工作人员也都全部楞在了当下。

    冷锋将狼狈至极,衣服都被撕扯的凌乱不堪,唇角还流着污血的萧墨蕴狠狠的扣在怀中,心疼的无以复加。

    “我看你们谁敢在动我蕴蕴一个手指头,我冷锋绝对与你们势不两立!”冷锋一臂搂着萧墨蕴,另一手臂极为有力的指着在场所有人,那情形,霸道极了。

    “冷叔,你……我们是在拍戏。”程皓珊抹着唇角的血,狠厉的朝冷锋吼道。

    其实暗自里开心极了。

    这场英雄救美的戏份,是她昨天晚上和冷锋合计好了的。

    “程皓珊!你不要以为你有程家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我的底线!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不要试图去欺侮我的蕴蕴!先不说她现在还是你三婶,就算不是你三婶了,我冷锋一样能保周全,岂能容得下你来凌辱她!”

    “我再说一遍,我们在拍戏!”程皓珊咬牙切齿:“再说了冷叔,我三婶跟我三叔还没离婚呢,你就这么按捺不住?”

    “你管我!”

    “我是管不了你!可我是程家人!”

    “那又怎样!”冷锋的羁傲不逊,让在场人都愣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他这不等于是公然要挑战程湛吗?

    他和萧墨蕴也没认识多久啊?

    而且,前期还那么不待见萧墨蕴,怎么又突然转变这么快,现在竟然喜欢萧墨蕴喜欢到要与程湛公然作对?

    百思不得其解的人的是筱琳玥。

    她将这种反常的情况发了短信告诉了墨镜女人。

    然后坐山观虎斗。

    “既然我是程家人,我就必须要维护我们程家人的声誉和利益,冷锋亏得我叫你一声叔,你竟然能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到我三叔的头上来!”程皓珊说的义正言辞。

    这一刻,她仿佛是正义的使者一般。

    “你三叔?”冷锋挑眉冷笑。

    然后抽着嘴角,极为讽刺的说道:“你承认程湛是你三叔,程湛承认你是她侄女吗?”

    “好!很好!”程皓珊长长的吸出一口气,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三叔虽然不承认我是他侄女,可我不能对不起程家,不能让我三叔这么蒙羞!我想我三叔一定会明白我的用意的!”

    她用一种挑战的语气看着依然被冷锋固定在怀的萧墨蕴,说道:“萧墨蕴,你还有什么话需要我带给我三叔吗?”

    “程皓珊,你在我老公面前是一个多么臭的女人你自己不知道吗,你觉得我老公会听从你的摆布?”萧墨蕴的语气有些色厉内荏。

    所有人都听得到。

    程皓珊更是阴毒的笑了。

    掏出手机,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毫不犹豫的打电话给程湛。

    “干什么!”电话那一端,程湛的语气像一枚冰冷的子弹,极具杀伤力。

    听的程皓珊都心中发紧。

    不过,她依然有足够的勇气和底气:“三叔,就算你今天杀了我,我也必须得告诉你实情!”

    程皓珊英勇就义般的语气的确是震慑了程湛,电话那一头,他语气缓和了:“说。”

    “我先给您听一段录音吧。”程皓珊扯唇勾笑。

    在场人都目瞪口呆。

    真没想到,拍个戏,她竟然身上藏了录音笔,搞的跟谍战剧似的。

    录音笔播出。

    电话的两端,分别都听到了自冷锋进来之后的所有对话。

    录音笔质量很好,音质很清晰。

    很长的一段对话播完,电话那一端得沉静令程皓珊觉得气氛不对,她清了清嗓子叫道:“三叔,纵然你不相信我的录音,可我现在就在剧组,你十几分钟就能来到这里,你一看便知。我还是那句话,我知道您讨厌我,可再讨厌我,我也是我爸的女儿,是我爷爷的孙女,是您的侄女,我一定要做维护我们程家的事情。”

    “混蛋!萧墨蕴!混蛋!竟然欺负到老子头上来了!”

    终于!

    程湛忍不住了。

    果断挂掉程皓珊的电话之后,立即拨通萧墨蕴的手机,此时此刻,萧墨蕴依然被冷锋箍在自己的一方手臂之内,动弹不得。

    听到手机响起的时候,她才想到手机还在化妆间里放着,是余启明小跑着将手机拿出来递给萧墨蕴的。

    还不忘嘱咐她:“蕴蕴,别怕,就算所有人都作证你败坏了程家的家风,余导都站在你这一边,证明你的清白。”

    “谢谢你,余导,我想阿湛应该不是这么不明是非的人。”语毕,她看了一眼冷锋:“请你放开我。”

    “蕴蕴,别怕,不用怕程湛。”冷锋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一旁的程皓珊抽嘴冷笑的更得意了。

    萧墨蕴无奈,只好停留在冷锋的怀中,接通程湛的电话:“老公……”

    “明天停工一天!给我乖乖的回程家老宅子里,把你母亲也叫上,我要好好解决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冷锋的语气字字句句。

    犹如尖刀。

    “程湛你说什么?你不相信我?”

    “你他妈在老子头上拉屎拉尿,你还让我说你拉的屎尿香吗?”

    “程湛,你个混蛋!王八蛋!瞎子!明天程宅见,谁要不去谁是孬种!”电话一阵怒吼之后,萧墨蕴使劲儿挣脱冷锋的臂弯跑出了剧组。

    “很好!完美胜利。”

    身后,程皓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