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232:异想天开要求换角

时间:2018-06-12作者:嘉霓

    “程皓珊!我今天先不给你算账,如果明天蕴蕴有一丝一毫的闪失,我冷锋不介意和你们程家较量较量!”冷锋一把掐住程皓珊的脖子,差点把程皓珊掐没气儿。

    当然了,这也是两人昨天合计好的。

    所以,程皓珊任由冷锋掐她,都快将她掐的脸色青紫成猪肝色了冷锋才罢手,然后转身疾步如飞的出了剧组,去追萧墨蕴了。

    余下程皓珊一边咳嗽,一边大口喘息了好一阵子才能开口说话。

    一开口,便很霸气:“大家都收工吧。”

    仿若自己是主宰一切的王一般。

    看着所有人又惊魂未定的样子,程皓珊十分满意。

    她知道,他们这是被她完胜反扑的局势给镇住了。

    之前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不被自己三叔待见的侄女。

    而今不同了。

    她如此正义凛然的维护程家的面子和声誉,哪怕没有维护好呢。

    可,所有人都看到了她这份心。

    以及,三叔也明白了她的心意。

    扬眉吐气。

    十分畅快!

    虽然她让大家都收工吧,可她不动,其他人不敢动。

    程皓珊的心中更是飘飘欲仙,她的眼前甚至浮现了美好的未来。

    明天三叔会在程宅当着所有人的面给萧墨蕴这个贱人离婚!击杀她是不太可能了,虽然妈妈说让三叔击杀萧墨蕴,可程皓珊还是不愿意程湛沾染了萧墨蕴身上脏污的血。

    不是还有赵茜呢吗?

    要她一个死士杀手干什么?

    不就是处理脏污的嘛!

    萧墨蕴的死,就交给赵茜来处理。

    而她,则会一举被三叔纳入怀中。

    不久的将来,程家的当家主母,非她程皓珊莫属。

    到时候,程沛?程洢?廖秋语?

    统统都去吃屎!

    程家人尚且如此,更别说这剧组人员了。

    看着剧组内因为她没动身走,而个个都不敢抬身动步的人们。

    程皓珊傲慢的笑,然后唤道:“冷总,余导演,既然你们不急着走,那么我有话跟你们说道说道。”

    那语气,妥妥将冷士奎给镇住。

    余启明倒不以为意,年届五十的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就不相信这个朗朗乾坤会是邪能胜正?

    鼻孔里冷哼,但,余启明表面上也没有冲撞程皓珊,他是个懂得避其锋芒的人。

    “皓珊小姐您吩咐。”余启明极为恭敬。

    “吆喝,余导,你现在对我说话的语气这么恭敬又客气?”程皓珊知道余启明一直都是很照顾萧墨蕴的,心里对他存着一股怨恨!

    “我就是一名导演而已,我什么时候对皓珊小姐不恭敬不客气了?要说不恭敬不客气的时候,那肯定是在镜头下,身为一个导演,我要指挥你们所有人,别说是皓珊小姐您,就算是冷总,不也是得听我指挥吗?不过,在戏外,我好想做到了对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份尊重。”余启明这话说得极为不卑不亢。

    “……”程皓珊颇为无语。

    不过,肯对她低头,肯听她说教。她已经很感意外了,以后还要靠着余启明将自己塑造成萧墨蕴那般能打善战又能演戏的女演员呢。

    于是乎,她笑了:“整个剧组,我是最佩服余导的人了。所以……”

    看了看冷士奎。

    “皓珊小姐您吩咐。”冷士奎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虽然他曾经是个资金极为雄厚的制片人,可上亿的投资已经投入进去了,如今这部片子已经把冷士奎折腾的,他早已把自己姓冷,和冷家有关系这事儿给忘了。

    现在,他就是个任人摆布的虾米。

    “吩咐谈不上哈,我只是就事论事。萧墨蕴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明天她是势必要被逐出我们程宅的,这是铁板钉钉再也不可能更改的事情,所以呢,冷总,余导,你们……看着办?”

    “再换角?”冷士奎知道她的意思,前几天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不可能!”余启明断然回绝。

    “程皓珊你放屁!”温一斐立即出口就对程皓珊不逊。

    “温小杂种!”此时此刻,已然胜券在握的程皓珊根本都不会顾及一个小小的场记。

    “一边沾染着萧墨蕴,一边又跟程洢那个贱骚勾搭上是吗?”程皓珊笑看温一斐。

    “程皓珊,她们一个是你三婶,一个是你小姑姑,你说出这样的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温一斐也很想像冷锋那样掴程皓珊两巴掌。

    他不是不敢,他只是不想再给萧墨蕴惹事了,以至于,他只能紧握拳头忍耐着。

    “三婶?”

    程皓珊嚣张的笑道:“恐怕过了明天,萧墨蕴就不再是我三婶了吧?至于小姑姑,一个靠爬床陪睡爬到我爷爷身上来的女人,一个连名分都没有的女人生的贱货也配我叫她一声小姑姑?温一斐,自古以来邪不压正,你一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小混混,我看你能能耐几天?”

    “你!”拳头都抬起来了。

    却被郁鸿放给拦下来:“温一斐,这个时候不是恼怒的时候,我们得想办法救蕴蕴。”

    “对,紧要关头是想办法救蕴蕴。”余启明说道。

    “换角不换角的,你们自己看着办,我就不在这里陪着你们耽搁了。至于想办法救萧墨蕴嘛?好啊,我告诉你们地址,你们大可以来围观。云江程宅,相信你们一打听都能知道在什么方位,拜拜。”程皓珊带着潇洒自信的气场,哼着调调出了剧组。

    “诶……”程皓珊一走,长了一身肥膘子肉的冷士奎当即蹲在地上,就差抱脚脖子哭了。

    眼看着萧墨蕴如此入戏,虽然不是专业演员,可演技很在线,也很认真,本以为剧组以后都会是一帆风顺并且前景一片大好,却怎么也想不到,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儿。

    如果萧墨蕴真是被赶出程家,换角吗?

    难不成还真换成程皓珊这个恶作女不成?

    就连冷士奎都已经再没了信心。

    就等着破产收场吧。

    相比之下,郁鸿放更为冷静,他掏出手机打给萧墨蕴:“蕴蕴,你现在在哪儿?我们都很担心你。”

    “郁上校,你旁边有人吗?”萧墨蕴的语气极为淡定,一点也不像受了侮辱的语气。

    “程皓珊已经离开了剧组。”郁鸿放如实回答道。

    “没事的郁上校,你跟余导跟冷总说一下明天剧组休假一天吧,休假所带来的损失我来承担。”

    “蕴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是你的命要紧!”郁鸿放更担心的是萧墨蕴的安危问题。

    “放心吧!我从加国逃到云江来,九死一生的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危险,还不都这样过来了,别怕,我没事。”萧墨蕴反而安危郁鸿放。

    “……”郁鸿放。

    “郁上校,我挂了。”萧墨蕴不等郁鸿放回答,便挂了电话。

    郁鸿放和萧墨蕴的在电话里的对话,在场人都听着,他们虽然听不到萧墨蕴在电话那一端说什么,但是从郁鸿放的语气里能感觉到萧墨蕴反而在安慰郁鸿放。

    其他人都觉得萧墨蕴这是因为不想让关心她的人担心她而宽慰郁鸿放的心。

    但,筱琳玥不这样认为。

    她悄悄的把她内心独到的分析发给了那位墨镜女人。

    与此同时,萧墨蕴也已经坐在了廖碧云的车里,并且已经开出去很远了。

    两个人先是去幼儿园接上柳柳,然后又一路开往位于云江郊区的一处农庄。

    此时此刻,如果赵茜在跟踪他们的话,一定能发现一点新情况,可这个时候,赵茜正在韩启山的办公室内听从韩启山的调遣。

    一路上,柳柳不停的问萧墨蕴和廖碧云:“蕴姐姐,碧云姐姐,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

    “去见一位姐姐。”萧墨蕴笑着回答道。

    “哇,柳柳又要认识新朋友了。”小妮儿很期待的模样。

    “多大呢?”柳柳又好奇的问道。

    “你希望是多大?”萧墨蕴反问小妮子。

    “嗯……”柳柳想了想:“你和碧云姐姐都是二十岁出头,程洢姐姐也十九了呢,要是我能认识一个我和差不多大的姐姐,就好了。”

    看了看前面两位美女,小妮子立即又转了语气说道:“不过,和你们这么大的也很好哦,只要是喜欢我,我也喜欢的姐姐,都很好啦。柳柳不挑的。”

    “噗……”萧墨蕴笑的合不拢唇:“还不挑呢?你个小人精。”

    “嗯,到底是多大啊?”柳柳看了看廖碧云,缠道:“碧云姐姐,你告诉我嘛,柳柳很好奇。”

    “嗯,猜!”

    “……”柳柳。

    “不过马上就到了,到了你就看到啦,说不定是个惊喜呢。”廖碧云又宽了宽小妮儿的心。

    “恩恩。”小妮儿表示很期待。

    半小时后,汽车驶入郊区的一所农庄内。

    这是甄妈的老家。

    是程湛为了孝敬老人家照顾了他这么多年,专门为她买下的这片农庄,平时甄妈都是住在栖庐公馆,只一个星期回来一趟在农庄里摘写有机蔬菜,拿一些柴鸡蛋之类的。

    平时这里只有甄伯一个人,以及雇佣的附近几个农民在打理这若大农庄。

    进入农庄内,虽然是冬天,却也能看到田地里的一些生机。

    穿过水泥铺的小道儿七拐八拐后,廖碧云将车停在一处别院内。

    下车,即刻看到赫连捷等在了院子里。

    “赫连叔叔,你也在这里?”柳柳很惊喜。

    “柳柳。”赫连捷摸了摸柳柳的头。

    “阿捷,都安顿好了?”萧墨蕴问道。

    “都好了,蕴蕴,谢谢你。”赫连捷不无感激的说道。

    “你放心,甄伯的这栋庄园里四处都被阿湛重兵把守了,没人进的来,他们一家三口只要来了这里就是绝对的安全。”

    “我知道,程湛哥安排下去的事情自然是再稳妥不过的了。”赫连捷点头说道。

    “你们说的是谁呀?神神秘秘的。”柳柳抬眸看着萧墨蕴和赫连捷,然后问道:“说好的要介绍我认识的一个姐姐呢?”

    “柳柳小美女,请进吧。”赫连捷做个请的姿势。

    然后牵着柳柳进屋了。

    即看到,宽敞古朴的农家房屋正厅里,坐着三个人。

    一男一女,中间是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女孩。

    “妈,何叔叔,苗苗。这是柳柳。专门带过来和苗苗玩儿的,怕苗苗孤单,等以后事情解决了,程洢说不定也会过来,程洢今年十九岁,比苗苗大四岁。以后苗苗在云江不孤单。”赫连捷看着沙发上坐着的一家三口,虽然统共才见了两三次,认识也不过三天。

    可,他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情。

    从小到大他虽然生在豪门富贵之家,可尝到的都是尔虞我诈的斗争,从来还没有尝过亲情的滋味。

    “苗苗,你叫苗苗?”柳柳很是自来熟,已经独自来到何苗的面前。

    何苗

    赫连捷同母异父的妹妹,年方十四岁,却已经一六几的身高了,小女孩瘦瘦高高,皮肤虽然不是特别白皙,可那股子纯净健康的气息却也是出尘不染的,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纯净的像一汪水。

    虽然是大山里的出来的,可何苗并不显得怯懦,而是落落大方的说道:“我听我哥跟我说了,你叫柳柳。”

    “嗯,我叫柳柳,你可以教我小人精,也可以叫我小美女,前一阵子,我蕴姐姐还经常叫我小尤物呢。”

    “哈哈哈……”一下子便把何苗和在场的大忙人逗乐呵了。

    何苗上高一了,虽然身在小县城,可一个高一的女生,懂的事物自然是比才上幼儿园中班的五岁半小朋友要多的多。

    以至于,很快,柳柳便把她最亲的蕴姐姐,以及她的另外几个好朋友给抛之脑后了。

    他们也落得省心,正好可以合计接下来的对策。

    “阿姨,叔叔,住在这里您就放心好了,蕴蕴和阿湛已经派了便衣在这里把把守,没人敢动你们一家三口分毫,等到云江的事情处理完了之后,我和阿捷立即给何苗联系高中学校,不会耽误她学业,以后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您和叔叔以及何苗,就跟我和阿捷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一家五口一定很幸福。”

    “到时候你们要想找工作的话,何叔叔去碧云的公司做保安,妈妈您呢……”

    赫连捷说这里,心里有一种极大的悲凉。

    妈妈年轻的时候也是搞文艺工作的,而且她弹得一手好钢琴。

    可,因为韩启山那个老土匪,妈妈的一生就这么差点给废了。

    “妈妈想去交孩子们弹钢琴。音乐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东西。”沈素兰笑着说道。

    “妈妈,您还愿意重拾您的音乐?”

    “当然!”沈素兰笑道:“那是我一生的爱好,从没有想过要放弃。”

    “那就太好不过了。”赫连捷高兴的跟什么似的,他搓了搓手:“可是妈,您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呢。”

    “嗯?”沈素兰不解了。

    “什么任务,交给何叔叔,何叔叔虽然是山里来的,可出一把子蛮力还是有的。”一旁的何敬民立即表态道。

    “嘻嘻嘻,这事儿,何叔叔肯定能胜任。”赫连捷毫不客气的说道。

    “那好啊。阿捷你快说什么事儿?”

    “你们老两口以后得给我带孩子!得帮我带你们的孙子孙女!”

    “噗……”萧墨蕴笑了。

    “……阿捷!”廖碧云脸红了:“我还没答应要做你女朋友呢!我们八字还没一撇呢。”

    “不不不,碧云,阿姨刚才可是听的一清二楚的,你要和我们阿捷生活在一起,你要我们一家五口在一起的。”沈素兰已经耍上赖了。

    今生能见到儿子已经是她不敢想的奢望了。

    不仅如此,她还得了这么好一个儿媳妇儿。

    打着灯笼的好事儿,她当然要牢牢的把握住。

    看着一家人的其乐融融的样子,赫连捷走出了室外掏出手机,毫不犹豫的拨通了一串号码。

    声音极为冰冷:“爸,我还是阿捷,我找到我妈了。”

    ------题外话------

    晚一点,大约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