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第233章 万事俱备,只等挨虐

时间:2018-06-29作者:嘉霓

    “阿捷!”电话那一端,赫连庆丰惊的差点从沙发上掉下来:“你,你真的找到了你妈妈?”

    这几日里,他一直都处在惊魂未定之中,三天前赫连捷离家出走的时候,他听从了容婉芝的怂恿,决定打电话给韩启山,想让韩启山帮忙想办法解决难题。

    可电话打通的那一刻,良心驱使,赫连庆丰还是不想饮鸩止渴。

    话到嘴边他将前妻没死儿子也知道了他母亲没死这样的消息改成了:“韩先生,萧墨蕴那个女人勾引我儿子,你帮我想办法除掉她。”

    却不曾想,韩启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竟然十分高兴:“好啊,勾引你儿子好啊,如此以来,我们就有足够的资本掀起云江的风浪了。”

    “啊?”赫连庆丰没有想到韩启山会这样的回答。

    二十五年前韩启山策划的那场云江风云,虽然以萧远清失败而携军远逃加国,可萧远清也将韩启山掣肘到致使他原本想要将整个帝国纳为己有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

    总的来说,二十五年前那场云江之战,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明面上看萧远清是个叛徒,程冷赫连三人合力保卫了帝国。

    可,程辅庭不知道,冷御军也不知道。

    只有他赫连庆丰知道,那场战争,要不是因为萧远清太难对付,萧远清临逃离之前都部下杀局的话。

    那么现在,整个帝国的已经是韩启山了。

    可惜,韩启山算盘打得再好也是前功尽弃。

    这也是为什么韩启山又蛰伏了这些年只顾经商不再有动静的缘故,这也是赫连庆丰为什么能加官进爵过了二十五年好日子的缘故。

    而今

    听到韩启山这样的语气说话。

    赫连庆丰能够感觉到,韩启山是要借助萧墨蕴从加国潜逃到云江这一事件而想风云再起。

    他不甘心二十五年前的两败俱伤。

    果然

    韩启山阴森森的说道:“赫连副将,二十五年来你高管稳坐,儿女双全,享受的也差不多了吧,如今该是你为我效力的时候了。”

    “韩先生,您什么意思?”赫连庆丰立即有一种被人扼住喉咙的感觉。

    “萧墨蕴的到来无遗是我的大好机会,既然萧远清那条最难弄的大鱼已经被我清除走了,那么现在的云江远远没有三十年前那般强势,唯独一个阿湛是我最为欣赏的,也是最有能力保卫帝国的,但,阿湛以后会被我收为己用,所以赫连庆丰……”韩启山顿了一下。

    “韩先生您请说。”赫连庆丰抹着头上的汗珠子。

    “你如果这次能够把握住机会,接下来你有可能就是帝国的大功臣,位居上将也不是没有可能。”韩启山继续给赫连庆丰画了一张超级大饼。

    “您需要我怎么做?”

    “拿赫连捷和萧墨蕴之事,挑衅程家!”

    “这……怎么可能?”赫连庆丰瘫坐在沙发上。

    二十五年前他已经铸下大错,如今再让他去挑衅自己跟随了一辈子的老上将。

    说实话,赫连庆丰着实不敢想,不敢做。

    更何况是搭上自己儿子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韩启山冷笑:“即便你不这样做,冷锋也已经挑起了这个开头,你只不过是助阵而已!再说了,背后有我为你撑腰,你怕什么!”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不想把你先前做的事情抖落出来的话!”韩启山终于露出了他的嘴脸。

    “别……韩先生别。”赫连庆丰彻底被韩启山捏住了自己的软肋所在:“您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和冷锋一起挑衅程家,促使程冷赫连三家掀起内斗,最好斗个三败俱伤,然后萧墨蕴死亡!最好能死的极为凄惨,如此以来就不信萧远清那个老狐狸不为了女儿而发起战争!到那时候,帝国内忧外患,云江一片水深火热,而我,韩启山,就是拯救云江乃至帝国之人!”到了这个时候,韩启山不怕将自己的如意算盘合盘托给赫连庆丰听。

    毕竟,在云江赫连庆丰是最好驾驭之人。

    能先把赫连庆丰给收服了,赫连庆丰不仅仅可以做自己得力的干将,而且赫连家族那庞大的家产……

    这是三天前,韩启山和赫连庆丰的一番电话长谈。

    电话挂断之后,赫连庆就窝在沙发上久久不能动弹。

    以至于,容婉芝都不敢跟他说话。

    自觉闯了弥天大祸。

    这二十年来,她跟着赫连庆丰可谓是享足了荣华富贵,而且赫连庆丰脾气好,人又有修养,哪像韩启山,阴森森的跟个鬼似的,一点温度都没有,心狠的简直就不是个人。

    她已经不愿意听命于韩启山,而是很想好好的跟赫连庆丰过一辈子。

    “庆丰,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你就把赫连捷推出去交给韩启山,让他去处置,随他怎么利用赫连捷,只要能保住我们整个赫连家,不行吗?”

    “我打死你个婊子!婊子!婊子!”赫连庆丰恨的自己牙齿都咬出血来了:“你把最爱的我的妻子给挤掉,你虐待我的孩儿一生,你现在又想拿我的孩儿来换回你的安稳!我今天要不弄死你,我不姓赫连!”

    一顿毒打,直把个容婉芝给打的口吐白沫。

    眼看着别在真的把容婉芝打死,赫连庆丰这才助手,容婉芝也真是贱,被打成这样,她依然趴着来到赫连庆丰的面前,摸着他的脚献计献策:“庆丰,你打我出出气我不怪你,可是你现在必须得认清这个情况,就算你不把阿捷推给韩启山,你觉得一旦你掩藏你前妻的事情败露,是韩启山能放过我们,还是程家赫和冷家能放过我们?到时候不仅阿捷死,我们整个赫连家怕是都要片叶不存了吧?”

    这是说中了赫连庆丰的软肋要害之处。

    因为这句话,赫连庆丰独自在书房里考虑两天。

    没见任何人。

    头发都被熬白了几缕。

    就在这挣扎的最为焦虑的关头,已经三天没和家里联系的赫连捷竟然主动打来了电话。

    一出口便说找到了自己的母亲。

    听到这话,赫连庆丰简直五雷轰顶。

    “是的,爸,我已经把我母亲接到云江来了。”赫连捷接下来说的话,更是让赫连庆丰风惊出了一脑门的大汗珠子。

    “阿捷!”赫连庆丰嗓音带着一种嘶哑的绝望:“你……你太任性了阿捷,你以为爸爸把你妈妈送到那么远的山沟里是害了她?你以为爸爸是那么无情?阿捷,你还太年轻,你太冲动了,你不该把你母亲接到云江来,你这是要她的命!”

    “爸!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赫连捷冷笑。

    “晚了……也完了!”赫连庆丰双腿都虚软的站不住了,需要扶着桌子。

    “阿捷,听爸的话,带着你母亲逃吧,像当年的萧远清一样,逃到国外去,永远不要再回来!”赫连庆丰当机立断道。

    “萧远清?爸爸,你都知道萧远清什么事情?”赫连捷问道。

    “你妈妈都跟你说了?”

    “哼!”赫连捷一声冷笑:“爸,如果你内心深处还有一点良心和正义的话,你就打电话告诉韩启山。”

    “告诉他什么?”赫连庆丰不解的问道。

    “告诉他,我妈还活着,而且我已经找到我妈,并且把她接到云江来了。”

    “什么?阿捷你疯了!不可以!那样会害死你妈,连你也没命!”赫连庆丰怒吼着阻止赫连捷。

    隔着电话,萧墨蕴在这一端都能听到赫连庆丰的怒吼。

    萧墨蕴喟叹冷笑。

    还真是没有良心完全泯灭,还知道护一护自己的前妻和儿子。

    “爸!韩启山他是一个帝国的人渣,走私犯!你竟然怕他怕成这样?你是低估了阿湛的能力,低估帝国的军事能力,还是你太高估了那个走私犯?”

    “你说什么?”赫连庆丰没有听懂儿子说的什么意思。

    “照我说的去做,就告诉韩启山我妈还活着,而且已经回到了云江,当然了,那样的话韩启山肯定会对你一番怒吼,这个,你自作自受。”赫连捷语毕,并不挂电话,他在等着父亲的回答。

    没有听到父亲的回音,赫连捷又重复一遍:“爸,快点回答我!”

    “儿子,你确定这样能保住你和你妈的性命?”

    “性命有无,谁都无法保证,但我不惧他!堂堂帝国,朗朗乾坤!岂能容的这样一个豺狼当道!”

    “好!儿子,爸爸听你的,立即打电话告韩启山。”在这一刻,赫连庆丰突然很佩服自己儿子。

    并发自内心的为他骄傲。

    收了赫连捷电话,赫连捷便让自己稍微平静一番,然后从书房走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容婉芝看到关在书房已经两天的丈夫终于出来了,也顾不得自己被丈夫打的浑身酸痛,而是殷勤的为他端茶倒水。

    看着赫连庆丰坐在沙发上相似在鼓足勇气下定决心一般。

    容婉芝眼珠子巴巴儿看着丈夫,以为他是听从了自己的意见,准备把亲生儿子阿捷给供出去当挡箭牌呢。

    果不其然

    赫连庆丰拿起手机拨通了一组号码。

    容婉芝高兴的一脸笑容。

    把赫连捷供出去,既能保住赫连家的家产,而自己女儿赫连蓝汐出狱以后,也少了一个家产争夺人。

    一举多得,一石好几鸟。

    呜呼呼!

    一笑,高兴的眼屎都流出来了。

    “喂,韩启山吗!我是赫连庆丰,告诉你个消息,我前妻没死,而且我儿子已经把我前妻带到云江来了。”赫连庆丰前所未有的硬邦邦的语气。

    什么!

    容婉芝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了。

    一张脸都由原来的喜悦变成了鬼一般的苍白。

    此时此刻,她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要在部队的食堂里对那般刁难萧墨?

    如果不是自己刁难萧墨蕴,自己也不会得罪冷夫人,如果不是害怕冷夫人和冷御军找他们麻烦而哀求赫连捷去为自己求情,自己也不不会脱口而出告诉赫连捷他母亲还活着。

    可,现在说什么一切的一切都完了。

    容婉芝的眼前甚至已经出现了韩启山那狠毒的身影,韩启山有多么阴毒,害死了多少人,别人不知道,她容婉芝可是知道不少。

    “庆丰你……你这是把我们一家子往绝路上带?呜呜呜。”她绝望的悲号,整个人都瘫软在地,腿跟断了一样。

    同样瘫软在自己的大班椅上的,还有电话那一端的韩启山。

    这可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沈素兰还活着这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差点打掉韩启山半条命。

    “爸,怎么了?”正喜悦不能自收的韩雪晴看着跌坐的父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皓珊已经成功的激怒萧墨蕴,也成功的博得了阿湛的信任,明天,程宅内就是萧墨蕴的末日了,到时候赫连捷和冷锋在从中一搅和,我们就大功告成了,爸,如果你在从中促成让阿湛娶了皓珊,那阿湛就地地道道成为你的左膀右臂了,以后整个云江,整个帝国,都是我们的了。”

    韩雪晴正想入翩翩。

    “啪!”韩启山狠狠的扇给她一巴掌。

    “爸,您打我?”韩雪晴当场掉了眼泪。

    “你个死女人!贱货!就知道想入非非!滚!”韩启山立即推开韩雪晴,然后夺门而出。

    “……”程皓珊极为疑惑。

    外公刚才叫妈什么?

    死女人?

    这是父亲对女儿的称呼?

    怎么像一个男人对贱女人的称呼?

    她有一秒钟的错愕,然后紧跟着追了出去,撵上韩启山:“外公,外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程湛不同意?还是我们的计划哪里出了纰漏?明天我们还要不要在程家唯围堵萧墨蕴?”

    一番问话,将韩启山给定住了。

    他刚才太震惊了。

    差点乱了方寸。

    沈素兰没死,回来了,这的确是惊天霹雳。

    他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把赫连捷的那个儿子赫连庆丰给擒住,然后找到沈素兰,然后一举击杀!

    一刻也不能耽误。

    不过,皓珊的问话还是叫住他,这是自己计划已久的方案,不能因为赫连捷和沈素兰的出现而前功尽弃。

    毕竟现在赫连捷还不敢公然露面,还没有让程家和冷家知道。

    事情还不算最糟糕。

    只要赶在程家和冷家知道沈素兰的还活着之前,将沈素兰灭口,就万事大吉。

    那么,计划还是要进行的。

    “姗姗,你做的很好,你很棒!明天的计划照常进行,明天除掉萧墨蕴,接下来,阿湛是你的,剧组的女主角,外公也会给他们施加压力,以后的女主角也是你的!”韩启山安抚有些惊慌的程皓珊。

    “真的吗外公?”程皓珊忘记了刚才的疑虑。

    “明天,就是萧墨蕴的末日!”韩启山扯唇阴笑道。

    “太好了。”程皓珊倒是笑的很灿烂:“外公,我要不要把那几家媒体都找来,让他们围堵在程宅的外面,看萧墨蕴作死的下场。”

    “那自然是最好。”韩启山想到的是,如果远在加国的萧远山看到这一幕,岂不是更好?

    “外公,我马上去联系我们之前联系的那几家媒体,让他们速速连夜赶来。”程皓珊高兴的想要跳起来,却突然想到:“外公,我妈妈……”

    “是外公不对,你进去安慰一下你妈妈,外公还有重要的事情,今天晚上要连夜办完,外公先走了。”

    “嗯,外公再见。”看着韩启山走远,程皓珊才又进去。

    韩雪晴哭的跟泪人似的。

    “妈妈,别哭了,外公说他刚才太急了,他毕竟是您的父亲,您……”

    “妈妈知道。”韩雪晴立即慌张的抹干眼泪,问道:“你外公怎么说?”

    “计划照常进行,妈妈,明天就是你在程家扬眉吐气的日子了。”程皓珊一边安慰着母亲,一边着手联系以前联系的那些媒体。

    一切准备就绪,她脸上绽放着恶毒又完胜的笑容。

    次日转眼就到。

    ------题外话------

    明天,你们想不想看程皓珊是怎么被虐的,嗯酸爽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军爷枭宠:萌妻是影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