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八十一章 我家先生

时间:2018-05-26作者:曳光

    ,精彩小说免费!

    感谢:叶秋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已是四月的上旬,群山披翠,草木盈盈,春风明媚。

    这日的崇山峻岭之间,多了六道人影,均为男子,相貌各异,风尘仆仆,显然并非游山看景而来。其中头顶玉冠,相貌年轻,长衫飘飘的是无咎;中年模样,浓眉方脸,乱发披肩的是吴昊;修士装扮,双目有神的是李远;粗布麻衣,山里汉子般的是万争强;面皮白净,眼光乱转的是高云庭;瘦弱含笑,神色内敛的是木叶清。

    六人翻过一座小山之后,在山顶之上驻足观望。

    耗时一月,长途跋涉,行程十余万里,终于赶到了此地。

    而吴昊观望片刻,依旧是不明所以。

    “无先生,这便是银石谷?”

    李远等人也是疑惑不已。

    所在的崇山峻岭,怕不有万里方圆,所谓的银石谷又在何方,谁也弄不清楚。

    无咎拿出一枚图简稍加查看,皱着眉头道:“据梁丘子所述,银石谷应该便在此处。且不管许多,慢慢找寻便是!”

    之前他带着众人四处劫杀鬼妖二族,渐渐远离了碧水崖。于是他临时改变了念头,要前往银石谷,接回那帮月族的兄弟,然后再返回碧水崖。不过,有关银石谷的具体所在,他也稀里糊涂,只能依循梁丘子的图简找寻而来。而在崇山峻岭之间,想要找到地方并不容易。

    无咎踏空往前。

    众人也是无奈,随后寻觅。

    渐渐到了正午时分,四方依旧是群山苍茫。

    无咎正想着歇息片刻,忽而扭头观望。

    左手方向的数十里外,有白色的亮光微微一闪。那是一道峡谷,许是草木稀疏的缘故,光秃秃的山石映照着日光,在郁郁的群山之间显得颇为不同。

    无咎不加迟疑,转身奔了过去。

    须臾,峡谷就在脚下。

    “嘿,倘若所料不差,这便是银石谷了,真是一番好找!”

    无咎摆了摆手,带着众人从天而降。

    转瞬之间,人在峡谷。但见峭壁高耸,碎石遍地,虽然已是春暖花开时节,而峡谷中却是一片荒凉的景象。

    而无咎却是两眼一亮。

    峡谷的一侧,并排开凿了四个山洞,有大有小,与梁丘子所述相符,应该便是韦合与兄弟们的洞府所在……

    无咎丢下众人,直接冲入山洞之中。而逐一查看之后,他又带着错愕的神情走了出来。

    几间洞府,均空空荡荡而不见人影。

    韦合与广山呢?

    而数十丈之外,峡谷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山洞,竟然封着禁制,或许兄弟们正躲在其中……

    无咎想当然的松了口气,奔着对面的山洞走去。

    而尚在十余丈外,洞口有光芒闪烁,紧接着冒出一位老者的身影,却随手封禁了洞门,继而昂首站立,淡漠道:“请止步——”

    “穆丁……”

    无咎露出笑容,却又微微一怔。

    现身的老者,乃是曾经的星海宗的地仙长老,穆丁。论起来渊源不浅,算是故人重逢。谁料对方竟然冷脸相对,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正是本长老!”

    果然,穆丁没有否认,却以长老自居,俨然又回到了当年的星海宗。

    “你……我乃无咎……”

    无咎始料不及,欲言又止,而想了想,还是自报家门。

    而穆丁依旧是不假辞色,伸手扶须,微微颔首,盛气凌人道:“不管你走到何地,修为如何,终归出自我玄武峰,本长老当然记得你这个晚辈弟子!”

    “不……”

    无咎看向左右。

    吴昊五人,就在身旁,也在看着他,一个个神情古怪。

    曾经名扬四方的无先生,竟然被人当成晚辈教训?或者说,他遇到了师门长辈?

    无咎微微皱眉,却还是耐着性子,拱起双手,道:“穆长老,请问我的那帮兄弟何在?”

    “你的兄弟?”

    “便是住在此处的韦合与广山等十二个兄弟……”

    “无可奉告!”

    无咎好像没听清楚,诧异道:“怎讲?”

    而穆丁依然神情淡漠,一字一顿道:“本长老,无可奉告!”

    无咎的两眼一缩,猛然抬头,长长吐了口闷气,旋即再次看向穆丁,清冷出声:“我的那帮兄弟曾住在银石谷,是否有误?”他稍稍一顿,提高嗓门道:“穆丁,我也不管你是如何来到卢洲,又有何企图,我只要你交出我的兄弟,切莫伤了和气……”

    “你敢以下犯上?”

    穆丁的神色如旧,却气势逼人。

    “此地不是星海宗……”

    “哦,曾记的炼气弟子,如今成了地仙六层的高手,便敢顶撞师门长辈,很是了不得啊!”

    穆丁的脸色难看,说出来的话也难听。而他原本性情乖戾,又是贺州仙门成名已久的人物,地仙九层的高手,自有一种蛮横的威势。

    谁又让某位先生曾为星海宗的弟子呢,这是被人拿住把柄了!

    无咎的眼光闪烁,好像是忍耐不住,抬手抓出紫色的狼剑,叱道:“我再问一遍,我的兄弟何在?”

    这般纠缠下去,徒劳无益。为了兄弟,他不惜翻脸动手。

    吴昊与李远等人,只当某位先生恼羞成怒,而牵扯仙门,外人不便多问,于是各自急忙往后退。

    而穆丁似乎不为所动,淡淡道:“这是要欺师灭祖啊!而你虽然大逆不道,本长老却不能不讲清楚了。你亲眼所见,洞府空置,你的那帮兄弟,早已不在银石谷……”

    什么叫欺师灭祖?诛心之言啊!

    无咎顾不得多想,忙道:“你承认我的兄弟住在此处便好,而人又去了哪里?”

    “不知道!”

    “你……”

    无咎气急无奈,抬剑一指——

    “我的兄弟,莫非在你身后的洞府之中?且打开洞门,我要查看……”

    事已至此,他拿这个穆丁,一点办法也没有。当初是他让韦春花带人前来投奔,谁料竟会冒出一个星海宗的长老呢。而韦合与广山,皆没了踪影,他唯有指望穆丁告知实情,怎奈对方却摆出长辈的架势,来个一问三不知。

    “你的兄弟去往何方,你该询问你的兄弟才是!”

    穆丁依旧是冷脸相对,道:“而你却无事生非,肆意挑衅,恕我不能答应,有胆尽管动手!”

    无咎更加恼怒,叱道:“我一群兄弟住在此地,遭到禁制,难以外出,有飞卢海的梁丘子作证。我今日寻来,却人踪杳无。穆丁——”

    他大吼一声,咬牙切齿道:“承蒙你收留我的兄弟,我理当记下这份人情。而我的兄弟不见了,你也务必要给我一个说法。如若不然……”

    穆丁神色不屑,反问道:“如若不然,又将怎样?”

    无咎不再多说,双目喷火,面带杀机,手中的剑芒霍然暴涨。他此前碍于情面,多有顾忌,故而一忍再忍,而最终还是忍耐不住。这个穆丁,倚老卖老,假意敷衍,满口胡话,捉弄他倒也罢了,却分明是心怀叵测。为了兄弟们的安危,他已顾不得许多。

    谁料与之瞬间,四周光芒闪烁,一座阵法霍然出现,足有数十丈方圆,将峡谷两端,以及他与吴昊五人,尽数笼罩在内。

    无咎始料不及,随即又瞪大双眼。

    阵法出现之际,平地冒出六位老者的身影,均为地仙八、九层的高手,虽相貌各异,却似乎并不陌生……

    “哎呀,怎会这样?”

    “这是自投罗网啊,无先生……”

    “你得罪了师门长辈啊,快快求情……”

    吴昊五人只当是陷入无妄之灾,顿时惊慌失措。

    “闭嘴!”

    无咎叱呵一声,却并未慌乱,也不再动怒,反倒变得异常沉静。他打量阵法外的穆丁,以及六位突如其来的老者,有些难以置信,又仿佛早有所料,点了点头,道:“我当初以为,星海宗的地仙长老,均已投靠了星云宗,想不到都跑到卢洲来了!”

    那六位老者,他并不熟悉,却也见过,分明就是当年星海宗的地仙长老。

    “而更让我意外的是,我与你穆丁无冤无仇,只为找寻兄弟而来,你却设下阵法对付我?”

    无咎又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看来我的那帮兄弟,已下场不妙……”

    “哼!”

    穆丁冷哼一声,叱道:“无咎,你曾为星海宗弟子,后又改投星云宗,已犯下了欺师灭祖之罪。倘若你就此悔悟,为时不晚,只须重归星海宗,我便可网开一面……”

    “我的兄弟呢?”

    “你自身难保……”

    “我只要我的兄弟!”

    “你切莫自误……”

    一方在劝说归顺宗门,而一方只要他的兄弟。

    “我呸!穆丁,你自恃人多势众,又是阵法陷阱,便敢蓄意相欺而为所欲为?”

    无咎突然啐了一口,后退几步,收起剑光,却抬手抓出一张人骨大弓,旋即双眉倒竖而恨恨道:“来吧,大不了鱼死网破,看看诸位又奈我何!”

    他举起大弓,凛然又道:“兄弟们,给我破了这狗屁的阵法——”

    吴昊五人尚在忙乱,不由得精神一振,各自飞剑在手,随即摆出拼命的阵势。

    穆丁看得清楚,不敢大意,冲着左右使个眼色,六位老者同时掐诀,便要催动阵法。

    而恰于此时,一群人影从远处冲来。

    其中为首的年轻女子,尤为醒目,只见她白衣飘飘,扬声叱呵——

    “谁敢欺负我家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