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八十三章 缘何如此

时间:2018-05-28作者:曳光

    感谢:一秒破苍穹的月票支持!

    山洞内,石桌旁,三人相对而坐。

    这便是穆丁所说的洞府。

    宽敞的所在,有明珠照亮,摆放着石桌、石凳等物,还有十余个石室环列四方。角落的空地上,另有一座传送阵法。如此设施齐全的洞府,应该费了一番工夫。

    而此时此地,只有三人,观海子、瑞祥与无咎。

    观海子还是当年的模样,却没了当年的虚弱与满脸的黑气,而是气定神和,显得高深莫测。瑞祥依然耷拉着眼皮,令人揣摩不透,而他身上的威势绝无虚假,俨然一位真正的飞仙高人。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观海子居中正坐,拈须叹道:“却也万幸,至此苟活之际,又遇到了瑞祥与无咎小友,彷如又回到当年,不禁感怀万千!”

    无咎低着头,不吭声,似乎有些拘谨。

    观海子将他的举动看在眼里,接着说道:“实不相瞒,多年来,老夫虽然一直躲在卢洲养伤,而对于小友的所作所为,却有所耳闻。你不畏玉神殿,与鬼妖二族为敌,闯荡四方,任性洒脱,便是老夫也敬佩不已。如今你又召集了一群帮手,实力之强,与如今的星海宗相比,亦不遑多让啊”

    无咎忍不住抬头一瞥,欲言又止。

    星海宗,还在吗?

    “所幸老夫出关,与小友重逢,而身为长辈,不能不有所关切!”

    观海子说到此处,脸色浮现出关怀之色,转而问道:“无咎,据我所知,你如今处境艰难,却不知有何打算,能否说来听听呢?”

    “哦”

    无咎坐直身子,拱手道:“找到我的那帮兄弟,与鬼妖二族周旋下去”

    “又将如何?”

    “本人乃神洲人氏,如今神洲遭到封禁,自然要找玉神殿,讨个说法”

    “之后呢?”

    “之后返回神洲故土”

    “呵呵!”

    洞府内虽有明珠照亮,却还是显得有些阴暗。三人坐在这么一个地方说话,场面空旷而又清冷,尤其是观海子的笑声,更是多了几分莫名的意味。而观海子追问两句,摇头道:“且不说玉神殿的强大,便是万圣子与鬼赤,你也难以撼动,你若试图与其周旋,无异于火中取栗。一旦鬼妖二族联手,恕老夫直言,无咎啊,你与你的那群兄弟,或将死无葬身之地!”

    无咎的眉梢一挑,默然不语。

    瑞祥似乎深有感触,附和道:“人贵有自知之明,否则必将自食其果!当年我轻信星云宗,唉”

    “呵呵!”

    观海子淡然一笑,感慨道:“何为仙者?有道是,游苍冥,揽日月,坐看沧海桑田,笑谈古往今来!无咎小友”他看向无咎,诚恳道:“鬼妖作乱,自有天谴。你又何必再添杀孽呢,不如跟随老夫归隐山林而就此远离纷争!”

    无咎依然没有应声。

    瑞祥又道:“我在卢洲闯荡至今,侥幸成就飞仙,尚无落脚之地,已然是心灰意懒”

    观海子却神色端详,话语慈和

    “小友,你意下如何呢?”

    他在劝说无咎远离卢洲,远离纷争,以免惹来灾祸,害人害己。他便如一位关怀后辈的老者,因势利导,循循善诱,令人难以拒绝。

    “即便如老夫这般,也不敢莽撞,否则殃及他人,后悔莫及啊!”

    观海子劝说之际,身上有威势缓缓散出。空旷的洞穴,突然变得压抑窒息。

    无咎微微怔然。

    观海子的修为,至少在飞仙八层之上。而所知的夫道子、道崖,以及尾介子、龙鹊等人,也不过是飞仙四五层的修为。何况飞仙与地仙不同,每提升一层修为,都极为艰难,且强弱有别。也就是说,寻常的玉神殿祭司,已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他纵然如此,尚胆小谨慎,不敢与玉神殿为敌,又何况一个地仙的晚辈呢。

    “呵呵,只怪老夫当年落难之际,与你结缘,故而奉劝几句,并无他意!”

    观海子说到此处,身上的威势消隐,旋即双目微阖,拈须自嘲道:“活了数千年,老了,也倦了,生生死死,不过是一场云烟”

    无咎抽搐着眼角,站起身来,拱起双手,小心翼翼道:“多谢前辈教诲,容晚辈斟酌一二,失陪!”

    他后退几步,低着头奔着洞外走去。

    观海子与瑞祥,皆坐着未动,只待片刻之后,话语声再次响起

    “年轻人的心思,看不懂喽”

    “年轻气盛,在所难免”

    “我也是怜才啊”

    “愿他迷途知返”

    无咎走出山洞,停下脚步。

    午后时分,春日明媚。而碎石遍布的峡谷,依然飘荡着凌乱的气机。不过,峡谷当间的空地上,一道白衣人影,令他眼前一亮。

    那是灵儿,白衣飘逸,秀美浅锁,双眸含忧,便如一支孤冷的玉莲,透着令人心动的韵致,而转瞬间又欣然绽放,腮边露出会心一笑。她身旁的韦春花、韦尚与姜玄,也露出轻松的笑容。

    无咎也不禁松了口气,回头一瞥,抬脚走了过去,冲着四人默默点了点头。而他不及说话,举手示意,转身离开,出声道:“穆源”

    在洞府右手方向的十余丈外,站着一位老者,正是穆源。而穆丁与侩伯等人,均已不见了踪影。

    “无先生,本人有负所托”

    “事已至此,也不怪你!”

    无咎走到近前,安慰一句,迫不及待问道:“韦合与广山去了何方,你是否知晓?”

    这个穆源的为人处世,倒也老成稳重,许是身不由己的缘故,愧疚的话语中透着几分无奈。见无咎并未怪责,他沉吟道:“东南方向的数万里外,据说有个白溪门的小仙门,遭到妖族的侵扰,于是韦合便带着广山寻去。至于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无咎点了点头,拿出一个戒子递了过去。

    “穆掌柜,承蒙你多年来的关照,多谢了!”

    “这”

    穆源还想说话,面前已没了人影。他低头看向手中,禁不住暗暗摇头。戒子内装着装着数千灵石

    无咎转身走了回来,摆手道:“且去探望兄弟们!”

    灵儿与韦春花,皆有一肚子的话,却无暇分说,彼此换了个眼色,与韦尚、姜玄随后跟了过去。

    峡谷的另一侧,并排四个山洞。

    最大的山洞内,坐满了人。

    根本不用引荐,吴昊、李远、万争强已与林彦喜、梁丘子相谈甚欢。而木叶清与荀万子等人也是称兄道弟,颇为投缘。高云庭则是与蓉女套着近乎,惹得海元神色不悦,他转而又找甘水子说笑,并不忘撩拨落羽几句。而落羽则是躲在汤哥身后,低着头不敢吭声。

    总而言之,很热闹的场面。

    突然见到无咎到来,众人纷纷起身相迎。

    而无咎拱手还礼之后,也不罗嗦,走到梁丘子的面前,直截了当道:“梁丘岛主,你离开飞卢海多年,也该回去了! ”

    “哦?”

    梁丘子眯缝着双眼,冲着某人上下打量,旋即点了点头,释怀笑道:“呵呵,无先生所言不差,本人早该回去了!”他倒是说走就走,吩咐道:“水子,汤哥,与诸位道友告辞”

    “遵命!”

    “啊师尊”

    汤哥倒是欣然遵命。

    而甘水子神色慌乱,匆匆看了一眼无咎,又看向仙子一般的灵儿,旋即低下头再不出声。

    却听无咎又道:“梁丘岛主,我另外有事相求。落羽”

    “嗯!”

    落羽走出人群,不知所措。

    梁丘子也不明究竟,疑惑道:“这是”

    “落羽孤身一人,无处可去,你不如将她收为弟子,也算帮我一个大忙!”

    “哦也罢!”

    无咎曾经拒绝落羽拜师的请求,如今却帮她找了个师父。

    梁丘子稍作迟疑,点头答应。

    而落羽大为意外,却又无从拒绝,急忙躬身行礼,口中唤了一声“师尊”。她遇到无咎之后,从未想过离开。不过,或许玄明岛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呵呵!待返回玄明岛,你我再叙师徒之情!”

    依照规矩,梁丘子不会招纳筑基晚辈为徒。如今收下落羽,自然是看在无咎的情面上。而多了一个徒弟,他也颇为喜悦,与众人走到峡谷之中,便要告辞离去。

    无咎却是抬手一挥,招呼道:“梁丘岛主乃是我的好友,既然他要返回飞卢海,我又岂能失礼呢,诸位也不妨随我相送一程”

    众人纷纷响应,顺着峡谷往前走去。

    无咎与梁丘子并肩而行,叙说着往事,以及飞卢海的风土人情,与真正的送别没有什么不同。

    须臾,到了十余里外。峡谷到此中断,莽莽群山挡住了去路。

    “呵呵,诸位留步”

    梁丘子转过身来,示意众人止步。

    无咎拿出一枚玉简递了过去,分说道:“几式小法门送与好友,不成敬意!”

    梁丘子接过玉简,稍加查看,竟是《化妖术》的口诀,不由得为之暗暗一惊。而他却不动神色,拱手道别:“诸位,有缘再会!”

    “哦,我倒是忘了,梁丘岛主返回玄明岛之后,若是遇到一个叫作凝月儿的女子,帮我关照一二!”

    “那人与你有何干系?”

    “我在夏花岛,结识的一个妹子!”

    “保重!”

    “告辞”

    梁丘子踏空而起,带着汤哥飞向远方。甘水子动身之际,回头丢下深深的一瞥。而落羽则是跑到无咎的面前,躬身一礼,抬起头来,已是泪光满面,旋即匆匆忙忙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师徒四人到了百里之外。

    汤哥心有困惑,忍不住问道:“师尊,您与无先生交情匪浅,他缘何如此?”

    “为师得罪了星海宗的几位长老,再不走,难道等着惹祸上身?”

    “而有无先生,料也无妨”

    “呵呵,他已是自顾不暇,便让你我师徒先走一步,难得他的一番苦心与好意”

    “难道他”

    “不必多说,随为师返回飞卢海”</>

    < =”-: r”><r>r;</r>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