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八十六章 雌雄双煞

时间:2018-05-30作者:曳光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天色拂晓。

    峰顶上的两人,依然挨在一起,查看着兽皮上的舆图,印证着彼此的猜测。

    倘若整个神洲的结界,便是一座庞大的阵法。而阵法的阵眼,应该位于神洲九国的西周。而参照舆图,加以辨别。西周玉山的通天塔,果然是阵法的中枢所在。

    如法效仿,继续辨认。

    部洲的阵法,与神洲大不相同,却还是能够略知端倪。阵法所在,位于部州以北。或许便是金吒峰,有待最终的确认。而贺州的阵法,仅能看出大致方位。卢洲的阵法,十之八九便是天星湖?卢洲原界的以西,虽有阵法的标注,眼下却是茫茫大海,根本无从考究。

    纵然如此,还是令人惊奇不已。

    兽皮虽然古老陈旧,而兽皮上的舆图,非同小可。从已知的神洲结界,以及部洲与卢洲的阵法,可以断定,有人依据舆图,在天下布设了五座阵法。每一座阵法,都极为的庞大,极为的消耗人力财力,而如此不惜代价的用意何在呢?

    或许正如舆图的字符所说:五元通天,破碎虚空。

    所谓的破碎虚空,无疑便是穿越重天而逍遥宇外。

    难道玉神殿要借助阵法之力,打开一条通天的捷径?再联想到神秘的“天书”,或者说与那场传说中的浩劫有关?

    而究竟又怎样,也许只有玉神殿的高人,方能揭晓真相,破解最终的谜底……

    “嘿,灵儿,若非你的无心之举,只怕没人能够发现了玉神殿的这桩隐秘!”

    “嘻,凑巧而已!”

    “依我看来,鬼妖二族也被天书骗了,五元通天阵法,才是玉神殿的真正企图。而此事不宜张扬,有待你我慢慢查证!”

    “嗯……”

    一缕霞光乍泄,天地焕然如新。

    无咎站起身来,极目远舒。但见万山竞秀,风光无限。他心绪激荡,慨然叹道:“如此壮美天地,一旦毁了,你我又该如何……”

    不管是当年祁散人的占卜,还是如今的“天书”,以及神秘的通天阵法,皆指向那场传说中的浩劫。至于浩劫何时降临,通天阵法的用处,玉神殿的企图,尚无从知晓。而只要想到天地崩塌,万灵毁灭的场景,便让人不寒而栗。

    “找到你的兄弟要紧,再设法对付鬼妖二族。倘若玉神殿包藏阴谋,终有真相大白的那一日!”

    “也只得如此……”

    无咎点了点头,转过身来。

    灵儿款款站起,与他并肩而立,如玉的小脸焕发着朝霞的光洁而愈发的楚楚动人。只见她的手里抓着玉简与兽皮,轻声道:“且将此物收好……”

    “你拿着吧,闲暇时分也能参详一二。说不定啊,来日你我还要前往各地的阵法而一探端倪呢!”

    “重返神洲……”

    “嗯……”

    “嘻嘻,我想重游有熊的西泠湖,想去你的红尘谷。据你酒醉时所说,谷中不仅安葬着紫烟姐姐,还有一群可怜的女子,与一头黑色的蛟龙。我还想去风华谷的祁家祠堂……”

    无咎端详着灵儿的笑容,心头暖意荡漾。

    便于此时,一群人影飞上峰顶。

    “哼,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世上能管得住你无咎的,也只有灵儿!”

    韦春花与韦尚、姜玄、彦烁、彦日,在山谷中歇息一宿,而天色大亮,迟迟不见人归。谁料某位先生与某位仙子,正居高临风,四目相对,情浓意浓呢。

    “瞎说……”

    无咎顿作尴尬,急忙辩解。

    韦春花不依不饶,反驳道:“我怎会瞎说呢,你面皮白净,人也年轻,偏偏又喜欢沾花惹草,害得多少女子暗动芳心。老身劝你一句,女人最恨的便是朝三暮四之徒……”

    “老婆子,你闭嘴——”

    无咎嚷了一声,踏空而起,狼狈的架势,俨如逃窜而去。

    灵儿却浅浅一笑,矜持而又不失亲热的招呼道:“春花姐,师兄,三位道友,启程吧——”

    一行七人,继续赶路。

    接连多日,途中顺利。不见鬼妖二族的出没,也没有遇到异常的状况……

    ……

    十日后。

    前方的崇山峻岭之间,出现了一个个大小的湖泊。天光倒映,便如一块块的明镜而景色奇异。

    其中的一座高山的山脚下,湖水的岸边,已有人等候多时。

    当无咎与灵儿、韦春花、韦尚、彦烁、彦日从天而降。先到一步的吴昊、林彦喜与荀万子等十五人迎上前来。

    “此处有家仙门,据说便是白溪门……”

    “兄弟们早到了半日,就地查看,而山上山下,皆不见人影,也不见鬼妖二族的踪迹……”

    “左右无奈,且等无先生到来……”

    “且就地歇息……”

    “灵儿仙子……”

    众人相聚,难免要寒暄一二。吴昊、林彦喜、荀万子等人忙着与无咎分说所见所闻,以便有所计较。

    高云庭则是趁乱凑到了灵儿身旁,悄声讨好道:“仙子无双,天人也……”

    这家伙好色的本性不改,尤其是灵儿的美貌被他惊为天人,一直想要巴结讨好,今日总算给他逮到机会。谁料他话音未落,“啪”的一记耳光响起。他尚自晕头转向,人已离地倒飞出去,直至数丈之外“扑通”坠地,这才回过神来而惊讶喊叫——

    “仙子息怒……”

    突如其来的动静,使得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

    灵儿仙子,打人了?

    都是自家兄弟,缘何一点不留情面?

    而不仅如此呢,却见人影一闪,灵儿已到了高云庭的面前,二话不说又是一脚踢翻,并顺势用力而狠狠踏住。

    “啊……饶命……”

    遑论灵儿的年纪如何,相貌怎样,她毕竟是地仙八层的高手,教训一个人仙小辈根本不费吹灰之力。高云庭被踩住脑袋,脸颊贴在地上,难以挣扎,又惊又怕,只能呼喊求饶。

    而灵儿依旧是拎着裙摆,踏着一只脚,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清冷出声道:“轻薄之徒,好大胆子!”

    “仰慕而已……并非轻薄……哎呦……”

    高云庭的喊叫声,极为凄惨。吴昊等人与他相处日久,于心不忍,忙道——

    “无先生,都是自家兄弟,且宽待一二……”

    众所周知,那位灵儿仙子与无先生的关系匪浅,若想救下高云庭,只能找无先生说情。

    无咎错愕片刻,已是面带怪笑,转身便走,摆手道:“春花姐,韦兄,林兄,且去山上一看……”韦春花与韦尚、林彦喜点头答应,离地腾空,随其直奔山顶飞去。

    灵儿扭头一瞥,唤道:“无咎,等我……”

    而她离去之前,又踢了一脚。

    高云庭翻滚几圈,总算摆脱一劫,慌忙挣扎爬起,犹自惊魂未定而狼狈不堪。

    吴昊怒其不争,恨道:“哼,真是丢尽了兄弟们的脸面!”

    李远、万争强同样的难为情,干脆远远躲开。余下的众人就地歇息,却也没忘了投来厌弃的眼神。倒是木叶清走了过去,叹道:“高兄啊,你是不想活命了……”

    “此话怎讲?”

    高云庭只觉得冤枉,辩解道:“我……我不过是奉承两句,并未失礼、亦无歹意!”

    “你……”

    木叶清是好心提醒,旋即叱道:“你糊涂啊!灵儿仙子的眼里只有无先生,岂容你有所窥觑?所幸无先生宽宏大度,否则她的师兄便能一把掐死你。高兄,你好自为之吧!”

    老实人也怒了。

    木叶清拂袖走开。

    高云庭僵在原地,脑门上冒出一层冷汗。

    天呐,真是色迷心窍了!灵儿仙子是无先生的人,怎会给忘了呢。不过她二人倒也般配,发怒起来,一样的凶神恶煞,一样的招惹不起……

    三、五百丈高的石山,占地十余里,四周环绕着湖水,倒也是处风景秀美的所在。而山下山下,仅有寥寥几处石屋与废弃的洞府,全无半点灵山的气象。若非山顶的峭壁刻着“白溪”二字,很难相信此地与所谓的白溪仙门有关。

    山顶的峭壁前,无咎与众人抬头观望,一时不明究竟,转而看向远方。

    但见群山郁郁,湖水叠映。而神识所及,依然没有任何的异常。

    “无咎,此行莫非有误?”

    韦春花有些焦虑,疑惑道:“韦合与广山,并非形单影只,而是十三条汉子呢,倘若来到此地,应该有迹可循!”

    无咎抱着臂膀,托着下巴,皱着眉头,无奈道:“穆源亲口告知,白溪门遭到妖族侵扰,于是韦合、广山寻来,谁料想不见人影呢……”

    “哼,只怕他骗了你!此地或为白溪山,却绝非仙门所在!”

    “嗯,所言有理。不过,穆源他为何骗我……”

    “我怎会知晓……”

    林彦喜只当二人要争吵起来,劝说道:“稍安勿躁!或有隐情……”

    便于此时,有人出声示意——

    “无咎,春花姐,师兄,林门主……”

    灵儿依然站在峭壁前,伸手分说道:“白溪二字,为刀剑所刻,源自古体,各有丈余大小,且年代久远,看着倒也简陋。而‘白’字稍显古怪,其中的一撇恰如利剑,直指东方,虽然突兀,却暗合法度。若是依九宫阵法推衍,东方为生门所在。依我之见,或许白溪门另有去处亦未可知!”

    众人循声看去,皆点了点头。

    正如所说,那峭壁上的字迹,乍一见倒也寻常,而若是细加端详,果然是金钩铁划而暗藏法度。

    无咎惊奇道:“灵儿的心思缜密,慧眼不凡呐!”

    灵儿微笑道:“仅为猜测而已……”

    无咎连连摆手,催促道:“且就此寻去,真假自见分晓。林兄,召集兄弟们动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