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八十七章 白溪之门

时间:2018-06-01作者:曳光

    感谢:万道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黄昏时分,一道道人影落在山顶上。

    依照灵儿所说,众人往东寻觅了一日,行程数千里,四方依旧是山水重叠,不见人迹,也没有灵山的存在。

    天色已晚,歇息一宿。

    而四周不是高山,便是湖水,唯山顶平坦,适宜落脚歇宿。

    恰逢红日西归,晚霞渲染,便是山峰与湖水,也罩了一层酡红,仿佛天地微醺而景色醉人。

    “据图简所示,此地名为万山湖。寓意山峰无数,湖水万千。却道路阻隔,远离尘嚣,鲜有人迹,与碧水崖相仿……”

    无咎站在山顶上,默默眺望着天边的晚霞。

    他循声回头,是灵儿到了身旁。

    “以九宫阵法推衍,你我应该处于生门的方位,却依然没有所获,许是我多虑了……”

    几丈之外,众人围坐在一起,歇息之余,各自轻声说笑。而高云庭却拽着木叶清远远躲开,担惊受怕的模样。

    “无妨!”

    无咎冲着灵儿微微一笑,道:“既然寻到此处,总不能半途而废。而此番离开银石谷,摆脱观海子,尚在其次,寻找韦合与广山,以及鬼妖二族的动向,方为你我的本意!”

    灵儿是怕她的推测有误,连累众人白跑一趟,故而有些心神不宁,得到安慰之后,旋即也露出笑容,却又担忧道:“鬼妖二族,过于强大,便是玉神殿也颇为忌惮……”她伸手牵扯着径自坐下,示意道:“这片湖水,像不像一个酒碗……”

    一个聪慧的女子,从不啰嗦,说话点到为止,而她的心绪已溢于言表。当你有所关注的时候,她又会不着痕迹的给予抚慰。所谓善解人意的默契,便是如此。

    无咎跟着盘膝而坐,恰好俯瞰着山下的湖水。

    正如所说,湖水为群山环绕,足有数十里方圆,平静无波,且圆圆的像个巨大的酒碗。

    “鬼妖二族,打着报仇的旗号,四处作乱,败坏我的名声。看着那些惨死的生灵,我岂能无动于衷呢。何况天下的修士,苦鬼妖二族久矣。不妨召集有志之士,予以还击。若是将那群妖仙、鬼巫杀了,只剩下万圣子与鬼赤之流,卢洲的灾难或能缓解……”

    “你便不怕玉神殿出手?”

    “怕啊!”

    “故而,你召集卢洲的修士,与鬼妖二族为敌,便是让玉神殿有所顾忌?”

    “我是不是很卑鄙?”

    “你若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诸位道友也不会矢志追随。而话又说回来,一旦玉神殿与鬼妖二族勾结,你该如何应对?”

    “唉,我也不知道!”

    无咎摸出酒壶,呷了口酒,叹道:“我想着逼迫鬼妖二族与玉神殿彻底翻脸,或能揭开天书之谜与五元通天阵法的真相。而眼下看来,一切尚无定数。返回神洲,也是遥遥无期!”

    “以弱事强,何其难也!”

    “说的不错,否则我将万圣子与鬼赤打得跪地求饶,再仗剑找上门去,岂容他玉神殿耍弄阴谋诡计!”

    无咎说到兴起,双眉倒竖,英气勃发,大有横扫四方的架势。

    “玉神殿,怎会让人你找上门去……”

    “此话怎讲?”

    “玉神殿位于卢洲原界,外人难以踏入半步!”

    “是啊,我来到卢洲多年,极少听人提起卢洲原界……”

    “没人知晓详情,当然也无从提起。即使家父,也仅仅去过原界三五回。故而我有所耳闻……”

    “嗯……”

    两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不远处的韦春花看着二人的背影,微微点头,旋即闭上双眼,安心吐纳调息。她身旁的韦尚,却稍显失落,伸手接过姜玄的酒坛,便“咕嘟、咕嘟”痛饮起来。

    曾经的小师妹,再不用他这个师兄的呵护与关照。既然没有辜负师父所托,便也从此没了心事。或许他该找个地方闭关,然后云游天下……

    姜玄倒是面带微笑,神态悠闲。他原本只是一个散修,辗转大小仙门,四处飘荡,朝不保夕。而他如今却修至人仙的境界,并有了一群兄弟。尤其是韦春花与韦尚,并未将他当成晚辈而有所慢待。至于某位先生,更让他欣慰不已。在场的众人,除了灵儿仙子,便是他与无咎最为熟悉,结识的年头也最长。看着对方一步步走来,他为当年的眼光感到庆幸……

    林彦喜与两位族弟,以及四位弟子相对而坐,却他却默默眺望着远方,神色中透着一丝茫然。

    曾几何时,也家族兴旺,开创了仙门,算是名扬一方。谁料转眼之间,遭到灭门之灾。如今更是居无定所,前途莫测。而寻找鬼妖二族报仇,仅为权宜之计,若是为了弟子着想,不能不有所斟酌……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坐在一起,各自的来历不同,却交情匪浅。或者说,臭味相投。如今四处闯荡,可谓凶险重重。而三人倒是踌躇满志,很想着趁机大干一场,却又患得患失,计较着各自的前程。

    “李兄弟,且说说看,你我跟着无先生,会不会得罪玉神殿?”

    “你我与鬼妖二族为敌,怎会得罪玉神殿呢?”

    “常言道,福祸相依。你我眼下顺风顺水,收获颇丰,而一旦走了背运,我担心啊……”

    “料也无妨,到时候一走了之!”

    “既然如此,只能指望李兄弟了,你曾为玉神殿弟子,当有万全之策!”

    “此言差矣!我还指望吴兄呢,我早便从万争强的口中获悉……”

    “嘘,传音说话……”

    “万道友、万兄弟,是否属实?”

    “哦,当年我与吴兄相遇,他说他来自原界……”

    “吴兄,绝不敢藏私啊,倘若走投无路,原界便是你我最好的去处……”

    “唉,前往原界,谈何容易,此事以后再说,切莫让外人知晓了……”

    “而高云庭知道你的来历啊,为了讨好无先生,或已如实相告……”

    “……”

    木叶清陪着高云庭,坐在十余丈外,虽然抵近山顶的边缘,却将下方的大湖尽收眼底。而两人一个在欣赏夜色,另一个则是郁郁寡欢。

    对于高云庭来说,他能忍受无先生的殴打,当初毕竟是他挑衅在先,活该自作自受。谁料他又被灵儿殴打,被一个女子当众扇耳光,踩踏在地,太丢人了。而即便是不能忍受,还敢还手不成?

    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被那个灵儿仙子盯着,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

    高云庭想到此处,禁不住伸手抚摸着面颊,小声道:“木兄弟,有没有想过,前往海外闯荡一番呢?听说飞卢海很是不错,若能投奔梁丘子,找个风景秀美的海岛,才是逍遥快活……”

    木叶清依然沉浸在夜色中,很是怡然自得。

    夜色已深,一轮圆月高悬。湖面上的波光倒映着明月,天地浑然一同。

    “木兄弟……”

    高云庭没人理会,禁不住扭头看去,而不过瞬间,他已是瞪大了双眼。

    “咦,那是……”

    只见天上的明月,恰好爬上头顶,与湖面的月光倒影,遥遥对映。而原本宁静的湖水,突然震动起来,霎时波光粼粼,宛如星河聚集而颇为神奇。而神奇刚刚开始,仅仅片刻之后,偌大的一方湖面猛然往下落去,并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哗——”

    便如巨龙喘息,大地为之颤动……

    尚在歇息的众人,皆大吃一惊,急忙站起身来,同样是目瞪口呆。

    那群山环抱的大湖,竟然没了,只有一个数十里方圆的黝黑洞口,呈现出现在众人的脚下。而响声未绝,迸溅的水雾冲天飞起。随即一道道白色的光芒,从环绕的山壁间喷涌而出……

    无咎与灵儿,循声起身,凝神观望,也是错愕不已。

    那喷涌而出的并非光芒,而是一道道水柱,在月光的照耀下,宛如一道道白练而飞流直下。又如百溪汇集,瀑布千丈,就此打开乾坤之门,令人匪夷所思而又瞠目难耐。

    灵儿恍然大悟道:“百溪……白溪,这便是白溪门了,却与寻常的仙门无关,而是天地奇观,或洞天秘境的所在!”

    “说不定韦合与广山便在此处,机不可失……”

    无咎连连点头,扬声道:“我要前往湖底深处查看,找寻我的那帮兄弟。诸位不妨留在此地,以便有个照应!”

    话音未落,他人已踏空而起。

    灵儿与韦春花紧随其后。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带着高云庭、木叶清,也是不甘落后,纷纷叫嚷道:“无先生,有了好处,岂能丢下兄弟们……”

    紧接着又是荀万子五人。

    而林彦喜吩咐弟子守在原地,他独自冲下山顶。

    姜玄尚在迟疑,被韦尚一把抓住,轻声道:“不能没人断后,随我留下——”

    无咎已到了数百丈外,踏空而立。

    阵阵雾气扑面,无底深渊便在脚下。而四周又是百溪成瀑,飞流如练,使得诡异的所在,更添几分神秘莫测。

    无咎俯瞰片刻,冲着山顶上的韦尚摆了摆手,又与身旁的灵儿点了点头,转而翻身往下冲去。

    众人紧随其后,相继消失在茫茫的雾气之中。

    而半个时辰之后,月光偏移,雾气消散,无底的深渊没了,只有一片盈盈的湖水如旧。

    山顶之上,韦尚、姜玄,以及林家子弟,犹在观望,惊奇不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