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八十九章 自作聪明

时间:2018-06-02作者:曳光

    感谢:seyingwujia、981nanhai、书友、吥啦、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白溪道门,也可以称之为白溪仙门。

    白溪门?

    众人面面相觑。

    即便是无咎,也拧着眉头,咬着嘴角,仿佛罩了一头的雾水而疑惑不已。

    记得穆源说过,韦合与广山离开银石谷之后,所去的方向,便是白溪门。故而一路寻来,却只找到了一座白溪山。还因为上当受骗,所谓的白溪门并不存在。

    而此时所见,岂不正是一家仙门?

    慢着,不忙结论。

    此地,或有不同……

    正当众人诧然之际,石门牌坊下,冒出一个年轻的男子。

    只见他身高体壮,裹着布衣,头顶发髻,道人的装扮,却又怪模怪样,怪腔怪调道:“道门所在,闲人勿扰,走开——”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等人,距石门牌坊仅有十余丈远,突遭叱呵,各自并未理会,而是好奇不已——

    “咦,同道中人?”

    “而他的模样,不像是卢洲的同道啊……”

    “修为也是古怪,凝气?炼气……”

    “且询问究竟,再去山上查看。若是山顶上没有刻字,表明此地并非之前的白溪山……”

    “正是此理,高兄弟——”

    吴昊等人并未将突然现身的年轻男子放在眼里,只想弄清原委。在场的其他同伴也是这个心思,站在湖边的空地上观望。

    “这位道友……”

    高云庭抬脚往前,拱手行礼。而他话刚出口,便被打断——

    “止步!”

    “道友,如何称呼……”

    “哼……”

    高云庭距石门牌坊尚有七八丈远,自以为举止得体,并未停下脚步,只想依照仙道的规矩寒暄两句。

    谁料那个粗壮的男子却是怒了,凌空打出一拳。

    高云庭摇了摇头,满不在乎笑道:“呵呵,何必这般无礼……”

    与其想来,凭借一个肉拳头,便想吓唬人仙高手,虚张声势罢了,最终只能贻笑大方。而不过瞬间,他笑声一窒。那个粗壮男子虽然相隔甚远,而出手之际,竟发出破风声响,紧接着一个硕大的拳头到了面前。

    足有尺余见方的拳头,岂不硕大?

    却并非真实,而是一道拳影,似乎威力不俗……

    高云庭微微一怔,急忙应对。而刚刚抓出飞剑,拳影呼啸而至。却听“砰”的一声闷响,如同巨石撞击,力道之猛,怕不有数千上万斤。仓促之间,他难以抵挡,离地倒飞出去,狼狈大喊:“救我……”

    一个人仙高手,竟然不敌一个修为低下的壮汉?

    此外,这家仙门的弟子,不守规矩啊,二话不说,便动手打人,将兄弟们脸面置于何地!

    吴昊与李远、万争强,错愕之际,不作迟疑,剑光出手。三位地仙出手,非同小可。而既然对方不知好歹,理当予以教训!

    却见那个粗壮男子不慌不忙,后退一步,双手一合,竟然失去了身影。与之瞬间,石门牌坊笼罩一层白色的光芒。

    “砰、砰、砰——”

    连声闷响,光芒闪烁。三道剑光刚刚抵近石门牌坊,便再难往前。好像有一层强大的禁制,根本不容逾越半步。

    “扑通——”

    高云庭倒飞出去六七丈,摔在地上,翻滚爬起,并无大碍,却已是恼羞成怒,抓出飞剑喊道:“欺人太甚啊,三位兄长,木兄弟,且以天虎剑阵破了山门,就此杀上山去——”

    这个家伙不肯吃亏,吴昊、李远、万争强与木叶清亦非善与之辈。五人摆出阵势,便要强攻山门。

    而恰于此时,笼罩的光芒闪开一道缝隙。曾经消失的男子又冒了出来,怒声叱道:“哼,尔等果然不是善类,再次侵扰道门……”

    “动手——”

    山门竟然开启,有机可趁啊。吴昊与四位伙伴递个眼色,便要催动天虎剑阵而大打出手。

    却有人出声制止——

    “且慢!”

    是无咎,往前两步,举起双手,含笑道:“兄弟,只怕你有所误会。我等初来乍到,并无恶意,而所谓的再次侵扰,又从何说起呢?”

    无先生的问话,显然是另有所指。

    吴昊五人颇有机敏,左右闪开。

    许是无咎的笑脸相迎,使得粗壮男子的怒气稍缓,哼道:“此前曾有两伙贼人,侵扰道门,尔等的服饰、口音与其相仿,必是贼人的同伙!”

    “哦?”

    无咎没有恼怒,而是笑意更甚。他看向灵儿、韦春花、林彦喜与在场的众人,转而又道:“却不知两伙贼人,去了何方……”

    “贼人便在此处,格杀勿论——”

    “啊……”

    无咎与人交谈,借机套话,打探虚实,乃是他惯常的手段。也果不其然,他抓住破绽,三言两语,诱使对方说出一个意外的消息。那便是有两伙贼人,侵扰白溪道门,且服饰装扮与口音,与在场的卢洲修士相仿。照此推测,所谓的贼人,不是妖族,便是韦合与广山等兄弟们。而灵儿、韦春花、林彦喜,以及在场的众人,也明白了他的用意,各自静待下文。

    谁料那粗壮的男子,却语出惊人,随即两手一分,笼罩山门的光芒倏然消失。而与之刹那,十余道斑斓的身影呼啸而出。

    “猛虎……”

    吴昊五人距山门最近,皆蓦然一惊。

    正是猛虎,十余头斑斓的猛虎,冲出山门,直奔众人扑来。尤为甚者,每一头猛虎的背上,还站着一个粗壮的大汉,挥舞刀斧棍棒而气势汹汹……

    无咎这才明白过来,他在自作聪明。他抓出狼剑,出声提醒——

    “小心……”

    而吴昊五人首当其冲,躲避不及,也是怒了,齐声喝道——

    “烈虎啸西风……”

    五道剑光出手,瞬间合一,顿然烈虎咆哮,杀气凌厉。

    “轰——”

    轰鸣炸响,血光迸溅。冲在最前的一头猛虎,被迅猛的剑阵搅得粉碎。

    “哼,也不过如此,杀上山去……”

    高云庭还想着报仇,全力催动着飞剑。而此时成群的猛虎已到了近前,一个个张牙舞爪而异常的凶猛。虎背上的壮汉,纷纷祭出所持的刀斧棍棒。兄弟五人正要催动阵法应对,却见数不胜数的刀影、斧影、棒影,铺天盖地而来。再有猛虎腾空而腥风盘旋,狂乱的杀机,势不可挡。

    “砰、砰、砰……”

    连声的闷响中,高云庭与木叶清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而吴昊与李远、万争强也是支撑不住,各自踉跄后退。

    “荀万子,接应……”

    无咎再不敢迟疑,飞身往前,大袖疾挥,上百飞剑呼啸而出。他又趁势高举狼剑,猛然劈出一道紫色的闪电。

    “锵——”

    闪电所致,仅仅劈中一道斧影,却发出刺耳的炸鸣。而斧影崩溃的瞬间,又是无数的斧影漫天袭来。随即又是“叮叮当当”炸响,上百飞剑,凌空翻卷。而猛虎与猛虎背上的壮汉,毫发无损……

    无咎暗暗心惊,恰见三道人影冲了过来,他急忙大喊——

    “退后……”

    林彦喜与灵儿、韦春花,是怕他吃亏,要前来助上一臂之力,谁料反而被他拒绝。林彦喜尚在迟疑,灵儿与韦春花却收住去势。

    “林门主,莫给无先生添乱……”

    “春花姐所言有理……”

    三人转身便走,不忘回头观望。

    却见山坡之上,飞沙走石,刀影斧影笼罩四方,还有十余头猛虎嘶吼盘旋。而无咎的身影时隐时现,犹在奋力拼杀。

    荀万子五人,带着昏死过去的高云庭与木叶清,已退到了远处的湖面上。吴昊、李远、万争强也跟着踏空而起,却一个个摇摇晃晃而狼狈不堪。

    林彦喜与灵儿、韦春花飞到众人的面前,转身等待……

    “轰——”

    混乱之中,又是血光迸溅,一道人影急冲而出。去势之快,祭出的飞剑尚未收回,在身后接连数百丈而寒光闪闪。正是无咎,飞蹿而起,挥动大袖,一百多飞剑倏然消失。而他人在半空,低头观望,慢慢瞪大双眼,很是难以置信。

    那个粗壮的男子,依然守在白溪道门的山门前。

    山坡之上,杀机犹存,烟尘未散,两堆血淋淋的尸骸触目惊心。

    而余下的十余头猛虎,在驱使之下,越过山坡。尚未临近湖水,光芒闪动,一头头陆地猛虎,竟四蹄腾空,飞跃湖面。俨如御剑之快,奔着他追赶而来……

    “呸!”

    无咎看着那气势汹汹的猛虎,又冲着白溪道门的牌坊投去深深的一瞥。他只觉得疑惑重重,又无暇多想,啐了一口,扬声道:“走——”

    虽也人多势众,却连遭重创,尤其面对神秘的白溪道门,再不敢有半分大意。既然诸事不明,祸福难料,眼下只能走为上策,待回头再行计较。

    众人越过湖面,疾驰而去。为免意外,直奔正西。

    而一头头猛虎,竟然紧追不舍。

    不过,猛虎固然会飞,却仅能腾空数十丈,比起一群仙道的高手还是稍逊一筹。

    须臾,双方相隔渐远。

    数千里之后,已见不到那群猛虎的踪影。

    恰见前方的山高林密,随着无咎抬手一指,众人纷纷往下落去……天刑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