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一章 明月之城

时间:2018-06-05作者:曳光

    感谢:三佳三三、轰炸机20、乐胖、eso53

    ………………

    正午时分,山林中走出几道人影。

    为首的两个年轻人,眉目清秀、头顶玉冠的是无咎;面白如玉,个头小巧的是女伴男装的灵儿。随后的四位中年男子,分别是林彦喜与吴昊、李远、万争强。

    六人不敢招摇,在高山丛林间飞了三个时辰之后,便匆匆落地,寻觅往前。

    看着头顶的红日,蔚蓝的天穹,以及苍郁的原野,仿佛依然行走在卢洲的大地之上。而一切又是那么的陌生,令人充满了无限的好奇。

    “呵呵,此地虽然与卢洲相仿,却不知地名,也不知何年何月!”

    一条溪水,蜿蜒而去。

    六人随着溪水,穿行在原野之上。吴昊与李远、万争强走在前头,无咎、灵儿与林彦喜随后而行。

    吴昊抬头看着天上的日头,欣赏着原野的景色,不禁有些感慨。李远与万争强,随声附和——

    “只当卢洲天地,为世间仅有,谁料想还有另外一个卢洲……”

    “可还记得,盘龙山的灵脉幻境?如此重天阻隔,犹如人水之隔。一世迷茫,万年困守……”

    “是啊,重天阻隔,看似简单,却难以逾越。而一旦勘破幻象,或许天地自成!”

    “所言妙哉!你我所求的仙境,岂不是触手可得?”

    “呵呵,果真如此,你我又何必经年累月的苦修……”

    三人虽然性情不堪,却都是地仙高手,各自的境界不俗,即使谈论说笑,也寓意颇深。

    “吴兄,你既然来自卢洲原界,能否赐教一二?”

    无咎回头看向身后的灵儿与林彦喜,趁机插了一句话。

    “想必是高云庭瞎说,无先生莫要信他,呵呵!”

    吴昊矢口否认,一笑了之。

    无咎也不介意,又问:“李远,你曾为娄宫祭司门下的弟子,背后倚着强大的玉神殿,很是令人羡慕,却又为何外出闯荡呢?”

    “唉,众所周知,泸州本土,有一南一北,两大祭司共同管辖。而娄宫祭司,远不抵尾介子祭司体恤门下弟子……”

    李远竟然没有隐瞒,边走边说道:“我曾为北卢山庄的外事长老,掌管采买,不免遭人嫉恨。如此倒也罢了,最终连累我的族人。而娄宫祭司非但没有主持公道,反而屡加猜疑。迫不得已,我叛出山庄……无先生,诸位道友,此事休要外传,否则我命休也!”

    “李兄,不必担忧!”

    万争强安慰一句,提醒道:“你我能否返回卢洲,尚未可知呢!”

    李远摇头苦笑:“呵呵,说的也是,倘若不能返回卢洲,你我只能在此安家落户了!”

    无咎继续没话找话说:“万兄,据说你来自海外?”

    万争强急忙转身摆手,谦逊道:“无先生,唤我一声兄弟足矣。我来自地卢海,家师道陨之后,闲着无事,偶遇吴昊道兄,颇感投缘,便结伴游历……”

    “哦,你是否听说过月隐岛?”

    “月隐岛……应该位于地卢海与玉卢海之间,极为偏远,未曾去过……”

    说话之间,穿过原野,迎面一座小山,众人接着往前。

    转瞬到了山顶。

    无咎立足未稳,臂弯一紧。灵儿到了身后,扯了一把。他没作多想,伸手搀扶,竟被“啪”的打开,话语声悄悄传到耳边——

    “臭小子,再敢丢下我,饶不了你!”

    之前不愿带着灵儿同行,竟被怨恨了一路?

    无咎咧嘴微笑,试图辩解几句。

    灵儿却小脸一甩,擦肩而过。

    与之同时,惊咦声起——

    “咦,那是……”

    “村落……”

    “集镇……”

    “庄院……”

    “不,那是一座城……”

    人在山顶之上,四方尽收眼底。只见前方的数十里外,原野之中,有河水环绕,围墙耸立,房舍聚集,岂非就是一座城?

    “只当此地蛮荒,竟然如此富庶……”

    “是否富庶,尚未可知,有人居住,毋庸置疑……”

    “且去查看一二……”

    “正合我意,无先生……”

    突然见到了一座城池,众人很是兴奋。

    无咎与林彦喜也是颇感好奇,亟待一探究竟。

    而灵儿却回头看向来路,并拿出一枚空白的玉简默然凝神,然后出声问道:“诸位,是否记得春花姐的藏身之地?”

    林彦喜答道:“就此往西,半日路程。”

    “嗯,如此便好,不过……”

    灵儿收起玉简,继续说道:“之前的白溪道门,与卢洲相仿,而一路行来,渐趋陌生,为免遭遇不测,途中尚需多加留意。此外,与春花姐不宜相距过远,否则一旦失散,后果难以想象!”

    林彦喜赞赏道:“仙子所言有理!”

    灵儿虽然年轻貌美,却修为高强,机智果断,行事不循常规,颇有无先生之风。如今林门主也不敢轻忽,索性跟着众人称呼仙子。

    “诸位,此去多加小心!”

    无咎又交代一声,与灵儿冲下山顶。

    众人随后而行,谨慎起见,各自隐去修为,舍弃了轻身术,却也健步如飞……

    须臾,一座小城,愈来愈近。

    之所以称为小城,是因为城郭占地仅有两、三里的方圆。四周倒是阡陌纵横,河水环绕,老树掩映,别有风光。

    不过,小城的城郭,并非四方四正,而是如同圆月的形状,并有两道城门分列南北。

    此外,城门洞开,却略显冷清……

    一行六人,抵达小城的南门。

    迎面有环城河水阻挡,一条石桥横跨而过。而不管是丈余宽、五丈长的石桥,还是那两丈高的城墙,均为青石打造,只是过于陈旧,且披挂着片片青苔,很是古老沧桑的样子。洞开的城门,并无城楼。倒是两侧各有一个残破斑驳的大字,明、月。

    “明月城?”

    “应该不差……”

    “你我竟然懂得此地的方言与文字,倒也侥幸……”

    “照此看来,此地无疑便是另外一个卢洲呢,否则岂能这般相似……”

    “说不定啊,混沌初分之时,造就了一模一样的两方天地,怎奈互不知晓……”

    “无先生……”

    面对着一座古怪,且又古老的小城,吴昊与两位兄弟,禁不住又胡思乱想起来。

    无咎没有吭声,而是默默张望。

    眼前的情景,使得吴昊等人想起最为熟悉的卢洲。而他想起的却是神洲,曾经的有熊国的都城。尤其是驻足桥头,看着环水围城,老树掩映,彷如突然踏入一个遥远的梦境。

    没错,就是梦境。

    每个人都有的梦境,都有的一座小城。在梦中看红尘似水,飞舞烟花满城……

    “林门主,吴道友,我二人先行一步……”

    “仙子放心,你我分头行事……”

    “走啊……”

    无咎尚自愣怔失神,衣袖被扯了一把,旋即恢复常态,与林彦喜等人点头示意,转而跟着灵儿往前走去。

    “小子,缘何失态啊?”

    灵儿背着双手,脚步轻松,很是淡定自若,却没忘了暗中传音质问。

    “哦,无妨……”

    无咎敷衍一句,撇嘴道:“啧啧,得意忘形啊!”

    “嘻……”

    灵儿依旧是昂首挺胸,嬉笑道:“多年不曾这般玩耍,且适逢异域,又有五大高手随行,想不得意都难哦!”

    “哼,淘气!”

    无咎的脚下不停,两眼东张西望。

    抵近城门,几个男女迎面走来。其年纪、相貌各异,衣着简朴,与卢洲的凡俗山民极为相仿,却身躯高大而有所不同。

    无咎心里发虚,急忙低头回避。

    而那几个男女则是脚下停顿,似乎有些诧异,旋即又摇了摇头,继续奔着城外走去。

    “哎呀,何必惊慌呢……”

    “没有啊……”

    两丈多高的城墙,足有丈余厚,所谓的城门,便是当间的一道豁口。

    无咎跟着灵儿穿过城门,回头一瞥。林彦喜等人尚在桥头徘徊,旋即各自分散而行……

    “莫要鬼鬼祟祟……”

    “说谁呢……”

    “少罗嗦,跟着我……”

    正对着城门的乃是一条街道,笔直穿城而过。而街道的两旁,另有几条街道,横穿左右,再环绕而去。也就是说,不仅整座城池形同圆月,便是街道也是如此。且房舍错落有致,俨如阵法般的严整。

    无咎追上灵儿,与其并肩而行。

    街道两旁,多为住宅,罕见店铺,行人稀少。而住宅的房舍,均为青石青瓦砌就,房顶挑角飞檐,形状古老别致。恍惚之间,便如行走在一条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之上……

    “且多加留意,此地有无修仙高手?”

    “未曾发现!”

    “不应该啊……”

    “灵儿,你是否记得白溪道门?此地没有修仙者,只有修道之士!”

    “你是说……”

    “少罗嗦,凡事听我吩咐!”

    “小子……”

    “咣当——”

    便于此时,不远处有家院落的大门突然打开,随即从中冲出两头灰狼。

    无咎与灵儿正在斗嘴,蓦然一惊。

    正是两头灰狼,足有半人多高,呲牙咧嘴,狰狞咆哮,极为的凶悍。而紧接着又冒出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子,抓着绳索用力一扯。两头灰狼竟被绳索拴着脖子,凌空摔倒。男孩子上去便是两脚,踢得灰狼嗷嗷直叫。而他仍不解恨,啐道:“畜生,欠打……”

    恰见两个年轻男子愣在几丈外,似乎很是害怕的样子。

    “我家狗儿不听话……”

    男孩子歉然一笑,伸手拉扯,再踢上几脚。两头灰狼吃禁不住,扭头逃回了院子。他随后关门,却又扭头嘲讽道:“两位大哥这般胆小,不像是我明月城的汉子!”

    “小兄弟,明月城归属何地?”

    “北俱洲啊,问得好奇怪……”

    “咣当——”

    院门关闭。

    无咎与灵儿,犹自愣在原地……天刑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