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四章 相同相异

时间:2018-06-07作者:曳光

    感谢无仙粉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从种种迹象看来,有卢洲的修士,穿过白溪深渊,来到了北俱洲。

    否则的话,白溪道门,与明月城,绝不会将初来乍到的六人当成仇敌而大打出手。

    而六人的出现,已然惊动了天心城。

    据吴昊杀人搜魂得知,那个叫作卫仁的城主,带着城中的青壮,远赴天心城,便是为了对付妖人。因为妖人曾经侵扰明月城,并杀害了城中的老少。如今卫仁突然返回,自称接到消息,于是双方猝然相遇,引发了一场冲突。

    也由此可见,所谓的妖人,应该为数不少,且极为的强悍。若非韦合与广山那帮兄弟,还能是谁呢?

    不管怎样,前往天心城,势在必行。

    倘若胆怯退缩,不仅错过找寻兄弟们的时机,或许还将困在此地,今生今世再也不能返回卢洲!

    因为这是北俱洲,一片似乎熟悉,而又全完陌生的天地……

    山顶上,无咎盘膝而坐。

    他拿着一个竹制的睡枕,独自默然忖思。

    他旁边的灵儿,则是把玩着手中的银币。

    不远之外,坐着吴昊、李远、万争强与林彦喜。

    在无先生的坚持之下,最终还是决定前往天心城。而天心城的具体所在,谁也弄不清楚,只知道大致方向,索性一边赶路一边找寻。于是六人离开了藏身的山谷之后,便匆匆奔着西南方向而来。昼行夜伏,途中倒也顺利。恰逢又是黄昏日暮的时分,一行落地歇息。

    随着夜色降临,吴昊与李远、万争强,依然无心入定,凑在一起窃窃私语。林彦喜似乎不喜欢三人的鬼鬼祟祟,变得有些沉默寡言。

    曾经的一轮满月,成了半圆。淡淡的月辉下,夜色如昨。

    灵儿兀自把玩着手中的银币,许是倦了,斜倚着身子,轻声道:“且看……”

    无咎扭头看去。

    银币的一面,刻画着月字纹饰,倒也平淡无奇;而另外一面,则是刻画着一轮圆月。稍显奇怪的是,其中有条弯曲的刻痕,将圆月一分两半,便如两条鱼儿相依,彼此交融一体,却又界限分明而相互有别……

    无咎只当银币稀罕,便拿来送给灵儿,没多留意,却不想上面的纹饰另有玄机。

    灵儿翻转着小手,指着银币上的圆月问道:“是否认得?”

    无咎握着右手,没有吭声。

    “我爹传我九宫阵法,其中便有相关的符文图示。若是所料不差,此乃阴阳图,又称阴阳双鱼图,看似简单,却寓意两极五行的九宫变化,有包罗万象而承载众妙玄门之说。而万物莫不相同,莫不相异,两者纵有巧合,也不奇怪哦!”

    “嗯,我倒是相信灵儿所说!”

    “又有何用呢,不能返回卢洲也是枉然……”

    “若真如此,你我便在此地安家落户!”

    “哼,说得轻巧,我舍不得师兄与春花姐呢……”

    “你我定然能够返回卢洲!”

    “嗯,也只能拼拼运气了。而你为何拿着一个睡枕?”

    “睡觉啊……”

    “又瞎说,小心我收拾你!而你真的断定,你的那帮兄弟,已前往天心城?”

    “唉——”

    “此去非同小可,理当合计一番。至于究竟如何,到时候自见分晓……”

    “不错,依我之见……”

    “你说北俱洲,是否便是另外一个卢洲?还有西牛洲、南赡洲、东胜洲,又是否对应贺州、部州与神洲呢……?”

    “异想天开啊,照你说来,此地还有另外一个冰灵儿……”

    “有冰灵儿,便该有公孙无咎……”

    “……”

    …………

    一片茂盛的树林中,悄悄冒出几道人影。

    无咎,依旧是身着长衫,头顶玉冠,却脸色黝黑,与之前的模样判若两人。

    而灵儿则是长发披肩,白衣飘飘。既然女扮男装,容易露出破绽,她索性换上了宝蚕云纱,恢复了女儿身。借助本地特有的长裙,或许更加便于掩饰身份。

    “嘻嘻……”

    女子爱美,乃是天性。灵儿也是如此,她嘻嘻笑着,舒展双手,转动身姿,很是欢快不已。

    紧随其后的四位中年男子,乃是吴昊与李远、万争强、林彦喜。各自的衣着服饰,也略有改动。若不加留意,倒是与本地人的装扮相差仿佛。

    而四人刚刚现身,便不由得微微失神。

    灵儿犹在欢快旋转,那小巧的身姿,清丽脱俗的容颜,飘逸的白纱,宛如一朵白云降临凡尘,又恰似白莲含苞绽放,蝶儿翩跹起舞,不禁使人心动忘我,又为之陶醉而只想着怜爱呵护有加!

    “诸位,数十里外,或许便是天心城……”

    无咎走到林边,稍加眺望,转过身来,也不禁眼花缭乱。

    灵儿依旧是蹦蹦跳跳,展示着她的长裙,不无期待道:“如何,是否合身呀……”

    “嗯……”

    无咎刚想夸赞两句,又突然改口道:“这般打扮,只怕不妥……”

    “哼!”

    灵儿大为扫兴,暗哼一声,甩着裙袖,从他的身旁擦肩而过。

    吴昊四人乃是仙道高手,境界不俗,稍有失态,已神色如常,各自走了过来,抬眼观望——

    “那便是天心城?”

    “应该不差……”

    “既然如此,依计行事……”

    “无先生,诸位兄弟,多加小心……”

    片刻之后,无咎追赶灵儿而去。过了盏茶的时辰,吴昊与李远也走出了林子。林彦喜与万争强,则是远远的落在后头。

    曾经的明月城,足够凶险。可想而知,天心城亦绝非善地。于是六人重新乔装打扮,并化整为零,两两分开而行,如此既不会惹人眼目,也便于相互照应而以防不测。

    如上,便是六人的计策。

    而找寻多日的天心城,就在前方?

    无咎与灵儿,跨越一条小河,跳上一个土丘,再次凝神张望。

    明媚的旭日下,空旷的原野上,河流纵横,树木繁盛,野花绽放,鸟儿翱翔,和风习习,俨然一派初夏的景象。

    而空旷与苍郁之间,有高墙环绕,楼台隐约,气象非凡……

    那是一座城。

    远远看去,两三丈高的城墙,倒是与明月城相仿,却占地足有五里,并方方正正,各有一道城门,并搭建城楼而盘踞一方。

    “嗯,总算找到了天心城!”

    灵儿已忘却了不快,迫不及待道:“此地的繁华富庶,远胜卢洲呢,且随我进城逛上一逛、开开眼界!”

    她伸手牵扯,裙袖飘逸,白纱映衬之下,娇小的身姿更添几分婀娜妩媚。

    无咎低头一瞥,忍不住道:“灵儿,切莫招摇……”

    “此乃本地服饰,怎会招摇呢?”

    “我是说……你的容貌……”

    “小子,你是嫌我丑陋……”

    “不……”

    “哼!”

    灵儿本想着与某人携手同行,谁料又被扫兴,她哼了一声,气冲冲转身而去。

    “哎呀,脾气不小……”

    无咎摇了摇头,无可奈何的样子。

    如今的灵儿,不再是当年的丑女,而是美貌的仙子。只是这位仙子的美貌,过于脱俗,过于娇艳,是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故而,他并非嫌弃,而是有些担忧。又担忧什么呢,男人的心思,他也说不清楚……

    几里外,另有两位同伴并肩赶路。

    李远大步往前,感慨道:“依我之见,这北俱洲,远胜卢洲,若是难以返回,不妨历练一二,必当有所收获……”

    吴昊却是不以为然,摇头道:“兄弟没有去过卢洲原界,岂能轻下断言呢!”

    “哦,难道卢洲原界,与本土不同?”

    “若是相同,缘何又有原界与本土之分?”

    “吴兄,小弟愿闻其详……”

    “眼下不合时宜,以后再提不迟……”

    在两人身后的几里之外,则是远远跟着林彦喜与万争强。

    林彦喜像是本地的修道之士,青髯飘飘,腰杆笔直,气度不凡;而万争强则是前后张望,似乎顾虑重重。

    “林门主、林兄,你我这般闯荡下去,何时方能返回卢洲?”

    “不知道!”

    “唉,无先生是为了他的兄弟,不惜以身犯险。而你我如此辛苦,又是为了那般?”

    “我想万兄弟有难,无先生也会全力找寻!”

    “这个……”

    须臾,有河水环绕,石桥横跨,一道城门就在眼前。如此场景,与明月城颇为相仿。尤其是城墙、城楼,布满了苔痕,显得古老而又沧桑。

    不过,天心城的城门,足有两丈宽、三丈高;左右乃是青石砌就的城墙,正上方乃是两层的挑檐城楼,并挂着一块木匾,刻着“朱阳”二字。而城楼下方的青石城壁上,另有两个大字,天心……

    寻觅多日,行程数万里,要找的天心城,终于到了。

    而倘若所料不差,城楼的朱阳二字,寓意朱雀正阳,乃是天心城的南门。

    “灵儿……”

    无咎越过石桥,传音呼唤。

    而灵儿似乎是怒气未消,一路之上不理不睬,此时依然与他相隔数丈,头也不回的直奔城门走去。

    无咎不便叫嚷,也不便追赶,踱着方步,继续慢慢尾随。

    记得曾经的明月城,颇为冷清。而天心城的城门前,却是人流往来不绝。

    转眼之间,一道白衣人影消失在城门中。

    无咎唯恐不测,加快了脚步。

    而他刚刚穿过城门,突然被两个粗壮的汉子伸手拦住。

    “留步——”

    “报上来历……”

    …………

    ps:这世上有没有一座梦中之城,困倦时,独自前往,小憩……天刑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