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五章 人走丢了

时间:2018-06-09作者:曳光

    ,精彩小说免费!

    感谢:书友2297290/路虎极光霸道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城中同样有片空地,堆砌着一方十五、六丈的圆形石台,并刻有地支、四象等字符,竖着一根七八丈高的圆尖石柱……

    恍惚间,又回到了明月城。

    而此处的街道更为宽敞,房舍也更为高大。尤其是人来人往,一派繁华富庶的景象。

    这是天心城。

    不过,繁华的场面有些混乱……

    无咎坐在石台上,默默张望。

    他的身旁,或站或坐,还有十余位壮年男子。而吴昊与李远、万争强、林彦喜也在其中。另有几个壮汉在大声呵斥,随即又是几个壮年男子被带到这边……

    数十丈外的街口,有妇孺老幼在看热闹。

    人群中的一个白衣人影,颇为的醒目。

    那是灵儿,看她很急切的样子……

    无咎依旧老老实实坐着,而嘴角却露出一抹苦笑。

    “唉,这运气……”

    他也是无奈。

    只顾着追赶灵儿,谁料刚刚进城,便被两个壮汉拦住,问他姓名来历。他暗暗吃惊,又不能回避,只得模仿本地的口音,胡乱应付了几句。而两个汉子又问他是否懂得道法,他连连摇头。而他还是未能离去,反被告知,适逢天心城用人之际,他已被卫戈城主征召……

    天心城的城主,叫卫戈?与之前的卫仁,是不是对亲兄弟?

    用人之际?

    难道天心城中要修葺房舍,缺少苦力?

    否则,何来征召之说……

    怎奈两个强行抓人的家伙,均为修道之士,既然得罪不起,暂且顺应其变。

    而吴昊四人,也未能幸免,相继遭到盘问,随后也被赶了过来。并有人看管,不得擅自走动、也不得擅自离开。倒是恢复女儿装扮的灵儿,躲过了一劫,却不便亲近,只能躲在远处徘徊……

    “无先生,如何是好?”

    传音声响起,吴昊、李远、万争强,还有林彦喜,站在不远处的人群中,彼此佯装不认识,却又悄悄询问对策。

    “稍安勿躁!”

    无咎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随声安慰一句,继续盯着街口的那道白衣人影。他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他是怕灵儿有所闪失。

    吴昊与李远换了个眼色,不再多言,也坐在石台上,趁机欣赏着四周的街景。

    万争强就地蹲下,与一个本地的汉子说笑起来。

    林彦喜则是抱着臂膀,昂首而立,神色凝重,依然不失往日的神采。

    “哎……你往何处去?”

    “总不能这般傻站着,惹人品头论足……”

    “谁让你如此招摇呢,也是活该……别走啊……”

    “我要逛街去,哼……”

    转眼之间,街口的白衣人影已飘然远去。非但如此,还留下一句赌气的话语。

    她说她要逛街去?

    臭丫头,成心气我呢!

    无咎眼睁睁看着灵儿离开,一点办法也没有。总不能大喊大叫,或是追赶,否则泄露身份,必然惹来麻烦。他不敢轻举妄动,郁闷难耐,索性转过身去,又神色一凝而若有所思。

    明月城的石台石柱,为月晷。而此处的石台石柱,整整大了一圈,与日晷相仿,形状与用处或有不同。而当中的石柱上,也刻了一行字符,乃是……天心照明月,颠倒有乾坤。

    咦,与明月城的那段话,一字不差,却上下颠倒,却不知乾坤何在?

    而不管怎样,毋庸置疑的是,这偌大的日晷,必是阵法的中枢所在。或许有风吹草动,整个天心城便会笼罩在阵法之中。

    “啪——”

    一只巴掌,重重落在无咎的肩头。无咎似乎没有提防,闪了一个趔趄。

    “哈哈,兄弟这般瘦弱,如何诛杀妖人!”

    大笑声在身旁响起,随即有人“扑通”坐下,再次举手笑道:“我乃新来的甘虎,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无咎尚未坐稳,有心躲开,忙又尴尬赔笑,也学着叉手致意:“甘虎大哥,称呼我无兄弟便是,我也是初来乍到,妖人……”

    要知道卢洲的礼节,或抱拳,或拱手,而此地却是叉手当胸,且男女有别,与神洲的古礼相仿。

    叫作甘虎的汉子,中年模样,粗布衣衫,身躯健壮,络腮胡须,头顶挽着发髻,后腰插着一把砍刀,显然是位本地的山里人。

    “原来是无兄弟!”

    甘虎的性情豪爽,举止粗犷,根本没想追究无咎的来历,点头道:“我早便听说,天降妖人,祸乱四方,恰逢天心城征召勇士,便从山里赶来。想必无兄弟也是如此……”

    “天降妖人?”

    “是啊!”

    无咎眨巴双眼,神色迷茫。

    而甘虎则是攥着拳头,愤慨道:“据说这群妖人的来历不明,却烧杀劫掠,无恶不作。而我家婆娘整日念叨,世道要变了,天降凶兆,啰嗦没完没了,结果被我狠狠揍了一顿。管他什么妖人、凶兆,岂有咱家的砍刀锋利?”

    他一拍腰间的砍刀,又哈哈笑道:“当然喽,还要仰仗卫戈城主的神勇无敌,咱家能够呐喊助阵,已足够荣耀。瞧见没有,城中的高楼,便是卫戈城主的府邸……”

    无咎咧嘴赔笑,神色牵强。

    不远处的吴昊四人,也有所获悉,同样的神情古怪,一个个心绪莫名。

    须臾,日晷所在的空地上,连同无咎与吴昊等人在内,已聚集了三十多个青壮男子。而此前的几个修道之士,也汇集一处,从袖子中拿出肉块、酒坛,与众人分食,并交代道,即将远行,务必要吃饱喝足,等等。

    修道之士,共有四人,所散发出的威势,与炼气相仿,而一个个高大粗壮的身躯,令人不敢小觑。

    无咎也分到了一块肉,与一碗酒。

    肉块,与肉脯相似,香味四溢,令人食指大动。而尚未品尝,便被身旁的甘虎抢去,旋即换来一块面饼。说是他婆娘的手艺,很是美味,外人无从分享,难得他今日大方一回。

    无咎看着粗糙干裂的面饼,随手放在一旁,察觉甘虎又想抢夺他的酒碗,他急忙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呼——”

    酒水入口,辛辣中透着香甜,粘稠中带着劲爽,且回味无穷而令人欲罢不能。

    无咎吐着酒气,暗赞不已。

    好酒!

    而整个天心城的街道,以及空地,均为青石铺就,神识难以穿越……

    “出城——”

    无咎尚在低头琢磨,他身旁的甘虎喊道:“无兄弟,动身啦!”

    “嗯……”

    众人纷纷起身,在为首的四个壮汉的带领下,穿过城中的空地,直奔正北的城门而去。无咎与吴昊四人,夹杂在人群中,各自也不言语,却前后张望而神色焦虑。

    灵儿,尚未回转。

    倘若就此失散,后果难以想象。

    “休得磨蹭,快快跟上——”

    无咎心里着急,渐渐落后,而他刚刚走出人群,便遭到呵斥。他像是吓了一跳,脚下踉跄,尴尬赔笑,转身继续往前。

    而人群刚刚离去,平地一股清风盘旋而起。

    若有神识可见,清风中分明就是无咎,却隐匿了身影,循着街道疾行而去。为了寻找灵儿,他被迫施展风行术与隐身术,所幸没有露出破绽。而淘气的灵儿,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接连穿过两条街道,依然不见那道白衣人影。

    清风扶摇升空,谨慎起见,不敢高飞,从房顶、院落横掠而过。天心城的街道,长短纵横,足有十余道之多,却均未见到灵儿的踪迹。

    咦,人丢了?

    恰见下方有个院落,堆满了酒坛子,还有洞开的地窖,以及弥漫的酒香。很熟悉的场景,酒坊啊!

    无咎稍作迟疑,飞身往下。

    一阵旋风吹过,堆满酒坛的院子,顿时变得空空荡荡……

    离开酒坊不多远,前方又是一个宽敞的院落。

    无咎正要飞越而过,忽然转身躲避,待他落在相邻的房顶之上,这才小心翼翼的凝神打量。

    眼前的院落,不仅占地宽敞,树木掩映,山水成趣,还有木楼高耸而很是气派不凡。尤其是院落楼阁之间,似有禁制隐约。更为古怪的是,见不到一个人影,许是阵法虚幻,一时难辨端倪……

    记得甘虎说过,这是天心城的城主的府邸所在。

    既然如此,敬而远之为好!

    而灵儿呢。莫非她已出城?

    无咎不敢耽搁,直奔城门。

    之所以舍弃城墙,还是怕出意外。转瞬之间,穿门而过。城楼下的城壁,刻着玄北的字样。由此可见,北俱洲也盛行四象五行之说,所谓的修道之士,应该与修仙者相仿……

    离开天心城的北门,便是一条大道。循着大道,全力疾行。一路之上,依然不见灵儿的踪影……

    小半时辰之后,前方出现一个山谷,还有人群聚集,甘虎以及吴昊四人均在其中。

    无咎悄悄接近……

    山谷占地十余里,林木茂盛,溪水环绕,还建有房舍、院落,更有成群的马匹。

    没错,正是马匹,足有数百之多,却多半驮着兽皮袋子与古怪的铁棒等物……

    “听好了,每人看护十匹龙马,即刻启程前往火蛟谷,不得有失——”

    四个壮汉在大声吩咐,成群的龙马聚拢而来。

    “无兄弟,莫要害怕,此兽已被驯服,能够骑乘一回殊为难得呢!”

    天心城征召人手, 只为驮运货物?

    前往火蛟谷,而火蛟谷又在何方?

    而无咎愣在原地,似乎怕了,旋即又连连点头,随声敷衍道:“嗯,大哥所言极是!”

    恰好一阵旋风吹来,近旁的几匹马儿像是受到惊吓,突然昂首嘶鸣而铁蹄蹬踏……

    甘虎不明所以,顿时目瞪口呆。

    “休要惊慌!”

    随着一声叱呵,几道人影凌空而来,伸手“啪啪”拍在龙马的脖颈上,狂躁的马儿顿时安静下来。

    四个壮汉落地,各自神色狐疑。

    “出了何事?”

    “似有妖风惊扰了龙马……”

    “龙马生性灵敏,莫非……”

    “此地藏有妖人……”

    便于此时,有人翻身骑上一匹龙马,并伸手揪扯着马鬃,轻声笑道:“马儿啊,且说说妖人何在……”

    马儿打着响鼻,摇头摆尾,像是与他对话,显得颇为的乖顺。

    一时弄不清缘由,也无暇追究,四个壮汉转身离去,扬声吩咐——

    “启程!”

    山谷中又混乱起来,有人趁机传音——

    “灵儿仙子呢……”

    “唉,不见了……”

    “怎会不见呢……”

    “天晓得,好大一人,竟然走丢了,急死我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