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七章 手牵手呢

时间:2018-06-10作者:曳光

    感谢:jiasujueqi、jourbox的月票支持!

    ………………

    无咎与三十多位的同伴,重返火蛟谷。

    不是骑马,而是步行。

    再次赶到那个热浪袭人的山谷,已近黄昏时分,并未见到城主出现,倒是有成群的人影在忙碌。

    众人被勒令就地等候,于是一个个驻足观望。

    所在的山坡,紧挨着一侧的石山,地势稍高,尚不至于烫脚。而山谷中依然是炽热难耐,尤其是山谷的尽头,雾气弥漫,彷如火盆在燃烧。不过,曾经成堆的货物,变了模样……

    “无先生!”

    观望的人群中,有传音悄悄响起。

    无咎点了点头,继续打量着山谷中的情景。

    不远处站着四位同伴,有李远与万争强,当然也有林彦喜与吴昊。

    “我二人返回之时,唤你不醒,适才赶路,又不便多说。无先生,你……你是否无恙?”

    “无先生,你竟然如同凡人般的酣睡半日,真是难以想象!”

    林彦喜与吴昊,隐遁离去之后,不过两个时辰,便双双返回。本想着禀报实情,怎奈某位先生酣睡香甜,最终还是管事的汉子,一脚将他提醒。两人疑惑不解,也暗中揣度许久,见他恢复了常态,这才出声询问。

    “我也没想到啊!”

    无咎耸耸肩头,传音道:“许是困乏,便打个瞌睡,绝无半日之久,瞎说呢……”他记得瞌睡的梦境,只有短短一瞬。他辩解了一句,又道:“两位匆匆来去,想必是一无所获……”

    山谷中忙碌的人影,渐渐停了下来。在山谷中忙碌的足有上百人之多,而曾经成堆了货物,诸如铁棒、兽皮等等,变成了一个个足有数丈大小,并有铁轮支撑的钢铁怪物。

    或许那便是砲车,有何用处?

    林彦喜与吴昊换了个眼色,暗暗无奈。

    某位先生,倒是固执。不过他也有先见之明,火蛟谷果然非同寻常。

    “也并非匆匆来去,耗了两个时辰呢……”

    “山谷过去,另有山谷,或许,那才是真正的火蛟谷,而方圆数百里,均为地火岩浆,无路可行……”

    “我二人虽也懂得五行遁法,怎奈地火岩浆过于猛烈,寻觅许久,未敢深入……”

    “至于妖人是谁,依然不得而知……”

    “哦……”

    无咎点了点头,道:“静观其变吧!”

    说来说去,只能就地等待,别无良策。而那位天心城的城主,竟然能够将所谓的妖人困在此地,可见他与他的天心城不容小觑。在虚实未明之前,绝不敢贸然行事。

    而此前不过是打个瞌睡,怎会长达半日呢?是那枕头古怪,还是自己真的困倦?还有梦中的光怪陆离的场景,仿佛回到朝思暮想的家园,好像很熟悉,而一切又是那么的陌生……

    “诸位听着——”

    管事的壮汉走了过来,吩咐道:“两人看守砲丸,专行搬运,令行禁止,不得有误——”

    众人不敢怠慢,纷纷跑向山谷。

    无咎跑到了一门砲车前,犹自稀里糊涂。

    砲车的十余丈远处,摆放着十来个铁丸,均有人的脑袋大小,应该便是砲丸。却不知搬运何处,叫人想不明白。

    而砲车不仅一个,足有五、六十,彼此相距十余丈,成排延伸数里之远。每门砲车的旁边,已守着两个壮汉,再加上搬运砲丸的人手,两、三百人摆出一道古怪的阵势。

    此时,天色黄昏。

    透过氤氲的热浪看去,层层霞红映透天际,像是烈焰在燃烧,异常的绚丽迷离……

    甘虎跟着跑了过来,挽起袖子,冲着掌心吐着唾沫,摆出全力以赴的架势。而他打量着地上的砲丸,又咂舌道:“这就是个铁疙瘩,几百斤重呢……”

    无咎犹自凝神张望。

    山谷中已显得有些阴暗,一道道人影在扭曲晃动着。数十丈外,吴昊四人,也分别看守一堆砲丸,各自愁眉苦脸的样子。

    而不消片刻,远处两侧的山顶突然喧闹起来。

    竟是成群的壮汉、与成群的猛兽,涌现在山顶之上。

    那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壮汉均为修道之士,一个个手持刀斧而杀气腾腾;而成群的猛兽,除了虎豹之外,还有诸多不知名的怪兽,无不摇头摆尾、狰狞作态,令人望而生畏。

    啧啧,千军万马也不过如此,真是好大的阵仗!

    与此同时,一头大鸟振翅腾空,继而俯冲急下,转而又高高盘旋。鸟背上的汉子,更是威风凛凛……

    咦,明月城的卫仁城主?

    那个家伙也赶来了,他可是修道的高手,不会看出山谷中的破绽吧……

    无咎的心里发虚,只能暗藏侥幸。

    而鸟背上的卫仁城主,并未留意山谷中的动静,抬手一挥,扬声喝道:“明月城的兄弟们,随我来——”

    又是几头大鸟腾空,紧接着数十头加持符箓的虎豹紧随其后,直奔正南方向飞去,显然是要绕到火蛟谷的另一端而或将展开围攻。

    无咎尚在张望,有人大喊——

    “砲车、砲丸就位……”

    叫喊声尚在山谷中回荡,又是“嘎吱嘎吱”一阵刺耳的声响。

    两个看守砲车的两个汉子,在奋力搅动着一个铁轮,随着钢条皮索绷紧,有造型奇特的铁棒落下,随即厉声命道:“快将砲丸搬来置于此处……”

    甘虎老实听话,抱着砲丸,左右椅着,奋力挪动脚步。当他好不易将怀抱之物置放在砲车之上,已是累得气喘吁吁而满头大汗。他虽然有把子力气,而数百斤的铁疙瘩太重了。

    无咎站着没动,像是在偷懒。或者说,他在猜测砲车的用处。

    所谓的砲丸,很像是凡俗军营中的擂石、砲石;至于砲车,应为发射砲丸之用。而其虽为守城破阵的利器,终究不过是凡俗之物,岂能对付妖人,或修仙的高手……

    便于此刻,山顶上又是一阵喧闹。

    无咎尚自琢磨砲车,不经意间回头一瞥。而他仅仅一瞥,顿时将砲车抛在脑后。

    只见右手方向的山顶之上,阵阵欢呼声中,一道长长的身影腾空飞起,恰逢落日的余晖映照而来,顿然红光闪烁而神异非凡。

    蛟龙?

    没错,正是一头足有七、八丈长的红色蛟龙。

    而令人惊诧的并非如此,而是那蛟龙的背上站着的两人。一个中年男子,相貌俊朗,青髯飘飘,气度不凡;一个白衣女子,小巧婀娜,容颜娇美,宛如天仙降临而超凡绝世……

    灵儿?

    无咎瞪大双眼,难以置信。

    那白衣女人,再也熟悉不过。若非灵儿,又是何人?到处寻她不见,她竟然跑到了此处。

    而与她在一起的男子,又是谁……

    甘虎返身走回,抬头张望,满脸笑容,发出一声由衷的赞叹——

    “哎呀,那是卫戈城主,他何时娶了如此貌美的婆娘,真乃天大的喜事呢!而那蛟龙,莫不就是火蛟……”

    放屁!

    无咎的心头慌乱,暗暗咒骂。

    那是灵儿,两日不见,她怎会成为城主的婆娘,简直就是放臭屁!

    而红色的蛟龙依然在半空盘旋,很是嚣张威风。而蛟背的两人,更为得意呢。女的嘻嘻含笑,淘气玩耍的天性尽显无遗;男的则是呵护有加,面带笑容伸手搀扶。而女的竟不拒绝,任凭抓着手臂……

    天呐,众目睽睽之上,竟如此的公然示爱、调情?

    瞧见没有,手牵手呢……

    无咎的两眼圆睁,心头无名火起。

    却见火蛟在半空中盘旋了几圈,逞够了威风之后,落在山顶之上,依然高昂着身躯,托着背上的两人。而那个可恶的男子,与身边的人儿低头微笑,转而挥动手臂,扬声喝道:“卫某打造了砲车,此番定能永绝后患。而攻陷火蛟谷,便在此时——”

    一声令下,山谷中的砲车顿时发出震响。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砲丸,呼啸着飞向半空,直去十余里,翻越前方的石山。不过瞬间,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传来。霎时地动山摇,令人神魂战栗……

    “快快搬运砲丸——”

    “无兄弟,你力气不济,便由哥哥代劳……”

    甘虎任劳任怨,再次抱起砲丸艰难挪步。

    无咎依然站着不动,却两眼怒睁而胸口起伏。

    林彦喜与吴昊、李远、万争强,也早已认出了灵儿,错愕之余,恰见某位先生的神态失常,急忙传音劝慰——

    “无先生,此事蹊跷,切勿恼怒……”

    “林兄所言极是,或有误会……”

    “灵儿仙子毕竟年幼,身为女子,喜欢一位身世显赫的城主,亦在情理之中,何况那位城主,比起无先生更胜一筹……”

    “本人从来不近女色!水性杨花,沾惹不得,也少了烦恼……”

    这是在劝说,还是火上浇油?

    又是砲车震响,又是砲丸呼啸。颤抖的山谷,呛人的烟尘,令人烦躁难安,却一时无从宣泄。

    “都给我闭嘴!”

    无咎依旧是瞪着双眼,紧紧盯着山顶的两道人影,强作镇定道:“我不气恼,也不烦恼,却不能容忍灵儿遭人胁迫,嗯,定是那城主的诡计……”

    他口口声声没有动怒,却已是气得语无伦次。而异变突起,不容迟疑。何况他早有计较,旋即跺了跺脚而暗暗咬牙道:“待我查明妖人的真相,再收拾那个狂妄无耻的东西!”

    或许是胁迫了灵儿的缘故,或许是相貌与显赫的身世远胜于他。总而言之,他是恨死了那个卫戈城主。

    便在他跺脚之际,一道无形的身影潜入地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