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八章 该出手了

时间:2018-06-13作者:曳光

    感谢:失业专干、liyou曝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潜入地下。

    或者说,他的分身,潜入地下。

    天心城,已开始攻打火蛟谷。他与几位同伴,依然弄不清火蛟谷内的真相。非但如此,还要帮着搬运砲丸。而走丢的灵儿,竟然与天心城的城主厮混一起。

    搞什么名堂啊!

    费尽周折,只为找人而来,绝非要成为天心城的鹰犬帮凶,更不是要将灵儿拱手相送。

    隐忍至今,该出手了……

    不过,仅仅遁入地下十余丈,便炙热异常。且四方震动,闷响连连,气机杂乱,使人心浮气躁而难以施展神通。

    无咎不再往下,转而往前,并收敛心神,全力驱使着遁法。

    一团黄白相间的光芒在黑暗中微微闪烁,悄然远去……

    须臾之后,应该穿过了山谷。

    而愈发猛烈的炽热,从四面八方碾压而来,不仅吞噬着护体灵力,而且令人窒息难耐。

    无咎稍作迟疑,转而往上。

    当他刚刚遁出地面,便惊愕不已。

    身后,便是阻隔山谷的石山。立足所在,乃是山脚下的一小块山坡。山坡过去,乃是黑中透红的泥浆,似乎还在缓缓流动,汇成一片足有数十里方圆的沼泽,并散发着呛人的烟雾,直奔天上弥漫而去。

    那不是泥浆,而是岩浆汇成的地火沼泽。

    地火沼泽的当中,竟然矗立着一座占地千丈的小岛。而岛上似有封堵的洞口,并隐约可见阵法禁制的痕迹……

    什么小岛啊,那就是在地火爆发中,所幸存的一块大石头,且四周均为地火沼泽阻断,俨然成了一座怪异的孤岛。

    而孤岛之中,躲藏着妖人?

    “呼、呼、呼——”

    便于此时,数十个黑影呼啸着从天而降。像是黑色的雨滴,落向大地……

    “轰、轰、轰——”

    不过瞬间,轰鸣大作。

    那小小的黑影,不是雨滴,而是砲丸,砸在孤岛之上、沼泽之间,顿时碎石迸溅,火光冲天,地动山摇……

    无咎后退两步,目瞪口呆。

    久经地火的摧残,小岛依然尚存。其坚硬,由此可见一斑。而此时却在砲丸的轰击下,炸得石屑纷飞,并绽开一道道的裂缝,或许随时都将消融于烈焰之中……

    原来的砲丸用处,与箭珠相仿,而威力之猛,却如天壤之别啊!简直便是一个大炸雷,足以让飞仙高手炸成渣渣!

    而照此下去,地火沼泽中的小岛,只怕撑不了多久。其中躲藏的妖人是谁,依然不得而知……

    烈焰仍在燃烧,轰鸣犹在回荡。

    而冲天的雾气中,一时不见砲丸落下。运转砲车,尚有片刻的停顿。

    无咎抬头张望,飞身而起。

    他要趁着砲丸尚未落下的时机,前往十余里外的那座孤岛。而他腾空不过十余丈,已被浓烈的雾气所包裹,随即法力迟滞,身形下坠……

    这地火烟雾不仅有毒,还能阻碍修为?

    无咎察觉不妙,急忙抽身返回。而他尚未落回原地,念头急转,周身突然闪过一层淡红色的光芒,竟一头扎向地火沼泽……

    转瞬数十丈。

    无咎收住去势,四下张望。

    置身所在,已非沼泽,而是火红的一片,阵阵炙热的气机在翻滚沸腾。

    已深入地火岩浆,与钻入火盆也没两样,无处不在的逼迫压抑,难免令人有些恐慌。所幸并无大碍,可见遁法的神奇之处。

    此前已从林彦喜与吴昊的口中,获悉了火蛟谷的大致情形。之所以不怕地火岩浆,便是因为他有所依仗。《九星诀》的火行术,虽然来自五行遁法,却要更胜一筹,此时敲派上用场……

    无咎稍作停顿,不敢耽搁,催动火行术,继续寻觅往前。

    上下左右,火红无尽。

    整个火蛟谷,便是一个烈焰深潭,四周或有结界,而下方却是深不见底……

    不消片刻,去路受阻。

    一个庞然大物,矗立在火红的岩浆之中。

    正是那座孤岛,却被地火环绕,而成了一块火红的巨石。

    无咎稍加打量,便想着遁入孤岛,而接连尝试了数回,均被奔涌的岩浆给挡了回来。

    已烧成火红,而尚未融化的巨石,似乎笼罩着无形的禁制,一时之间难以穿越。而亟待查看端倪,刚刚散出的神识已被炙热的气机吞噬殆尽。

    无咎只得左右徘徊,却无计可施。

    正当此时,一连串的闷响骤然降临,紧接着便如翻江倒海一般,奔涌的岩浆猛烈沸腾起来。

    不用多想,是砲丸落在孤岛之上……

    无咎尚自猜测,人已随着震荡的岩浆翻滚起来。他暗暗叫苦,急忙催动火行术奔着岩浆深处遁去。而不过数十丈,抵达孤岛的底端。他就势躲了过去,这才悄悄松了口气而抬头张望。

    人在岩浆深处,虽然神识难以极远,却能够看出孤岛的大致存在。此时方才发现,孤岛并非真正的孤悬,而是另有一端,与远处的山石相连。倘若将孤岛比作木瓢,而相连的一端便如瓢柄……

    无咎凝神观望,心头一动。

    此时,岩浆仍在震荡沸腾,闷响声依然不断传来。

    而他不作迟疑,转身往上遁去。

    几个喘息的工夫过后,人已抵近孤岛的“瓢柄”。此处足有数百丈长,十余丈粗细,可不就像是一个瓢柄,却同样有禁制存在,只是有所崩溃断裂,还有异常的动静在混乱中若有若无……

    无咎稍加寻觅,直奔那火红的岩石扑去。竟然再无阻挡,被他一头扎入“瓢柄”之中。

    而下一刻,景物变化,惊叫声起——

    “哎呀,何人……”

    “无咎……”

    “不是他,是怪物……”

    “高乾?该死的东西……”

    眼前是个狭长的山洞,几个壮汉正在用力挖掘着滚烫的石头。许是过于炽热的缘故,无不是汗流浃背的狼狈模样。而忙碌之际,黑暗中突然红光闪烁,随即冒出一道熟悉的人影,顿时惹来一阵惊叫。

    无咎终于遁入孤岛,而尚未有所庆幸,也是大为意外。几个叫嚷的汉子并不陌生,为首的家伙正是高乾。而他应变极快,抬手抓出剑光便扑了过去。

    猝然遭遇,又添混乱。

    高乾与同伴急忙躲避,不忘挥动妖刀反击,谁料光芒一闪,人已擦肩而过。各自面面相觑,转身便追……

    狭长的山洞,不过两、三百丈。全力疾驰,转瞬即过。

    而迎面又是一个巨大的山洞,足有数百丈,热气蒸腾,人群聚集……

    无咎惊讶止步,左右张望。

    “无咎……”

    “祖师,是他,绝非怪物……”

    “先生……”

    “哎呀,无先生……”

    巨大的山洞内,有两群人,一左一右,阵势分明。

    左侧一方,二、三十个妖族的高手,簇拥着一个驼背的老者。只见他白发苍苍,目如鹰鹫,威势莫测,不是妖族的祖师万圣子,又是哪一个?

    右侧一方,十二个银甲壮汉,与一个满头大汗的红脸男子……

    “韦合,广山?”

    无咎顾不得多想,闪身奔向右侧的人群。

    而他立足未稳,已被人群围住。红脸男子更是冲着他上下打量,难以置信道:“天呐,只当再无相见知日,真的是你……你怎会寻来呢……”

    曾经的韦家管事弟子,筑基的修士,话音未落,竟然眼圈泛红而哽咽起来。

    十二壮汉,争先恐后褪去银甲,呈现出一个个衣衫破烂,且又疲惫不堪的身躯;而一张张憔悴的笑脸,却又透着由衷的惊喜……

    无咎的脸色变幻,心绪难平,他冲着众人一一点头,最终还是忍耐不住,一把抱嘴脸汉子,用力拍拍肩头,又逐一挥拳砸向一个个坚实的胸膛,动情道:“韦合、广山、颜理、昌木、汤齐……好兄弟……”

    眼前的一群汉子,正是韦合与月族的兄弟们。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神秘的异域,地火岩浆的火蛟谷中,他不仅找到了自家的兄弟,还找到了一群仇家。而势同水火的双方,又怎会困在此地而相安无事呢?

    “此情此景,莫不是梦里……”

    “先生,一别多年,兄弟们想念坏了……”

    久别重逢,何况又在绝境中相遇,一群汉子围着无咎,有着说不完的话语。而一个个又不善言辞,只将诸多情义浓缩在朴实憨厚的神情中。

    “韦合、广山……”

    “无咎,此时远远未到欢庆团圆的时候……”

    无咎很想安慰他的兄弟们,再就心头的疑惑询问一二。而他刚刚出声,便被人打断。他不再多说,抬手抓出十余个酒坛子放在地上,示意道:“暂且饮酒歇息,有我在此,纵是天塌了,料也无妨……”

    “老天即将塌了,你又待如何呀?”

    “哦……”

    无咎循声转身。

    韦合已然恢复常态,振奋道:“诸位大哥,先生来了,你我只管饮酒……”

    一群月族的汉子,早已是筋疲力尽,谁料想绝望之际,竟然等来了多年不见的无先生。各自的沮丧一扫而空,纷纷抱起酒坛痛饮起来。正如所说,凡事自有先生决断,兄弟们只管跟着拼杀,只管痛快饮酒……

    二、三十丈外,站着另外一群故人,却没有酒水解渴,也没有欢声笑语,而是一个个神色狰狞而面带杀气。

    “这天会不会塌下来,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敢断定,有人将会葬身于地火烈焰之中!”

    无咎看着对方人群中的老者,继续威逼道:“万圣子,还不让高乾快快开掘通道,否则你的徒子徒孙,没谁能够逃脱此劫!”

    万圣子点了点头,抬手一挥。

    高乾冲着这边瞪了一眼,擦着脸上的汗水,带着几个同伴,匆匆奔向那个狭长的山洞。

    “无咎,你也见了,老夫非但没有为难你的那帮兄弟,反而和睦共处……”

    “万圣子,有话直说!”

    “此地并非卢洲,你我同为异族妖人……”

    “我不管那么多,我只想知道,你与我的兄弟,是如何来到异域,又是如何被人困在此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