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九百九十九章 不要脸啊

时间:2018-06-13作者:曳光

    感谢:天上白杨的捧场与0旖芳0的月票支持!

    ………………

    山谷中,烟尘弥漫。

    又是一轮砲丸,即将发射。而砲车上,却空空荡荡。

    “快快搬运砲丸……”

    看守砲车的汉子在叫喊。

    而甘虎累得坐在地上,即使屁股发烫,也无暇顾及,兀自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砲丸都是铁疙瘩,数百斤重呢,接连搬运了七八回,早已将他累得手脚发软。此时任凭叫喊,他也无力为继,一边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一边恳求道:“无兄弟,能否让哥哥歇息片刻……”

    搬运砲丸,乃是两个人的差事,而他忙碌的时候,另一位始终在袖手旁观。不应该怎样的,那位无兄弟岂能偷懒呢?

    甘虎虽然是个老实人,却冤枉了他的无兄弟。

    因为某人并非偷懒,而是早已忘了搬运砲丸的差事。此时他依然在紧紧盯着远处的山顶,并皱着眉头而神色古怪。

    “聋了不成……”

    “唉……”

    两个汉子,又在叫喊。

    甘虎见无兄弟还是无动于衷,叹了口气,咬着牙爬起来,却摇椅晃站立不稳。而地上还剩下七八枚砲丸呢,又该如何是好?

    “砰、砰、砰——”

    随着砲车震动,砲丸呼啸而去。不过瞬间,轰鸣阵阵,大地颤抖,并有崩塌的动静传来。

    与此同时,山顶上传来大笑声——

    “哈哈,妖人躲入火蛟的巢穴,自寻死路。诸位兄弟再接再厉,且炸得他粉身碎骨……”

    笑声未落,砲车搅动,砲丸就位,山谷中再次忙碌起来。

    这边的两个汉子怒道——

    “砲丸……”

    “你二人竟敢抗命……”

    “无兄弟……”

    甘虎的呼唤,终于有了回应。

    只见那位无兄弟,终于转过身来,竟是怒气未消,恨恨道:“哼,相隔如此之近,她竟佯作不见,成心气我啊。而那地火岩浆中的孤岛,竟是火蛟的巢穴……”

    “无兄弟,哥哥真的没了力气……”

    无咎尚在自言自语,恰见甘虎的可怜模样,他似乎回过神来,讶异道:“既然没了力气,何不早说……”

    “我……我……”

    甘虎是有苦难言,有口难辩。

    却见无咎拂袖一卷,地上的砲丸消失无踪。

    “修道之人……?”

    看守砲车的汉子正要发作,猛然一怔。

    “你……你欺骗哥哥……”

    甘虎也不禁瞪大双眼,惊诧失声,而满是汗水的脸上,却带着怒容。他累个半死,只为关照无兄弟,谁料看似瘦弱的对方,竟是一个懂得神通的修道之人。这不是骗人吗,将他的情义置于何地?

    “甘虎大哥……”

    “我……我没你这个兄弟!”

    老实人耿直,一旦动怒,便不会轻易回头。

    无咎冲着甘虎歉然一笑,却已无暇多说。

    两个汉子舍弃了砲车,伸胳膊挽袖子,已扑了过来,并作势叫喊。

    “林兄、吴兄,动手——”

    无咎传音吩咐一声,抬脚便踢。两个汉子刚刚扑到近前,便“砰、砰”倒飞出去。他趁势往前,挥手劈出一道紫色的剑光。蓄势待发的砲车,“轰”的四分五裂。而他依然没有作罢,横掠山谷而去,顺手掠走数十个砲丸,再又“轰轰”劈翻了一连串的砲车。

    林彦喜与吴昊、李远、万争强,早已忍耐多时。一声令下,各自暴跳而起,剑光在手,抢夺砲丸,砸毁砲车。四人全无顾忌,但有阻挡,血光迸溅,尸横遍地。

    山谷大乱……

    两侧的山顶之上,同样是一片混乱,随即有人驱使着猛兽,大喊大叫着冲了下来。

    那头火红的蛟龙,也盘旋腾空,愤怒的话语声,响彻山谷——

    “妖人潜入此地,围而杀之,一个不留……”

    与之瞬间,一道人影循声而去。

    “呸!”

    转瞬之间,人在半空。脚下的山顶,人兽汹汹;左侧的山谷,愈发的混乱;远处的火蛟谷,则是火光冲天。而百丈之外,便是那头凶狂的火蛟,当然还有蛟背的两人,一个英俊的中年男子,与一个娇美无双的白衣女子。

    无咎猛然收住去势,迎风而立,啐了一口,气哼哼:“灵儿,跟我走——”

    红色的火蛟,不再盘旋,却犹自摇头摆尾,四肢划动,傲然凌空,散发着炽烈的杀机而使人望而生畏。

    而蛟背上的中年男子,更是满脸的怒容。

    围攻妖人,眼看着便要大获全胜,竟被妖人混入此地,捣毁了他的砲车利器。而刚刚下令诛妖,妖人竟然冲了过来。却并非搏杀,而是让灵儿跟他走。要干什么,灵儿……?

    卫戈城主看向身旁,不禁又心神荡漾。

    所结识的白衣人儿,犹自婀娜而立,那精致的五官,玲珑的腰身,吹弹欲破的玉肤,以及动辄浅笑的神韵,无不令人为之心动。而她的芳名,正是叫作灵儿。而此时的她,明眸闪烁,沉默不语,显然认得那个妖人。她怎会认得妖人呢?定然是遭到胁迫、蛊惑……

    卫戈对于自家的猜测,深以为然,而转眼之间,又是怒不可遏。

    混入此地的妖人,不仅一个。数十砲车,已被损坏殆尽。尤为甚者,火蛟谷中的妖人,正在突围……

    “哼,自寻死路——”

    卫戈怒叱一声,抬手一挥。

    十余头大鸟,从山顶上振翅飞起,转瞬盘旋四方,显然是封住妖人的退路。且每头大鸟驮着一个壮汉,或手持利斧,或挥舞长枪,无不杀气腾腾。另有数百猛兽,在山顶、山谷汹汹而动……

    无咎却浑然不顾,依旧是盯着那个白衣人儿,叫喊道:“臭丫头,听见没有,给我过来……”

    与此同时,林彦喜与吴昊四人踏空而来,同样的杀气环绕,却又一个个神色凝重。

    误闯异域至今,始终东躲西藏。而今日此时,终于要迎战强大的天心城。最终又将如何,不得而知。奈何事已至此,兄弟们再无退路!

    “大胆妖人,呵呵……”

    妖人仍在叫嚣,真是狂妄透顶。

    卫戈怒极生笑,便要展开攻势,而他笑声未落,忍不住失声惊呼——

    “哎呀,小心……”

    恰于此时,身旁的人儿突然挥动裙袖,竟“喀嚓”挣破束缚,闪身栽下半空……

    人在蛟背之上,须有神通护持,否则难耐火蛟的威势,也无从驾驭飞行。而始终以柔弱乖巧示人的女子,竟然能够挣破他的束缚?

    “莫怕,我来救你……”

    卫戈不及多想,便要出手相救。谁料那道白衣人影,看似坠落,却翩然翻转,闪身凌空而去。而她所去的方向,竟是那个黑脸的妖人?

    “灵儿……”

    卫戈很是难以置信。

    白衣人儿,依旧是飘然往前,却回首一瞥,轻声道:“多谢卫兄的关照,奈何在你的眼里,灵儿也是妖人,后会……无期……”

    “啊……妖人……”

    那回首一瞥,明眸含波,恰似柔情百转,又仿佛透着万般的无奈。而那柔弱无助的话语声,更是叫人心神震颤而难舍难离。

    “灵儿,我不管,你莫走……”

    而白衣人儿,头也不回,转瞬到了黑脸的妖人面前,旋即又转身躲到对方的身后。

    卫戈已顾不得追究灵儿的来历,他只想留住那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子。他错愕片刻,伸手抓出一柄银色的长枪,然后举起长枪往前一指,怒声吼道:“黑脸的妖人,还我的灵儿——”

    半空之中,烟雾缭绕。十余头大鸟盘旋,一头火蛟张牙舞爪。而此时有人在咆哮,也有人收起怒容而面带微笑。

    “嘿,总算回来了……”

    无咎看着灵儿来到身边,大松了口气,急忙上下端详,很是欢欣不已。而灵气却撅着小嘴,似乎郁郁寡欢。他正想着安慰几句,卫戈城主的吼叫声传来。他不由得微微一怔,诧异道:“灵儿,那家伙所言何意?”

    灵儿似有委屈,怒瞪一眼,却依然不理不睬,转身远远躲开。

    “咦,莫非那家伙欺负你了……”

    无咎有些糊涂,又不便追问,伸手抹了把脸,随即恢复了原有的相貌。他拎着紫色的狼剑,怒气冲冲转过身来。

    “卫戈,你敢欺负灵儿,我将你大卸八块……”

    卫戈驱使火蛟,已逼到了数十丈外。显然他并不在意妖人的相貌,也没将几个妖人放在眼里。他高举银枪,咬牙切齿道:“我不管灵儿来自何方,也不管她身世如何,我认定她是我的女人,谁也抢不走——”

    “你的女人?不要脸啊……”

    无咎错愕不已,扭头张望。

    却见灵儿又冲着他瞪了一眼,闪身躲到了林彦喜等人的身后,显得颇为恐慌,而又害羞的样子。

    无咎回过头来,竟也有些心乱,却猛地闷哼一声,骂道:“哼,什么狗屁的城主,不过是一个欺男霸女的东西……”

    便于此刻,炽烈的威势逼近到了三十外。四周盘旋的大鸟,也愈来愈近。

    只见卫戈踏着火蛟,居高临下,挥舞银枪,盛气凌人道:“闯我火蛟谷,死,抢我卫戈的女人,死……”

    “我呸!”

    无咎不甘示弱,昂头啐道:“你以为骑着条四脚蛇,便敢嚣张。而本先生懒得理你,走——”

    林彦喜与吴昊四人会意,带着灵儿转身便走。

    而与此同时,山顶与山谷之间,飞起数十头猛兽;蓄势以待的大鸟,趁机猛扑过来;卫戈坐下的火蛟,更是俯冲而下,怒张血盆大口,一道烈焰呼啸而至……

    转瞬之间,半空中的六人已陷入重围之中。

    无咎更是首当其冲,却临危不乱,挥袖抓出几个砲丸,便冲着卫戈砸了过去。他顺势扯出上昆铁弓,叫喊道:“兄弟们,操家伙,冲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