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二章 过河拆桥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老子不要昵称、叶叶叶子蓝、sunlove57846、leafhoo、鸣i的捧场支持,也感谢各位的红票、月票与收藏的支持!

    ……………………

    院门打开,风雨扑面而来。

    似有人影闪过,娇柔而又急切的话语声再次响起:“姐姐小心……还不将门闩上,头前带路……”

    无咎只觉得两眼朦胧,啥也看不清楚,只得摸索着插上门闩,随后循声追去:“两位姑娘,请到鄙所暂歇……”

    依稀两道白衣人影相互搀扶,脚步迟疑中又不知所向。

    无咎径自跑进自己的屋子,扔了短剑,放下了油灯,又摸索着取了火捻点燃了光亮。尚未缓口气,只听得细微的脚步声窸窣而至,还有低低的娇*喘声。他转身去看,顿时屏息凝神。

    只见屋内多了两个白衣女子,一个二十出头的年纪,一个十六七的模样,均被雨水浇透了身子,湿漉漉的凹凸毕现。

    尤其是那年纪稍长者,滴着水珠的黑发中,透着一张绝世的容颜,只是小脸儿惨白,双眸恰似秋水含怨,并以手掩胸,更显娇弱无助,便如绽放的花蕾,早已不堪凄风冷雨的鞭挞与蹂躏,煞是惹人爱怜!

    无咎有些窒息,心头怦怦直跳。

    想不到这人世间,还有如此清丽脱俗的人儿,纵然三千芳华,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啊!一个字,美!

    “不知主人如何称呼,我姐妹亟须静室用来歇息……”

    之前叫门的,与眼下出声的,同为一人,便是那年纪稍小的女子,一张圆脸甚是俏丽,而说话的口吻却是不容置疑。

    无咎回过神来,慌忙拱手道:“小生并非此间主人,乃坐馆教书的先生,若不见外,唤我无咎便可!敢问两位姑娘的芳名……”

    “我姐姐紫烟,我是叶子。”

    圆脸的姑娘自称叶子,道出自家的芳名之后,又冲着眼前的书生稍加端详,随意道:“原来是位先生,失敬了!”

    无咎连连摇头,彬彬有礼:“不敢当、不敢当……”他与叶子说话,却两眼不离紫烟,随即又轻咳了一声,很是斯文道:“有诗云,飞马却红尘,挥袖凌紫烟……”

    名叫紫烟的女子显得极为疲惫,对于奉承无暇理会,兀自左右张望而神色焦急,使得娇美的容颜更添几分动人的韵致。而她捂着胸口的手指间,竟然渗出丝丝的血迹。

    叶子有些不耐烦,出声打断道:“我姐姐的伤势耽搁不得,你少啰嗦!”

    无咎正待卖弄一番诗词才学,谁料自讨没趣,他不及尴尬,诧异道:“哎呀呀!紫烟姑娘芳体有恙,这可如何是好……”他本想凑着灯光细瞧,又怕失礼,挠了挠头,歉意道:“祠堂里并无客房,两位姑娘不妨在此委屈一宿……”

    叶子倒也干脆,直接摆手道:“请你回避,不得擅自靠近!”

    这是要赶我出门,而风雨之夜,又该往何处去?总不能去陪着祁家列祖列宗的灵位过夜吧,那也太吓人了。

    无咎脸色一苦,才想找个借口磨蹭片刻,却见紫烟叹息一声,无奈道:“为时已晚……”

    叶子神情微变,失声道:“那两人追来了?”

    紫烟微微颔首,又道:“多谢这位先生的收留,怎奈贼人凶顽。为免殃及无辜,我姐妹这便离去……”

    无咎的眼光始终不离紫烟的上下左右,只觉得佳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无穷的魅惑。尤其是那双眸子看来,虽是淡淡一瞥,却如秋水横陈,烟霞迷离,令人深陷其中而难以自拔。

    不过,当他从对方口中获悉原委,顿作恍然状,义愤填膺道:“谁敢欺负两个弱女子,真是岂有此理!莫要害怕,小生在此!”

    这可是英雄救美啊,哪个男儿不想来一回。既然遇上了,本公子当仁不让!

    无咎返身抓向榻上的短剑,很有担当的样子。却听叶子说道:“哼!就凭你一个穷酸儒,与一把凡铁破剑,还想与那两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对阵,真是不自量力。姐姐!看来你我凶多吉少……”

    恶语伤人六月寒啊!什么穷酸儒,什么破剑,本公子何来如此的不堪?

    无咎转过身来,便要慷慨陈词,忽而又气势一窒,暗暗琢磨道:杀人不眨眼的恶徒?只怕本公子不是对手……

    那姐妹俩已相互搀扶着走向门外,一对娇弱的身影倍显无助。其中的紫烟竟然回首一瞥,随即又默默迎向风雨。微弱的灯光下,那绝世的容颜似乎要就此远去而凋零不再!

    无咎情急难耐,脱口而出:“两位且慢,随我去后山躲避。”他不及分说,越过两个女子而直奔后院,还不忘冲着身后连连招手示意。

    紫烟与叶子稍稍迟疑,随后跟了过去。

    绕过祠堂的正屋,便是后院。在后院的角落里,有个很不显眼的小门。

    无咎熟门熟路到了小门前,伸手扒开丛生的野草,接着抽出门闩,便弯着腰从中钻了出去。而他人影才将消失,黑暗中便传来“扑通”一声。

    姐妹俩相互搀扶着随后而至,并相继穿过了小门。而脚下湿滑难以立足,再有阵阵风雨袭来,根本睁不开双眼,一时叫人不明去向。

    叶子伸手摸出一颗珠子,淡淡的荧光顿时弥漫开来。隐约可见,不远处有人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往前则是一片山坡,或是通往后山的方向。

    “无先生……”

    紫烟的眼光飞掠,随口问了一句,转而四望,急声催促:“叶子,收起明珠……”

    叶子恍悟,手上的珠子瞬间消失。

    无咎摔了个仰八叉,很是狼狈不堪,闻得佳人问候,慌忙从草丛中挣扎爬起,应声道:“不劳姑娘牵挂,小生无恙……”

    应答之际,珠子的光亮寂然消失。而便于那明灭闪烁的瞬间,透过飘摇的雨雾看去,似乎有两道人影从十余丈外凌空扑来!

    天呐,真有坏人,竟然会飞,绝非寻常之辈……

    无咎吓得手足无措,不由得僵在原地。

    便于此时,有火光倏然闪现,继而“砰”的一声炸响,竟是将疯狂的雨雾给层层荡开,接着有两道人影倒飞了出去。随即有人轻声催促:“无先生,还不带路……”

    那个紫烟看似柔弱不堪,却有如此的惊人手段?

    无咎犹然目瞪口呆,一对白衣人影到了跟前。他晕头转向连连应声,从地上爬起来转身便跑。

    往前百余丈,便是山坡的尽头。去路从中折断,下方幽深莫测,风雨声中,还有“哗哗”的溪流在冲击撞响。

    无咎来到此处,匆匆止步,察觉身后有人跟来,指了指下方,示意道:“快快跳下,或可躲避……”

    叶子无暇分辨,娇声叱道:“无先生,这是何意?”

    紫烟却是身形摇晃,无力道:“既然走投无路,姑且一试……”她拉着叶子,转眼之间跳下山坡。

    无咎抹了把脸上的雨水,便要跟着往下跳,却忍不住回头张望,霎时两眼一凝而神色大变。

    那被击退的两人已追到了几丈之外,各自手中的长剑还闪动着微微光芒。尤其是两人皆脚不沾地,来势凶猛。

    无咎无暇多想,伸手便要拔剑抗争,随即又叫苦不迭。爹爹留下的这把短剑,虽是唯一的遗物,却破旧生锈,从来没有出鞘的时候。而难以出鞘的利剑,不过是一把无用的废铁。天要亡我,徒呼奈何!

    与之同时,两道骇人的剑光呼啸而至。

    无咎无力应变,猛地扔出了带鞘的短剑,随即头也不敢回,亡命般跳下了山坡。

    便在他跳下山坡的瞬间,那把带鞘的短剑猛然撞上了来袭的剑光,却并没有被磕飞出去,反倒是“砰”的一声坠落在地。而不知何故,颇为诡异的是,竟有黑色的雾气在草丛中弥漫,却又遮掩在风雨之下而叫人难以察觉。

    半空中落下两个男子,已收回剑光在手而依旧是杀气腾腾。两人见所追的男女均已跳下山坡,并未急着追赶,反而愕然相视,接着看向草丛中跌落的短剑而面带惊喜,刹那间又是双双一愣。

    草丛中突然蹿起的两道雾气,霎时已将人死死缠绕。便如隐匿许久的毒蛇在暴起发难,仓促之间根本不容提防!

    两个男子才有发觉,那阴寒的雾气已从肌肤、七窍钻入体内,并瞬即吞噬起五脏六腑、以及血脉神魂。紧接着骨骼寸断,经脉崩溃,肌肤龟裂,形体垮塌。便是连一声惨呼都不及发出,原本两个壮年的男子已是性命不再。只有一对苍老枯萎的干尸,缓缓倒在地上……

    “扑通”

    这是无咎坠地的动静。

    山坡的尽头并非绝地,而是在一丈多深的地方,伸出两尺多宽、三五尺长的一大块石头,并为矮树草木所遮挡,无论白日黑夜,都显得极为隐秘。

    无咎落在石头上,摔了个屁股蹲,差点栽下去,急忙伸手抓住了矮树的树干,这才堪堪稳住,却不敢迟疑,转身没了影。至于此时的山坡上又发生了什么,他是一概不知。

    扒开矮树的枝干,露出一个半人高的洞口。曲曲弯弯似有几丈远,则是一个四五尺大小的洞穴。

    无咎顺着洞口往里钻,便听到有人在低声叱呵:“此处容不下三人,出去……”

    出去?这不是过河拆桥吗!躲在此处或可捡得性命,出去则是必死无疑!

    无咎不予理会,瞎眼往里闯,突然脚下拌蒜,一个收势不住,猛地趴了下去,霎时香软入怀、娇*喘声连连。他不禁手忙脚乱,心猿意马。而正当遐想之际,耳畔却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他只觉得天旋地转,黑暗无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