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十三章 诸位慢行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书友15264624、jourbox、leafhoo、981nanhai、o老吉o、淡定与蛋定、叶叶叶子蓝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也感谢各位点击、红票、收藏的支持!

    ……………………

    祁散人赠送了两张兽皮符箓,皆巴掌大小,上面弯弯曲曲画着奇怪的符文,彼此看起来相差无几。还以为被他骗了,如今想来应该并无虚假,却根本分不出哪一张是遁符,哪一张才是剑符。即便有所区别,又能如何,无从施展,终究枉然呀!

    不过,能吓唬人就成。

    那个木申,是铁了心要纠缠不放。而本公子既然想去灵霞山,还是少不了有人带路。既然如此,眼下唯有奉陪到底!且看一个文雅的书生与凶恶的修士斗法,怎奈前景有些叵测啊!

    此外,或是做贼心虚,或是人单势孤,又或是骑虎难下,木申对于古离三人颇为忌惮。如若不然,他应该早已撕破脸皮而痛下杀手。只是苦了本公子,如今也只能因循借势而小心周旋。

    无咎一边想着昨晚的情形,一边抬头打量着前方的宅院,只觉着四方朦胧,禁不住揉了揉浮肿的双眼。他夜里没有睡好,早上精神不振。不仅心事难消,又要防备有人暗算,出门在外,真不容易……

    “我与木兄弟前去接洽,诸位稍等片刻!”

    不远处的那所青石宅院,便是上官家的府邸。据传上官家出过不少仙人,如今虽然日渐式微,却依然是诸多修士所向往的存在,至少在千里方圆之内鼎鼎有名。尤其是上官长辈们留下的传送阵,乃是前往灵霞山的一条捷径。

    古离示意过后,便与木申前去报名拜见。

    无咎与陶子、红女三人,在府邸大门的十余丈外驻足等候。与其同时,还有几位修士在左近徘徊。

    此时,晨曦初现。

    一缕霞光笼罩着天水小镇,淡淡山岚与袅袅炊烟在随风飘荡。但见葱郁连绵,山景怡人。而那青石宅院独自盘踞高处俯瞰四方,颇显肃穆神秘。

    陶子与红女带着敬畏的神情静静等待,对于身旁的无咎则是不予理睬。与其看来,那个同伴举止怪异,全无修士该有的操守,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无咎则是一个人在原地转着圈子,百无聊赖的样子。少顷,他从包裹里摸出一个馒头,又撕了块牛肉,独自美美吃了起来。而陶子与红女见他动辄离不开吃喝,更添几分嫌弃。

    半柱香之后,上官家那紧闭的院门无声打开。古离与木申从中走了出来,身后多了一位留着胡须的中年人。其中的古离面带笑容,举手示意道:“几位道友,速来拜见上官义前辈……”

    上官是姓,单名一个义。既为前辈,必定有不凡之处。

    无咎不敢怠慢,与陶子、红女一道上前拱手行礼。

    古离接着又道:“上官前辈,这是我几位同行的道友……”

    那中年人神情矜持,眼光审视,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往回走去,口中说道:“几位小辈,随我来!”

    古离急忙招手,带着木申、陶子与红女跟了上去。

    无咎随后而行。

    上官家的门楣横匾之上,“云庭世家”四个金字很是惹眼。而宅院前却始终很清静,不见有人看守。当进了院门,才见门后守着几个精干的男子。绕过影壁,假山、泉水、花草营造出的一方园林豁然展现。循着回廊右行,前方的数十丈外有个独立的小院……

    “红妹且看,如此精美的园林甚为罕见!”

    “嗯!所谓云庭世家,神仙府邸,果然是名不虚传……”

    陶子陪着红女并肩而行,情不自禁连连赞叹。忽见身后有人心不在焉,他忍不住好奇问道:“美景当前,机缘难得。无道友,何不趁机长长见识?”

    无咎只管打量着远处的那个小院,随声答道:“园林而已,有何好看的……”

    陶子脚下一顿,似有不快,与身旁的红女摇了摇头,转过身来:“言不由衷,非我修士本色!”

    无咎跟着停下,有些莫名其妙。

    我只是实话实说,怎会言不由衷?而眼下看来,所谓的修士也不过如此,尚不知何为本色,难道就是随意瞧不起人?

    红女轻轻扯了下陶子的衣袖,意思是不必计较,而她的眼光之中,分明也带着几分厌弃的神情。

    无咎冲着那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我若是说,我见过比这更为精美、更为壮阔的园林,怕是没人相信……

    陶子回首一瞥:“至少我不信!”

    红女则是报以微笑,倒也温柔且善解人意。

    无咎一声不吭,默默随行。既然话不投机,又何必啰嗦呢!紫烟仙子,你可知我的委屈与辛苦?

    须臾,一行人走进了小院。

    若是与精美的园林比起来,小院的院墙与四周的房屋显得有些破旧。而院中却是白玉铺地,并刻画着古怪的符文,还有两个服饰相仿的男子守在一旁,齐齐冲着上官家的那位前辈拱手行礼。

    上官义抬手一指,分说道:“这便是我家先祖留下的传送阵,千里之地,瞬息即至,还请各自就位,由我启动阵法!”

    古离躬身称是,招呼着同行的众人走到阵法当间。

    无咎暗暗兴奋,止不住低头打量。

    如此三丈方圆之地,竟然便是闻名多时的传送阵,倒也看不出有何神奇,难道真的能在瞬息间直达灵霞山?尚不知又该如何启动,着实叫人期待!

    无咎慢慢走到玉石阵法之中,忽有察觉,急忙挪动几步,躲在古离的身旁,这才冲着不怀好意的木申瞪了一眼。而对方却是不以为然笑了笑,笑得很无辜、也很暧昧!

    上官义走到一侧站定,双袖挥展,手指掐动。少顷,指尖竟有光芒闪动,并结出一个手印。接着他又是两手一推,光芒四散。玉石四周随之蹿起五色光华,瞬即相连汇聚而直冲半空。

    无咎正盯着阵法启动时的情形,只觉得大开眼界。而尚不等他看个明白,忽而被耀眼的光芒所笼罩。与之刹那,无形的重负陡然降临,便像是巨石碾轧而来,直叫人筋骨欲断而窒息难耐。紧接着风声呼啸,天旋地转……

    不知过去了多久,或许只是喘息之间,所有的喧嚣突然一静,眼前的景象已是迥然有异。

    这应该是一个山洞,而当间同样有玉石铺地,虽呈现出阵法的形状,却显得斑驳陈旧。而几丈外还有个洞口,不知通往何方。随着光芒的徐徐散去,四周渐渐回归黑暗之中,突然冒出来的几道人影东张西望,还有人身形踉跄并口吐鲜血。

    古离带头走出了阵法,诧异道:“无兄弟,你竟然这般不堪……”

    陶子也是意外道:“传送阵法,有破碎虚空之奇;传送之际,尚须灵力护持方能抵御天地之力。无道友却不知法力护体,浑如凡夫俗子。”他说到此处,神色嘲讽:“倘若传送数万里,无道友岂不是已被碾成肉糜飞灰,呵呵!”

    红女点头附和,悄声说:“莫非如他所说,修炼尚未入门?”

    木申一言不发,默默看着某人的狼狈。

    无咎踉跄了几步,扑通坐在地上,稍稍缓了口气,这才斜倚着洞壁抬起头来,并抹着嘴角的血迹,尴尬笑道:“我说了,我是凡人,又哪来的法力护体,不过……”他眼光一瞥,转而看着不远处的木申又道:“斩妖除魔,乃道义本分。但有青锋在手,不让鬼煞逞凶狂!哎呦……”

    他说的倒是大实话,而最后一句却也凛然正色,并似有所指,怎奈随之而来的一声呻吟,顿时将他打回了原形。

    毕竟是肉体凡胎,根本承受不起传送阵的碾轧与束缚,而为了早日抵达灵山,则不得不有所辛苦。一得一失,老天从来都是这般公平!

    古离抱着膀子,抬手挠着腮边的短须,不以为然道:“人人都想修仙,又怎好意气用事。倘若无兄弟所言不虚,着实不该贸然远行。途中凶险,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他想了想,又道:“你何妨就地返回,以免误人误己!”这位是不想有人跟着累赘,索性直接道出了担忧。

    陶子与红女深以为然,跟着微微点头。

    无咎委顿在地,连喘气都难以自如,却突遭抛弃,忙道:“古兄……小弟从未连累他人,又何出此言呢……”

    恰于此时,有人笑道:“呵呵,无道友或因功法之故,这才修为异常。而我等既为同道中人,守望互助,方为应有之义。更何况此处的传送阵难以逆转返回,着实不便将他留在此处!”

    那个木申竟然帮着说情,并走到无咎的面前,伸手摸出一个玉瓶来,殷勤劝道:“道友且吞下这几粒还春丹,以便将养体力,再由我帮你调理一二,片刻之后定然又是龙马精神!呵呵……”他温和一笑,又冲着古离三人示意道:“还请古兄带着两位道友先行一步,小弟稍后便来。”

    古离不再多说,迈开大步奔着洞口走去,不忘赞道:“若非木兄弟的仗义疏财,此番难以成行,却不想你还是有情有义之人,哈哈,我等外出等候也就是了……”陶子与红女紧随其后,眼看三人就要走出山洞。

    无咎更加焦急,竟不顾一切爬了起来,随即又如遇蛇蝎般的躲开了递来的玉瓶,踉踉跄跄冲向洞口,出声喊道:“诸位慢行,等我……”

    什么还春丹,是断肠散吧,还帮着调理,只怕要辣手夺命。所谓的仗义疏财,无非是拿着骗来的女人钱卖人情,而善意说情,根本就是存心不良。两年多来,本公子早已见惯了尔虞我诈与诸多的生死凶险。如此阴谋诡计,岂能叫你得逞!

    木申摆足了姿态,未及动作,眼前的人影没了。他稍稍意外,眼光中闪过一丝愠怒。

    无咎则是直接越过前行的三人,一头窜出了洞口,并伸开双臂,念念有词:“灵霞山,我来了。紫烟仙子,我来了!”不过转眼之间,他诧然失声道:“这是……”

    …………

    ps:今天要跑一趟外地,晚上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