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十六章 也很吓人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骑驴看白话、阿健宝贝、seyingwujia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

    在茫茫沙海的一片沙丘之上,四道人影先后疾驰而去。还有一人留在原地,却吓得面如土色。距他几丈之外,一头麟豹从沙坑中翻身跃起并昂首嘶吼。

    无咎在古离远去的刹那间,顿时手脚冰凉,神情绝望。而当他回头瞥见那残暴凶猛的怪物,干脆直接掉进了绝望的谷底。

    这年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不然随时都将被抛弃!只不过连具全尸都难以保全,也着实悲惨了些。尤为甚者,还要被怪物当成点心吃掉。

    怎会这般倒霉呢……如何是好……哎呀,差点忘了,宝贝救我……

    无咎知道自己跑不掉,却也不想被乖乖吃掉,情急之中,灵光乍现,猛地从怀中掏出短剑并连连挥舞,咬牙切齿道:“既然逼我动粗,来吧……”

    与之同时,那麟豹已高高跃起。

    无咎急忙拿着带鞘的短剑乱劈乱砍,疯狂叫道:“天灵灵地灵灵,宝贝、宝贝快显灵,斩妖除魔,杀、杀、杀……”

    一阵腥风呼啸而过,卷起的风沙肆虐眯眼。

    无咎兀自连蹦带跳,比划不停,而曾经诡异非常的短剑却毫无动静。他不由得慢了下来,并诧然回首。

    麟豹竟然从头顶一跃而过,并一溜烟奔着古离等人追去。

    亏我吓成这样了,那家伙为何不吃我?

    还有这把带鞘的短剑,分明有斩妖除魔的本事,乃亲眼所见啊,却又为何在生死关头给我撂挑子。莫非咒语不对?记得都城的道士们都是这般念叨的。而不管怎样,好歹算是躲过一劫。接下来又将如何,总不能走回头路吧……

    无咎死里逃生,却落下一头的雾水,冲着手中的短剑纳闷了片刻,依然是不得其解,索性不再多想,拎起地上的包裹便打量着去路。转眼之间,他又是愕然不已。

    大漠本来就空旷无边,在晴朗的天空下可以看出很远。只见三、五里外的一个沙丘上,此时正光芒闪动,沙尘弥漫,并有四道人影在与一头怪物对阵厮杀,却因蒸腾热浪的遮掩,那一切隐隐约约,彷如幻觉!

    无咎看得清楚,暗暗惊奇。

    听说那是头灵兽,果然有灵气,竟然放过了本公子,专门去对付逃跑的那几人。我不过摆了个架势而已,便让那灵兽心有戚戚?

    无咎自我安慰了一番,背起包裹又不禁迟疑起来。

    是就此躲开,还是继续往前呢?而穿过大漠,寻至灵霞山,还真的离不开那四人的带路,既然灵兽不吃自己,且去看看情形再作计较!

    无咎胆气稍壮,奔着前方小跑起来,虽还酷热难耐,而歇息过后,又吃了参果,脚下还算有些力气。顺着沙坡往下,再又爬上一个沙丘,如此起而复始,一刻不曾停歇。

    而远处的打斗依然继续,并愈发的激烈。

    约莫有一炷香的时辰过后,那四人一兽所在的山丘到了眼前。

    无咎在山丘下停住脚步,不住地大口喘着粗气,一边挥汗如雨,一边抬头看去。

    麟豹居中,左冲右突凶猛如旧。古离、木申与陶子、红女环绕四周,皆神色凝重,出手不断。浅而易见,应该是灵兽跑得更快,这才逼得那四人不得不停下,并竭尽全力拼死抵抗。

    “砰——”

    随着一道流萤般的剑光所致,麟豹从半空中跌落下来,兀自嘶吼不止,身形摇晃,却又四肢屈缩而作势欲扑。又是一道火光倏然而至,且快如闪电而威势不凡。麟豹神情中似有忌惮,被迫扭身甩尾,“轰”的一下,将袭来的火焰撞得四处飞溅。而火光似有灵性一般,竟凭空逆转而重振攻势。继而两坨火球破空而出,分别从两侧呼啸扑来。

    灵兽想要躲闪,却进退不得,试图反扑,霎时遭致围攻,已然不复当初之勇,左支右绌,疲于应付……

    无咎站在山丘下,看得心惊肉跳。

    那麟豹真是威猛凶悍,怕是七八头猛虎加起来也不能与之相提并论。而四位修士联手之下,竟也不输半分,反倒略占上风。看来只要肯拼命,结果犹未可知也!

    尤其是古离所祭出的剑,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飞剑?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犹如探囊取物一般,茶馆话本中都是这样说的,啧啧,厉害呀!木申那家伙也有些本事,所祭出的是一张符,只须掐着手诀,便可操纵攻势。陶子与红女则是稍逊一筹,而施展的火球却也极为凌厉。

    “轰——”

    又是一声闷响,麟豹再次反扑受挫,抖动着浑身的鳞甲,昂着头又是嘶吼一嗓子,震得四周的细沙簌簌直落。而便在四周防备之际,它却纵身飞下沙丘,几个跳跃之后,已然逃出了众人的围攻。

    好家伙,见机不妙,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行事颇具果敢之风啊!

    无咎看着麟豹远去的身影,不禁暗中称赞。许是那灵兽放过自己,他竟然对一头畜生有了好感!再者说了,有时候畜生比人好相处,难道不是吗……

    沙丘之上,才将经历一场大战的四位修士慢慢凑到一起。每个人都是疲惫不堪,却又顾不得歇息,只管冲着沙丘下默默注视,神色各异。

    那个身着青袍的书生,或是账房先生,抑或是修士,虽然背着包裹,且行迹不堪,却神情轻松,浑然一个外出游玩的德行。他还向着远方招了招手,像是给送行的友人在告别。他不是被麟豹吃了吗,怎会安然无恙呢……

    正当此时,沙丘下的那道人影慢慢爬了上来:“诸位法力无边,骁勇善战,纵使怪物凶猛,也不得不落荒而逃,呵呵……”

    沙丘上的四人面面相觑,各自默然不语。

    无咎爬上了沙丘,见没人理会自己,早已习以为常,善解人意道:“诸位歇息片刻再走不迟,别再落下无某人就成……”

    古离已是剑光入鞘,依然有些气喘。他伸手摸出一粒丹药吞下,稍稍咀嚼了片刻,这才歉然说道:“事起突然,有所疏漏在所难免。勿要介怀……”他话没说完,转而问道:“无兄弟,那麟豹为何没有伤你?”

    无咎站在沙丘上回头远眺,那麟豹早已跑的没了影,像是从没出现过一般,只是面前的四人犹然神色疲惫,显然是在方才的大战中耗尽了体力。他与众人讨好般地一一点头致意,如同久别重逢的老友,笑容中带着真挚的喜悦,恰见古离问得恳切,奇怪反问道:“麟豹为何要伤我?”

    还有麟豹不伤人的?

    古离错愕了下,不解道:“那麟豹凶残成性,即便我四人合力应对,都是险象环生。而兄弟斯斯文文,毫无法力……”

    无咎耸耸肩头,轻描淡写笑道:“呵呵!我不斯文的时候,也很吓人!”

    古离顿时无语,忍不住又眼光打量而疑惑更浓。与其看来,能在麟豹的铁爪利齿之下安然无恙,绝无仅有。或许真的遇上了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便于此时,木申忍不住哼道:“哼,莫要故作玄虚!要知道那麟豹乃是灵兽,对于修士身上的灵气、法力最为警觉,就像是……”其话语一顿,带着玩味的笑容反问道:“就像是面对烂桃子与参果,你说它该如何选择?”他话虽如此,眼光中同样是疑惑难消,却似乎又忿忿不平,好似看不惯某人的得意,转而又冲着古离三人分说道:“此外,典籍有载,麟豹最为记仇……”

    总而言之,莫要听信某人的吹嘘,他不斯文的时候,未必很吓人。而话又说回来,在场的几位修士之中,对无咎捉摸不透、且又顾忌重重的,便数木申本人!

    无咎也不辩解,只作宽宏大度一笑。

    古离有些烦乱,无意计较,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吩咐道:“且就地歇宿一晚……”随其手指一点,从背后飞出一把尺余的小剑,一头扎进脚下的沙丘,片刻之后,飞剑归鞘。他又两手掐诀,往下一按,“轰”的一声轻微闷响,一个黝黑的洞口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并接着示意道:“你我人困力乏,不宜冒险前行,且‘黄天荡’随时将至,明早赶路不迟……”

    事已至此,众人点头附和。

    古离带头走进洞口,无咎跟着走了进去。木申与陶子、红女,三人鱼贯而入。洞口只有几尺高,弯着腰才能进出。借着洞外的光亮看去,临时掘出的洞穴有两丈大小,四下里被法力夯得结实,倒也干燥清爽,燥热也没了,反倒有些阴凉。

    无咎站在洞内,环顾四周。他见众人各占一处,便有意避开木申,并在古离的身旁挤了一块地方,惹得陶子与红女很是不快。他倒是不以为意,学着盘膝趺坐。

    古离又打出一个法诀,应该是为了封住了洞口。

    片刻之后,整个地穴猛然颤抖了下,随即洞口一暗,鬼哭狼嚎声骤然而至。

    不用多想,沙暴来了!

    少顷,随着阵阵剧烈的震动,洞内已是沙尘弥漫,再加上那愈发猛烈的呼啸声,仿若随时都要天塌地陷一般!

    “咳咳……咳咳……”

    无咎被呛得咳嗽,忙用衣袖捂紧了口鼻。

    古离接连祭出几个手诀,飞扬的沙尘终于渐渐沉淀下来,他接着又加固了洞口的封堵,随即便闭上了双眼。木申、陶子与红女也是如此,各自默然静坐。

    “咳……咳……”

    无咎又咳了两声,总算是缓过气来,忍不住好奇,看向左右,而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那近在咫尺的四位同伴好似消失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而方才的沙尘差点没呛死人,难道几位修士都不用喘息吗?

    须臾,无咎觉着盘坐的两腿又酸又疼,索性伸直了,并将后背靠着洞壁,这才舒服了许多。而他却不敢掉以轻心,两手揣入怀中,一边听着洞外的山呼海啸,一边默默想着心事,眼皮渐渐低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