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二十章 灵山有路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老子不要昵称、981nanhai、贴吧jiangtaixu1、长寿秘诀、百里渡、o老吉o、书友15506910、黑黑黑土地、liouweizhu、用户81120530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修为高的,或是修为低的;天上飞的,或是地上跑的,遇见的几个修仙者,竟然没有一个老实人!

    便如那个常先,明明抢了我的经文,不还也罢,却借故毁了,随后再将本公子扔在此处,美其名曰:各不相欠,彼此两清。

    缺德的事儿,竟能干得如此漂亮。想不服都不行,也算是学了一招吧!

    此外,他还说什么,本公子根本不是修仙之人?我还就不信了,偏偏要登上灵山修上一回!不仅仅是是为了本公子的家仇,还有紫烟仙子的一见钟情呢……

    无咎愣怔原地,一脸的忿忿不平。少顷,他又欣欣然而四下张望。

    灵石脚下?岂不是说,紫烟仙子就在山上……

    无咎顿时精神一振,便要上山,不过片刻,又愁眉苦脸。

    山坳位于一片开阔的山谷之中,四周群峰叠嶂而烟云茫茫。抬头仰望,则是雾气缭绕且怪石嶙峋。莫说辨不清灵霞山的所在,便是攀登的途径都不见一条。即使有心拜入仙门,眼下也是无路可去啊!

    如何是好?

    顺着山谷往东看去,山林间倒是有片平坦的谷地通向远处。那或许就是离去的方向,而好不易来到此处,岂能轻言放弃!

    无咎在原地徘徊了片刻,心中有了计较,随即走下山坳,竟在左近最高的山峰下慢慢转悠起来。

    此处既为灵山脚下,便该有上山的路。沿着山脚往东,但有山间缝隙,便一路左拐,说不定可以围着大山兜个圈子。且慢慢寻觅,功夫就怕有心人!

    前方是道山岗,接着一片乱石,继而树林遮掩,转眼山溪横挡。

    无咎的衣衫又被撕破了几个口子,便是手臂、脸颊也添了几道血痕。涉水趟过了山溪,已是小半日过去。直至此时,依然寻不见上山的路。他手里拿着几个青果子,咬了两口,酸涩难耐,忍不住一阵呲牙咧嘴。待其摇摇晃晃溜下一道山坡,“扑通”摔在草地上,“哎呦”了声,尚未起身,忽而眼光一亮。

    居高远望,十余里之外似有人影晃动。虽说看不清楚,好像并不陌生。

    无咎迟疑了片刻,爬起来便跑了过去。当其穿过一片树林之后,面前出现了一条山野小径。咦,此处竟然有路,莫非是通往灵山?他眼光眨了眨,随即就地坐下喘着粗气。

    一炷香的时辰之后,从远处走来四道人影。

    为首的方脸男子,正是古离;随后的则是木申,与陶子、红女。四人在日前穿过云岭之后,结伴赶至此处。灵山在即,众人兴致盎然——

    “哈哈!上山之后,你我便是同门师兄弟!”

    “如此说来,我则成了红妹的师兄了!”

    “师兄……”

    “呵呵,师妹……”

    “仙门自有规矩,你二人切莫随意!”

    “还望古师兄多多关照!”

    “那是自然……木兄弟,缘何闷闷不乐?”

    古离与陶子、红女说笑之际,见同行的另外一位同伴默默不语,忍不住问了一句,又道:“此行全赖兄弟出钱出力……”

    木申则是回头看了一眼,心不在焉道:“金银俗物,不值一提!况且你我交情非同一般……”

    古离乐道:“哈哈!兄弟所言极是,你我以后多多亲近……”

    木申冲着来路怅然摇头,旋即转向前方。而不过片刻,原本没精打采的他神色一动,突然又惊又喜道:“怎会是他……”

    古离适时察觉,随即与陶子、红女一起往前看去。

    数百丈外的山径旁边,有人盘膝坐在一块石头上。只见他吃着果子,很显悠闲。

    “无兄弟?”

    古离看得清楚,诧然失声。只顾留意左右的情形,根本没想到灵山脚下会有异常。而那人虽然衣衫破烂,行迹狼狈,而自得其乐的模样,不是无咎、无兄弟,又是哪一个?早已将他抛在云岭之中,他又怎会提前来到此处?

    木申的欣喜,要多于惊讶。他急忙越过古离,抢前而去,由衷发出一声呼唤:“无道友,别来无恙否……”

    陶子与红女也是难以置信,各自带着疑惑继续往前。

    无咎端坐在一块石头上,好像很是意外:“哎呀,这不是古兄与几位道友吗……”他两脚落地站起身来,并趁机扔了手中的野果。那果子没熟,难吃死了。

    木申与古离到了近前,陶子与红女随后而至。

    无咎拱手相迎,不胜感慨:“匆匆一别,甚为想念……”他像是由衷而发,继续亲热不停:“古兄,依然那么的威武不凡;陶子道友与红女道友,郎才女貌而令人钦羡,木申道友……”其最后看向木申,措手叹道:“木道友面无人色,消瘦许多,怕是连日寝食不安所致,不过……倒也楚楚妖娆,呵呵……”

    古离与陶子、红女心有疑惑,各自举手敷衍。

    木申却是笑脸一僵。怎么说话呢,什么叫面无人色,什么叫楚楚妖娆,简直就是换着法子骂人。他干笑了两声,这才装作随意的问道:“道友分明是在云岭之中徜徉流连,缘何又赶在我四人之前早到了一步?”他又上下打量,又道:“你身无法力,凭借步行,断然不能后发先至,能否予以分说一二!”

    古离与陶子、红女跟着点头附和。

    无咎想都不想,伸出脏兮兮的手指冲着远处遥遥一点,煞有其事道:“便如木道友所说,那日我正徜徉美景,忽而兴致索然,便脚踏飞剑……”他一边说着,一边手指滑落在众人的眼前,洋洋得意道:“一路飞来,呵呵……”

    他是在比划着御剑飞行时的情景,可谓声情并茂而细致入微,却又透着那么一种炫耀,以及忘乎所以的得意!

    木申的笑容愈发僵硬起来,才有的热乎劲头也一扫而空,眼光斜睨,像是看着一只怪物般,言不由衷道:“御剑飞行?道友真是惬意呀!”

    无咎自顾乐道:“诚然如是!”

    木申暗舒了一口闷气,冲着左右的三位同伴摇了摇头,面带讥笑走向一旁,再不多说半句话。予以诚意,反遭戏弄。他是在表明自己的愤怒,以及身为修士的矜持。

    古离则是后退一步,抱起膀子,稍加端详之后,质问道:“无兄弟,你是否已恢复了修为法力?”

    无咎坦然道:“我是凡夫俗子一个,何来法力?”

    古离的脸色有些不好看:“那我再问你,你既无法力,如何御剑飞行……”不待答话,他忍不住叱道:“纵然我等行事不周,也不该遭你如此戏弄。同道颜面何在,以后又该如何相处?”

    陶子与红女深以为然,各自冷眼以对。。

    无咎想过自己的言行会惹来嫌弃,却没想惹来如此正义凛然的教训。他两手摊开,猝不及防道:“这个……”

    古离有些不耐烦,大手一挥:“即便寻获捷径,也无须得意。且一同上山,莫再装神弄鬼!”他不再啰嗦,带头循着小径往上走去,而没走两步,又语重心长地丢下一句:“兄弟,你这人太过于轻浮做作,着实要不得……”

    无咎看着古离的背影,无力辩解道:“本公子没说瞎话啊……”

    被你这几个缺德的家伙扔在深山老林之中也就罢了,还要提防木申的偷袭暗算,若非遇上常先,此时还在云岭徘徊呢!而如今说真话都没人信了,反倒被看成轻浮做作。我冤啊!

    陶子与红女相继擦肩而去,两人的眼光中透着难以掩饰的鄙夷。

    木申倒是多了点人情味,走到身边的时候不忘打着招呼:“一个妓院的记账先生,还敢自诩为公子?呵呵,既然所言非虚,何妨再飞一个瞧瞧……”

    无咎转而昂首看天,来了一个装聋作哑。少顷,心里头稍稍舒坦了,这才动身追上前去。恰有半个吃剩的野果躺在道边,便抬起一脚狠狠踢去,他嘴里还念叨着:“我飞——”谁料一脚走空,“扑通”摔在地上……

    ……

    五道人影慢慢穿行在山石之间。

    据说,灵山脚下,不许外来的修士施展法术。若要上山,除非有人带路,不然的话,只能老老实实步行。

    半柱香之后,山野小径不见了。翻过两道山岗之后,一条盘山的石阶出现在前方。

    无咎暗呼庆幸。

    倘若瞎走瞎撞,怕是难寻上山的途径。而古离等人身为修士,阅历见识不比寻常。如此这般跟后随行,果然省却了不少工夫。

    循着石阶,环山而上,渐趋渐高,远近景物也随之豁然开朗。天上日光焕然,四周云儿飘飘,途中老松横斜,间或一阵风来,顿时山岚氤氲而景色旖旎。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石阶到了尽头。半山腰的一块山坪之上,有石亭八面临风。亭匾上有两个字,逍遥。距石亭不远处的石壁上,另有四个古朴大字:灵霞洞天。

    “此处便是灵霞山的山门所在,若是无人指路,即便置身其间,终究还是枉然……”

    “呵呵,古兄所言极是!这也是小弟邀请你与几位道友同行的诚意所在……”

    “据说,古兄懂得拜山的门道……”

    “红妹有所不知,古兄得过高人指点……”

    “哈哈!那位高人,乃是我当年偶遇灵霞山的一位道长,他见我骨骼清奇,仙缘不浅,便让我来日拜入仙门……”

    古离与几位半说笑之际,抬起手来往上一抛,有玉片凭空炸开,随即化作一道细细的光芒冲天而去。他不忘分说道:“此乃灵霞山特有的传音玉简……”

    木申与陶子、红女纷纷点头称是,各自兴奋以待。

    无咎跟着抬头看了一眼,忍不住暗暗好奇。

    灵山有路人不知,或有仙子天上来?

    那传音玉简,又是什么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