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三十九章 事出有因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缄口、小猪乖乖猫、o老吉o、大桥伢子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行四人出了井口,慢慢走到了山洞外。

    正当午时,所在的山谷笼罩在一片暖融融的日光之下。放眼望去,但见五彩斑斓而山色锦绣。

    不过,山谷中到处都是人,或坐或站,且相貌神态各异。

    一身青色布衣的,尽为玉井峰的弟子,虽还未到收工的时辰,却出现在山洞的两侧,三五成群凑在一起。各自东张西望。十余个身着玄色、青丝,或是白衣的人影,则是聚集在房舍的四周,一个个惴惴不安,且又神情凝重的模样。

    “据说几位长老在紫霞峰大打出手,已然殃及各自门下的弟子。于是便有人躲到此处,以免遭致池鱼之灾。玉井峰的几位管事不知如何应对,只得前去寻找玄吉执事定夺……”

    无咎走到了洞口前,昂着脸,闭着眼,深深长舒了口气。两个多月不见天日,着实憋坏了。如今终于来到地上,只觉着浑身都舒坦。他情不自禁舒展着臂膀,倒拎着的长剑差点碰到身旁的骆山,吓得对方急忙躲闪,而两手依旧是紧紧捂着自己那张青肿不堪的脸。

    田筱青落后几步站立,忍不住便要出声指责,稍稍迟疑,欲言又止。一个凡人,却厮混于仙门之中,还自得其乐,着实不可理喻!

    宗宝继续悄声分说:“如今灵霞山有五位长老,分别是妙源、妙山、妙闵、妙尹与妙严五位前辈高人。其中又以妙源长老的修为最高,据传已达人仙的巅峰境界。故而,灵霞山本该以他为首,却因牵扯到门主的下落,致使五人不和。如今他与妙山,欲借门规严惩另外三位长老。或许言语争执,最终动手,却与我等无关……”他说到此处,回首之际,愕然道:“无师弟,你……你有无大碍?”

    无咎始终没有见到木申的人影,放下心来,而听着宗宝打探来的消息,又不禁暗生忐忑。

    仙人之间也打架?有趣!

    看来恩怨情仇并非凡人所独有,天上地下都是一个样!而有句俗话说得好,仙人打架,小鬼遭殃!那些弟子都远远躲开,只怕接下来的灵霞山要变得更为混乱!真若如此,木申必然要趁机作祟!不用多想,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

    无咎想到此处,忽听询问,抬起裸露的右臂示意了下,笑道:“并无大碍!”他的手臂上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看起来若有若无。

    宗宝摇头道:“不,我指的是……”

    他伸手递过来一面铜镜,又道:“无师弟,你不妨且自行查看!”

    无咎带着几分好奇接过铜镜,却不忘调侃道:“宗兄还随身带有镜子,真会臭美!”而才将低头查看,顿时神色微愕。

    不知何时,眉宇间多了一抹淡淡的黑气,像是印记,又似污痕。

    无咎忙将长剑倚在身旁,伸手擦拭了下,随即止住,两眼瞪得老大。眉间的黑气好像已深入肌肤,根本擦不掉。而不仅于此,两眼的瞳仁竟然泛着几丝微微的血色。他惊得差点扔了铜镜,忙递还宗宝,自我安慰道:“或是晦气缠身所致,这破镜子看不清楚!”

    宗宝却将铜镜转手递往身后,点头道:“如此便好!”

    无咎的眼光随着铜镜移到了田筱青的身上,见对方的脸上似有羞怒,他忙尴尬一笑,拎着长剑转身就走。

    宗宝随后问道:“无师弟去往何处?”

    “我且回去换身衣裳……”

    无咎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径自往前跑去。待翻过了山顶,循着石阶往下,山坡上的那排屋舍到了近前,却不见管事的身影。他前后张望着,继续一路飞奔。穿过山谷,进了密林,又四处寻觅着,终于来到了一株大树下,随即丢下手中的长剑,抱着树干便爬了上去。

    噌噌,人已离地四五丈。比起从前,竟矫健了许多。

    无咎的两腿挂着树杈,堪堪坐稳,抽出腰间的短剑,撬开封堵的树皮,所藏的东西露了出来,由兽皮包裹着,完好无损。他将之掏出来塞入怀中,又插回短剑,翻身便要下树,而眼光无意中一瞥,却见远处似有人影晃动。他暗暗一惊,手忙脚乱往下滑去,“扑通”摔在地上,却不敢迟疑,跳起来拎着长剑拔腿就跑,而没去两步,念头急转,返身冲向山谷。

    玉井峰的四面都是悬崖峭壁,根本无处可去。或许人多的地方,才是最为稳妥的地方。

    与之同时,一道人影随后从密林深处蹿了出来,并厉声喝道:“给我站住!”

    无咎便如惊鸿回眸,而脚下跑得更快。

    果不其然,追来的正是木申,隔着老远,便见他急不可耐,且来势如风。他应该早已留意到了林间的动静,并有所猜测,恰逢某人鬼鬼祟祟离去,又岂肯轻易放过。而他的身后,还跟着玉井峰的其他几位管事。

    无咎拼命狂奔,倒也颇为迅疾,两脚车轮般驰过,竟在身后荡起一溜烟尘。而纵使再快,终究不抵修士法术的神奇。他才将跑到山坡上的那排屋舍前,木申便已追到了身后的数丈外。再要爬上登山石阶而返回玉井地下,已然来不及了。他被迫着踉跄转身,立足未稳,便双手持剑高高举起,作势便要硬拼。

    木申来势凶狠,伸手掐诀,恨恨道:“竟敢与我动手……”

    无咎咬着牙迎上前去,满不在乎道:“兔子急了要蹬鹰,怕你怎地……”他再次被对方逼得无路可逃,受够了窝囊气,如今长剑在手,说什么也要发泄一回。至于后果如何,想不了那么多了。

    转眼之间,两人便要撞在一起。

    恰于此时,一道剑光带着隐隐的呼啸声,急急掠过山谷,紧接着一声叱呵当空炸响:“哼!适逢灵霞山内忧外患之际,尔等犹然内斗不休,岂有此理!”随之威势陡降,数十丈方圆内顿时笼罩在一片萧杀之中。

    无咎毫无防备,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依然觉着重负难耐,忙惊讶抬头。

    那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脚踏飞剑,衣袂飘飘,神情威严,冲着下方冷冷瞪了一眼,转而腾空飞起。

    木申同样在威势的逼迫下“扑通”坠地,所祭出的法力荡然无存。他脸色微变,举手道:“事出有因,请前辈赎罪……”

    几道人影相继而至,分别是戈奇、仲开、向荣与勾俊四位管事。四人神色畏惧,皆不敢出声。

    而随着那踏剑老者的离去,四周的威势顿然消失。

    无咎只觉得身上一轻,急忙跳起来撒腿狂奔。时机稍纵即逝,再不跑路那是傻子。至于拼命,下回再说吧!

    木申才要奋起急追,又不禁迟疑了下。便是这稍稍的耽搁,要追的人已绕过屋舍,并窜到了石阶上蹦跳而去。几位管事直接擦肩而过,根本没人正眼瞧他。他只得闷哼了声,尾随着继续往前。

    无咎手舞足蹈,浑似个猿猴,没几下便已蹿到了山顶,接着又飞快跑了下去。而他才将越过山谷,并冲到了玉井所在的洞口前,便急匆匆停了下来,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难以置信地扭头张望。

    在山谷的北侧,有几间青石砌成的屋舍,往日没做留意,此时却大有名堂。只见其中不断有修士走出来,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皆神色惴惴。

    不过,其中的两道白衣人影尤为醒目!

    “无师弟,你声称回去更衣,缘何还是这般德行?”

    宗宝从不远处走了过来,却见无咎只管看着远处的人群而置若罔闻。他不明所以,接着又道:“玉井峰下便有传送阵,着实出乎所料。如今诸多前辈高人汇集于此,难得一见,无师弟……”而话没说完,对方竟然抬脚离去。他微微一怔,回首看向左右。骆山依旧是捂着鼻子,默默摇头不语。田筱青则是神色疑惑,翘首观望。

    无咎脚步匆匆,两眼闪亮,还不忘将长剑别在腰间,并慌乱整理衣着。而不过几个喘息之间,一双白衣人影便已到了近前。他急忙站定,躬身一礼,喜不自禁道:“紫烟姑娘,可还记得小生否……”

    那对白衣人影,乃是两个年轻女子。一个青云束绾,双颊如玉,眸似秋水,清丽脱俗;一个身材窈窕,圆脸秀美。来者正是紫烟与叶子,却是双双止步而神色微愕。

    不远处站着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犹自嘴巴半张而眉眼带笑。熟悉的是他的相貌与讨好的笑容,陌生的则是他的发髻凌乱与衣衫褴褛。尤其是他左臂半裸,右胳膊干脆就是坦荡荡而一丝不挂。而腰间除了一个皮囊之外,还插着一长一短两把剑,看着要多古怪有多古怪,与曾经那个还算文雅的书生,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紫烟愕然片刻,微微颔首,随即转向一旁,竟是眼帘低垂而默不作声。好像她并不认识对面那个男子,或是根本不想理会。

    叶子则是从鼻子里哼了声,教训道:“无先生既为玉井峰弟子,便该安分守己……”她眼光落在无咎的腰间,故作惊讶道:“噫,你莫非已然改行,成了卖剑的匠人,嘻嘻!”她话没说完,已是自觉有趣而忍俊不止。

    无咎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儿,惊喜之余,犹自心花怒放而难以自已,谁料突遭冷遇,并被叶子肆意取笑了一番。

    便于此时,山谷中的人影愈来愈多。

    几道剑光划空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