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四十章 自有去处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主编龙猫、大桥伢子、o老吉o、帅大爷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随着剑光落下,玉井所在的山谷中顿时安静了许多。

    之前那位满脸皱纹的老者适时现身,冲着来人举手道:“玉井峰执事玄吉,见过几位道兄!”在他的身后,跟着戈奇等五位管事。

    此时的山谷中,已聚集了近百位修士,再加上三、四十位玉井峰的弟子,倒也济济一堂而颇为热闹。只是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的惴惴不安,便是紫烟、叶子等几位女修也是在默默观望而神情凝重。

    无咎站在紫烟的身后,有些手足无措。而看着那窈窕动人的背影,又不禁神魂颠倒而难以挪动脚步。

    有人悄声道:“无师弟,你竟然认得山上的羽士高手,还是仙子样的人物,啧啧……”

    原来是宗宝在摇头感叹,话语中不无艳羡之意。

    无咎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却见骆山早已忘了自己的鼻青脸肿,直勾勾盯着前方,目眩神迷的模样,他急忙挥手虚晃了下,低声叱道:“小孩子家家,非礼勿视!”又见不远处的田筱青神色端详,眼光狐疑,他不由得挺起胸脯,大摇大摆往前几步,已然走到了叶子的身旁,颇显熟稔的架势,随意问道:“叶妹妹!灵山发生了何事呀?”

    “呸!谁是你妹妹?”

    叶子像是吓住了,瞪起杏眼,啐了一口,往旁边闪开一步,伸手挽起紫烟的臂膀,撇着小嘴道:“姐姐,给那人三两颜色,他便能开染坊,真是厚脸皮哦……”

    紫烟轻声道:“事关非小,且消停片刻!”

    无咎顿显尴尬,禁不住左右张望而神色掩饰。

    恰见宗宝与骆山两人面带微笑而眼光躲闪,各自意味莫名;田筱青则是投来不屑的一瞥,鄙夷的神色溢于言表。

    无咎以手挠头,佯作无事状,随即又腹诽不已,并自我安慰。

    那丫头与其他的修士没甚两样,都是瞧不起人。谁是厚脸皮?那肯定不是本人。

    我万里迢迢而来,不说感天动地,至少称得上是情真意切吧!紫烟她为何视而不见,且如此的冷淡呢,是意外重逢的羞怯与惊喜所致,还是她外冷内热的性情使然?

    无咎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身影,鼻尖好像飘来一阵若有若无,且又醉人的淡淡馨香,才有的沮丧顿时荡然无存。他展颜一笑,洒脱举手,致谢道:“紫烟姑娘,小生还要多谢您的仙丹……”

    紫烟犹在凝神观望,闻声微微蹙眉:“我的仙丹?”

    无咎终于获得回应,顿时精神头大涨,忙道:“是啊、是啊!正是姑娘的仙丹,才帮着小生强身健体,并屡次渡过难关呢……”

    紫烟不再出声,而是带着几分疑惑看向身旁。

    叶子噗嗤乐了:“嘻嘻!姐姐不是要我代为补偿吗,我便给他一粒驻颜丹,谁想竟被他当作仙丹……”她说到此处,扭过头来,俊俏的圆脸顿时变得严厉,轻叱道:“你这个酸儒且给我听着,我姐姐留你在玉井峰,并赐下养颜的丹药,足以了却当日的恩怨。再恬不知耻,无谓纠缠,我便将你丢下山去,哼!”

    紫烟扯过叶子,往前两步,示意道:“因果既了,无须赘言。且看几位前辈如何处置众多弟子……”

    叶子顺从应声,却还是不忘丢下一个恶狠狠的白眼。而其模样俊俏,看起来并不可怕,反倒有些装模作样,只是她神情中的厌恶轻蔑,可谓淋漓尽致。

    无咎怔怔而立,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

    那被自己视作珍宝的仙丹,竟是所谓的养颜丹。顾名思义,那是女人服用的养颜丹药啊!不用多想,是叶子在成心捉弄人呢!还有什么“因果既了”,竟然明明白白出自于紫烟之口。难道她根本没将本人放在眼里,不能够啊……

    无咎像是被霜打了,整个人都蔫了。

    紫烟啊,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天地可鉴!你是嫌弃我凡人的身份,还是情有所属?依我看来,凡人很不错呢,至少不用打坐修炼,日子也有趣许多。莫非你真的情有所属,是谁呀,让他站出来瞧瞧,哼……

    临近屋舍的山坡上,五位筑基的道人凑到了一起。除了玉井峰的执事玄吉之外,才将赶到此处的其中两人并不陌生,竟是之前见过的监院执事玄水,以及云水堂的执事玄玉。余下的则是两位中年人,同样的黑衣裹身。五人好像在说些什么,并似有争执。戈奇、木申等人则是站在不远处,一个个神情恭敬。

    与之同时,又有十余个修士从山谷一侧的屋舍中走了出来。其中有个背负剑匣的壮实汉子很是醒目,还有他身后的一男一女……

    无咎看得清楚,急忙招手示意。

    呵呵,那竟是多日不见的古离、陶子与红女三人。如今算是故人重逢,着实值得欣喜。

    古离随着众人来到山谷中,不免四下张望。只见十余丈外的山洞前,有个衣衫褴褛的人影在伸手雀跃,并带着喜不自禁的笑容,显得极为兴奋。他稍稍错愕,却只是微微点头,随即就此止步,竟转身走向近处的人群。随后的陶子与红女则是遥遥看了一眼,便双双低头躲避。

    无咎的手臂僵在半空中,转而环顾四周。

    宗宝、骆山、田筱青,以及不远处的玉井峰弟子,都在看着自己,却像是打量怪物一般,各自神色暧昧。即便是紫烟与叶子,也彷如有所惊动而投来淡淡的一瞥。

    无咎悻悻放下手臂,咧嘴自嘲一笑。

    这人啊,不论在何时何地,都要分出个远近亲疏,或是尊卑贵贱。还以为凡俗间才是如此,没想到灵山之上尤为更甚。有意思吗?

    便于此时,山坡上忽而响起了争吵声。

    只见叫作玄水的老者厉声叱道:“几位长老或有不和,却与弟子们无关。妙闵、妙尹与妙严三位长老门下的弟子,速速返回……”

    而他话音未落,有人打断道:“玄水师兄所言,恕难苟同!”

    出声者是位中年人,留着三绺青须,相貌倒也儒雅,继续反对道:“几位长老已非言语不和,而是在紫霞峰斗法,但有输赢,势必殃及各自门下的弟子。依我之见,还是让诸多晚辈适时回避才好!”

    玄水张口叱道:“玄礼,你敢不从?”

    被称作玄礼的中年人尚未答话,一旁的黄脸中年人不满道:“玄水师兄,彼此同为执事,岂能如此相逼……”

    “砰——”

    玄水不待那人将话说完,竟是抬手祭出一道剑光。彼此近若咫尺,根本毫无防备,对方的腰腹间顿时被剑光击穿,随即惨叫着倒飞了出去。而他得势不饶人,趁机大喝一声:“玄成,休走……”

    之前的那位中年人脸色大变,脚踏飞剑瞬间而起,并将玄成一把抄在手中。他看着满身血迹的同伴,回首怒道:“玄水!你竟敢偷袭,卑鄙……”随其长袖一甩,又一道剑光呼啸而出,闪动盘旋之间,已然摆出了森然的防御阵势。

    玄水同样是踏着剑光腾空而起,厉声道:“蛊惑弟子而祸乱仙门者,论罪当诛!你二人还不随我返回紫霞峰认罪伏法,更待何时!”

    玄成被玄礼抱在怀中,已是伤势惨重而奄奄一息,见玄水出言要挟,他含血啐了一口,虚弱道:“玄水,如你这般动辄杀戮,三位长老门下的弟子又岂能幸免……”

    玄水却是不容分说,催动剑光往前扑去,不忘命道:“玄吉,随我将他二人拿下。玄玉,押送众多弟子回山以待发落……”

    玄礼抱着伤重的玄成,根本无心应战,又恐落入重围,急忙踏着剑光转身遁向远处。

    玄水杀心不减,随后紧追不放。

    玉井峰的执事玄吉,迟疑了片刻,这才不情不愿踏剑而起,并慢慢随后跟了过去。

    不过转眼之间,闪亮呼啸的剑光伴随着骇人的杀机倏然远去。所在的山谷,暂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无论是玉井峰的弟子,还是在场的众多修士,一个个屏息凝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无咎同样是眼花缭乱,暗暗乍舌不已。

    看来那几位玄字辈的道人,应该分属于不同长老的门下。修仙者之间,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彼此还是同门呢,二话不说便辣手夺命啊!飞剑来去,倒也干脆利落。而由此不难猜测,余下的众多弟子难免要遭受池鱼之殃!

    便于此时,一个二、三十岁的男子走至山坡的高处,扬声吩咐道:“在场的各门弟子,悉数由传送阵返回。胆敢抗命者,以忤逆论处!”

    那是山谷中所剩下的仅有一个筑基道人,玄玉。随着他不容置疑的话语声响起,众人面面相觑而脚步迟疑。他脸色微沉,抬手劈出一道剑光。

    不远处站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尚在左右张望,忽有察觉,躲避已晚。他才要出声求饶,便已被“扑哧”劈成两半。血肉横飞之中,四周惊呼声不断。

    玄玉又是抬手一点,三尺多长的剑光在众人的头顶来回盘旋,凌厉的威势弥漫四周,整座山谷都笼罩在一片森然的杀机之中。他嘴角微翘,冷冷喝道:“还有谁以身试法?”

    在场的众多修士多半已是吓得噤若寒蝉,再没有人敢去挑战筑基道人的威严,各自挪动着脚步走向来处,却又一个个神色沮丧而唉声叹息。

    长老们斗法不要紧,而一旦分出了输赢,势必要清理门户,相关弟子的命运可想而知。而事已至此,小辈们又能如何呢!

    不过,在场的玉井峰弟子反倒成了旁观者。

    无咎远远打量着古离、陶子与红女的背影,暗暗摇了摇头。那三人虽有慌乱,比起他人来却要轻松许多。或许与所拜的师父有关,也不知他各自的师父又是谁。

    适逢仙门混乱之际,有个好师父便也有了好靠山。譬如某个投机专营的坏家伙……

    无咎的眼皮猛然一跳,忙凝神看去。

    只见木申已凑到了玄玉的身边,并带着一脸媚态在窃窃私语。不过瞬间,师徒俩的眼光同时看向这边……

    无咎心生不祥,扭头便走,不远处恰好传来姐妹俩的对话声——

    “姐姐!你我算是妙闵师叔的门下,如今看来他老人家的情形不利,倘若返回,岂非任由凌辱……”

    “唉!玉井峰四壁断崖而再无去处,你我只得听天由命。但有不虞,唯有死耳……”

    无咎忙道:“两位勿忧,我自有去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