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四十一章 出路何在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qq302714859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点击、收藏、红票的支持!

    ……………

    地下洞穴之中,筐子顺着绳索滑落。

    不待筐子停稳,无咎便从中跳了出来,又急忙抬头张望,出声呼唤:“玉井之中另有禁地,只须藏身其间,或可躲避侵扰,总好过受人胁迫而妄谈生死!”

    两道白衣人影从井道中飘然而下,转眼间看清了四周的情形。其中的紫烟面带疑惑,神色戒备;叶子却似有悔意,才将落地,便顿足叫嚷道:“你这人除了钻洞,还会干啥?”

    那是两个高傲的女子,根本不会轻易相信别人,谁料在短暂的权衡之后,还是双双跟了过来!

    无咎又是意外,又是惊喜,便是叶子的嘲讽,听起来也是那么的顺耳。他嘿嘿一乐,带头便跑,招手示意道:“我在此处两月有余,至今安然无恙!”

    叶子看着那跑得飞快的背影,以及听起来颇为肯定的话语,不禁迟疑道:“适逢混乱之际,玄玉前辈必然无暇分身,你我或可藉此脱身,不妨再听那小子一回……”

    紫烟默然不语,却是微微颔首。叶子忙伸手相搀,两人并肩往前。

    姐妹俩终归还是女子,且事态紧急而别无选择。或许正如所说,玉井中另有去处也未可知。但有脱身那时,便可暂离灵山而远避是非。

    须臾,那个藏身两月的洞穴出现在坑道的尽头。

    无咎直接跳到了洞穴中,看着满地的积水,粗大的石柱,以及熟悉的石榻,像是回家般地笑了起来。木申那家伙有了玄玉的撑腰,定然要来找麻烦。而我有晶石灵威的庇护,怕他怎地!哎呦,倒是忘了……

    “两位且慢——”

    无咎跑到玉井之中,只想躲避木申的纠缠,却又不忍看着那姐妹俩遭受胁迫,或者说不舍得抛下紫烟,于是救美之心再次泛滥。而匆匆忙忙之中倒是忘了,洞穴当间的石柱未必认得仙子呀。若有意外,那才是弄巧成拙呢!

    他连忙摆手,劝阻道:“且听我说……”

    两个女子随后相继现身,不及四下打量,便要踏入洞穴,忽见带路之人伸手阻止,其中的叶子没作多想,急声叱道:“休得装神弄鬼,已有人追来!”

    无咎只听到有人追来,顿时慌了,忙道:“当间石柱内尚有乾坤晶石存在,灵威惊人,五丈方圆均为禁地,唯有迂回而行,且随我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窜到一侧的石壁前,招手示意,并不忘提醒:“小心……”

    紫烟与叶子或许知道乾坤晶石的威力,不再质疑,随即贴着洞壁小心强行,转眼之间来到了洞穴的尽头,却又左右张望而神色茫然。面前除了石壁,还是石壁。浅而易见,此路不通。

    叶子顿时怒道:“出路何在?”

    无咎也是满脸的惶急,两手直甩,连声道:“是啊、是啊,出路何在……”他是有苦难言,又心急如焚。此处倒是适合自己藏身躲避,而换作他人却是未必有用。若是因此而害了紫烟,如何是好……

    叶子见无咎手足无措的模样,恨恨顿足:“真是瞎了眼了,竟然相信你这个酸腐的书生,气死我了……”也不怪她如此恼怒,要知道此时逃得生路则罢,不然被人抓住,必有性命之忧。她忍无可忍,凌空拂袖,已然飞剑在手,竟是面带杀气。

    无咎察觉不妙,禁不住往后踉跄了几步而瞪大了双眼。那丫头在迁怒之下,要杀我泄愤?

    “叶子且慢!”

    紫烟适时出声,转而又道:“无先生,你为何不惧灵威,又为何要害我姐妹,还请从实道来,不然玉石俱焚……”她话语舒缓,却不容置疑。尤其是她精玉般的容颜上带着一层淡淡的冷霜,以及秋水无波的双眸,给人更添几分幽远的寒意。

    无咎有心分说,却无从开口,看着佳人如玉,顿时愣在当场而神色痴痴。

    紫烟秀眉微蹙,脸上的霜意更浓。

    叶子却是见不得有人这般做作,急得转身走开,挥剑便冲着石壁乱劈乱砍:“瞧他那个好色的贼样,令人作呕哦……”而叫嚷未止,“砰”的一声有石板被劈碎。她捂着鼻子往后躲闪:“哎呦,臭死人了!”

    无咎又窘又急,脑门子上冒出汗珠。

    那丫头也是手贱,何故与我的茅坑作对呢!

    便于此时,五道人影相继出现在洞穴之中。其中的一人,正是木申,而其他的几位,竟是戈奇、仲开等四位玉井峰的管事。

    无咎吓得猛一激灵,顿时从窘迫中醒过神来,抽出腰间的长剑抬手一指:“流水所去,必有出路,合力凿之,或可解困……”

    紫烟与叶子早已知道有人追来,难免沮丧与绝望,随声看去,却是洞穴尽头那个半人高的洞口,深不过数尺而已,适才没做留意,此时细观,果然见到积水在顺着其中的缝隙在缓缓流逝。难道那洞口的背后,真的另有蹊径?

    木申带头冲在前头,扬声喝道:“无咎,你有过在先,再又蛊惑仙门弟子叛逃,乃十恶不赦之罪,按律当诛!”他颇为兴奋,不忘回首吩咐道:“几位道兄,助我擒住那厮!”

    玉井峰的四位管事应该熟知此地的凶险,各自脚步迟疑。

    木申不停催促道:“我师父命诸位前来相助,岂可怠慢……”

    戈奇似有不满,闷哼了声,应道:“所在逼仄,不得不多加小心呀!”他一边好奇打量着洞穴尽头的无咎与两个女子,一边摆了摆手,待随行的三位管事顺着洞壁缓缓往前,这才磨磨蹭蹭跟了过去。

    木申气焰大涨,狞笑道:“无咎,我看你往哪里逃!”他来势极快,转眼间便已绕过了大半个洞穴,得意又道:“两位道友误入歧途,此时悔过犹未晚矣,何妨替我拿下那个小子,或可将功补过!”

    无咎见紫烟与叶子依然双双站在原地而没有动静,忍不住急道:“两位愣着作甚,莫非真要拿我邀功……”他倒是不怕两位女子临阵倒戈,而是怕被逼近了困住。到时候身不由己,将再无侥幸之机。他不及多说,一咬牙一顿脚,双手持剑返身直奔木申而去,竟是渐起一路水花,倒也颇有几分舍我其谁的气势。

    木申见到无咎冲了过来,微微愕然,随即又不屑地哼了声,掐动法诀便要施展手段。而对方竟从洞穴中间横穿而过,恰好处于灵威的庇护之下。

    紫烟与叶子依然在前后张望,而迟疑不决。

    那半人高的石洞背后有没有出路,无从知晓。而面对五位同门修士的围攻,同样是毫无胜算。是就此认命,还是竭力一试?不过,他一个凡人要干什么,难道要与修士较量不成……

    与之同时,抄了近道的无咎已迎头截住了木申,不管不顾,二话不说,抡起手中的长剑便狠狠劈了过去。

    木申看着张牙舞爪的无咎,一时进退不得。

    出手教训那个小子?

    所在狭窄,稍有不慎,便会触动灵威,下场可想而知。

    原路返回?

    几位管事贴着洞壁跟来,已然挡住了退路。

    便在他无奈之际,一道剑光霍然而至。

    “砰——”

    木申避无可避,只得硬抗。在他的眼里,对方一介凡人,纵使法器在手,终究还是枉然。而他才将催动法力护体,剑光便已劈在身上,随即上下光芒闪烁,整个人倒无大碍,怎奈力道劲猛,竟收脚不住,随着一声闷响,“蹬蹬”往后退去。

    几位管事随后而至,尤其是向荣离得最近。他突遭意外,唯恐殃及自身,有意无意间,抬手一掌推了出去。

    “砰——”

    木申犹在倒退,猝不及防之下,再次往前冲去,踉跄中差点摔倒,护体法力“喀喇”碎裂。他惊怒回头:“向管事,缘何敌我不分而暗中偷袭……”

    这一下不比刚才,乃是出自修士之手,且蕴含法力,挨了一下着实要命。所幸对方未尽全力,否则的话不死也会重伤!

    向荣匆忙止步,并将右手的飞剑藏在身后,表明自己并无恶意,又将空着的左手连连摆动,歉意道:“情急难免……”

    他身后的勾俊、仲开趁机附和道:“所在逼仄,且灵威凶险,木管事勿要介怀……”

    三位管事很有默契,一边致歉一边往后退去。而戈奇则是远远落在后头,脸上还带着一丝古怪的神情。

    木申知道自己吃了暗亏,禁不住狠狠瞪了向荣一眼,而不待他有所计较,剑光带着呼啸声横扫而来,还有人凛然喝道:“有我一夫当关,谁敢靠近两位仙子半步……”

    胡吹大气!就凭你一个没有法力修为的凡人,还敢与五位修士叫阵,真是不知所谓!而话说得好听,无非是讨女人欢心罢了!

    木申很是瞧不起某人的言行,却还是不得不往后退避。对方虽然不堪,却力气惊人,被他劈上一剑,难说不会破去护体法力而遭致意外。何况他有灵威的庇护,这般被动挨打却难以还手的滋味并不好受。

    而无咎挡住了木申,并未乘胜追击,依旧是躲在石柱灵威的五丈之内,接着又颇为洒脱地挽了个剑花,这才回首扬眉朗声唤道:“叶妹妹,还不动用法力打通出路!”

    他话虽如此,眼光却是看向紫烟而微微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