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四十六章 来过拼过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叶秋蓝、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个凡人,一个没有灵根的凡人,凭借着装神弄鬼,以及几分狗屎运,竟然混入了灵山,并且活得很惬意。尤为甚者,他不仅勾搭貌美的女修,如今更是要当众挑战修士,简直到了一种无法无天的地步!

    在木申看来,那已绝非简单的狂妄无知,而是一种刻意的羞辱。了断恩怨,还不用别人插手。你以为你是谁呀,我一个人便收拾了你!

    木申挥手祭出飞剑:“小子,我定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无咎怕死,更怕死的窝囊。故而,每当大难临头的时候,他总是一改旧态。无非人性所致,说白了就是垂死挣扎。再难听些,困兽犹斗。不过,比起常人来,他却多了几分急智与癫狂。

    只要向荣与勾俊莫管闲事,与木申拼上一回又有何妨。纵有不测,命该如此。正如云圣子所言,来过,拼过,此生足矣!

    更何况,红颜在侧,佳人观战,好男儿想不热血都难!

    无咎以言语稳住了向荣与勾俊两位管事,便要摆开拼命的架势,而一道剑光猝然袭来,根本来不及躲避。他急忙举起带鞘的短剑,用力阻挡。

    光芒骤闪,闷响炸耳,好像被猛虎迎头撞了下,狂猛的力道汹涌而来。

    他双臂剧烈震动,血迹从剑伤中迸溅而出,整个人“砰”的一声再次跌向身后的山壁,收脚不住,一屁股摔在地上,狼狈的情形一如既往,却抓着短剑不撒手,头晕脑胀之中,还不忘打量留意着自身的情形。虽然筋骨酸痛,倒也堪堪忍受。关键是还活着,且四肢俱全而再无损伤!只是胸口发堵,噗——

    无咎未及侥幸,一口热血喷在手中的短剑上。他顿觉心头一轻,憋闷舒缓,忙又擦拭着短剑,以免抓着手滑而难以着力。而他没有在意,血迹似乎没了,好像透过剑鞘、顺着剑柄,去了该去的地方……

    木申轻易得手,却面无喜色,反而羞怒更甚,杀气更浓!

    那小子以赤手空拳挡住了自己的飞剑,已然叫人颜面尽失。如今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带鞘的短剑,愈发的有恃无恐,真是一块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

    木申双手掐诀,盘旋身边的飞剑“锵”的一声高高悬起。随其法力催吐,剑光大盛。

    十余丈之外,向荣与勾俊在袖手旁观。见木申与那个无咎再次动手,两人神色暧昧。

    那个玉井峰的弟子或有宝物防身,终究还是凡人,而木申虽然修为低劣,却是一位修仙者。而便是如此强弱悬殊的双方,竟然一时难分上下。呵呵,木管事,且看你如何收场!

    洞口前,两个女子相互搀扶着依偎而立,眼光所及,凝神无语。

    还当那位书生早已尸首异处,谁料人家不仅活着,且气势张扬,更是要与木申动手较量。尤其那番豪言壮语,虽于事无补,却慷慨激昂,令人闻之动容!而他一个凡人,千辛万苦到灵山,不修仙、不炼丹,偏偏要拼死拼活,究竟又为哪般?莫非如他所说,唉!

    紫烟看着那衣衫褴褛的身影,不禁心神烦乱。便好似沉寂已久的寒泉,忽有风来,从此涟漪微微,波光悠悠……

    无咎察觉自身无碍,稍稍心安,抬眼一瞥,有剑光闪烁。他来不及爬起,使出全身的力气猛地蹿了出去。木申就在三、五丈外,瞬间及至。不待对方飞剑落下,他双手抡起带鞘的短剑便狠狠砸了过去。

    木申正要催动飞剑,一道人影来到近前。

    那小子瘫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会转眼间变了个人,且如此的凶猛异常?

    木申微愕,顺手催动剑光往下劈去。而人影突然闪到一旁,嘴里喝道:“这一招,拦腰驱虎豹……”他急忙驱剑阻拦,霎时在对方的腿上划出一线血光。而那把带鞘的短剑便像是一条毒蛇,来势迅疾。躲避不迭,腰间“砰”的挨了一记实在,虽有法力护体,而强横的力道还是猝不及防。他禁不住踉跄了两步,而对方的叫嚷声再起:“这一招,撩阴最霸道……”

    又来了,所谓的一招接着一招,不过是凡俗军营中的杀敌招数,却被用来对付修士,真是旷古奇闻。而这般死缠烂打,却也叫人烦不胜烦!

    木申闪身退后,催动飞剑在身边盘旋。

    无咎拼命的唯一招数,便是近身缠斗,见木申识破自己的用意,依然不管不顾往前冲去。又是“刺啦”一下,臂膀再被剑气划开一条血口。而他手中的短剑还是狠狠扫了出去,竟“砰”的一声击碎了对方的护体法力。

    木申顿时便如火烧般跳了起来,下体的阵痛难以忍耐。

    那小子看着瘦瘦弱弱,怎会有这般大的力气?而他发起疯来,竟然冲着下身的命*根子动手,太阴损了!

    木申羞怒交加,再无镇定,抓出符箓,掐动法诀,双手挥舞,一串火光夹杂着束缚的法力倾泻而下。犹不解恨,剑光呼啸……

    无咎还想趁机逼近,忽而身形迟缓。他心知不妙,拼尽全力往后挣脱,而凶猛的火光疾如骤雨,凌厉的剑光呼啸而至。

    紫烟看得真切,神色微动。

    凡人之躯,绝难抵挡神通法术的强悍,任凭如何挣扎,还是不免要在烈焰下化作飞灰。

    她没作多想,猛然往前两步,随即长袖挥动,便要出手相救。而飞剑尚未祭出,便又一头栽在地上。她脸色微变,身形摇晃,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叶子急忙伸手相扶,诧异道:“姐姐,你要救他……”

    与此瞬间,有人适时告诫:“两位道友,切莫自误!”

    那是向荣与勾俊两位管事,依旧站在原地,而各自的手上已是剑光闪烁,显然早有戒备。

    紫烟没有作声,心底却在微微叹息,转首看去,眸子里竟是多了一抹忧郁。便如秋水寒霜,清寂落寞;又似鸿影不再,怅惘悲伤!

    此时此刻,无咎终于将木申逼得全力以赴。而他本人却举动迟缓,左支右拙,任凭一串火光与剑光迎头袭来,根本躲避不得,只能艰难后退,并双手抓着带鞘的短剑拼命挥动,在绝望中挣扎,与最后的命运抗争。

    还是修士厉害,哪怕是个坏蛋,也能施展法术,并大展淫威。而这对于好人来说太不公平,也不见有谁主持公道。该死的木申,你凭啥呀……

    无咎已到了生死关头,且窘急无奈,反倒是愈想愈不服气,索性不再退后,将带鞘的短剑当成了棍子当头乱舞。而火光与剑光势不可挡,瞬间已将他人影吞没。

    木申退出两丈之外,双手不停催动杀机,以为大功告成,禁不住恨恨啐了一口。

    小子,待我将你挫骨扬灰,再取回宝物……

    紫烟正在凝望,神色微怔,旋即转身,轻轻依偎着叶子的肩头。叶子察觉姐姐有些异常,回首打量。而她却是避过脸去,忧郁的眸子在默默失神。

    山坡的角落里,有株白色的野花,已被剑气震碎了花蕾与嫩叶,留下满地的凋零……

    “砰——”

    这一刻,没人还会以为有意外发生。一场仙凡之争,也将就此终结。

    谁料山坡上再次传来一声轰鸣,火光炸开,剑光倒飞,随即挣脱出一道人影,踉跄几步,堪堪站稳,茫然四望。只见他整个人显得更为坦荡,仅剩下一双靴子,与腰间的半截衣衫,在维系着最后一丝矜持。裸露的肌肤上,则是沾满了血迹与污垢,再加上焦灼不堪的乱发,以及满脸的烟熏火燎,俨然一个野人,从远古洪荒,一路披荆斩棘而来……

    没死?

    青的山,白的云,暖暖的日头挂天边。还有目瞪口呆的木申,满脸错愕的两位管事。尤其是那白衣身影,宛如雨荷并蒂莲……

    真的没死!

    烈焰渐熄,炙热尚在,令人窒息的杀机犹在四周弥漫!

    无咎从迷茫中回过神来,低头看向双手之中。原本破旧的短剑,如今焕然如新。透着麟纹的兽皮剑鞘,入手冰寒的玉石剑柄,皆极为精致,浑如天成!

    如此倒也罢了,关键是它再次救了自己。当烈焰、剑光从天而降的瞬间,好像有黑气从剑鞘中溢出,并随着自己的拼命挥动,化作一阵黑风倏然消散。而与此刹那,所有袭来的攻势顿时瓦解。至于其中又有何名堂,却无从知晓。

    不过,既有宝物护主,又何足惧哉!我要替自己讨还公道,我要报仇……

    无咎猛然抬头,两眼中透着疯狂的神色:“木申,尚能战否?”

    木申愣在原地,兀自错愕难解。

    那小子明明身无法力,又怎能挡得住我的连番猛攻,是那把带鞘的短剑所致,还是另有缘故?他又在说什么,尚能战否?真是狂妄透顶,不知所谓!

    “你一个凡人,大言不惭……”

    “我一个凡人,专门教训你这样的修士!”

    “凭什么?”

    “凭的是浩然正气,满腔热血!”

    “装模作样!”

    “这一招,猛虎下山震八方!”

    正当双方唇枪舌剑之际,一道人影猛然蹿起——

    …………

    ps:昨天的红票多了一倍,谢谢各位投票,让我们持之以恒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