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五十五章 七剑瑶光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木叶清茶、书友2105436、o老吉o、rayray1111、用户53805071几位新老朋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点击收藏与红票!

    …………………

    惨淡的月光下,道道寒风掠过山岗,所卷起的强劲烟尘,便像是条条惊蛰的巨龙从地下破土而出。

    摇曳明灭的篝火,倏然熄灭。

    又是一阵人叫马嘶,蛟姓的老者已带着五位属下收拾妥当,并环绕在马车的四周,各自严阵以待。

    风声呼啸,沙尘漫天。

    朦胧的黑暗中,突然传来几声凄厉的狼嚎与猛虎的咆哮。

    无咎躲在山岗下,已将衣物穿戴完毕,才要随手扔了雨布,忙又将其顶在头上用来遮掩。

    循声望去,来时的大道上冒出一群黑影。

    “嘎嘎——”

    半空中突然响起两声尖锐的鸣叫,随之便是“嘣嘣”两声弓弦的震响。霎时两道银白的光芒刺破黑暗,“砰砰”撞上两道黑影并一同栽落下来。

    那是两头巨鸟,尚未腾空偷袭,便已双双腰腹中箭而一命呜呼。先发制人竟是那个蛟姓的老者,他所射出的利箭,与寻常所见不同,每支箭簇上均缠着纸符一样的东西。他出手之后,沉声喝道:“添龙,与我断后。附洪、附达护送宝儿先行一步……”

    大道上的那群黑影逼近了,竟是两个身着兽皮的老者,各自脚踏着一头猛虎,驱使着十余头野狼、野豹汹汹而至。虎啸狼嚎声此起彼伏,直叫人胆战心惊!

    哎呦,厉害呀,驱虎逐豹,俨如百兽之王的架势,真的好吓人!还有那个蛟老,也是相当了得,似有法力相助,怕是寻常的修士也挡不住他射出的一箭!

    无咎躲在山岗背后,瞪大双眼看着稀奇。

    “嗷嗷——”

    十余头野狼、野豹已逼近到了车队的三十丈外,各自吼叫不止,并相继腾空跃起。

    蛟老与叶添龙并肩而立,各自手持长弓箭如连珠。随着弓弦嘣响,霎时便有几头野狼栽倒在银色的箭芒下。

    附洪、附达借机护着两辆马车转上大道,一路往北疾驰而去。

    那两位老者趁着夜色而来,本想着偷袭之下一举得手,不料对手的应变是如此之快,两人彼此换了个眼神,旋即跳下虎背,双双大袖挥舞,并念诵起古怪的咒语。

    “吼——”

    两头猛虎发出咆哮之后,带着两道旋风冲进战阵。野狼、野豹气势大涨,奔着挡路的两人狠狠扑了过去。

    又是箭发连珠,逼近的野狼嗷叫着往后摔倒。随后而至的猛虎霍然蹿出,疯狂的气势不可阻挡!

    “退——”

    蛟老低声叱喝,转身飞跃上马。

    叶添龙似有慌乱,稍慢了一步,未及上马,便觉着一阵腥风到了身后。他想要应对,为时已晚,失声大喊:“救我……”

    蛟老人在马上,抬手抓出两支羽箭转身就射。

    箭似流星,血光迸溅。那头高高跃起的猛虎竟被射中了双眼,张牙舞爪摔落在地。

    蛟老一夹马腹,远去之际,再次抓出一支缠着纸符的羽箭回身再射。“吼”的一声嚎叫,另外一头猛虎被一箭穿透脑门而横尸当场。他不再迟疑,挥起弯弓冲着叶添龙坐骑的屁股便猛抽了一记,随即马声嘶鸣,铁蹄狂奔,转眼间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余下的七八头野狼、野豹追赶不及,各自回头咆哮、并东奔西窜。被射瞎了双眼的那头猛虎,犹自躺在地上翻滚嚎叫。寒风依然,而浓重的血腥竟然久久弥漫不散。

    须臾,驱虎逐豹的两位老者到了近前。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刃,嘴里念诵不止,接着慢慢挥刀下去,竟然开膛破肚,剜出一块带血的东西。而那头瞎虎也不挣扎,任其施为,腿脚弹动了下,已然成为了一具死尸。

    野狼、野豹聚在四周,一个个呲牙咧嘴垂涎不已。

    那老者的手里还拿着血淋淋的东西,他的同伴便已到了身旁。两人低头嘀咕了几句,转而抬手一挥。

    野狼、野豹受到驱使,争先恐后直奔二十丈外的山岗扑去。

    这一刻,无咎依然头顶雨布而患失患得。

    虽说事发突然,而蛟老与叶添龙也不该将自己一人丢在此处呀!而此处黑咕隆咚的,藏着没人看见,或许躲过一劫,也犹未可知呢!

    而无咎还没来得及侥幸,便已暗暗叫苦,便是手中的雨布都被风吹走了,也浑然不觉,只顾盯着那一双双绿幽幽的鬼火而愣愣发呆。

    不,那是野狼的眼,犹如从地下冒出的魔鬼,只要点燃魔焰,焚化万物,灭绝天地……

    闪念之间,四、五头野狼扑到了三、两丈外。那锋利的牙齿,狰狞的大嘴,以及呼出的血腥恶臭,令人胆战心惊望而生畏。

    无咎背倚山岗而立,无从躲避,生死在即,突然沉静下来。于此刹那,他眉宇间黑气闪现,两道剑眉斜挑,忽而抬起右臂,凭空一抓,竟扯出一道黑色剑光,旋即双手横握,猛地横劈出去。

    一道黑色剑光破空而出,四五头野狼尸首异处。

    血肉飞溅,寒风呜咽。

    无咎的两脚轻轻离地,像是御风飞起,竟是往前踏出一丈多远,犹然悬空三尺而立。他两道剑眉微微跳动,再次挥臂劈出手中的剑光,口中金戈有声:“七剑瑶光破军杀,魔炼魂魄鬼神亡……”

    剑气所去,犹如在夜色中掀起一道黑色的狂飙。余下的几头野狼、野豹不及逞强,一一应声毙命。

    此情此景,使得那两个老者大出所料,其中一人忙道:“此乃凤翔家与附家之争,与外人无关,若有冒犯,请仙长恕罪……”

    无咎却是去势不停,将那把黑色的剑融入黑夜,融入风中,劈出一道黑色的闪电。那两个老者尚在惊愕,已被双双拦腰斩断。血肉横飞,寒风狂舞。他人在半空,身形一顿,猛然高举手中的黑色长剑,骄狂的气势沛然而出。

    风声悲号,夜色荒凉。

    无咎依然仗剑擎天,乱发衣袂随风飞扬。

    须臾,他的两脚缓缓落在地上,手上的那把黑剑不见了,周身上下横溢而出的杀气也消失无踪,唯有眉宇间隐约闪动的煞气,见证着他方才的凶悍与疯狂。

    冷月如旧,沙尘迷蒙。

    无咎的眼光掠过四周的残肢断臂、血肉狼藉,禁不住就要干呕,而尚未弯下腰去,便觉着难受的不适已舒缓了许多。少顷,他已渐渐恢复了常态。

    这是第二回杀人了。动手的时候,竟然有着一种身不由己的痛快。好像是束缚的神魂冲破了牢笼,压抑许久的疯狂被释放出来,只想在血肉横飞中挥剑长啸,在黑暗中去毁灭、去颠覆、去埋葬。七剑瑶光破军杀,魔炼魂魄鬼神亡……

    无咎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掌心顿时闪出一道黑气。其刹那三尺,倏然凝实,并黑光闪动,锋芒森森,俨然就是一把势不可挡的利剑!

    无咎轻轻挥动着黑剑,四周顿时响起破风的嘶鸣。随着心念一动,黑剑消失无踪。未几,复又重现。而每当黑剑现身之际,他都会跟着杀心大起。只有收起黑剑,他才能渐渐安定下来。不过,他也寻到了其中的诀窍。

    只须默念那两句话,便可祭出黑剑,且收发由心,所向披靡!

    无咎收起黑剑,禁不住咧嘴微笑。而不过少顷,他又是满脸的疑惑不解。

    七剑瑶光破军杀,魔炼魂魄鬼神亡。这两句突然蹦出来的神奇口诀,究竟从何而来?莫非它原本就藏着那把家传的短剑中,只因自己没有完全与之相融,故而迟迟不得知晓。倘若如此,自己岂不是已与短剑合为一体。剑就是我,我就是剑,哎呦,很厉害的样子……

    无咎默默愣在原地,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

    除了那两句口诀之外,似乎还有别的意外。究竟是什么,一时说不清楚。好像愈是熟悉那把黑剑的存在,愈是会有所收获。

    此外,经过了半日的歇息,丹田气海的漩涡,变得渐渐沉稳有力。而浑身的力气与那种飘逸的自如,也好像都回来了,只须催动心念,便会有一种清新的力道从气海中涌向四肢百骸……

    无咎的两脚再次缓缓悬空,“呼啦啦”衣袖随风作响。他抬头眺望,便要就此离去。

    既然一时没有去处,不妨追上蛟家车队。以后又将如何,到时候再行计较!

    他才要动身,好奇心起。

    要是懂得驱虎逐豹的本事就好了,打起架来都不用自己动手。不管你是修士,还是凡人,我只管驱使豺狼虎豹一涌而上,遑论结果如何,至少不输阵仗!再不济捉头猛虎当成坐骑,也足够的威风!

    他寻到两个老者的尸骸前,有些心虚地左右张望着,旋即壮着胆子,伸手在尸骸的腰间搜索起来。少顷,在两人身上搜出一堆零碎来,不外乎金银、药瓶等物,还有一些随身的小物件。而其中的一块骨甲状的东西,与一个骨环很是不一般。

    他无意多留,抓起骨甲与骨环转身就走,离去之际,趁着兴头,隔空虚抓,心念所及,地上的一个皮囊飞到了手中。其一步两三丈,再去四五丈,转眼间消失在黑暗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