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五十七章 发大财了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夕阳下,山坡上,几处废墟。

    大道边,老树旁,八匹倦马。

    此处应该曾为村落,不知何故废弃,留下几处残垣断壁,在暮色中显得有些荒凉。道旁枯井边歇息的车马,为蛟家一行所有。大车为单辕骈马,再加上蛟老等人的坐骑,便有了八匹马。恰逢天色已晚,到了歇宿的时候。

    众人忙着卸下行囊,点燃篝火;蛟宝儿则是带着娟儿在山坡上漫步,趁着晚风打发着空暇的时光。

    山坡往南的百余丈外,一条小河趟过。有人躺在水里,舒服的直哼哼。

    无咎跟随蛟家的车队来到此处。才将停歇,他便独自翻过山坡,趁着四处无人,将自己剥得精光给抛入河中。

    从逃离灵霞山的那时起,便已血污不堪,再埋入沙堆大半年,情形可想而知。奈何异变迭起,也根本顾不了许多。如今总算遇到有水的地方,且好好洗漱一番。

    河水很浅,且清澈。躺在其中,任凭四肢漂浮着,有着难以言述的轻松与惬意。

    无咎在水中浸泡了片刻,抓起一把泥沙在手臂上擦拭着,直接擦去了一块污垢,接着又顺手搓掉了一层黑皮。他忙上下其手,一阵猛搓。像是蝉蜕般,层层黑皮不断从身上剥落。干净的肌肤露了出来,竟见不到丝毫的伤痕,且比原来还要白皙细嫩,简直与婴孩或是女人有得一比。

    噫,如此细嫩的身子,不像男人……

    无咎自我嫌弃着,却又咧嘴直乐。他将整个头埋入水中,尽情揉洗。须臾,湿漉漉的乱发甩起一片水花,那张满是污垢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白皙如玉的面庞,且双眉如漆,眸似星辰,俊朗中还透着几分淡然出尘的气度。

    这是谁呀,也太英俊了,成何体统……

    无咎自我快慰着,忽又若有所思。

    自己竟然能看到自己的模样,如同照镜子一般。

    神识的缘故?且当如是,不然还能是什么。自从体会到神识的存在以后,才没几日,已渐渐施展自如。便如又一个自己,或是幻影,刹那间倏忽来去,穿透阻挡,千丈之内如掌观纹,还能内视,并能看到自己的存在。

    不过,非礼莫视。面对修士要小心,尤其不得偷窥女子呦……

    神识暮色渐沉,又一轮明月爬上天边。空旷的河谷中,流水“哗哗”,清风习习。

    无咎洗涮完毕,意犹未尽,从水中站起,接着转身上岸,情不自禁舒展着双臂。一阵清微的响声从筋骨关节传来,莫名的舒畅让他只想着迎风大叫两声。

    眼下的自己今非昔比,算不算是脱胎换骨?不仅力气很大,还有神识可用,并能施展出威力不凡的黑剑,与修士相比也不遑多让。尤为是那把来去诡秘的黑剑,现身必杀,也太厉害了!不妨依着那句口诀,给它起个名字。嗯,就叫魔剑,魔炼魂魄,斩妖除魔!

    只可惜不懂修炼,更不懂得法术,虽自诩为修仙者,却有其名而无其实。

    无咎在岸边走了两步,便想着甩干身上的水迹,而念头才动,一股力道涌出腹中的丹田,周身上下顿时爆出一层清微的水雾。与之刹那,水迹已荡然无存。他低头看着清爽的四肢,讶然之余似有所悟。

    这不就是所谓的神通吗?它本来就藏在体内,关键在于应用之法。诸如一步十余丈的御风疾行,慢慢琢磨,再加以体会,施展起来或也水到渠成。

    而何时才能琢磨出风、雨、雷、电的大神通呢?

    本人并非贪心不足,顺其自然便好!

    无咎穿起了衣裳,套上了靴子,又拾起一截皮囊与破布缠绕的腰带,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所谓的腰带,是自己逃离灵霞山之后,留在身上的仅有之物,却早已不成样子。他将其解开,掉出来一地的零碎。

    四块灵石,两张符箓,一枚玉简,一本《百灵经》,一册《仙道辑录》,一块灵霞山玉井峰的身份腰牌,一粒夜明珠,一张南陵国的兽皮舆图,几钱碎银子,一个早已熄灭没用的火折子,一片骨甲,还有一个骨环。

    这便是自己的全部家当。

    无咎将半截乱发胡乱绾起,再撕下一条破条扎紧了。之所以说半截乱发,是因为在玉井峰下的山洞内被烧焦了小多半,蓬松着不好看,束扎起来顿显清爽。他就地坐下,趁兴将皮囊拿起随手一甩,“砰”的一声闷响,面前随即落下片片兽皮的碎屑。

    这……随意一甩,这般大力?

    皮囊来自玉井峰,装得下百多斤的玉石,颇为坚韧结实,本想清理一二,以便接着再用,却经不起随手一甩。或许是无意间动用了丹田气海的缘故,使出的已非平常的力气,应该称之为灵力,以后要多加小心了!

    无咎惋惜过后,捡起碎银子、火折子、南陵舆图放入袖中,两本兽皮册子、明珠与腰牌则是塞入怀里。他又拿起灵石,才要顺势收起,神色微微一怔,随即禁不住惊嘘了声。

    灵石内似乎有一道清流,无形、却又清晰存在,并于入手的瞬间,缓缓涌入体内,再循着经脉,汇至丹田气海之中。随着心念的驱使,清流似乎闪动着微弱的光芒。而吸纳之后,整个人的精神气也为之充盈了许多。

    灵气!灵石内蕴含着灵气,以后不用打坐修炼,便能藉此补充体力、或是灵力,真是天大的便宜!

    无咎裂开嘴角,喜不自禁,小心收好看灵石,嘴巴还是乐得合不拢。而他才将拿起玉简,又是微微一怔。

    玉简内另有天地?稍稍凝神沉入其中,竟然看到了一幅画面,或者说,一张更为广袤,栩栩如生,且极为详细的山川地理图。有高山湖泊,有荒漠丛林,还有汪洋大海,以及完全陌生的另外三片陆地。而无论天南地北,均有文字标注,并有“四洲盖舆”的名称。

    四洲盖舆,就是地图的意思。

    着实难以想象,竟将乾坤万物尽数拓在一枚小小的玉简之中,只须心念一动,神识索引,便可清晰查到所在的方向以及方位。

    此物非凡,必然来自仙人之手啊!若非有了神识,还真的难以窥破其中的端倪!

    这来自于木申死鬼师父的玉简,应该是件罕见的宝贝。怪不得那家伙死缠不放,或许其中另有名堂也犹未可知,且待闲暇时分再慢慢细瞧!

    无咎收好了玉简,拿起两张兽皮符箓。有了前车之鉴,神识逐一浸入其中。瞬间符文缭绕,光芒闪动,却一个风声呼啸,一个杀气森然。他心神一紧,忙将符箓塞入怀中。不用多想,有风声的必是遁符,而带着杀气的则是剑符。如今总算分出了二者的区别,却依然不懂施展之法。

    地上还有一片骨甲与一个骨环,乃是此前的杀人所获。也曾君子彬彬,如今却干起了杀人劫掠的勾当。

    还不都是被逼的?非我所愿啊!

    无咎拿起骨甲,又禁不住暗暗自得一乐。

    骨甲上的字符果然有些来历,竟是一篇“万兽诀”,虽字数不多,却有御兽之神奇。这要多亏了那个蛟宝儿的相助,三日来不断将字符拆开让她辨认,终于帮着自己得到了一件有趣的法诀。至于究竟如何,暂且无从知晓。

    无咎收起骨甲,再拿起骨环,才要顺手塞入怀中,又举在眼前凝神端详。

    骨环斑黄,稍显破旧,且带着泥垢,因而像个小巧的戒子,这才被自己临时起意拿了回来。一件不起眼的东西,此时看来有所异样。上面有道细细的裂缝,只有神识才能察觉。除此之外,神识竟然再难入内。而循着细微的缝隙深入其中,神识所及豁然开朗。便如进了一个十几丈大小的空房子,白蒙蒙的所在倒也一目了然。

    小小的骨环内,竟别有洞天!

    无咎惊讶不已,随即又是一阵好奇。

    房子不是空的,里面有东西!稍加辨别,乃是一小堆黄白金银与晶晶亮的宝石,几块罕见的兽皮,还有一张古怪的大弓。而那宝石散发着灵气,似乎与灵石仿佛。

    发大财了!

    那金银宝石,足够在都城的繁华地段买下一个大院子,配上一群貌美勤快的婢女与健壮的随从。再将紫烟娶进门,举案齐眉,花前月下,双栖双飞,该是怎样的惬意与逍遥啊!啧啧,给个神仙也不换!

    无咎顿时两眼发亮,随即又将骨环摇晃了几下。里面的物品,纹丝不动。

    金银再好,拿不出来终究枉然。而分明看得见,偏偏摸不着。莫非另有蹊跷,不然骨环的主人又该如何存取物品?

    无咎举着骨环来回打量,依然无计可施,又不甘作罢,禁不住遐想着财宝在手而富贵逼人的快意。而其念头才起,身前的草地上突然多出一块沉甸甸的金锭。毫无征兆,俨如天降横财。他错愕之际,隐隐有所恍悟。不过少顷,又一块金锭落在草地上。转瞬之间,两块金锭一同消失无踪。

    哈哈,只须神识覆盖,再以心念牵引,便可随意存取物品,堪比袖里乾坤,或者更为简单好用!

    无咎将方才收起的灵石、符箓以及碎银子等物尽数掏出来扔在草地上,再拿着骨环轻轻一挥,草地上顿时为之一空。他打量着骨环,爱不释手,索性套在拇指上,大小恰好,倒是与射箭用的玉抉相仿,看起来极为普通,谁又能想到其中另有乾坤呢!

    便于此时,两道人影出现在山坡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