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五十九章 大哥救我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姑苏石、缄口、seyingwujia、勤奋的一棵树、佛之笑、s北溟鱼s、万千山观夕阳、天生有点2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上月的月票榜第五,都是大家的功劳,也感谢各位的红票支持!

    ………………

    “轰——”

    一声闷响来自于百丈之外,整个山坡都跟着微微震动。少顷,又有土石倒塌,以及隐隐的呼啸声传来。原本荒寂的所在,顿时笼罩在一片诡异莫测之中。

    娟儿伸手捂住了嘴巴,惶然四顾,恰见山坡下的篝火犹在闪亮。那跳动的火焰,彷如在指引着黑暗中最后而又唯一的方向。她顾不得说笑,匆匆越过矮墙转身便跑。

    无咎正自留意着远处的动静,才有察觉,那小丫头已跑了出去,他忙低声喊道:“不可妄动啊……”

    娟儿早已吓坏了,头也不回,娇小的身子在废墟、草丛间蹦蹦跳跳。或许,她只想着跑到山坡下,回到她宝儿姐姐的身旁。

    无咎暗暗摇头,悄悄起身查看。

    突如其来的状况,早已惊动了山坡下的蛟老与叶添龙等人,皆凑在篝火旁,各自抬头张望。

    便于此时,隐隐的呼啸声骤然加剧,并愈来愈响,紧接着荒凉的山坡上掀起一道劲风,随之有黑影掠过。

    是何怪物?

    那黑影不过三、五尺大小,却背生羽翼,六足如钩,腹下还拖着一根两三尺长的利刺,十足一个巨峰,看起来颇为怪异。尤其它震动羽翼的破风声响,便如虚空撕裂般的惊人。

    噫!记得《百灵经》所载,荒野山林有巨峰,群居,性毒,嗜血,好杀,名玄蜂。难道那怪物就是玄蜂?怪不得村子已被荒弃,想必是村民为了活命而被迫迁往别处去了。

    无咎惊讶之际,又是目瞪口呆。

    娟儿尚未跑下山坡,忽被去势凶猛的怪物撞上。尖锐的尾刺,瞬间穿透了她那娇小的身子,她未及出声呼喊,便已在血雨中直直摔飞了出去,便似一朵含苞的花儿,尚未绽放,寂然凋零……

    与之同时,又是呼啸声大作,接连几道黑影掠过,直奔山坡下的篝火扑去。

    那玄蜂果然是成群结队而来,足有七八头之多!

    众人目睹了娟儿的惨状,早已是忙做一团。附齐等四人奔向宝儿的马车,以便加以护卫。蛟老与叶添龙则是持弓在手,连珠箭发。

    “砰、砰”几声闷响,率先冲下山坡的玄蜂被三五支利箭射中,在半空中摇晃了下,却去势不减,一头撞向了篝火,再翻滚着摔在地上。顿然火星四溅,声势惊人。

    蛟老躲过迸溅的火光,继续弯弓怒射。他所射出的每一箭,都缠着纸符。箭去迅猛,快似流萤。站在不远处的叶添龙同样是连珠箭发,却稍显慌乱。

    “砰、砰、砰——”

    眨眼之间,又是一连串的闷响,再又一头玄蜂被射中摔落,却依然像块大石往前撞去。余下的玄蜂汹涌而至,羽翼震动的呼啸声疾如骤雨而响成一片。

    羽箭锋利,却寡不敌众,且玄蜂凶悍,非三五支羽箭齐射而不能阻拦。

    蛟老再次射出两箭之后,抽身便退:“车前结阵……”

    而其喊声未落,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呼。

    只见叶添龙才将射出一箭,两三头玄蜂便已冲到了近前。他躲避不及,挥弓抵抗。“喀喇”一声,硬木弓断成几截。他本人则是口吐鲜血,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蛟老看着真切,脚下一点而纵身疾掠。人在半途,几头玄蜂围攻而至。他偌大年纪,竟异常敏捷,猛地挥出手中的长弓,趁机再往前行,一把抓住了叶添龙,再又纵身一跃,已然到了马车前,随手将人放下,并扔掉腰间的弓囊,顺势接过一把长剑而再次厉声喝道:“死守……”

    叶添龙“扑通”摔倒在地,差点滚进了车底,情形颇为狼狈,却还是咬着牙挣扎爬起。而他回头之际,禁不住脸色惨变。

    篝火被撞得到处都是,点点火光在风中忽明忽暗。五六头巨峰依然不肯作罢,围绕着马车呼啸盘旋。那破空的撕裂声,令人胆战心惊。尤为甚者,一头巨峰嚣张难耐,直奔一匹马扑了过去,未至近前,锋利的腹刺便已狠狠刺出。一声嘶鸣,马儿猛地挣脱缰绳高高跃起,却已是肠肚横流,旋即又重重摔落。那巨峰随后而至,尖刺连捅,利爪撕扯,竟贪婪吞噬起血肉来。马儿尚未死绝,犹在发出阵阵悲鸣……

    叶添龙惊骇失声:“蛟老,此地不宜久留!”

    蛟老正自全神戒备,猛然双手持剑劈了出去。“砰”的震响,一头巨峰嗡嗡着倏然离去。而他却是站立不住,“轰”的一声撞在身后的大车上。车窗的软帘随之荡开,露出蛟宝儿那张满是泪痕的小脸,慌张道:“蛟老……”

    蛟老摇头示意自己无妨,转而甩动胡须昂然站立,并双手持剑高高举起,却不忘冲着叶添龙啐道:“一派胡言!倘若离去而任由围攻,必将无人幸免。唯有一战,以死求生!”

    道理明摆着,马儿再快,也跑不过那长着翅膀的巨蜂,更莫说只有两只脚,若被追上而惨遭围攻,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

    蛟老挥剑再劈,又一次被撞在马车上。附齐等人的情形更惨,已是各自带伤而疲于应付。而那几头玄蜂却是愈发疯狂,不断冲击着马车。车厢中的蛟宝儿便如置身于惊涛骇浪的小船之上,只能在绝望中等待着最后时刻的降临……

    二十多丈外的山坡上,无咎依然默默立在原地。

    许是所在废墟,且有杂草遮掩,那群玄蜂好像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直接从不远处飞过,并直奔山坡下的火光而去。而他此时全无往日那种胆小的怯懦,或者置身事外的侥幸,反倒是剑眉倒竖,神色担忧。

    娟儿死得惨啊!

    那丫头年纪尚小,幼稚率真,只因送了一趟吃食,便白白送去了性命!她与那些手上沾血的坏人不同,她真的不该死!

    唉,或许可以救她。

    那又为何要看着小丫头惨死呢?是意外来的猝不及防,还是自己在逃亡途中早已习惯了明哲保身之道?抑或是尚未适应体内的那把魔剑,致使缺乏足够的勇气与担当?

    如今说啥都迟了,再不能挽回一条鲜活的性命。而一味寻找借口,也只能辜负了体内的那把魔剑。即便日后的力气再大、本领再高,又有何用呢?

    将士利剑在手,生死无畏。而我魔剑在体,便该杀破乾坤,荡尽鬼神,方才不负剑之锋锐,魔之霸气!

    无咎想到此处,眉宇间黑气闪动,随着袖中的右手微微张开,一道黑色的剑光徐徐而出。而他才要挪动脚步,又不禁神色一动。

    蛟老等人已是在劫难逃,那个蛟宝儿也难免惨遭屠戮。只怕转眼之间,一行八人均将葬身此地。而便于此时,又生变故。

    月光下,三道人影从远处风驰电驰而来。尚在数十丈外,为首的中年男子便已抢先祭出一道剑光。随行的两个年轻人相继出手,一道剑光与一道火光接踵而至。

    犹在疯狂的玄蜂突遭打击,瞬间便有三头被剑光劈为两半。紧接着又是火光熊熊,再又一头在半空中挣扎着了几下便轰然坠地。余下的两头玄蜂倒是知道厉害,竟双双掉头蹿向夜色深处而远远逃开。

    无咎看清来那突然现身的三位修士,稍稍愕然,却留在原地,并倚在矮墙上默默观望。当他眼光掠过娟儿的残骸,暗暗叹息一声。

    山坡下,尚有几点篝火在草丛间慢慢燃烧。四周则是残骸遍地,一片血腥狼藉。

    蛟老等人依然守在马车旁,一个个余悸未消。任其如何彪悍勇武,而遇到了难以对付的异兽,以及法力高强的修士,这群来自部落的汉子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那三位修士来势极快,转眼的工夫便已到了山坡下,并收起剑光,各自四处查看。其中一位年轻男子则是直奔马车而来,意外道:“原来是蛟老一行,幸会……”

    蛟老终于看清来人,顿时松了口气,忙放下长剑迎上几步,拱手道:“原来是胡仙长,多谢救命之恩!”

    那男子不是别人,恰是日前结识的胡言成。果不其然,远处有马蹄声传来,隐约中还有一道杏黄色的身影随着坐骑在夜色中跳动。只是他兄妹本该前往鹭江镇,不知为何又现身此处。

    胡言成微微一笑,转而冲着山坡上的某处黑影瞥了一眼,不以为然道:“凑巧而已,不足道哉!”

    蛟老却是回头冲着叶添龙等人示意了下,扬声招呼道:“宝儿,还不前来答谢见礼!”不等车上的蛟宝儿现身,他转而郑重又道:“尚不知那两位仙长如何称呼……”

    胡言成伸手引荐道:“此乃宝瓶山褚家的两位兄长,褚游与褚方。”

    随他一起到来的两位修士,一个中年男子,络腮胡子,个头壮实;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相貌寻常。而无论彼此均未理会在场的众人,各自忙着收割地上玄蜂的尸骸。

    胡言成笑着又道:“诸游道兄,不妨见过蛟老再忙碌不迟。地上足有六头玄蜂,足够你我分润……”他话说一半,抬头看向来路。

    远处的马蹄声渐近,有女子惊讶道:“噫!斩杀如此多的怪兽,大哥好手段……”

    诸家的两位修士已将六头玄蜂的尾刺尽数割除,这才相继起身。

    其中叫作诸游的中年男子看着地上的六根尾刺,面露得意,随声敷衍道:“几个凡人而已,焉敢妄自托大!”他眼光斜睨,恰好见到走下马车的蛟宝儿,忙神色微凝,带着猥亵的神情又道:“那女子模样俊俏而元阴未失,倒也使得……”

    蛟老与蛟宝儿等人面面相觑,皆脸色微变。

    胡言成诧异道:“诸兄,缘何出言不逊?我记得你并非如此,这才结伴行事。而你……你……”他惊愕难耐,已是说不出话来。

    只见那个叫作诸方的年轻男子突然离地蹿起,竟是直奔胡双成而去。那女子尚未停下坐骑,已被他伸手拦腰抱起,顿时惊叫:“大哥救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