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十三章 此处何处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砸锅卖铁人、鸣i、小郭子guo、o老吉o、书友16536628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ps:在网站的首页,有本书的月票榜新星访谈地址,是网站推出的一个回馈书友的小活动,可以免费抽取小礼物,大家可以去试试手气!

    ………………

    在无咎看来,褚家兄弟虽为修士,却干的缺德事,发的是亡命财,与世俗中的悍匪贼人无异。他二人既然碰上了钉子,吃了大亏,即便纠集同伙报复,也应该不足为虑。

    既然如此,倒不妨暗中护送蛟家一行离开鹭江地界,不仅帮着胡言成了却一桩心事,也算是仗义有为而善始善终。此外,还能顺便请教一下相关事宜。

    不过,那个褚方竟然招来了前辈高人?他一个卑鄙龌龊之徒,背后还有靠山不成……

    胡言成惊呼之后,无咎也是吓了一跳。

    随其看去,一道剑光由东而来,转眼之间到了白鹭滩的数百丈的高空之中。而剑光之上,除了一个黄面皮、胡须稀疏的中年人外,还带着一个神色狰狞的年轻男子,不是那个褚方又是谁。

    无咎心头一紧,忙道:“胡大哥,快快教我一招施展符箓的法诀,你二人便自行逃命……”

    胡言成已是脸色苍白,神色绝望。他妹子胡双成也知道厉害了,只顾着一霎不霎盯着半空而不知所措。而听见催促,胡言成有些回不神来。

    他……他一个高手,竟然在讨教法诀?符箓驱使之法,最为浅显易学,乃入门修士必修功课之一啊!

    大敌当前,迫在眉睫,而这位仁兄犹在装模作样,着实叫人无言以对。且彼此非亲非故,又非同门,依着仙道的规矩,不得擅自授受!

    无咎急得跳起大叫:“哎呀!一式法诀而已,不然悔之晚矣……”

    胡言成被迫伸出右手,迟疑着掐动了几下。符箓驱使之法,分为聚灵、加持,成法三道手印。以灵力加持而成为法诀,再抓出符箓祭出便可显威。

    与之同时,天上有人喊道:“师叔!杀我兄长的便是那人……”

    无咎再不敢耽搁,猛然蹿起数丈高,他人在半空,四下张望,扬声喝道:“诸游十恶不赦,已然伏法。来者何人,在下不杀无名之辈!”而他看似无所畏惧,却借身形下落,凌空疾踏,猛地越过河滩的树丛,一溜烟的直奔鹭江镇方向而去。

    那天上的中年人哼了声,调转剑光随后急追。

    河滩上,只剩下胡家兄妹二人。

    胡双成以手掩胸,犹然余悸未消:“那可是御剑在天的仙人哦……”小丫头惊嘘了声,又忍不住好奇道:“无咎既然挑战,缘何又避战而逃,还要人家报上姓名,与凡俗武士叫阵一般……”

    大哥胡玉成则是重重喘了口粗气,张口打断道:“小妹!鹭江镇不去也罢,就此回家!”

    胡双成不想此行无功而返,撅起嘴巴:“我不……”

    胡玉成神色焦急,不容置疑道:“无咎有意引开强敌,只为我二人逃命!”他不及多说,飞身上马,催促道:“事不宜迟,小妹听话!”

    妹子拗不过大哥,只得跟着上马:“大哥,他能躲过此劫吗?”

    胡玉成调转马头,抬眼远眺:“那人修为诡异,却非筑基道长的对手,愿他多福吧!”

    他一抖缰绳,马儿嘶鸣。兄妹俩纵马趟过小河,往南疾奔。

    ……

    半空之中,一道剑光直奔东去。

    荒野之上,一道人影拼命狂奔。

    与逃出灵霞山有所不同,那次双方都是在地上跑,向荣、勾俊也不过是七八层的羽士修为,最后彼消此长,凭借魔剑逆改颓势而反败为胜。而这回面对的却是筑基的前辈,且追在天上。敌我强弱悬殊,着实看不出有侥幸、或是逆转的变数!

    不过,正如无咎所料,自己若是不站出来,并引开对手,最后他与胡家兄妹皆难逃一死。为非作歹的修士大都一个德行,均是心狠手辣的家伙。说不定还会殃及到尚未远去的蛟家一行,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追悔莫及。对于久经逃亡、并颇有心得的他来说,深深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抓住稍纵即逝的转机,才能于凶险绝境中继续挣扎着活下去。

    再者说了,逼迫之下也是无从选择啊!

    无咎尝试着运转丹田气海,阵阵灵力灌注全身,一步踏出十余丈,复又再去十余丈,去势之快,前所未有,便如一只惊鸟在荒野中疾掠,只化作一道淡淡的青影亡命远去。

    而他所去的方向,竟是鹭江镇。要知道往南回头路,往西或是大漠戈壁,往北则是蛟家所去的方向。或许往东而行,才能帮着蛟家与胡家兄妹引开强敌。

    前方河湾拦路,二十三丈宽的水面波光粼粼。

    无咎不敢停歇,纵起如风,瞬间已达河水的当间,犹然凌空丈余,怎奈去势殆尽。他急忙两脚连连虚踏,浅浅的河面顿时炸开几朵水花。其顺势再起,倏然掠过河面而继续狂奔。

    而两脚跑得快,终究比不过天上飞的。

    不消片刻,一道剑光骤然落在前方,有人大喊大叫:“小子,你逃不掉!”

    无咎被迫收住去势,差点一头栽进草丛中,急忙抽身跃起,禁不住手脚忙乱而左右摇晃。

    百余丈外,一道剑光横亘阻挡。上面的褚方神情得意,中年人则是手抚胡须而面色阴冷。

    无咎堪堪站稳,这才发觉双脚踏在一株矮树的树梢上,倒也身轻如燕而飘飘欲飞,奈何危机在前,全无临风的快意。他双臂乱舞着背在身后,不忘信手比划着。记得胡言成掐出的法诀颇为简单,却不知怎样施展……

    “师叔!你若是晚来一步,便让那小子逃了,快快杀了他,为我族兄报仇!”

    褚方又在喊叫,而他的师叔却是更加阴沉。

    那中年人默然片刻,突然抬手一指。又一道剑光闪现,霍然化作丈余长的一道利芒,随即带着刺耳的呼啸,竟凌空急袭而来。

    无咎看得清楚,知道厉害,再顾不得遮掩,左手从背后拿出一张兽皮便冲着身上猛拍。而那张符箓在灵力的加持下倒也微光闪动,随即再无其他动静。

    与之同时,袭来的飞剑已到了数十丈外。

    无咎不敢怠慢,急忙挥动右臂。一道黑色的剑光涌出掌心,旋即便如一条黑色的毒蛇挣脱了束缚激射而去。而他百忙之中,左手犹在来回比划,兽皮符箓在灵力的折腾下,光芒时闪时灭。

    “轰——”

    一声轰鸣炸响,彷如晴空落下一道闪电。黑色的魔剑固然不凡,终究稍逊一筹,才将撞上飞剑,便已瞬间崩溃。而袭来的飞剑只是稍稍停顿,便带着更加凶猛的杀机再次呼啸而来。

    无咎惊得猛踏树梢而身形蹿起。

    那毕竟是筑基的道人,堪比灵霞山玄玉的前辈高手。若被是被他飞剑击中,不死也要重伤。如此强弱悬殊,断无侥幸可言,还是别再硬撑了,跑吧!

    这边才将蹿起,那边飞剑便已到了数丈之外。

    哎呀,真是糊涂了!跑得再快,也快不过飞剑啊!而我分明符箓在手,却无法施展。这与抱着金饭碗饿死有甚区别,那位胡大哥的法诀为啥就不好使呢……

    无咎见自己已是无处可逃,人在半空,绝望之余,急得催动全身灵力,左手抓着符箓再次狠狠拍在身上,右手胡乱一指:“天地借法,遁——”

    便于此时,飞剑骤然而至。

    与此刹那,无咎的周身上下,忽而闪过一层光芒,整个人随之化为无形。紧接着嘶鸣阵阵,一道劲风倏然划空而去,眨眼的工夫,已然消失于天际的尽头。

    那个中年人带着褚方正要趁势逼近,不禁踏剑愣在原处而神色狐疑。

    褚方惊道:“遁符?师叔,他好似遁向古剑山的方向……”

    中年人回头远眺,漠然道:“那是自投罗网!”

    ……

    此处群峰叠嶂,山水环绕,古木苍翠,灵气四溢。

    一块绝壁之上,有山洞临风朝阳。

    一位年轻的男子出现在山洞前。其身材高挑,四肢匀称,面相英俊,器宇不凡。他稍稍站定,抬眼远望,紧抿着的嘴角微微翘起,冷峻的神色中露出一抹矜傲的微笑。

    今儿是苍龙谷开启的日子,称得上三十年一次的仙门盛会。

    所谓的苍龙谷,乃是前辈高人以大神通留下的仙家秘境。其中不仅有罕见的天材地宝、珍禽猛兽,还有古迹遗址,以及玄妙的幻境。诸多羽士、道人,均将进入山谷参与历练。或也凶险莫测,却机缘无数。

    换而言之,此乃仙门弟子三十年一次的必修功课。只须全身而出,应该收获匪浅。而凭借我何天成的过人的机智与手段,注定此行不虚!

    年轻男子想到此处,不禁踌躇满志,抬手拿出一物,举起来神色端详。

    这是一块面罩,为金云母炼制,又称金晶,有屏蔽神识窥探之奇。为了避免同门之间相互猜忌,而引起无端的争执,但凡进入山谷的修士,人手一具紫晶面罩。

    便于此时,一道无形的劲风突如其来。

    年轻男子正要戴起面罩,神色微微一怔,才将刹那,猛然惨哼,旋即便如遭受巨石撞击一般,直直倒飞,横穿洞口,轰然砸到山洞尽头的石壁上,“扑通”一声昏死在地。

    “哎呦,我真不是故意的!”

    光芒闪烁之中,有人错愕失声。

    而随着一张兽皮符箓缓缓落地,一道青衣人影踉跄现身,他尚未站稳,又惊奇四望:“怪了个哉的,此处何处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