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十四章 古剑仙门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小猪乖乖猫、人族扛鼎@百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无咎站在山洞内,两眼茫然。

    有打坐睡觉用的兽皮、蒲团,还有摆放杂物的石几、石案,地方虽然不大,胜在干爽明亮。

    这是一处修士所有的洞府。

    洞府的主人呢?

    地上躺着的或许便是,却口鼻溢血而昏死不醒。

    他怎么了?哦,好像是被自己撞得。

    唉,这位仁兄,你也太不经撞了吧!而话又说回来了,你为何要挡住道儿呢,不然我为何不撞别人,偏偏就你倒霉?

    无咎低头一瞥,俯身捡起一物,正是来自于祁散人的兽皮符箓,应为遁符。

    此前为了胡家兄妹与蛟家脱困,也就是所谓的善始善终,自己主动挑战、并引开强敌,看似意气用事而不自量力,却也并非真的莽撞蛮干。而这张遁符,便是最后的依恃。奈何不懂施展,只能临时向胡言成请教,才将逼出一式半招法诀,便不得不匆匆踏上逃亡之路。

    本人是拿生死当儿戏的人吗?

    当然不是。

    而每当运气降临,又总是无所适从。遁符激发刹那,根本不懂驾驭,只能听天由命,于是便稀里糊涂来到此处。

    不过,许是法力损耗,遁符上面的符文与色泽,似乎黯淡了几分。照此看来,这东西该有使用的寿命与限制。以后非到万不得已,还是少用为妙!

    “天成师兄,还不下山候命,更待何时呀……”

    无咎正在打量着手中的符箓并体会着使用的诀窍,忽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了一跳。

    那是一个女子的呼唤声,听着与此间的主人颇为熟稔。

    天成师兄?

    有师兄,自然就有师妹。难道在误打误撞之下,闯入了一家仙门?而这位天成师兄还在地上躺着呢,若被他的师兄师妹撞见此处的情形,自己可是百口莫辩,挨揍都是轻的,遭遇性命之忧也犹未可知呢!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

    “天成师兄……”

    呼唤声愈来愈近,即便石壁阻挡而神识中难以察觉,也知道一个年轻的女子正奔着这边走来。

    无咎尚自原地乱转而不知所措,眼光忽而落在地上,顿时急中生智,抬手抓取一个金色的面罩,并顺势扣在脸上,倒也大小合适。他又索性将地上男子所着的灰色长衫给剥下来,顺带靴子、腰牌、发带,接着手忙脚乱换在身上,顾不得是否合体,跳起来便要走出山洞,却回头眼光一寒,右手掌心闪出一道黑色剑锋。而他只是稍稍迟疑,旋即作罢,后退两步,掀起兽皮盖住地上之人,抬起一脚踢向角落,这才返身冲出山洞。

    与之同时,一阵香风迎面而来。

    无咎堵住洞口不肯退让,一道柔软的身子顺势撞入怀中,却只是稍稍触碰,又扭动着翩然退后,随即娇嗔出声:“师兄!你又占人家便宜,坏……”

    噫!这女子明明可以躲开,偏偏撞进怀来。敢问,究竟谁占谁的便宜?

    无咎心里发虚,借机走出洞口。而他两手兀自紧紧护住面罩,生怕被人看出底细。

    一丈远外的石阶上,站着一个年轻女子,绿色的长裙随风飘逸,凹凸魅惑的身段颇为惹眼。只是脸上也同样戴着一张诡异的金色面罩,一时不辨真容。而她娇嗔之际,腰身扭转,忽而伸手摘下面罩,竟露出一张白皙而娇媚的脸庞,且双眸脉脉,风情火热,随即噗嗤一笑:“嘿!师兄莫非不认得小妹,缘何这般痴傻……”

    我认得你是谁呀?

    无咎看着那年轻娇艳的女子,愣怔了片刻,硬着头皮支吾道:“咳咳……师妹哦……咳咳……”

    自称小妹的绿衣女子神色微凝,忽又往前逼近。

    无咎急忙一手托着面罩,一手悄悄背在身后,掌心中再次黑光暗动,随时都将发出致命的一击。那并非寻常的女子,乃是五层修为的修士,若是被她偷袭,怕是不会好受!

    而那女子到了近前,并没有异常的举动,反倒是透着委屈埋怨道:“师兄,你戴着金晶面罩也就是了,何必又变化嗓音,便是发束、形貌也有不同,莫非真的想要瞒过小妹?而你我此前约定,苍龙谷内相互照应啊……”

    无咎答不上话来,心头一阵糊涂。

    金晶面罩、苍龙谷,还有此前的约定?

    眼前的女子显然是认错了人,或有缘由,这才无暇察觉,既然如此,尚不知能否帮着自己蒙混过关。

    “苍龙谷内,必有纷争,而小妹唯有借助师兄的庇护,方能全身而出。师兄,你莫非变了心,不然又何故这般?”

    女子愈发委屈,竟臻首低垂,趁势依偎过来,微微喘息道:“一朝情深,莫负卿心……”

    无咎只觉得浓香撩人,禁不住心神一荡。

    啧啧,师兄师妹,郎情妾意,修仙如此,着实惬意!不过,本人并非对方的天成师兄,更非什么急色贪婪之徒!

    无咎急忙挺直身子,收敛心神,隐去掌中的魔剑,伸出手来往外一推:“我说师妹呀……你该懂得为兄的苦心,既要下山候命,不便耽搁……”女子猝不及防,闪了个趔趄,旋即错愕抬头,原本娇艳的一张脸上竟然露出羞怒之色。他见状不妙,抬手在对方的肩头上亲昵一拍,顺势往前走去,一本正经道:“天成若敢负你,他不得好死!”

    女子欲嗔还笑,伸手在她师兄的胸口上狠狠扭了一把,丢个媚眼,心领神会道:“柳儿我自然懂得,只须记住师兄的衣着言行,倒不虞被人识破,而你也该有所留意哦!”

    她抬手将面罩戴上,许是催动了灵力,有一层隐约的光芒从面罩上闪过,并瞬即笼罩全身。与之瞬间,不管是目力,还是神识,再也看不透她的修为与真实面目。而她却是有意转过身去并扭动着腰肢,卖弄着她的与众不同之处。

    无咎落后几步,眼光随着那摇曳的身姿而来回摆动,还禁不住揉了揉胸口,并抬起手指嗅了嗅,随即又转过脸去而暗啐了一口。

    无耻!

    常言道,君子慎独,不欺暗室。这般龌蹉,如何对得起紫烟?不过,那女子的身段倒也不错。她叫什么,柳儿?而她所戴的面罩与自己的并无二致,原来另有用处……

    无咎稍加尝试,灵力奔涌,不过瞬间,面罩微微震动,随之有光芒闪过,周身上下顿时笼罩在一层无形的气机之中。待松开左手,面罩已与面颊紧紧贴合而不再脱落。

    他惊奇之下,赞道:“有趣!”

    “岂止有趣呀?金晶罩乃珍稀云母炼制,为仙门所特有,此行过罢还须上缴,师兄莫要贪心不足!”

    柳儿驻足等待,回眸抛情:“苍龙谷开启在即,柳儿陪师兄一起下山……”

    “嘿嘿,师妹先行!”

    无咎敷衍一笑,抬脚跟了过去,而动身之际,不忘冲着身后的山洞暗暗一瞥。

    某位师兄,暂且委屈你了,待我脱身之后,再将你的师妹还你。只是依然没有弄清置身所在,还有这所谓的苍老谷又有什么名堂,谁来教我?

    无咎顺手拿起腰间的玉牌,这才留意到上面刻着“何天成”与“古剑”的字样。

    何天成,便是洞府中的那个男子无疑。而古剑,应该是仙门的名称。

    记得火沙国有个古剑山,此处难道便是古剑山?

    怎么会呢,那也太让人意外了!

    记得白鹭镇与古剑山之间,相距数百里呢,仅仅凭借遁符,便一头闯入了古剑仙门?

    太离奇了!

    皆因不懂符箓之法,这才误打误撞来到此处。而即便如此,还是叫人难以想象啊!

    无咎狐疑之际,抬头四望。

    但见峰峦叠嶂,气象非凡,而随着云雾遮掩,这片陌生的天地忽而变得缥缈朦胧起来。不过少顷那异常狭窄的石阶也没了,只剩下一条浅浅的石径,在野草丛中崎岖而下。恍惚之余,好似去路已无。莫测之间,使人更添几分忐忑。且不管此处何处,都绝非久留之地。而想要脱身,并非易事。眼下此时,倒不如趁机探听一二。

    无咎紧跟两步,与他的便宜师妹攀谈起来——

    “师妹呀!苍龙谷开启在即,万万不可大意,且斟酌一番,以免届时应对不暇……”

    “师兄!你素来孤傲自负,少言寡语,如今这般随和体贴,让柳儿受宠若惊……”

    “啊……天成该死……”

    “师兄……”

    “咳咳……”

    “苍龙谷午时开启,眼下动身未为晚矣。而此番功课,据说要历练十二个月方能出谷。但愿师兄有所收获……”

    “师兄我若有好处,忘不了师妹。只是……我想外出一趟……”

    “此处乃古剑山南麓,搁在往日,由你便是,而今日不成。仙门早已诏令弟子在山下汇合,但凡领有金晶罩者,务必到场……”

    我的天呐,果然来到了古剑山。真不知是运气神奇,还是活该倒霉。倘若形迹败露,并被人识破自己擅闯仙门,且冒名顶替,到时候不死也得脱层皮。

    祁散人,你的遁符竟然如此的厉害,当初我倒是小瞧了你!改日定要返回风华谷,看看你究竟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

    无咎暗暗诧异之际,不由得随着柳儿停下了脚步。

    此处已是半山腰,却被人挡住了去路。

    只见十余丈外的崖石上站着一位身着灰衫的男子,有着羽士七、八层的修为,二、三十岁的光景,面色微黑,眼光如豆,留着短须,显得颇为干练精明,只是神色稍显不快,出声埋怨道:“柳儿,我原本与你相约同行,谁料你心中另有他人……”

    柳儿似有嫌弃,娇声哼道:“这位师兄,你认错人了!”

    男子摇了摇头,不无得意道:“从你上山,我便等在此等候,而任是如何遮掩,你的腰肢身段无从改变。有道是,腰身步法三分浪,蚀骨销魂最难挡,呵呵!”他跳下崖石,暧昧又道:“这位便该是天成师弟吧,你骗了不少同门的师姐师妹,何不放过柳儿,权当积点阴德……”

    我初来乍到,怎会成了好色之徒?哦,说的是何天成,与我无关!

    无咎的眼光掠过身前犹在扭捏羞怒的柳儿,冲着那突如其来的男子稍加打量,转而看向半山之外的云雾天光,禁不住有些眼花缭乱。

    先是师兄、师妹,接着古剑仙门、苍老谷,尚且稀里糊涂而不明究竟,如今又冒出来一位争风吃醋的家伙。

    谁来给我说说,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