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十四章 七剑显圣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kingcu、o老吉o、小黄的爸爸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洗剑池的旁边,除了后来的无咎,与王弼、陆志之外,还站着之前的那两位修士。

    那两人或许也是好奇,犹在驻足观望。

    而更好奇的还是无咎,他也很想测试一下自己的前程命运。这个前程命运与凡俗的有所不同,而是关乎着一个人的仙道能走多远,抵达何等境界。说白了,就是最终能不能成为仙人!

    如今既然误入仙道,说不在乎那是假的。倘若真的仙道可期,放下恩怨情仇不提,至少可以带着紫烟双宿双飞,那才叫不枉此生呢!

    剑池之上,陆志已掷出飞剑。剑池当间的石台相距十五六丈远,寻常的御风之术难以逾越。他如法效仿,稍加借力,瞬间便已落在当间的石台之上,随即施展修为催动剑光。少顷,随其剑光归隐,平静的水面上依然有剑光盘旋不止。彷如惊鸿不去,倒影流连。而诡异片刻,那道剑光慢慢散去。少顷,剑池之上趋于平静。

    无咎依然是看不明白,转向身旁。

    王弼适时分说道:“据传,以自身修为,在剑池之上幻化出七道剑光,方为剑修圣者!虽万中无一,而我等还是乐此不疲,以期来日成为那位前辈高人……”

    陆志飘然返回,好像有些沮丧。而不远处观望的两位修士,则是摇头讥笑。

    王弼的话音才落,人已随着飞剑飘向剑池。又是一阵剑光盘旋之后,他也是无功而返,却早有所料,轻松示意道:“何师兄!莫虚此行……”其落地转身,冲着那两个观望的弟子打着招呼:“两位师兄,适才有无所获呀……”

    无咎没有在意王弼与陆志的动静,兀自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剑池,以及水中的那块石台,不由得咧嘴微笑起来。

    自己并非真正的修士,更遑论什么剑圣至尊。而如今既然遇上了这么一个洗剑池,权当玩耍一番。

    他想到此处,纵身跃起,掠过池水,飘然直去十余丈。而距离石台尚有三五丈,身形已然下坠。他忙学着扔出一把飞剑,脚下借力,这才落在石台之上,顺势驱使剑光在四周盘旋了几圈。少顷,收起飞剑。他忙凝神观看,禁不住微微愕然。

    人在池中,四周水光盈盈。而无论远近,根本不见丝毫的剑光掠影。好像方才只是自娱自乐,却无关天地风情!

    怪了个哉的!

    人家都能整出剑池异象,为何轮着我就没动静。难道修士与凡人之间,竟如此的沟壑分明?

    “呵呵!这位仁兄的修为或许不弱,却难为剑池所动,想来根骨粗劣,境界就此而止……”

    “砰——”

    “尔等岂敢……”

    “休走……”

    无咎尚自错愕不已,闻声又是一愣。

    那两个瞧热闹的修士正自说笑,却突然偷袭,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借机靠近的王弼给一剑透体而过。另外一人惊得转身便逃,而王弼与陆志竟随后紧追而去,摆明了要趁势一网打尽,图财害命之意昭然若揭!

    同为古剑山弟子,毫无情面可言。如此冷血残酷,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无咎愣怔片刻,摇头感慨不已,转而便想借机离去,却又忍不住看向平静如镜的池水。

    根骨粗劣如斯,便是洗剑池也要嫌弃?叫人情何以堪……

    他心中不忿,挥臂一抬,一道黑色的光芒从掌心缓缓溢出,随即凝成三尺锋锐,猛然脱手而去。水面之上,霎时剑光盘旋而杀气阵阵。而不过少顷,他又自觉无趣。

    本来就是凡人,何必与一个古怪的水池子较劲。有这功夫,不如及早离去。王弼与陆志那两个家伙愈发的不像话,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无咎伸手一抓,便要收起魔剑。而转瞬之间,他蓦然一怔。

    黑色的魔剑,犹在盘旋。而水面之上,恍惚一道白色的剑影跟随,仿若倒映,又似有不同,看起来颇为的诡异。

    眼花了?

    他猛一眨眼,接着意外不已。

    只见那道剑影原本好像似有似无,忽而挣脱水面,紧紧尾随魔剑,在剑池之上疾掠盘旋。或为幻影,又如真实,便如贪玩的孩子,在突然间寻到了伙伴,好似透着一种莫名的欢快。而双剑盘旋之际,凛冽寒彻的杀意弥漫四方!

    莫非又是魔剑不老实?

    无咎不及多想,伸手用力一抓。魔剑倒也听话,瞬间化作一道黑光倏然返回,并老老实实没入掌心而消失无踪。不过,洗剑池上的那道剑影犹在,并兀自掠着水面盘旋不止。

    噫,还没完没了啦……

    他尚自惊奇,又瞠目诧然。

    那道剑影,尺余长,浑似一条挣脱束缚的鱼儿,紧贴着洗剑池的水面欢快飞翔。而那莹白色的光芒,以及幻动的倒影,又像是一道疾驰的流星,以猛不可挡的威势,在天地之间纵情驰骋。

    而不过瞬间,又一道剑影破水而出,竟闪烁着赤色的光芒,同样是尺余大小,锋锐异常。紧接着又是青色剑芒、黑色剑芒、黄色剑芒、金色剑芒、银色剑芒相继闪现,并相互追逐,竟如千军万马奔腾,威势浩荡,又如战阵排列,杀机莫测而令人胆战心惊。且各色剑芒,气机迥异……

    无咎只觉得眼花缭乱,难以想象。

    剑池之上幻出七道剑光,便是剑修圣者?有没有搞错,我连灵根都没有……

    他犹然难以置信,而剑池之上的异象并未就此作罢。

    那七道剑光突然从急遽盘旋中慢了下来,并散落在水面的四方,各自明灭不定,便好像夜空中七点闪烁的星光,刹那遥远,充满神秘,又近在迟尺,伸手可握。

    恰于此际,星光闪烁的水面忽而微微一荡。像是风过池塘,涟漪层层。却似混沌开启,乾坤浩荡。与之瞬间,又是两道剑影突如其来,却瞬间消失无踪,又好像清晰存在。那尚在迟缓的七道剑光如同受到召唤,又或是受其激发催动,竟渐渐离开水面而光芒大盛,继而倏然炸开。

    洗剑池的上方,顿时星光万点,气机莫名,俨然天地无边,星宇浩瀚。

    这一刻,浑如君临上界,天威陡降,置身此间,直叫人心神惶惶而无所适从。或许只有俯首膜拜,接受宿命,才能在惊恐与敬畏中寻到片刻的安宁。哪怕死去,无怨无悔!

    无咎目瞪口呆之际,异变又起。

    那万千星光忽而疯狂旋转起来,浑如银河倒转,又似星域崩溃,旋即点点凝聚,九彩闪动之中,霍然化作一道剑光,竟巨大无极,锋锐无匹,好像瞬间已穿透山洞,刺破苍穹,直达天宇……

    “何师兄……”

    恰于此时,两道人影仓惶出现。为首的正是王弼,随后的则是陆志。两人手持飞剑,神色匆忙,却不忘将之前所杀修士的随身之物洗劫一空,才要继续逃跑,又不禁各自微微一怔。

    洗剑池所在的洞穴内,似乎有隐约的星光正在远去。与之一同消失的,好像还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气机,令人惊悸,且又心生神往。而某人正自默默站在水中央,空张双手,彷如沉思,又两眼茫然,不知道在干什么。

    王弼与陆志匆匆换了个眼神,抬手抓住一把飞剑倒转着扔了出去,再次呼唤:“何师兄,宝物已然到手,还不快快逃命……”

    而其话音未落,来时的洞口中相继涌出六道人影,从其中一人的衣着服饰看去,显然便是之前逃走的那位,偕同众人而来,气急败坏道:“哼,谁都逃不掉……”

    王弼与陆志慌忙蹿至洗剑池对面的洞口前,未及离去,又惶惶回过头来,颇显无奈道:“一时错认,故才误伤了那位师兄的性命。诸位莫怪,我三人赔罪也就是了。尚不知何师兄,意下如何……”他像是在征询,何师兄的呼唤声很是亲切。

    “哗啦——”

    那把扔出去的飞剑被法力托着,缓慢往前,却因无人理会,最终掉入水中而发出声响。

    那六人正待追击,忽见洗剑池中还有一位帮凶,当是遭遇了伏击,急忙各自停下。其中为首的汉子冲着水中石台上的人影稍加打量,阴沉道:“这位何师兄来自何处,缘何要杀我黄龙谷的师弟?”

    而所谓的“何师兄”,像是后知后觉,直至此时,才从茫然中悠悠回过神来。他默默注视着池水中坠落的飞剑,转而慢慢抬起头来,两眼之中依稀仿佛星光闪烁,自言自语道:“有道是七剑显圣,何以九剑如星……”

    洗剑池的四周,前后站着九个古剑山的弟子,再加上地上躺着的一具死尸,皆寂静无声,只将疑惑的眼光看向那个话语古怪的“何师兄”。

    无咎却是突然伸手指向那个问话的壮汉,恍然道:“哎呀,这不是烤食蛐蟮的那位师兄吗,我认得你。不过……”他呲牙一笑,问道:“本人来自黄龙谷,缘何不曾见过诸位?”

    壮汉冷哼了声,不以为然道:“那又如何,莫非你还能活着走出龙溪涧不成!”

    无咎挥臂虚抓,从池水中捡起飞剑就手扔还过去,摇头道:“好事没我,祸事上门。你这两个家伙惹下的祸端,与我无关!”

    王弼急道:“何师兄,你我三人患难同当……”

    陆志伸手接过飞剑,附和道:“是啊、是啊,患难同当……”

    二人话虽如此,却没耽搁,扭头窜进洞口拔脚就跑。

    壮汉抬手一挥,带着三人追了过去。而其余下的两位同伴依旧守在原地,各自祭起飞剑而杀气腾腾。

    无咎见脱身无望,叹道:“同门操戈,何苦来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