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十六章 我怕谁呀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青虎、o老吉o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收藏、红票!

    ………………

    峰顶之上,四下平坦,左右峰峦延绵,前后群山苍茫,还有淡淡云雾缭绕,天地顿时为之开阔起来。

    而无咎才到峰顶,尚未趁机远去,便见有两人在此歇息,并双双站起伸手相迎。

    他被迫落下身形,错愕道:“是你二人……”

    峰顶上的两人虽然带着面罩,而从衣着服饰,以及话语声看来,分明就是王弼与陆志无疑。且其中的王弼,衣摆少了一块;而陆志的袖口上,则是带着几点血迹。这两个家伙分明被人追杀,缘何如此消闲自在?

    “山下洞中俨如迷阵,摆脱纠缠不为难事。而再次见到何师兄,我二人也是欣喜万分呐!”

    王弼倒是善解人意,直接道出了无咎的疑惑,却又与陆志换了个眼色,转而齐齐看来。

    “啊……那两位师兄尚在洗剑池中流连忘返,我只得独自离去,却不想又在此遇到二位……”

    无咎也没瞎说,那两个古剑山的弟子不仅流连忘我,便是性命都丢在了洗剑池边。

    王弼与陆志各自点头,好像很相信、且又很欣慰的样子。

    再次重逢的双方,在简短寒暄之后,仿佛彼此已疑惑顿消,只剩下了坦诚相对。

    而无咎心里有事,拱了拱手便要就此离去。

    王弼热切又道:“何师兄,此去古祭坛,途经九重渊,你我不妨结伴前往探寻一番?”

    陆志附和道:“是啊、是啊,九重渊机缘多多,万万不可错过!何师兄……”

    恰于此时,又有两人来到了峰顶。

    无咎见王弼与陆志啰嗦不停,便要强行夺路而去。

    谁料身后有人听得真切,随声问道:“何师兄?莫非是来自黄龙谷的何师兄……”

    王弼与陆志两眼闪亮,异口同声道:“这位师妹莫非认得黄龙谷的何师兄?”

    无咎有心躲避,为时已晚。

    那挡路的两个家伙讨好般地往后退了几步,接着一道绿裙身影绕到了身前,上下打量,意外道:“你是……”

    “我不是……”

    “你若不是何师兄,又该是谁?你即使换了衣衫装束、且金晶罩遮面,而眼神却是无从改变!”

    无咎还想否认,却冲着眼前的柳儿投去深深一瞥,转而昂起头来,竟嘿嘿一乐而再不言语。

    柳儿则是臻首低垂,扭捏片刻,出声抱怨:“何师兄,你缘何丢下柳儿,让人孤独无依……”

    无咎突然话语声一冷,叱道:“你与他人郎情妾意好不快活,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兄吗?”他“啪”的一声抄起双袖,趁机越过王弼与陆志的身旁,循着一条山径,直奔山下而去。

    柳儿稍显尴尬:“何师兄,我与黄师兄……”

    黄奇适时凑到近前,幸灾乐祸笑道:“呵呵,师妹,实话实说又有何妨……”

    柳儿顿时娇哼了声,似羞还怒,丢下一个暧昧的眼神,随即扭动腰肢追了过去。

    黄奇又是呵呵一乐,洋洋得意随后而行。

    王弼与陆志见机相随,提议道:“我三人正要前往九重渊,不知黄师兄与柳师妹有无兴趣?”

    “九重渊?只听得前辈们提起过,尚且不明去处。两位师兄,莫非已是二入苍龙谷……”

    “有幸三十年前来过一次,曾误闯九重渊,其中着实不凡,可惜机缘不够,这才念念不忘……”

    “是啊、是啊,念念不忘……”

    “如此甚好,还请两位师兄多多指教……”

    ……

    九重渊,一个舆图中没有标注的地方。

    据说那是个地下的山洞,其中藏有罕见的机缘。而所去的方向,并非顺路,而是在古祭坛数百里外的一个峡谷之中。

    此处山高林密,便是那明媚的天光也黯淡了许多,随着一阵雾气飘来,陌生的所在很是神秘莫测。

    无咎站在峡谷中的一处山岗之上,独自冲着远方眺望。

    不远处的王弼与陆志正在伸手指点,像是找寻所去的方向。

    柳儿独自站着,两手扭捏,眼光乱瞟,一会儿唤着她的“何师兄”,一会儿看向她的黄师兄。或许她在权衡着两个男人之间利弊,又或许另有心思。

    而黄师兄的身旁多了三人,乃是他途中招揽的同门师兄弟,分别叫做姜原、东胜与文山,各自带着面罩,相貌修为不明。与其想来,此去九重渊,多几个帮手,应该少几分凶险。而他却是忘了,很多应该的时候,总是出人意料。

    便于此时,王弼大声示意道:“诸位同门,九重渊就在前方的十里之外。”

    众人过了山岗,在峡谷的丛林间鱼贯往前。

    峡谷中遍布参天古木,抬头望去,枝桠树叶间天光斑驳,给人与世隔绝的恍惚。四周则是野草丛生,苍郁之中透着异样的沉寂。

    王弼与陆志在头前带路,像是两只夜枭在林间穿行。黄奇带着三位相好的师兄弟紧随其后,一个个显得很兴奋。

    柳儿则是落后几步,时不时挠首回眸悄声传音:“何师兄,你还在生气呢,我不过是途中偶遇黄师兄罢了……”

    无咎落在最后,一步三五丈,大袖飘飘,步履轻松,很是不慌不忙。时至今日,御风之法总算是来去自如,举动之间,倒也飘逸洒脱。见柳儿又回头看来,他嘴角一撇,还了个白眼,好像真在生气,心里头却在暗忖不已。

    神识传音?但凡修士无不谙熟的小法门,偏偏本人不懂施展。记得典籍有载,以神识凝聚心念,便可送出话语,已躲避天地视听,是谓神识传音。既然不难,不妨多加体会尝试。

    嗯,不入仙门,却时常在仙门中厮混;不事修炼,却又整日琢磨仙道神通!

    柳儿再次回头,话未出口,挥袖抛出一道红光:“师兄!我在途中采得赤莲果一枚,且瞧瞧成色如何!”

    无咎猝不及防,伸手接过,竟是一枚小儿拳头大小的果子,圆润火红。他举起来嗅了嗅,伸手捏碎,顿时灵气异香扑鼻,随即不作多想,张口咬了下,汁甜味美,接着整个塞进嘴里吞进肚子。有好东西好吃,他是来之不拒,

    柳儿愕然道:“生啖不及丹药三成之力,师兄你……”

    赤莲果本是炼丹的良药,如此生吞却是罕见。说是暴殄天物,一点都不为过。本想讨好师兄的,谁想他的言行举止判若两人。

    无咎嘴里含混着伸手出去:“好吃!再来两个……”

    “此物难得,仅此一枚呀!”

    柳儿很是无力,却又眼光一闪,随即腰身扭转,带着一阵香风后退两步,媚然笑道:“师兄倒是个贪嘴好吃的人儿……”她以为她的讨好手段奏效,趁机又道:“此去莫测,还望师兄多多关照小妹!”

    无咎眼光斜睨,冲着与他并肩而行的女子哼哼道:“我可没有黄师兄的手段。”

    柳儿随即媚眼波动,拖曳着娇痴的腔调:“师兄坏啦……”

    这就叫春色本无意,怎奈人多情!

    无咎的随口一说,竟惹来别样的解读,他不由得神魂一荡,忙转向前方而目不斜视。

    嗯,紫烟啊,不怪我定力不够,只怪这女子太过妖媚!

    柳儿趁机纠缠道:“嘻嘻,深沉的男儿最消魂,一本正经的师兄最动人……”

    无咎咧咧嘴,只管默默前行。

    这女子的嘴巴够损,竟然说她的何师兄是装模作样、假正经……

    一炷香的时辰过后,密集的丛林突然变得稀朗起来。

    在峡谷右侧的峭壁间,多出一个两、三丈高的豁口,四周长满了过人的野草,使得那黝黑的洞口显得颇为阴森。

    王弼与陆志已带头落在洞口前,大声招呼道:“诸位,此处便是九重渊……何师兄,缘何止步?”

    众人皆向洞口走去,尤其是黄奇,还以剑光劈开野草分出一条道儿来,为他的柳儿师妹献着殷勤,唯独无咎在几丈外停了下来,独自看向来路而神色迟疑。

    还以为神秘的九重渊,应该如同龙溪涧那般的好去处,即使没有满地的奇花异草,至少也该风和日丽。谁想那藏于峡谷深处的山洞,俨然一个野兽的巢穴。隔着老远呢,便觉着寒意森森。且一行除了自己之外,余下的都是古剑山的弟子,若有意外,堵在洞里,岂非落个好汉难敌四手的下场?

    而说白了,就是做贼心虚!

    “何师兄,你若放弃此行,我等只好随你离去……”

    “是啊、是啊,既为同门,理当祸福与共!”

    “何师兄,此处尚有柳儿与几位师兄随行呢,又何故如此的谨慎?”

    “哼!此番历练,长辈们并未随行,便是要我等体悟天道法则。唯有如此,方能大浪淘沙、烈火锻金。何天成,你若怕了,及早讲明,以免耽误行程!”

    “呵呵,黄师兄所言有理,想他天成兄原本爽快,不该如此怯怯懦懦?”

    无咎收回眼光,冲着山洞前的众人点头示意。

    那个王弼与陆志,愈发叫人看不透深浅;黄奇,多了姜原、东胜与文山三位帮手之后,更加的有恃无恐;而柳儿师妹,好像也不简单。七个古剑山的弟子,有男有女,心思各异,或许有番热闹好瞧。

    他昂首挺胸,抬脚走向山洞。

    我乃古剑山弟子何天成,我怕谁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