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十八章 深坑幽暗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无聊a伤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当烟尘散去,巨大的深坑中好像还在悠悠回荡着轰鸣的余声。

    曾经的四块大石,只剩下了最后一块,而即便是这最后的一块石头,也同样被砸碎了半边。在不远处的坑壁之上,则是悬挂着五道人影。王弼、黄奇与柳儿之外,还有姜原与无咎。五人依然沉浸在劫后逢生的意外中,一个个贴着坑壁动也不动,却又余悸未消,各自惶惶张望。

    此前的原委,应该不难猜测。

    陆志所在的大石突然松动滚落,这才酿成了无妄之灾。而他本人与东胜、文山均已坠入深渊,皆生死难料。姜原贴着坑壁而坐,侥幸躲过一劫。黄奇带着柳儿适时逃离原地,双双有惊无险。而王弼的运气倒还不错,也是安然无恙。或许只有无咎,才算是强行捡得一条性命。

    无咎一手抓着石壁,一手抓着短剑的剑柄,像是一片树叶贴在壁上,窘迫的模样很颇显狼狈。而他却是浑不在意,只管默默打量着不远处同样狼狈的四人。

    好险呐!当时若非抬头看上那么一眼,只怕早已被砸成肉酱而坠入深渊。那块大石头,正是冲着自己而来。

    一切的一切,都是陆志那个家伙捣鬼?若真如此,他又为何没能幸免于难……

    便于此时,王弼哀叹道:“唉,可惜了我的陆志师弟,他只想照看诸位的周全,却不料灾厄难测,生死无常!而黄龙谷的那两位师兄也是时运不济,徒呼奈何!”

    他与他的师弟应该交情匪浅,否则也不会那样的默契。哀伤如是,也是人之常情!

    “王师兄,节哀顺变!文山,多加小心!柳儿师妹,是否无恙……”

    黄奇出声安慰之际,不忘问候她的师妹。

    柳儿的双手抓着短剑的剑柄,身子瑟瑟发抖,弱弱应声道:“我无妨的,何师兄他……”她眼光瞥向无咎,话语关切。

    黄奇似有妒意,啐道:“最该砸死的就是他,却是好运气……”

    无咎正自惊魂未定,心绪不佳,随声道:“黄奇,我的运气就是不错,至少比你好上几分,长命百岁不在话下,想不服气都不成!”

    他嘴上说着,心里腹诽。无端为了那个何天成挨了多少委屈,我冤不冤啊!

    黄奇突然笑道:“呵呵!你也就是百岁的志向,真是鼠目寸光。殊不知本人早已过了凡俗眼中的期颐之寿……”

    无咎还想反唇相讥,顿时气短无语,

    以凡人自居,倒也没啥。而若是以凡人的见识与修士斗嘴,十斗九输。弄不好还会惹来笑话,就如眼前此时。仙凡寿元不同啊,怎会就忘记了这茬呢!

    期颐之寿,乃百岁之龄。那家伙竟然活了这么久,还不忘好色多情,哼哼……

    王弼像是已从惊慌中镇定下来,出声道:“诸位,事已至此,赶路要紧,再有落脚处,你我歇息不迟!”他抽出插在石壁中的飞剑,往下滑落,脚尖一踢,趁势飘落在几丈外的石径上。

    黄奇与柳儿随后效仿,各自离开了坑壁。姜原则是愣怔了片刻,这才借助飞剑攀援而下,少顷,也落在了石径上。

    有了去处的四人并未急着赶路,而是在回头等待着某位同伴的到来。

    幸存的五人之中,只有无咎落下最远。大石头坠落之际,也幸亏他反向躲避这才逃过一劫。而如今他距下行的山径足有二十多丈远,纵跳腾挪都难以抵达。不过,他只是稍作迟疑,便又摸出一把飞剑,随即双手交替着插入坑壁,像只蝎虎在移动。

    蝎虎,乃俗名,又称四脚蛇、十二时虫,或是壁宫。之所以叫作壁宫,有饲朱点妇人之说,也就是守宫砂的来历,故而得名。

    恰于此时,坑壁突然轻轻震动了下,接着几声微弱的闷响从坑底深处传来,使得众人又是蓦然一惊。那是石头坠落的动静,九重渊之深恰如其名!

    无咎也是吓得浑身一紧,手上脚下却不闲着。片刻之后,他双脚落地。

    等候中的四人已各自转过身去,只有柳儿不时回头而明眸传情。

    石径环绕着深坑盘旋而下,途中似有似无、时断时续。而一行五人也是走走停停,各自多了几分谨慎。

    又是四、五个时辰过去,便是断续维系的石径也没有了。赖以下行的去路,在一个石坑前就此而终。

    石坑不大,一人多高,四五尺宽,两丈长短,有开凿的痕迹,应为前人所留。

    王弼许是累了,示意道:“且歇息片刻……”他无暇分说,自顾坐下歇息。

    而黄奇上下打量,眼光狐疑,随即带着姜原走到近前,逼问道:“这位黑龙谷的王师兄,我等穿行于此,将近一日过去,死伤惨重不说,眼下竟然去路断绝。你且教我,九重渊何在?”

    姜原更是伸手召出飞剑,怒气冲冲道:“王弼,你若存心不轨,莫怪我二人不讲同门情面!”

    他二人是怕上当吃亏,在找王弼的晦气。

    柳儿则是后退几步,懒懒斜坐地上,身子后倚,柔声说道:“何师兄,缘何少言寡语?”

    她的何师兄坐在来时的石径上,两只脚耷拉在石坑中,正一边微微喘息,一边斜着眼打量着四周的情形。

    这几个时辰,虽小心许多,却也熟悉了周遭的状况,行程并不慢。接连一日下来,应该到了七八百丈的深处,怎奈九重渊还是深浅不明,且雾气愈来愈重,神识所及,什么都看不清楚。尤为甚者,去路断绝。

    此外,抬头仰望,来时的洞口,好像已消失无踪。只有隐约一点亮光,在头顶上似有似无,恍惚刹那,几如远离尘世而陷入九冥深渊。

    王弼那个家伙将众人引到此地,究竟有何居心?也难怪黄奇与姜原前去质疑,换成谁也沉不住气啊!

    无咎觉着一个柔软的身子轻轻靠在腿上,忙心神一敛,低头哼道:“师妹还须避嫌才是,以免某人妒意大发!”他伸手拎起衣摆轻轻一抖,很是矜持高冷的模样。

    柳儿却是抿唇一笑,眼波流转,传音道:“师兄勿要动怒,人家忍辱负重,还不是都是为了你……”

    无咎咧咧嘴,依旧是目不斜视的君子模样。

    纵有铁石心肠,也给你绕指温柔化作一汪春水。幸亏我不是真正的何师兄,不然非被这个女子给迷得晕头转向不成!

    便于此时,只听王弼不快道:“倘若王某心存不轨,何故要害我那陆志师弟,如今只剩下我独自一人,最终又能落下什么好处呢?还请两位师兄稍安勿躁,且歇息过后,援壁而下百多丈,便可抵达九重渊……”

    黄奇与姜原面面相觑,苦于无计,只得作罢,各自忙着歇息。

    王弼分说过后,尚未松口气,忽而察觉有人看来,且神色玩味,他眼光一闪:“何师兄,有无话说?”

    无咎靠在坑壁上,抬手扶了下面罩,似有担忧道:“九重渊机缘几何,至今不明。而此间罢了,是原路返回,抑或另有去路,同样无从知晓。王大哥既然故地重游,何妨多多指教呢!”

    黄奇与姜原尚自静坐,闻声,双双睁眼回头,转而看向王弼。

    柳儿则是传音赞道:“何师兄心思缜密……”

    石坑狭窄,五个人勉强落脚歇息罢了。

    而王弼与无咎各自守在两头,恰好一高一低,四目相视,彼此间的言行举止一清二楚。他眼光一掠,转向深渊,沉吟道:“据传,九重渊乃苍龙谷之龙脉所在,或是秘境阵法之阵眼所在。典籍有云:千金之珠,明光之石,必在九重深渊之下。故而,此处必有重宝无疑。我与师弟曾于三十年前有所发现,怎奈苍龙谷关闭临近而功亏一篑。如今偕同诸位同门而来,收获在即啊……”

    他的话语声不紧不慢,且头头是道,颇具诱惑,使人听起来不免心动。而他不再多说,随即闭上双眼。

    黄奇与姜点了点头,各自继续歇息。即便是柳儿,也不忘趁机吐纳调息而养精蓄锐。只有无咎背靠着坑壁,两只眼睛在转来转去。

    深坑幽暗,寒气渐浓……

    两个时辰之后,众人歇息过罢。

    王弼召出飞剑在手,贴着坑壁轻轻一纵,坠落之际手脚并用,旋即攀援而下。接着便是黄奇、姜原、柳儿,最后轮到无咎,他双剑在手,有样学样,循壁奔着坑底而去。

    行至此处,坑壁上多了裂缝与凸起的石块。以手脚借力,再加上飞剑相助,使得攀援起来,要轻松了许多。

    正如王弼所说,不消半个时辰,诡异莫测的九重渊,终于到了尽头。

    无咎随着众人轻轻落在地上,立足未稳,便禁不住打了个寒战,忙以灵力护体而神情戒备。

    头顶上一片黑暗,再无丝毫的光亮。来时的一方天穹再无踪影,浑如来到了地底深处而置身异地。

    好在神识与目力之下,四周情形一览无余。

    只见坑底足有三十多丈方圆,虽也宽敞、平坦,却碎石遍地、阴寒阵阵。而嶙峋的石壁之间,还有几道高低不一的缝隙……

    便于此时,黑暗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叫:“人呢——?”

    无咎循声走了过去,也不禁瞪大了双眼。

    黄奇带着姜原与柳儿站在一堆碎石当间,正在四下张望而神色惊慌。那堆碎石头,应是此前坠落的大石所留。不过,此处理当还有陆志、东胜与文山的尸骸才对。而石屑、石坑之中,只有遍地的血迹,唯独不见了那三人的踪迹。

    是啊,人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