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八十章 宛若花开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茫茫的森林@百度的捧场支持!

    感谢各位的与红票!

    ………………

    洞穴内,杀气浓重。

    王弼、黄奇、姜原与柳儿并肩散开,各自剑光闪烁。

    几丈之外,孤单单的无咎显得颇为尴尬无助。

    柳儿竟然早已发现了她的何师兄有诈,却隐忍至今,而三番两次的刻意卖弄,难免使她恼羞成怒。

    而黄奇则是狞笑着,恶狠狠道:“任你再是乔装打扮,而外地的口音、以及非常的举止,却难以掩饰。我师妹早有察觉,便是要设计擒你。且揭开面罩,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王弼凶相毕露,胸口起伏着,啐道:“一个藏头露尾的小子,我今日便将你抽筋剥皮,以精血炼丹,非如此而不能消我心头之恨!还敢占我师妹的便宜,哼哼……”

    无咎好像已是慌乱无措,再次往后退了一步。而对面的四人趁势往前逼近,一个个杀气腾腾。他见自己再也隐瞒不下去,索性不再做作,身形一顿,出声惊人道:“仙门弟子,果然个个狡诈。我便知晓在黄龙谷的时候已然泄露身份,只是没想到一个女子竟也心机深沉。不过……”

    柳儿虽然早有猜测,却还是有些意外:“你果然不是黄龙谷的弟子,又是如何察觉被我识破?”

    如何察觉?很简单。

    这个水性杨花,且不无狡诈的女子,先是在黄龙谷询问苍龙谷的情形,再又途中几番试探。本人若是真傻,早死了八回了。尤其她在龙溪涧的无意失言,虽然颇有道理,却也泄露了她的心迹。她说:任是如何乔装,眼神却是无从改变。

    而无咎却是没心思加以点破,接着方才的话头,自顾说道:“不过,诸位为了几枚果子便要杀我,可知黄雀在后……”

    柳儿不解道:“怎讲?”

    无咎道:“陆志害死了东胜与文山两人,而他本人却还活着,便是要设计赚取诸位,可笑都还蒙在鼓里……”

    黄奇、柳儿与姜原神色疑惑,却又不为所动。陆志三人随着大石头坠下深渊,乃有目共睹。说他没死纯属胡扯,说他蓄意陷害更是笑话。如此煞费周折,害谁?

    而王弼则是嘴角冷笑,一声不吭。

    “诸位不妨细想,他三人的遗骸去了何处……”

    无咎还在循循善诱,语声未落,一道若有若无的寒意突如其来,才有察觉,便已到了身后的数尺之外。那寒意中的杀气,竟寒彻入骨而凌厉非常。与此同时,王弼手中的剑光骤然一盛,接着便如一道闪电轰然而至。转眼之间,他已置身于前后夹攻之中,心头一懔,闪身便躲,同时不忘催动灵力护体,并顺手将袖中的银色飞剑抛了出去。

    “轰——”

    他早有提防,应变极快,却还是快不过猝然而至的偷袭。一声闷响之中,护体灵力炸碎,强劲的锋锐之势狠狠击中后背,他惨哼了声便直直跌飞了出去,竟是从王弼、黄奇等四人的当间穿过,继而又“扑通”扑倒在地,依然去势未尽,竟“哗啦”栽入深潭。

    与之刹那,一道手持剑光的人影缓缓出现在洞穴。其衣着装扮,以及脸上的面罩,分明就是坠下深渊而又消失不见的陆志。

    黄奇、柳儿与姜原三人顾不得理会无咎的死活,各自难以置信地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老辣狠毒的偷袭,凌厉必杀的一击,以及法力威势的强劲,无不显示着来人的修为高强!

    黄奇的眼光不俗,惊愕失声道:“你……羽士后期圆满的高手?”

    来人微微点头:“是啊、是啊,三十年前,我与王兄便已到了羽士后期圆满的境界!”

    姜原与柳儿已是暗感不妙,忙举手致意。

    羽士后期的圆满境界?半只脚踏入筑基的高手,炼气修为的巅峰所在。且三十年前便已如此,如今的强大可想而知啊!

    黄奇慢慢靠近姜原与柳儿,佯作镇定道:“陆师兄无恙便好,尚不知我的两位师弟又在何处……”

    “死了!”

    谁死了?当然指的是东胜与文山两人。

    陆志站在几丈外,手中的剑光幽幽闪烁着骇人的光芒。他的话语声还是那么的平稳随和,像是在叙述一件与己无关的往事。而他话音才罢,抬脚直奔深潭走去。

    黄奇神情一滞,眼光中闪过一丝惊慌,转而看向不远处的另外一人,讨好道:“王师兄……此前你我颇为默契,还望多多指教!”他很想问一问,他的两位师弟的遗骸去了何处。而他又不敢张口,或许装糊涂才是最好的应变之法。

    洞穴的半空之中,那道银色的飞剑已余威不再,悠悠盘旋着,继而一头栽下“当啷”落地。

    王弼却是不为所动,怒气难消:“何为默契?是你与你的柳师妹暗中传音要对付同门,却与别人无关。而若非你等从中相扰,我兄弟苦苦等待三十年的化龙丹,又岂能不翼而飞!”

    “是啊、是啊!只须化龙丹到手,你我便可成功筑基。还是操之过切,如今悔之晚矣!”

    陆志随声附和之际,已走到了谭水边,随即带着谨慎的神情低头打量,疑惑自语:“死了?”

    又是谁死了?不用多想,应该是冒名顶替的“何师兄”。

    “呸!死了倒是便宜!”

    王弼尤不解恨,啐了一口,悔道:“我早便见他行迹诡异,且修为异常,便想着赚他来此,以期除之后快。而为免意外,便顺道多带了几人,反倒碍手碍脚,哼……”他哼了声,两眼中杀机横溢。

    黄奇、姜原与柳儿皆神色骇然,彼此面面相觑。

    原来这两位羽士中的顶尖高手,早已暗藏祸心,却原本只想设计陷害冒名顶替的何师兄,而自己一行五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之前还与对方暗通款曲,殊不知已是自投罗网。正所谓螳螂扑蝉,黄雀在后。某人将死,其言也善啊!

    不过,此处深达千丈,逃无可逃,对阵两位羽士顶尖高手,又全无获胜的侥幸,如何是好……

    便当黄奇三人惶惶无措之际,不远处的异变又起。

    陆志兀自盯着脚下不远处的深潭,想要从中看出端倪。忽见水光斑驳,寒雾扰动。他微微愕然,诧异自语:“没死……”

    而不过刹那,潭水之中,那倒映的点点晶光骤然一乱,恰如天光崩碎而群星飞溅。紧接着潭水炸开,竟从中蹿出一道人影,手脚乱舞,恰好撞见正在瞪着双眼的陆志。他不敢仓促上岸,转身又摔在水中,再奋力跃起,猛地扑在潭中的那块石头上。

    那人披头撒发,衣衫破碎,且面罩早已脱落不见,而一张白皙瘦括的脸颊上,倒是剑眉斜挑,双眸有神,却是满脸慌张,很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真的没死?”

    陆志难以置信,两眼瞪得更圆。

    那从水中蹿出的小子,正是冒名顶替的何师兄,而被一剑击中后背,不仅没死,反而活蹦乱跳。

    在场的另外四人,也是错愕不已。

    王弼则是连连摇头。那小子的筋骨之强,出乎想象!莫非吞食了化龙丹的缘故?真是可恶!

    柳儿看清那蹲在水中石头上的人影,暗忖道:那人竟然如此年轻,相貌倒也不差……

    “你死定了!”

    陆志突然又念叨了一声,抬手便要祭出手中的飞剑。

    而便于此时,近在咫尺的深潭中突然“轰”的一声,随即水花冲天,紧接着一个数尺粗细的黑影霍然而出,张开大嘴,快若电闪,猛地将他拦腰咬住,并瞬间又落回水中。随即绝望的呼救声响起:“救我……”

    黄奇、姜原、柳儿已是惊得目瞪口呆,禁不住连连后退。

    那巨蛇般的怪物,头颅足有五六尺,且遍体鳞甲,脑门上还凸起一个尖角,分明就是一头深居古潭的黑蛟!

    王弼也是骇然色变,却猛然祭出手中的飞剑。而尚未待他出手救人,那水中的黑蛟只是稍稍蓄势,再次轰然出水,随即呈现出一个十余丈长的身躯,竟生有四肢,接着长尾横卷,直接将其扫飞了出去。而黑蛟的口中,兀自死死咬着陆志。

    黄奇、姜原与柳儿再不敢迟疑,吓得转身便跑。

    黑蛟却是趁势出水,“砰”的一声将口中的陆志给甩在洞穴的角落中。而陆志丢了飞剑,满身血迹,再被狠狠摔了一下,早已是骨断筋折,灵力溃散,跟个死人般无从挣扎,便是面罩也已脱落,露出一张满是皱纹的老人面孔,口中呻吟:“救我、救我……”

    没人救他。

    王弼一头撞在十余丈外的洞壁上,口吐鲜血,翻身倒地,面罩破碎,同样是个老者,面如土色,惶措不堪。

    而黑蛟则是盘踞着三尺多粗细的腰身,摇晃着头颅左右睥睨,大口中“呼呼”喷着寒雾,铜铃般的双眼中似乎透着一种戏虐的神情,旋即长尾又是一卷,冲着尚在惊慌的王弼便狠狠横扫过去。

    王弼想要抽身而去,为时已晚,绝望之中,猛地掐动手诀,周身顿时闪过一道白色的光芒。而与之瞬间,蛟尾轰然而至,竟是将坚硬的洞壁给击出一个数尺方圆的浅坑而石屑飞溅。只是人影已无,只有一道淡淡的光芒倏然消失在来时的洞口之中。

    黑蛟浑不在意,回头“喀哧”一口,便已将无力挣扎的陆志再次咬住,接着腰身腾空,盘旋而起,直接落向深潭。而其入水享受猎物的瞬间,回头一瞥。

    那块熟悉已久的石头上,依稀仿佛清香犹在。还有一个怪模怪样的人影,宛若花开……
小说推荐